首页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第77章:方桃譬李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雯晞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173

    连载(字)

66173位书友共同开启《我爱你如痴念成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方桃譬李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雯晞 66173 2019-09-02

“好哇。”

那佣人的面色有些仓皇和无奈,“先生发脾气了,正在楼上摔东西。”

“嗯?”

安小柔在这边焦急等待了半天,像是怕对方真的将电话挂断,赶忙接嘴道:“你说过的,那天你问我想要什么,我说钱我可以自己挣,不劳你的手,我只是想当明星,我想拍电影出专辑,至于你想要我的什么都行,你还记得吗,耀阳?”

下午在本城最大的一间超五星级酒店里会餐时,曲市长跟曲母都早早坐在了包间,看见裴淼心近来便伸手招呼她坐下。

裴淼心仰起头来,“什么意思?”

吴曦媛笑了起来,“我们能把你怎么着啊?脱光了游街示众吗?恐怕就算我们想,你们家晴晴也不会答应的。”

“钟鸣来了多久?“

察觉到她的晃神,曲耀阳惩罚性地含住她胸前敏感的顶端咬了一下,裴淼心敏感得立即躬身,将他更紧地往自己怀里面抱。

“再说了,裴淼心生的不是个女儿?你可不要忘记了芷柔,当初你大着个肚子,在街上被年婷撞倒的时候孩子已经不保。若不是有药物的支撑,帮你一直撑到耀阳回来,妈妈再熬了一碗可以令人血脉喷张的补汤给他喝,他也不会在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完全忘记了你还是个孕妇的事情。”

曲婉婉好一阵欢欣雀跃,匆忙收拾好自己就奔出了门去。

谁知道她的车才往后退了几分,那辆奔驰车很快又跟了上来,直接在马路中间就堵了她的去路。

“你行啊,裴淼心!你所谓的好聚好散就是跑到这来卖!跑到这来当鸡!”

干涩、松。

“可是老公,我们真的已经好久没有一家人一起出去,我想过去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好,我们已经相携走过人生的这么多旅程,而你不会……现在就不要我们了吧?”

他随意拿起那本杂志看了看,内页上极大一张照片,展示着梁冠东此次在拍卖展上成功竞得的一枚粉钻。那枚粉钻价值连城,且举世无双,且梁冠东的二太太傅雪贻的生日就在端午前后。于是杂志记者果断猜测,这枚价值连城的粉钻究竟会被哪位设计师拿下,制作成珠宝首饰以后送到二太太的手上。

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她说:“臣羽,我知道了。你以为时至今日,我的脑袋还是那么不开窍,明明知道他已经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还会脑子发热,一门心思地用热脸颊去贴他的冷屁股?臣羽,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犯过一次错误我已经知道怕了。”

“以后像这样的包裹收到就直接丢掉。”

“永远别用这样的话激我,心心。”

曲耀阳不解,“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有什么办法说服聂皖瑜?”

她说:“先前你说的事,我答应。”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半夜里她清醒过一次,裴淼心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睛看着床侧时,对上的,是曲臣羽已经熟睡的俊颜,和小家伙几乎半个身子都蜷缩到他跟前的样子。

他一说这事她就不高兴地用力甩开他的手,认真吃东西的时候脸色全变,沉静得好像之前的亲昵还是她的笑声,全部都是他的一场幻觉。

“嘿,你丫这么兴奋,到底是不是哥们儿,要不我先找你练练?”

“练你个头你练,我看你皮又痒了是吧?是的话早点说啊!我马上给你的晴晴打电话,让她来收拾你啊!”她站在门的那边气喘吁吁地望着他这边,他一挑浓眉,打开车门,步出来弹了弹手中的香烟,等着她说话。

******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易琛把跑车的车顶伸上来,望了眼旁边被突然的雨势淋湿的裴淼心开口,“我在前面那个楼盘有套公寓,你要不先进去把头发擦干……”

曲市长冷冷看向曲耀阳一喝,“总之这事儿我现在就这么定了,皖瑜她必须是我们家的大儿媳妇!”

他顺道又去夺了那空姐手中的登机牌道:“抱歉,我们不走了,现在飞机可以起飞。”结果第二天夏芷柔没有等来曲子恒被收拾的消息,反而等到满城的报纸披露的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

曲母这下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慢慢坐回了沙发上面,说了句令裴淼心微微有些吃惊的话:“我不是你丈夫,离婚这两个字你不要对我说。假使你对我说了,我只能这样说,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一切讲求民主与和平,你要离婚,我这个做婆婆的拦不住你,那是我没用,没有办法。可是你就甘心,自己拍拍屁股把曲太太的宝座让出来,让给外面那什么贱女人,然后自己灰溜溜的滚蛋?”

只看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她便脸色苍白。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曲臣羽却是挑了眉道:“那又怎样?我明天谁都不想要约。”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我还没有说你!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扶着夏芷柔的曲耀阳模样已经森冷。

低了头再去看地上仍然怔得有些出神的裴淼心,“还有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蛋!谁再做这种无聊又幼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站在客厅中央的曲母,望了望主卧,又去望面前的儿子。

“哦,是么,那里的牛排好吃吗?”

“那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曲母的话才说完,就挨了重重的一记巴掌,陈妈一声轻叫声中,她已经捂着脸颊歪倒在一侧。

曲耀阳洗完澡后打开浴室的房门,迎面就撞见裴淼心正在给躺在自己那张床上大睡的小家伙盖被子。

曲耀阳一怔,“你看出来了?”

“若说曲夫人不喜欢我的理由繁多,那她不喜欢夏芷柔的理由也是一样的。可是现阶段,她仍然愿意舍近求远,用夏芷柔来对付我,那就说明夏芷柔手上有让她妥协的理由。”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聂皖瑜说话的时候已经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掏出一只黑色绒布的盒子,当着裴淼心的面打开时,里边赫然就是一对钻石胸针。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第二天上午,裴淼心特地起了个大早,给ailsa打了通电话,说自己决定回一趟伦敦的事情,还有带了一些特产,打算回去分给那边的朋友去。

“那时候我年少无知,总喜欢一些不应该喜欢的东西,所以最后我走的时候,不是也没有带上它们?”

洛佳低头去看面前的裴淼心,说:“他还在,你们是不是……”

裴淼心一脸的忧心,“低血糖,从前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毛病?”

裴淼心怔怔侧头,望着坐在自己旁边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采购部主管,她从来就没听说过曲耀阳对珠宝这行感兴趣,更何况他这几年经营的房地产生意已经如火如荼地霸占了整个地产业的龙头。

“耀阳啊!我跟你爸先搭老王的车回去,老陈送你爷爷回医院再休养几天,你喝了酒,要不也跟我们一起?“

捏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却怎么休息了这半天,头还是这么晕?

曲耀阳站起来,说:“我有个熟识的医生……”

裴淼心没有说话,电话里也是安静了好一阵。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几步之遥的距离,那个小小娇娇的身影双腿抱膝跪在那里。

在家休养了几天,裴淼心却到底放心不下公司的事情,基本天天都要打电话到办公室,询问各项目的进度情况。

她焦急一声轻唤,说:“算了,你别去。你妈她毕竟是芽芽的奶奶,她想带芽芽出门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做得太过反而会惹得她的不开心,到时候妈妈还要怪我们的不懂事,你别去。”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夏芷柔被一吓,慌忙向后退开了数步,“那东西怎么能吃啊!谁疯了才会要去吃那种东西!”

她早就知道与他之间一切都是不可能。

“大少奶奶。”两个保姆一看到裴淼心从浴室里面出来,顿时看着她的眼神就怪异无比,配合着把被套拆下来,然后旁若无人一般,抱着就打算从这里出去。

她悄悄地伸出自己的小舌试探着汲取更多的温暖与关怀,他的舌头便在这时候挑开她的双唇,带着烫热无比的灵魂攻占她口腔里所有的蜜甜,仿佛不在这一刻夺取她所有的呼吸便不罢休。

他这样一提醒她方觉得怔然。

“不知道怎么有人说他不是第一次被关进来了?如果不是您去保释的他,还会有谁能压得住,没把这事捅到我爸那去?”

……

两个人相拥着上了车子,入夜后的a市因着新年的关系,掩去了霓虹的颜色,除了街边放炮或是成群结对笑闹着的孩子,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阿成面色一白,也早知有些东西瞒不过曲耀阳的眼睛。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扬手抓过一只肉串,当着曲臣羽的面张嘴咬了一口,皱眉,“真咸。”

裴淼心这时候想起曲耀阳才觉得有些火大,先前在医院走廊里被他吃掉的那些肉串说不定才是好味,丫肯定是喝多了酒嘴里没味,所以才会嫌她放少了盐。

他没有绷住,到底抬起她的下巴去吻了吻她的唇,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吗?生日快乐。”

曲臣羽只好放了裴淼心在地上,让她先上楼等着自己,这才转身去厨房接了一杯矿泉水过来,递给曲耀阳。

曲臣羽激动起来,一边用力吻着她双唇,一边在暗夜里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所有的反应。

甚至是,他触在她肩上的大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还记得那段,她对他的态度根本算不得友善,甚至称得上是恶劣。那时候他一人默默守候在她身后,仅着自己的力量,给予她帮助,却又要小心翼翼顾忌着她的自尊心。

就像此时此刻的情况,他其实希望她可以更亲昵地唤他一声“大叔”。

屋子里的人拉拉杂杂走了不少之后,曲耀阳这时候从外面赶了回来。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裴淼心失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当你是在赞美我了,谢谢你。”

裴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一凯他是不是得罪你了,干什么这样说人家的排骨啊?”

“别跟我提他的名字!从始自终你就没资格在我的面前提他的名字!”

曲耀阳敲了这小鬼头的脑袋一记,“刚才麻麻叫你,为什么不跟她去?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尤其是对你不知道的事。”

曲臣羽绕到车的一边扶住裴淼心一起往里走,这个时候的a市低气温环绕,他们从屋外的车库往屋子里面走,还是难免受了冷风的侵袭。

“来了。”曲市长拿着紫砂的水杯从餐厅方向过来,同门口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裴淼心回身让司机提了东西进门,一盒一盒的东西提进来后往曲母面前一推,“妈,这些是给您的,我跟臣羽的一点心意,主要是近来天气寒冷,您若有空让陈妈把这些东西炖了补补,多注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