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第27章:照本宣科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雯晞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173

    连载(字)

66173位书友共同开启《我爱你如痴念成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照本宣科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雯晞 66173 2019-09-02

沈傲正『色』道:“下官再不敢说了,不过下官有一个疑问,既然下官以莫须有妄自猜测了大人的小妾,大人便说下官是侮辱上官。那么我斗胆要问,方才昼青以莫须有的罪名,说下官雇凶杀人,这算不算是侮辱读书人,侮辱朝廷命官?大人,我现在要状告昼青!”第三百四十八章:皇帝是个好人

赵佶笑道:“想不到沈傲今日与仙人如此投缘,朕便成全你,来,去为沈傲准备香案、祭祀之物。”

老道举目看去,微微含笑道:“贫道只略通些阴阳,哪里算是什么仙人,大人说笑了,敢问大人高姓大名?”

“可惜……”李玟呆呆地出了会神,暗暗摇头,眼看就要成功,谁知竟半路杀出了个杨公公,不由黯然一叹,对金少文道:“金大人好自为之吧。”说罢,也告辞走了。

用了午饭,便有一辆大车稳稳地停在了县衙门口,先是有人通报,随即沈傲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来见礼,这人躬身道:“大人,彩头已经带来了。”说罢,从腰间掏出一大沓厚厚的钱引,放在沈傲一边的案上:“这是三万贯钱引,大人要不要点验?”

赵紫蘅见了沈傲,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没有多想地搂住了沈傲的腰,又是猛锤,又是用沈傲的前襟去擦她的眼泪,边哭边道:“沈……沈傲,怎么是你啊,幸好,幸好,若不是你,那我可糟糕了……呜呜……”

江炳欣赏地深望沈傲一眼,笑『吟』『吟』地道:“侮辱朝廷命官,也是不敬之罪,可弹劾任陛下裁处。”

沈傲连忙叫人将都头叫来,让他立即带了差役去将人请来。

刘斌嘿嘿一笑道:“按规矩,县尊乃是一县之主,这些秀才就是再胡作非为,也绝不敢欺到县尊头上。至于那县丞,掌管着礼房,这礼房是存放秀才生员文案的地方,秀才们敢惹他吗?若是不小心遗失了一两份档案,到时候不知要费多少周折去补办呢。唯有大人这县尉……咳咳……”刘斌说不下去了,意思很明显。

黄道吉日已经选定,六礼也已经送出,筹办的婚礼也都差不多了,现在就等上门迎亲。这几日沈傲腰杆子挺得直直的,那唐家和杨家都派了人前来商议,沈傲一口咬定不能挨家挨户去迎亲,『奶』『奶』的,一天去迎四门亲,打个来回就要一两个时辰,这四个老婆还没有进门,天都黑了。他一口咬定,新娘子全部一个地方等着,而后他再带人过去,统统接到新宅子里去。

“哦,安先生将你交给我,我就要对你负责,所以你不要『乱』跑,知道吗?”沈傲板着脸训斥了几句。

方才陷入沉思,竟是一下子失了神,想不到让人有机可趁,沈傲想了想,觉得很不可思议,见对方的匕首恰好对准了自己后颈的动脉,想必这凶人一定属于专业的杀手,绝对不是寻常的小贼,只是这杀手到底要杀谁呢?

沈傲撇了撇嘴,在前世,再凶险的事,他也遇到过,还不至于吓得心惊胆寒,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他微微笑道:“我不动,也不喊。我能回头吗?”

沈傲很悲恸地拍打着舱室,痛苦地道:“昼青被贼人捉走了。”

这里距离杨府倒是不远,无所事事,又去了杨府一趟,杨戬还在宫里当值,外头的门子哪个不认识新姑爷?连忙迎过来伺候,请他入内喝茶,府里头的官家叫杨田,一口一个姑爷的忙前忙后,这杨府丝毫不比国公府小,又是新宅,建成也不过十年,气派得很,进了正厅,沈傲便去看壁上装裱的书画,老丈人收藏的好东西不少,这些年的内相没有白当,该贪的贪了,不该贪的他也一个子儿没落下,这金碧辉煌的宅邸,虽有暴发户之嫌,但在沈傲眼中,却如进博物馆,就是那茶壶,只怕也是珍品中的珍品。

老人似乎也知道沈傲这一个特权的用处之大,因而板着脸道:“你要切记,这是陛下对你的信任,切莫滥用。”

抬眸看了看安宁,这个多情的少女,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地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薄唇抿了抿,与沈傲的目光相对,低声道:“沈傲,你看我做什么?”

沈傲先是上了水,随即开始泼墨,过程很简单,寥寥数十笔,深夜的群山之上,一轮凄美的月儿冉冉升在半空,沈傲去沾了些胭脂,开始为月儿上『色』,可惜没有颜料笔,『毛』笔又显得偏软,况且又是水墨,没有铅笔去素描打底,因而上『色』有点艰难,胭脂水粉也必须调制,加了少量的水进去,使之更加均匀,忙了小半个时辰,安宁走过来看,眼眸一亮,道:“这月儿好美。”

晨鼓响起,七个进士及第的考生径直入宫,殿试的地点仍在讲武殿举行,此时满朝文武身着朝服早已等候多时,赵佶身着朱冕,头戴通天冠,肃然而坐,眼见考生鱼贯而入,便见到了那熟悉的人影,心中微微一暖,待他们要行礼时,虚。”

殿中没有说话的,只剩下沈傲和程辉二人,沈傲似是陷入深思,对殿中的一切充耳不闻。至于程辉,却是风度翩翩,一脸坦然,好像胸中已经有了腹稿,只是秉持着一股谦让之意,先让人说完才愿意阐述自己的观点。

“噢。”周正淡然道:“是什么礼物?”

周正笑了笑道:“那些事,你姨母和你说了吗?”

沈傲心里窃笑,这考官的来路他早就『摸』清了,不打无准备的仗。

“好一幅仕女图!”赵佶看得心旷神怡,不由赞了一个好字。

赵佶的目光落在沈傲处,沉默了片刻,道:“沈傲,你方才的话也很有道理,朕要再思量思量,退朝吧。”接着起身站起,甩了甩袖子,疾步走了。

沈傲晒然一笑,道:“公主这话倒是有意思,既然是一个家,就该和和睦睦,你让一点,我让一点,又何必一定要有个人来管着?莫不是这家是管出来的吗?至于什么礼法,我是不在乎的,别人怎么看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开心就好。”

周恒道:“反正不能让我家姐去做妾,更不能教她吃了亏。”

周若板着脸道:“死丫头,就你会胡说,他这般好,你为什么不嫁他。”

因而故意伪装受伤,便是希望让沈傲看在他的薄面份上帮这个忙。

夫人想不到沈傲竟如此开门见山,一时愕然,喃喃道:“许配若儿给你……这……我还要想想,还要与你姨父商量,商量……这……”她虽早有了心理准备,此时听了沈傲的话,还是心『乱』如麻起来。

同学们,大家来猜一下,狄桑儿跑来干什么,猜中有奖。对了,大家有空去书评区好歹骂几句啊,骂骂更健康,书里有什么不爽的地方,尽管骂,不要难为情,哥们每次去书评区,连个鸟都没有,心里很着急的,帮帮忙,谢谢。第四百一十二章:捉出凶手

狄桑儿叉手道:“这是什么话?小『奶』『奶』我打的臭书生没有一百也有几十,莫说是他一个臭书生,便是来十个八个,小『奶』『奶』我也动的。”

喝了茶,二人更是睡不着了,看了会书,沈傲不由地想起了蓁蓁,心里苦笑,***添香,若是蓁蓁在这里,倒也有趣,蓁蓁最爱古玩,可惜那件酒具没有机会让她鉴赏过。

沈傲淡然道:“到底如何,考过了就知道。”

有了陈济的指导,沈傲做题,对填词一道已有了相当的水平,因而一旦下笔,便收不住了,只用了半个时辰,一篇千余字的经义便算作成,待他好整以暇地抬起下巴,看到对面的徐魏正写写停停,还在答卷,心里便忍不住促狭着想:看你怎么狂,看我怎么耍你。

沈傲淡然道:“我读我的书,至于这种事,我是不过问的,明知上书没有用,你们为什么要上书?”

狄桑儿白了他一眼:“臭书生不许看。”

怪人点了点头,沈傲也凑过来,道:“我也来看看。”

安燕这才想起招呼沈傲,其实沈傲的大名,他早已得知,坊间俱都流传沈傲的眼力最好,是汴京第一鉴宝大师,便道:“沈公子,你说这酒具价值三万贯?据老夫所知,市面上这等酒具,至多也不过万贯而已。”

方才那一掌,感觉好极了,尤其是那入肉的感觉,令沈傲生出几分畅快,这小丫头小小年纪如此刁蛮,将来长大了还了得,岂不是又要做一个未来丈母娘唐夫人一样的角『色』……咦,本公子为什么会想到未来丈母娘呢,罪过,罪过,丈母娘人很好的,那叫驭夫之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大学问,岂能和这丫头的胡搅蛮缠混在一起。

虽然无官无爵,可又有谁敢去惹狄家?

好了,大家早点睡,不啰嗦,再啰嗦就超过四千字多收订阅书友的钱了。第四百零四章:小蛮妞

“对,喝酒去,王茗有的是钱,教他请酒。”这些人都是冒着雨先回来的,一个个兴致勃勃;就在半个时辰前,他们还对沈傲不屑于顾,可是现在,满是景仰。

沈傲呆坐了一会,似在犹豫,见许多人期盼地看向自己,呆呆地道:“听说入仙酒楼的酒水最好,一直没有机会去,我倒是想去见识见识。”

“这样的雨,那些学生还没有离开?”赵佶望着窗外的暴风骤雨出神,低声呢喃道。

沈傲笑呵呵地道:“赈济灾民!”

赵佶脸『色』陡然一变,不悦地道:“朕自有思量,你是侍读学士,这些事,不必你管。”

沈傲正『色』道:“正因为学生是侍读学士,负责陪侍陛下行书作画,所以才有一番话要说。陛下要画万里江山,自要绘出一副天下景泰,万民安乐的景象,如今江水泛滥,若是再不赈济,便是饿殍遍地,难道陛下的宽厚,只能对自己亲近的人使用吗?学生心里知道,陛下不是不仁,而是不愿遂了正德门下那些学生的心愿,可是陛下想想看,只因为陛下一时赌气,要令江南的画卷***现惨景,学生身为书画院侍读,岂能不闻不问?”

这课也上不下去了,博士来开讲,发现这课堂上,只有沈傲为首的寥寥几人,见这般清净,只好教沈傲等人自行温习。

到了后来,连博士也无心授课了,见了沈傲,只是苦笑,他们虽不至和监生们一起去闹,可是看到沈傲孤身一人埋头读书,眼眸中有着几分不高兴。

耶律正德见沈傲的模样,却是『摸』不着头脑,满心想着金人的事,更怕宋金之间真达成了某项合约,如此一来,契丹可就雪上加霜了。见沈傲看着自己的腰部,一时愣住了,这年轻的钦差到底有什么意图?

沈傲不与他争辩,只是道:“杨公公放心,没有事的,这契丹国国使闻名已久,我也很想去见见。”

上高侯一愣,道:“上了花船。”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上高侯带着几个伙伴冲过去,缴了他们的刀,一阵拳打脚踢,随即扬长而去。

杨真想不到沈傲竟帮着上高侯说话,更是气极了,道:“沈学士,你莫忘了,你是钦差,是官家叫你来安抚辽国国使的,你……你……”

汪先生欠身坐下,笑道:“怎么,将军也喜欢看诗册?”

沈傲安分地在府里呆了几天,国子监开了学,也是先请了几天假,唐严那边知道沈傲的意图,自然准许了。

唐严出来,这些人的声音才微弱了许多,不少监生见了唐大人,吓得脸『色』一紧,不敢再大声喧哗了。

高俅也是三衙首长之一,与胡愤算是同一个系统,沈傲也不知胡愤与高俅之间的关系是否亲密,硬着头皮道:“是。”

夫人连忙呵斥道:“不要胡说八道,官家如何会发疯,小心隔墙有耳。”接着,她反倒劝说起沈傲来:“既然这是官家的意思,这婚是一定得办的,不管是哪家的闺女,也要娶进门来,否则这抗旨不尊,就是杀头的大罪。”

沈傲道:“从四品。”

众人一听,再看晋王嘻嘻哈哈的样子,便都放了心,推杯把盏,热闹非凡。第三百九十章:赐婚

诸进士纷纷谢了恩,赵佶大喜,抚慰一番,便默坐不语;身侧的杨戬展开圣旨开始宣读,沈傲这才知道,这圣旨还可以这样地磨叽,足足用了一炷香时间,才算念完。

殿中还是像上次一样,只剩下赵佶、杨戬、沈傲三人,赵佶笑道:“沈兄有什么事要说?”

赵佶晒然一笑,叫杨戬搬了个凳子到金殿上,招呼沈傲上殿来坐,沈傲一点也不客气,走上玉阶,大喇喇地坐下。

赐婚?沈傲和杨戬皆是眼睛一亮,赐婚对于臣子来说,其意义不小于公主下嫁,是很体面的事,而且一旦赐婚,就意味着还未加封诰命,就有了诰命夫人这个身份,还有谁再可以说三道四?

蓁蓁有点儿腼腆,低若蚊『吟』地应下来。第三百八十九章:坑爹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唐茉儿身上,等她表态;虽说古时讲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唐家只此这么一个女儿,她不点头,谁也拿她没有办法。

沈傲道:“官要做,书还要读,学生不想在书画院里做一辈子的琴棋书画。”

翻身上了马,随来的人显得有些忌惮,笑得没有那般开心了,唐家还好说,可是杨公公是什么人,大家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那说书之人口中的太监大多睚眦必报,爱使『奸』耍猾,最不好相处的,因而心里都胆怯了几分。不过杨府虽大,可是拜访过的人却是不多,许多人都想看看,这杨府到底有什么名堂。

管家苦笑道:“若是笑脸相迎,别人看见了,不就是说小姐嫁不出去,好不容易有人来提亲就忙不迭地要嫁出去吗?所以咱们的态度越傲慢,就越是看重小姐。”

沈傲拿着名敕,先去向门子道:“学生沈傲前来拜谒杨戬杨老爷。”

唐夫人原本想指斥几句,但看到唐茉儿平安归来,之前担忧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眼泪儿便啪嗒啪嗒落下来,一把将唐茉儿搂紧,道:“担心死我了,茉儿,你有没有事?”

唐夫人瞪了他一眼,道:“什么事,女儿的终身大事!你方才没有听沈傲说吗?沈傲在大理寺衙门,说茉儿是他的未婚妻子。”

沈傲见唐严神『色』凝重,一双眸子死死盯着自己,心里明白了,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茉儿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了这件事,对她的名节很有影响的。

想了想,沈傲肃然道:“大人说得对,大人的意思,学生也已经明白了,不过……”

沈傲又是苦笑,道:“自然是做妻子,大家都是平妻,绝不会有三六九等的。”

唐茉儿见母亲如此,心里也是酸酸的,又怕母亲不高兴,便低声在母亲耳里道:“沈傲要娶的那个姑娘我认识,名***儿,这春儿很可怜的,好在沈傲收容了她,他们之间早就私定了终身。这春儿人也很好,很善良。”

说起来沈傲与大理寺卿关系不错,况且当时沈傲审完了案,还发了不少赏钱下来,这些差役哪里还肯拿他。

过了半响,又有一队禁军过来,这些禁军一个个虎背熊腰,杀机腾腾,拱卫着一只小轿,驱开众人;那虞侯见正主儿来了,立即弓着腰到轿旁去也不掀开轿帘,只是附在一旁低声密语几句。

里头的人叹了口气:“等你打听来,天都黑了,也罢,去吧。”

沈傲好整以暇,安慰不安的唐茉儿道:“没有事的,你不要怕。”

…………………………………………………………………………………………………………

四个状元,刘文想出的这个名词儿倒也有趣,不过这天下还真没有连续考中四场,中了四场状元的,因而谁也不知该怎么称呼,单叫一个状元公,由如何彰显这一份得来不易的成绩?

他原本想说找杂家要,话说到一半,立即缩了回去,改了个借字。杨戬太熟悉沈傲的『性』子了,这家伙脸皮比自个儿还厚,若是说个要字,还真保不准他顺杆儿往上爬向自己讨要钱财了。

如此一来,国子监与有荣焉,博士们自是兴高采烈地好好夸耀沈傲一番,才是接下请柬,纷纷说一定光临。

沈傲连忙客气道:“不必了,学生这一趟是来送请柬的,师娘,你也累了,歇一歇吧,我坐坐便走。”

见唐严一眼瞪过来,沈傲硬着头皮又道:“其实呢,师娘也不必如此过激,人家寻上门来借钱,大人总不能拂了人家的脸面,既是真有困难,借点钱出去也并无不可。”

这种明悟,让他浑身都舒畅起来,犹如乞丐进入一个宝藏,突然发现,原来那些自己梦寐以求的财宝,如今已是唾手可得。

只说了一句,便觉得语句不太合适,偷偷瞧了夫人一眼,不知再该说什么了,脸『色』微微泛红,显出几分羞意。

刘文在外头一直候着,道:“已经开了。”

夫人点了点头,心神不属地道:“喜钱再添一些,总不能教人失望。”

“不是阵?”赵宗更是疑『惑』了:“既是蹴鞠,为何不摆阵,须知阵列看上去是花架子,可是真正比起赛来,还是极有助益的,你看吴教头的一字长蛇阵,看似简单,其实里头有着深奥的道理,每一个鞠客放在恰当的位置,一轮拼杀便可将你的蹴鞠队打个落花流水。”

如此一来,整场比赛呈现了一边倒的势态,开局失了一分,范志毅等人士气一弱,打起来更是束手束脚,短短一炷香时间过去,吴教头那边已经连进两球。

比了半场,鞠客们已累得气喘吁吁,不过范志毅等人的状态相较好些,他们每日跑去灵隐寺一趟,再参加这种赛事,还不至于半个时辰就陷入疲劳。

陈济打了个哈欠:“老夫要小憩片刻,沈傲,你走吧,有空暇,再做几篇经义拿给我看看。”

其实这就是质变到量变的一个过程,由于赢利开始逐渐稳固,大量的闲钱总不能存在库里发霉,唯一的办法,只能再投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