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天不绝人
作者: 木子木见章节字数:5172万

无界尊王和画圣闻言,顿时点点头,带着众人撤退。

“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本王不能来?……本王要是不来,还不知太子你居然软弱至此,一个小小的城主之子也能威胁你,好好好,这就是我东陵的好太子,真是给我东陵长脸了。”九皇叔看太子的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情绪。

伤及动脉,失血过多,就算脱离了危险,短时间内也醒不来,那么重的伤,那么狰狞的伤口,绝不可能是做假,没有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做假。

“我们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如此短视。”九皇叔抱着凤轻尘,一脸骄傲。

有很多人站出来,说你以治病为名,骗他们的钱。他们原本不相信,可看到王家大张旗鼓说你能治好大公子的眼睛,他们便信了。

凤将军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他是要把女1;148471591054062儿当军人养吗?不,应该是说凤轻尘到底是活怎样的环境,才能养出这样的脾性。

他也曾想过,有一天,能花轿喜服,牵着凤轻尘的手拜天地。可现在,这一切都只能是奢望,甚至日后连见凤轻尘一面,也不是容易的事。

这一战打了多久,九皇叔和凤轻尘就在船上站了多久,听到前方传递回来的消息,九皇叔和凤轻尘都很满意。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南陵锦凡的下落。

南陵锦凡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海盗”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南陵锦凡的1;148471591054062人或者尸体。和南陵锦凡一同消失的,还有几个夜城高手。

“怎么感觉,我们很像小偷呢?”凤轻尘看着空空的岛,无限感慨。

九皇叔点了点头:“这一仗必须要打,不打的话,西陵会以为东陵和南陵和欺负,西陵天磊的人头,东陵和南陵要定了。”

另一个营帐里,被下了药的八个暗卫,好似丝毫不受药物的影响,动作矫健、迅速,如同猎豹一样。

洛王的亲兵在皇城算历害的,可和九皇叔的人相比,就差了一截。九皇叔这些人,个个都是历经生死,从一场场生死之战中爬出来的。

王锦凌知道九皇叔话中未尽的意思,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明微公主离去的方向……

小身板被电得一颤一颤,看上去很吓人,幸亏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不然凤轻尘就真得会被人当成妖孽了。

九皇叔突然放弃,把南陵锦凡震惊得不行,回过神后,他没有空去想,九皇叔为何突然放手,他现在只关心,能不能顺利拿到玉华兰芝。

这件事,只有大哥自己可以下决定。

说来,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之前从来没有和官府打过交道,里面的弯弯绕绕他不懂,不然他也不会失态至此。

这是她的男人,保护她是应该的。

“太好了。太好了。”凤轻尘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此时她也顾不得脖子上的伤,立马查看九皇叔和豆豆的情况。

这个时候,凤轻尘才发现,这些冰花原来……1605折磨,不相信才是对的

东陵人以为她只是晃子,却不知她才是真正的主事者,高调、傲慢又如何,只有这样她行事才方便。

“是!”沈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他的身份一旦暴光,他前期所做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费。

“大公子,是大公子来了。”

“大公子好。”

呜呜呜,倒霉的又是他们,不知道九皇叔会不会和上次一样,让厨房准备一堆的酸菜,一想到那酸得倒牙的菜,太监就泪流满面。

孙思行看了谷主一眼,没有回话,而是默默地走到凤轻尘身边:“师父,我陪你回京。”

凤轻尘叹了口气,华夏五千年,人情关系最是难处理:“孙太医,不是我不帮,实在是这哪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

如此看来,这个女人是故意的,而且看她熟练、自然的样子了,想必不是第一次了。

而凤轻尘的命,在东陵子洛眼中,没有他跨下那东西值钱……

除了严家,不想让她活着的人并不少!

狼狈也罢!

第二天,等凤轻尘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凤府,如果不是枕头边有一个大红包,凤轻尘都要怀疑,昨天晚上她根本没有到九王府。

“来者是客,苏柔姑娘客气了。”凤轻尘虽然在笑,可笑容明显疏离了许多,南陵锦行暗道一句不好,连忙上前:“姐姐你不要生气,是我带苏柔过来的,我想人多热闹一些。”

而,因景阳先生频繁地拜访,京城也悄悄传出,景阳先生心悦凤轻尘的事。名人的八卦人人爱看,众人齐刷刷紧盯景阳先生和凤轻尘,想要看后续发展,同时也有人在问了,九皇叔呢?

凤轻尘正好背对着来人的方向,看暄菲这样也忍不住侧身一看,然后她亦跟着愣住了。

“这些年六长老鬼鬼祟祟的,族中就属他和外界联系最频繁,他的孙女儿也跟了一个外人,而且还在事发之前离开了,你们说这事是不是六长老干的?”四长老小心地提出自己的怀疑,三长老点头附和,大长老却摇头:“不会,老六虽然擅钻营,但什么不能做,他很明白。”

“我王家这点能力还是有的。”拖一个废后之子下马,可比拖皇后之子下马容易。

为了舟王这个准女婿,楚城主一定会出面,甚至不需要王家动手脚,楚城与舟王的人,1;148471591054062就会把洛王斩下马。

皇后娘娘的女儿,会变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乖呆在房里绣花、抚琴的娇小姐吗?

“我不留下他,他也不会走,再说,他和我娘的交情不一般,看在我娘的面子上,我也不能赶他走,因为小时候我娘哄他的一句话,他等了十八……”凤轻尘原本还理直气壮,可看到九皇叔那越发冰冷的眸子,凤轻尘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变成了一句嘀咕声。

“留下来?留下来添乱吗?本王没兴趣带着你个累赘。”东陵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

有免费的劳动力,九皇叔和凤轻尘又怎么会拒绝,一切便交给总督夫人打理了,毕竟筹备生辰宴什么的也只有妇人才比较清楚。

“好好好!”

凤轻尘真想扭头走人,不管豆豆,可想到杀手联盟,凤轻尘忍了,放缓语调,哄道:“好了,豆豆你别闹了。这里没人要强了你,我只是检查一下,你不给我检查,我怎么知道伤成什么样。”

一上马车,郭保济还能忍一忍,谷主却是忍不了,鄙夷地说道:“老夫行医这么久,就没有见过这么自私的父亲。他真当我们是傻子,那般虚假的话亏他说得出口。”

皇上能力变强了,他只会高兴而不会怀疑,太医们也不敢触皇上的霉头,就算有太医提起,让皇上节制一点,别纵欲过度,可面对粉嫩年轻的宫妃,皇上会承认自己不行吗?

他们一定会让皇上好看!014没死

停尸房很大,也很宽敞,四面各有两扇窗子,屋顶上还有一个大风口,看上去简单却端正。

其身不洁人,你全家都其身不洁!

“天啊。”看着一排排震天雷,凤轻尘再也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思,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转头质问九皇叔:“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震天雷?”

“除了他?你舍得吗?”凤轻尘虽然不知道九皇叔存得什么心思,可看他截下这批震天雷就能猜到,九皇叔绝不是一个安份的人,这个男人有着强大野心和实力。

“你……”凤轻尘咬牙:“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杀了他。”

“这人,还真是习惯性的命令自己。”室内因为蓝九卿的到来,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凤轻尘秀眉微皱。

凤轻尘想通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其实她也没有那么难受,身上干净清爽,腰间也没有那么酸痛,呃……那里,九皇叔好像也给她上了药。

九王妃的正服正好被那四个美婢给收了起来,一应配饰都在四大美婢手中。

到花厅时,佟珏和佟瑶刚好把早膳摆上。

凤轻尘当然也明白,没事往前线跑,那是给护卫找麻烦,当下解释道:“苏绾那里出了事,这里也不一定安全,我们总共才十个人,如果真遇到危险也挡不了多久,不如去找太子和洛王,大家聚在一起,出了事也有一个照应。”

凤离幽歌说了半天,见狼主与御尤一点表示也没有,心里有些急。

既然是病毒,按原理来说,只要将体内的病毒排出,就能恢复正常。凤轻尘现在没有办法医治,可并不表示她以后不能,就算她一个人不行,谷主、郭神医、赤神医和她联合会诊,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想着这个可能……

“我还没老。”九皇叔低头,在凤轻尘的脖子上重重一咬:“想压我?再过几十年说不定,还有可能。”

累死他了!

“我是世子爷,我命令你先走。”

“这么说,那少宫主说得不是假话,确有订婚照一事?”这是王锦凌最在意的,如果对方是骗婚,那直接把人打出去就好了,可偏偏对方不是。

这年头嫁人凭的是父母之命,可没有人管你同不同意,她是承认这段婚约,嫁给暄少奇,凤轻尘不敢相像,九皇叔会做出什么事。

“我和崔公子约定好了的,当然要如约履行了,崔公子现在处在恢复状态中,一切都很顺利。”

在九皇叔和凤轻尘与鬼兵鬼将战斗,冒死闯皇陵时,凤离忧正带着手上的兵马,与南陵的军队交战,再一次让南陵见识到凤离一族人领1;148471591054062兵的能力。

十万大军对上凤离忧手中的五万人马,打了四天五夜,硬是没有攻进邰城。消息传到南陵皇上的耳朵里,差点没把南陵皇上气炸。

南陵皇上大发雷霆,当场怒骂朝臣,说他们不顾锦行皇子的死活。

九皇叔,你到底有多难懂。

也就是说,东陵子洛想要做皇帝,要等他父皇死还要等上几十年,这几十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眼下一件事,就是后宫那群女人很快就会生一堆皇子、皇女出来,东陵子洛还有得愁。

九皇叔和暄少奇会轮流守夜,保证他们周围的火圈不灭,只要火不灭,鬼兵就不敢上前。

“嗯。”九皇叔点头,手中的长软剑唰的一下,瞬间变得笔直锋利。

鬼王的攻势半点不减,九皇叔和暄少奇都明白,真要被鬼王击中,九皇叔就算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不过,这点伤换一条命,那绝对是值得的。

“那你会答应陈家所求吗?”凤轻尘淡定地将盒子关上。

“好好好,我,我不笑,不笑,真不笑。”凤轻尘站直身子,靠在身后桌子上,好半天才缓过劲,娇艳的容颜因这一笑,显得越发地明艳动人,九皇叔转头一看,差点就失了神。

最让人不解的是,这个地方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

小孩眼珠子转了转,依旧没有表情,像是机械娃娃。

这是城门口,很快就会有官兵过来,这里的混乱不会太久,显然对方也想到这一点,攻势更猛,不怕死的往前冲,一副不杀了凤轻尘和小孩,就不罢休的架势。

“别怕,别怕……没事的,这位大哥哥不是坏人。”小孩在凤轻尘的安抚下,已经平静了下来,只要左岸不靠近,小孩便不会有反应。

“林大人,你到看我敢不敢,现在你要不要把人交出来,只要你把孙思行交出来,今晚的事我们好说。”凤轻尘素手而立,浑身散发着一股厉气,而她的头上正好插着先皇御赐的凤钗,又将这厉气给抚平了几许。

“是,是”凤府的护卫不再迟疑,握着刀与盾牌就往前冲,仔细看会发现,他们手上的刀还没有开锋,钝着呢,这样的刀砍下去,轻易不会要人命。

震天雷?哪有这么多震天雷,凤轻尘唇角挂着一丝嘲弄的笑,趁血衣卫的大牢大乱,朝凤府的护卫打了个手势,示意人退出去。

呃……凤轻尘被挤到一边,默默地让出了位置,把手上的刀一丢,拍了拍手上的土。

即使,凤轻尘的幸福不是他给的。

想来也是,明明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心里难免会不平衡,有不少妾室所出的女子,就做出了危害凤离族的事情。

九皇叔拿出帕子,擦了擦给王锦凌喂药的手,随即将帕子一丢,对随侍的下道:“本王要见宇皇子。”

武阳县是个人口密集的大县,凤轻尘一到武阳县就知道机会来了,更不用提她们还打算在这里留两个晚上,好采购一些生活用品。

好吧,这个决定主要是九皇叔满意,凤轻尘的意见被他无视了。

美谈?

凤轻尘一脸高兴的,小心意意的捧在手上,怎么也舍不得放下:“王七,你实在是太厉害了,画得和真的一样,太美了。”

“王肃那老狐狸绝不会做损己不利人的事情,这件事中定是有利可图。”东陵子洛神色淡淡,只是紧皱的眉头,显示他此时的心情很不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17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