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见鞍思马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14643万

“掌柜的,准备一间上房。”滕青山步入一座客栈一楼大厅内,吩咐道,“再来一桌酒菜。”说着,滕青山就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记得小雨说过,她师傅,是叫‘王卿兰’。”

“那羊皮,是《幽月枪典》的原本!里面只有详细修炼方法等,并无心得体会。因为这造纸术,也是数百年前刚有的。所以久远些的秘籍原本。其实都是石碑、铁板、羊皮、竹片等等这些。旁边那本书籍,是抄录的。你拿一本!”诸葛元洪说道。

诸葛元洪脸『色』沉下来:“谁当第一统领,是我和执法长老共同商议决定,岂是你说了算?好了,锋儿,你先退下。”

诸葛元洪,对这有天赋有毅力的弟子,还是抱有希望。

可这提升,终有结束的一天。

滕青山从那深青『色』流光中,感觉到一股心颤的力量,不由盯着那深青『色』流光:“先天真元!这是先天真元!师傅的先天真元比那‘司马庆’强太多了!还没碰到我,我都感到心惊。”

作为三大龙马之一的黑魇马,背负着近两千斤。跟普通乌纹马一起奔跑,轻松非常。其他八十一根尖刺,则是分到了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每人身上,或是三根,或是两根,每人携带着也不重。

“你输了!”

可是,二人比的是使用一万斤的力气!

那强大撞击也令滕青山猛地连退三步:“好一头妖兽,它的爪子大,那爪子就好像四柄锋利的神兵!竟然和我轮回枪硬碰硬。”刚才瞬间交战,滕青山发现,妖兽的武器是它的利爪!而且赤鳞兽能极短时间用利爪抵挡轮回枪,说明,它的反应速度也极快!

轰!

“传说中,刚吃‘黑火灵根’,不是增加一万斤力气吗?”滕青山心中略微一思考,回忆刚才吃下黑火灵根感觉,“嗯,对,就好像前世练铁砂掌一样,在练的过程中,擦拭一些『药』酒,才能吸收『药』效。如果平常人也不练拳脚,擦拭『药』酒只是浪费!”

“那赤鳞兽鳞甲,应该比我的寒铁内甲,防御还要更高一些。”滕青山说道,“比统领大人的玄铁战甲,略微差些。不过……那鳞甲明显薄,估计重量也轻的多。而且柔韧『性』也更好!”

一个内劲武者,如果内劲外发,威力很一般。

先天强者,之所以能完胜后天武者。

黑白两位长老联手对付滕青山,冀鸿、银发老者‘王陨’以及那名阴狠的女人‘戚艳’三人也彼此厮杀。

这股反震力明显不够,滕青山在距离黑『色』大石头还有三丈距离位置,就要往下坠了,下方可是就炽热的岩浆!

青湖岛人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

“上!”冀鸿猛地一声低喝。

那光头壮汉措手不及下,被震得双脚离地,往后飞抛。而滕青山仅仅退了一步。其实以滕青山实力,连一步都无需退,只是,伪装还是要的。滕青山避让开另一名高手的一剑,手中长枪就是朝那光头大汉一送——

光头壮汉脸『色』大变,人在半空立即一个旋转,可刚转身,他眼角就发现一道幻影『射』来。

滕青山目光一寒,手中的轮回枪一瞬间迅疾如游龙,枪头和枪杆都可以来防御,只见那两柄黑白剑影如霜,滕青山的长枪则是灵动迅疾,即使两方同时有人攻击,他都能迅疾地挡下对方每一击。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而硕大头颅靠在黑『色』大石上的赤鳞兽,赤红的瞳孔盯着滕青山,陡然,瞳孔中掠过一丝戏谑的眼神。赤鳞兽那白森森牙齿之间,一道长长的红『色』幻影窜出,仿佛闪电,瞬间划过那一颗黑火灵果!

“不对!”滕青山眉头一皱,遥看那在半空中的雷神刀‘吴越’。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都是穿着战靴!冀鸿、关绿二人的战靴,甚至于混有玄铁,滕青山脚上战靴,也混有千年寒铁材质。这种珍贵材料的战靴,那些高温,不可能烧起来。连融化都不可能。

热!非常热!

那些高手们都感到,今后几天要受难了。

滕青山可不想就这么回头,那黑火灵根他是势在必得:“最好能现在动手,如果冀鸿不同意,那夺取黑火灵根,我只能暗地里进行了。”

滕青山、关绿二人只能忍着,跟在冀鸿身后。

“杜老前辈,果真厉害,归元宗的人竟然就这么走了。”乌岱奉承道。

一蹬脚,这位师伯冷漠的一脚踩裂那壮汉的头颅,红的白的缓缓流出。随后那位师伯也飞速继续杀过去。

鲜血飞溅,青湖岛三人终于闯出了那十数人的阻拦,他们已经看不到那位大当家的影子了,只能一路朝下追。

他在天下间闯『荡』,所练的一本秘籍,是不入流的内劲秘籍。至于刀法,更是偷看别人练,随意地学些招式。他这样的实力……在武者中算是最低层次。就是有几手庄稼把式的三流武者,都能威胁到他。

古世友和那略胖中年人只能点头应是,这次对外宣称是古世友带领人马,其实这支人马中第一高手,是古世友的师祖‘杜九’。

“这隧道通往哪里。”滕青山说道。

“锵!”滕青山手指一弹,就将那柄匕首给弹飞。

滕青山感觉自己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了一道裂开了大裂缝,裂缝宽度大概有一丈左右,裂缝中漆黑一片,深不可测。只是隐隐有着一股火热气息,从这裂缝中弥漫出,扑面而来。

“这是——”滕青虎、杜洪目瞪口呆。

峡谷中除了黑甲军的人,竟然还有两个普通武者。

滕青山点头道:“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刚刚发现黑火灵果生长的所在地。那地方,的确是炽热的很。”岩浆流所在处,当然热的要命。

她不懂,为何,滕青山总能立功劳。

要靠近,耗费内劲越多。

……

就这样,滕青山他们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是每天,冀鸿、关绿、滕青山三人都会悄悄的,小心地潜入洞『穴』两次。上午、下午各一次。毕竟,滕青山他们也无法确定,那黑火灵果什么时候会成熟。

“不是归元宗的冀鸿统领,那个,是滕青山……还有那女的……”乌岱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立即缩头,透过杂草悄悄朝下看去。只见,滕青山、冀鸿以及那女子先后迅速地窜进另外一面崖壁的洞『穴』中去。

黑夜。

“哼哼,我不说出去,每天盯着,这黑火灵果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实力差,即使夺不过那赤鳞兽,最起码,我还能吃到那黑火灵根,到时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空旷场地中,司马峰并没因为滕青山的话而影响心境。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轰!

滕青山在空旷场地中,站了好一会儿,见没人挑战,这才走回人群中。

“不过,同一招,我为什么威力就弱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这一夜,滕青虎练习枪法练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枪法,给他的触动很大。

滕青山愈加疑『惑』。

……

“在傍晚前回到这里,好了,进山!”冀鸿大手一挥。

“客官,你的大盘羊肉!”旁边小二端着盘子跑过来,将菜肴放在桌上,“客官请用。”随后转身便离去,可是他走开的时候却碰到了这名男子左臂。诡异的是……那左臂的袖子却被小二带的飘起来。

“各位,你们可知道,这黑火灵果,人吃了,有什么好处?”段侯环视周围得意道。

人想要力量增加,必须不断开发潜力,提高自己。

在滕青山看来,黑火灵根,绝对不可能单单只让人增加一万斤力气!

滕青山再度询问道:“老杜,我问你,全身黑『色』鳞甲覆盖,有四蹄,背部有着极短尖刺,嘴巴长而大。而且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地通红,速度实力大增的妖兽,是不是赤鳞兽?”这杜洪在归元宗呆的时间很久,知道很多。

赤鳞兽鳞甲的威力,毫无疑问。

十几年过去,李金福不再是那个充满野兽气息的汉子,他变得沉稳了。

“咳!”

这天地自然,很是神奇。

冀鸿一怔。

“好勒。”小二高声应道。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在这红石帮,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得到了热情的接待。

“女人?”

“竟然会开门?而且开门声音这么小,如果不是我段侯,换一个一流武者,怕都听不见。”段侯也吃惊,“传说那妖兽已经和人一样会思考,果然不假。”段侯已经将怪物认定为妖兽。

一声声喊声响起,当各处都充斥着人的时候,当然很容易看到怪物。

他在用耳朵听!

滕青山听得大惊。

我抡起来长枪,就能将你活活砸地爆炸成碎肉泥。

……

“对方死了八十几人,还有十几个人见势不妙,逃掉了。”杜洪说道。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呼!呼!呼!呼!

“嗤!”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464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