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27章:满面春风

第27章:满面春风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黑咖啡呀| 更新时间:2019-09-02

方家发财了。

“小的明白。”邓健很善解人意的点头。

方继藩道:“臣只是卖乌木,标了价格,绝没有仗势欺人,有人要买自然来买,更没有强卖,陛下……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他眼眸微微眯着,眼睛的缝隙里,掠过一丝疑窦。

陛下……

王金元面上虽是笑呵呵的,心里对方继藩却是鄙视无比,南和伯世系,京里的人都知道,那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为朝廷立下无数的功劳,怎么到了这一辈,就出了这么个家伙呢,这若是我儿子,宁可断子绝孙,也非掐死不可。

当然,方继藩必须得流露出色mimi的样子,盯着小丫头的胸pu,笑嘻嘻地道:“小香香,你长大了,来来来,少爷来验验。

朱厚照耸拉着脑袋:“儿臣知错。”

小宦官却依旧冷着脸,皮笑肉不笑的道:“别人的银子,咱当然敢要,可是方公子的银子哪,嘿嘿……咱还真没这胆子收,方公子,难道你忘了,去岁的时候,也是咱来宣旨,你当着咱的脸骂咱没卵子的东西?今儿咱也没长出新的卵子来,所以……当不得公子的礼……”

邓健眯着眼,似乎觉得方继藩的病又犯了,忍不住嘀咕道:“少爷可从未叫过伯爷做爹的啊。”

倒是邓健笑呵呵地道:“少爷,是杨管事吩咐的。”

香儿一听,吓得花容失色,泪水涟涟,连忙惊恐地认错。

若不是要注重场合,张懋恨不得捶胸跌足,为方景隆可惜,老方家数代忠良,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玩意。

嗯?

弘治天子这才脸色略略缓和,却依旧拉着脸:“去詹事府读书罢,少在这里碍眼。”

邓健也是惊讶:“少爷,你又叫爹了…是不是……”

他毫不犹豫,抄起了湘妃扇便朝大夫砸去。

这狗东西……

就是死鸭子嘴硬。

可眼下最难处理的,却是那漫天的腐臭,毕竟……这些腌鱼……谁晓得盐放少了,会腐烂成这个样子呢。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战战兢兢的,扶着门框,进了公房。

他张口,喃喃道:“成本……成本居然还增加了三成……半月……竟只卖了七万瓶,而手入……只有……只有……七十万两,除去了开支,竟连六十万都没有……”

不只如此,仓储和人工的成本,居然不跌反升。

随即道:“父皇……真是老糊……圣明哪……”

紧接其后。

既然陛下节俭,那么作为臣子的自己,就更该效仿了。

混了大半辈子,张煌言永远都站在胜利者那边,当初赵王得势的时候,他支持赵王,此后太皇太后得势,他又支持太皇太后,等到陈凯之克继大统,他又毫不犹豫的成为了大陈朝的忠臣。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几个侍卫已冲进来,杨义平静的道:“老夫自己走。”

可现在,他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威信。

他从没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因为他看得出,对方眼中依旧还腾腾的冒着愤怒的焰火,从这个人身上,能感受到漫天的杀意。

这一路东来,他们看到了许多的流民,这些流民因为楚军和越军的进攻,从而背井离乡,男人们一脸慌张,女人们哭哭啼啼,还有那孩子绝望的面孔。

可躲在雨幕之下的眼睛,依旧还闪闪发亮。

他们在哪里,他们怎么会纵容陈军杀回来?

身后一个武官踹了这士兵一脚,厉声道:“愣着做什么?”

可是,他们很快意识到,现在阻止这个人胡说八道,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倘若,当真有陈军杀来,那么封锁消息,又有什么用呢?

这一夜,其实项正并没有睡好,他似乎听到大帐之外,有亲兵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说,今陛下无道,勾结胡人,实乃楚国奇耻大辱,不妨你我杀入账中,取陛下首级,以全大义。

他倒是有些急了,再不攻城,这样拖延下去,夜长梦多啊。现在燕人还没有动作呢,倘若燕人有了动作,岂不是又多了燕人来分食这巨大的好处。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浩浩荡荡的大军开始入关,三清关的守将以及留守的文武大臣俱都来迎。

为首的人,正是晏先生。

陈凯之上前,将他搀扶起来,关心的问道:“关内的局势如何?”

一下子,西凉军便愈发的哗然起来。

原以为,全营都会一片哀嚎,毕竟,胡人才是他们的盟友,只有击败了汉军,西凉才可免遭汉军的攻击。

何秀激动的道:“他会,也可能不会。这一切,都取决于大汗,倘若大汗暂时向他臣服,求他饶了大汗的性命,对他而言,饶了大汗,而将大汗放回大漠中去,带领部族向他陈凯之称臣,总比那草原上,重新出现一个仇视他们的大汗要好。”

陈凯之却已收剑,笑了:“有没有利,不重要,朕叫你来此,是有一口气,还没有出,你可知道,在这里,有多少英魂在此?”陈无极被人抬着,抵达了一个大帐,随后,便是军医开始施救。

第一营覆没了。

胡人们扑哧扑哧的呼吸。

他们稀拉拉的,完全没有任何的队形,而对面的第九营士兵们,却已是眼中喷火,当哨声变得急促,他们开始动了,踩着脚下的尸首,军靴不断向前迈进,刺刀的锋芒闪烁,在那龙旗之下,陈凯之便在其中,他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看着无数倒在血泊中的汉军,心已沉到了谷底,除此之外,也涌出了万千的仇恨。

一个胡兵冲入,随即……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陈凯之已经走出了大帐,他目视着前方,看着那一直延伸到了天边的蜂拥骑潮。

至少……

陈凯之摇了摇头:“果然,还是欠缺了火候。”

伤亡已经开始出现了。

这也正是胡人最可怕的地方。

这种大吼,在一般情况之下,其实是很难让人做到镇定的。

他们一日的行军速度,也不过是十里不到而已,这里毕竟不是关内,关内有数之不尽的山川河流,所以行军缓慢,而这关外,却是一片坦途,唯一的解释就是,将士们士气低下,即便是后头有鞭子挥舞,他们的速度也是慢的惊人。

“不不不。”何秀忙不迭的否认,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赫连大汗,此时他已来不及解释,只是希望赫连大汗,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可此时,他依旧开始权衡起来。

决战意味着巨大的损失。

赫连大汗面带笑容,只是这笑容背后,却不免有几分无奈,那陈凯之,真将胡人看透了,汉人的狡诈,也在这陈凯之身上,俱都显露出来。

这等人,没有敢于对抗黑暗的勇气,却也多少,还知大节,晓得什么叫做大是大非。

苏叶道:“譬如陛下出了兵,胡人自后切断了陛下的后路,随后,再放出消息,说是陛下的军队,已经败亡了呢?”

这哪里是阴谋,分明就是阳谋啊。可王翔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赫连大汗听罢,抬眸,那何秀已翻滚起身,他裤腿处血粼粼的,此时已疼的黄豆一般的冷汗扑哧扑哧的冒出来,可他脸色瞬间变得可怕起来,竟顾不得疼痛,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大……大汗……这书信……”

“杀!杀死他们!”

有一个部族首领冷笑:“只需散播消息,就可以使人相信,陈军溃败了吗?”

看着那遗留下来的百来具尸首,他们渐渐明白,原来胡人也不过如此。

何秀笑了:“贱奴以为,只要拖延下去就可以了。”

赫连大汗打了个哈哈:“对付区区十万陈兵,竟也如此麻烦吗?好罢,且听你一言便是。”

大军依旧向西进发,一路过了长安,陈凯之只在长安的别宫里歇了两日,随即便又抵达了三清关。

大汗亲昵的和赫连大松分开,意味深长的和赫连大松交换了眼色,方才笑哈哈的道:“事情办妥了吗?”

他的世界里没有道义,也没有仁义。

户部拟定了钱粮的章程,再进行分配。

陈凯之点了点头:“先生所言,确实有所道理,那就,看一看这赫连大松,到底是何方神圣吧。”

这样的叛乱,在各国都不鲜见,即便是大陈,这样的叛乱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晏先生颔首点头:“臣遵旨。”

陈凯之笑了,朝身边一个近侍道:“查一查,这一次出使之人是谁?”

宦官早有准备,取出了名册,这名册,往往是出使的一方,要向礼部报备的,陈凯之接过,看了一眼,随即交给了晏先生手上。

这一听,倒是教许多人喜笑颜开起来。

只是……他毕竟是公门之人,绝不是寻常的百姓,因而心里,不由的起了一丝疑窦,若是这样的打法,这可需要多少钱粮啊,问题在于,朝廷这么多的钱粮,从哪儿来呢?

也正因为如此,在济北,杨彪却无奈的看着一份旨意,不禁苦笑。

不少商贾,都有自己的印刷作坊。

陈凯之颔首点头,陈义兴已算是主战派了,可即便是主战派,却依旧如此小心翼翼,显然,这六十万的铁骑,加上数十万的西凉官兵,足以让此时大陈文武百官胆寒。

大陈有此魄力,不代表天下各国,也有此魄力,得到他们口头上的支持容易,可真要他们倾国来与大陈合兵一处,西出三清关,与胡虏决战,怕是痴人说梦。

这一次,朝廷的动作极快,檄文是在陈凯之退朝之后,经过翰林们在两个时辰之后立即草就的,随即,檄文颁发,送至无数衙门,经过邸报,快马送至天下各州。

现在几乎手头上的事,俱都得放下了。

至于钱穆,却显得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分明的看到,陈凯之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陈凯之显得有些焦虑。

下头的百官,是知道陛下的意图的,而今,陈凯之平定了叛乱,彻底的掌控了朝廷,圣心难测,可也未必就全然大家不知陛下的心思,所以他这一沉默,立即有人挺身而出,厉声道。

“陛下。”方吾才淡淡道:“臣可听说,各国在听闻了洛阳发生了叛乱之后,在各国的朝中内部,俱都有一些小动作,这足以证明了各国依旧是各怀鬼胎,包藏祸心。”

“所以……”陈凯之朝方吾才一笑:“当大陈还不够强的时候,各国必然心怀叵测,只有我大陈足够强大时,各国才会甘心臣服,再无异心。朕在数日之前,已向西凉的使节发出了国书了。”

方吾才不由道:“不知是何国书?”

河西郡王很年轻,昂首入宫,手持着西凉国的国书,步履坚定。

而如今,一切成空,所有的努力,俱都付之东流,这等心情,可想而知。

他疯了似得道:“饶命,饶命,我有银钱千万,愿赎一命,饶命……杀了我,对陛下……并没有什么好处,我有银子,有银子……”

刘傲天叹了口气,他知道陈凯之想要说什么,却忙道:“上一次,是臣等的疏失,臣等确实大胆,到了京师,竟是聚众围攻兵部,我大陈自有法度,臣等这样做,实是太过了,臣往后,一定好好反省,再不敢如此胆大妄为。”

见状,刘傲天不禁仰天大笑:“哈哈……陛下就在咫尺,孩子们……”

他一向称呼自己的家人为孩子,其中为数不少的家人,俱都是他所认得干儿子,这也是边镇节度使们的传统,毕竟在边镇,经常的战争厮杀,即便节度使们有儿子,可也经常会有孩子夭折或是战死,经常小规模的战争冲突之下,武人之间,若只是靠上下关系来维系,实是过于脆弱,想要让培养忠心耿耿之人,或是让军中的骨干牢牢控制住军队,那一般情况,便是认养儿子,刘傲天就有七十多个义子,这些人有的充作自己的护卫,在身边培养,有的已经在军镇之中成为武官,为刘傲天练兵、出征。

那叛军们一个个看看前头的勇士营,再看看身后杀来的勤王军马,终于……彻底崩溃。

正因如此,百姓们不是士人,士人们从前就有特权,加税减税,摊派的多少,都和他们没有多少的关系,毕竟……他们压根就没交税的习惯,可对于小民而言,生活却是实实在在的改善。刘傲天怒了,厉声道:“陛下要削藩,这是陛下的事,陛下要削藩,自有他的考量,咱们不满,咱们闹事,咱们请陛下开恩,咱们到御前可以去争论,这都没什么问题,可咱们能忘了君臣之义吗?现在逃出京师,和叛党,又有什么分别?我刘傲天不逃,我刘傲天的家庙里头,还供奉着历代先帝赐予的旌表呢,跑了,对不起祖宗,要逃的,赶紧走,其余人,带着自己的家人,厉兵秣马,咱们入宫救驾,叛军算什么,呸,这些没luan子的东西,待在京里,阴谋算计,能有多少战力,咱们都是镇守边镇之人,这辈子,都是骑在马上,怕个什么,带着家人们冲了去,死了,就当是对历代先帝和祖宗们有了一个交代,也称得上是忠烈了,若是侥幸还活着,大家伙儿,也不至良心不安。”

而另一边,慕旭则大怒,他深知自己并不是什么有能力的人,之所以能任这个都督,只是因为,自己和太后的关系,他似乎也明白,为何陛下要将羽林卫调到这里了,这是因为,莫说是陛下,即便是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完全掌握羽林卫。

国宾馆。

“对,立即回藩地,回了藩地,这里就算是翻了天,那也无碍,这里是是非之地。刘兄,你年纪最长,你得说一句话,咱们索性今日各自散了,来日再会吧。”

可现在……终于发令了。

尤其是这意大利炮的口径不小,所以射在人身上,瞬间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创面,与其说是血洞,不如说是血窟窿。

张昌的瞳孔一收缩,仿佛自己已经度过了紧张的时刻,于是面上挂起了笑容:“必胜了。”

他的计划很明显,先用散落的步阵冲锋,时机一到,随即……便令骁骑自两翼疾冲,一举将这勇士营彻底击溃。

可他们依旧能清醒的认识到,当自己的将军们下令叛乱,他们是毫无招架的,他们本就是最底层的军户,绝大多数人,大字不识,他们从不明白什么大道理,只知道浑浑噩噩的活着,他们自入了营,生死便掌握在了武官们手里,武官们可以像畜生一样的鞭挞他们,也可以一句话,而令他们吃饱喝足,他们本能的,只是一群盲目的绵羊。

过不多时,陈无极已是到了,他今日没有参加朝会,是因为他在飞鱼峰中受训,一听到宫中生变,于是立即会同三百多名新兵连忙赶来。

“遵旨。”陈无极没有多问,抱手,便匆匆入殿。

都到了这个份上,似乎除了造反,便没有任何其他的出路了。

宫门洞开……就意味着,他们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以长驱直入,谋反被称之为夺门,这并非是没有道理,因为……谁夺的了门,谁便是胜利者。

因为虽然入了宫,可是看不到勇士营,即便张昌再如何安慰自己,终究,还是有些心中忐忑,他总是在担心,是不是勇士营埋伏了起来,又埋伏在了哪里。

“勇士营全力备战,要检查火药和弹药,前几日,朕命人囤积了一批火药在内库,火速开仓,命人去取。”

虽然事情败露,而且现在的杨正,已经到了极危险的地步,可此刻,他却毫无畏惧之心,在他看来,陈凯之固然可以在这殿中除掉自己,可他也深信,当叛军杀入宫中时,陈凯之的大祸,也就临头了。

校尉随即取出一份手令,厉声道:“太后诏:当今天子,非先帝骨肉,窃据天下,哀家忍无可忍,今令各部军马,速速入宫除贼,来日定有恩赏……”

“够了!”张昌突然厉声大喝,阴冷的看着这副将:“这封懿旨,本将已验明,确为太后懿旨,怎么,你们信不过本将?而今,各营都已接到了懿旨,现在是非常之时,大军必须立即入宫,哪里有时间,等你在此验明诏书,这里……”张昌举起手,竟是取出了一份公文:“乃是一份兵部尚书签发的手令,也是命我等立即入宫,现在各营群起,应立即点齐人马入宫,谁有异议?”

刘洪脸色冷峻,忙是接过了懿旨,垂头细看,可一低头,却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所谓的懿旨,这上头,一片空白,一个字迹都没有,他顿时大惊失色,厉声道:“你们……这是矫诏,莫非想反……”

众人默然。

而张昌已翻身上马,他远远看到营的另一边,集结起来的军马,面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群臣觉得陈凯之所言,实是匪夷所思。

陈凯之微微一笑:“这才是你的计划中,最高明的一步,因为你并不需要让朕怀疑靖王,你只需要让全天下人认为,靖王有乱党的嫌疑即可,因为这个时候,你会暗中纠结叛党造反,趁机杀入宫中,杀死朕。而朕一死,朝野震动,群臣就必须找出一个能够主持大局之人,朕已死了,赵王远在济北,至于梁王等人,何德何能,能够主持大局,最有希望的靖王,定是所有人最合意的人选,可是,一旦天下人怀疑,他便是杀死朕的幕后主导者,即便天下人没有证据,可有谁,愿意让靖王主持大局?”

“差了一步?”陈凯之笑了笑,凝视着杨正:“可在朕看来,杨卿家该是满盘皆输了。”

无数人脸色铁青。

汝南王这张恐怖的脸,几乎难以分辨他的情感,因为他无论是喜是怒,俱都恐怖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