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犀传 > 第96章:喜地欢天

第96章:喜地欢天

灵犀传 | 作者:安欣| 更新时间:2019-09-02

“如今玉霞坡距离渔人关两百里地,用什么办法上一次,有秦铮的刺杀在前,这一次,怕是不能轻易再用上次的筹谋。”秦钰道。

“端看她的本事和秦铮那小子对她的心了。”忠勇侯长叹一声。

燕岚本来对于这么大的雨走夜路赶去百里外还有些发憷,但是一看到谢芳华带了八名婢女随身不说,英亲王妃还派了两百府兵高手护卫,还有太子殿下身边的第一隐卫和百名隐卫在暗中。她顿时觉得不害怕了,来了底气,上了马车。

谢芳华伸手拍拍她,“你哥哥会回来的。”

“我当初年轻的时候,骑马射箭,不输于你们。只不过如今好多年没赶路了,不过这区区百里路,我还能受得住。”大长公主道。

    ------题外话------

秦铮叹了口气,“你走后,三年内,你爷爷和哥哥都愁眉不展,无名山封闭,无声无息。但是三年后,忽然有一日,就像是拨开了云雾,你爷爷和哥哥脸上的愁云没了,而我知道忠勇侯府在那一日没什么喜事儿。后来,皇叔得到密报,无名山数日前发生了动乱,几乎折损了一半基业。皇叔责令无名山三位宗师,三位宗师念着天高皇帝远,只说密报有误,出了点儿小事儿而已,已经掌控住,不妨大碍。皇叔只能作罢。”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应该是。”李沐清颔首,“我猜测,他已经将荥阳郑氏的所有隐埋的暗桩势力都瓦解了,从外围,一直到中心。荥阳城就是荥阳郑氏的中心,城主一直是郑氏的人,那两位宗堂的叔公与京城那位郑公,是这些年巩固荥阳郑氏势力的铁三角,如今三角斩去了两角,京城那一角如今被皇上裹在密不透风的网里,待这网一放开,他知道了荥阳郑氏出事的时候,已经于事无补,回天无力了。”

“连这个事情我都跟你说了,这回你该告诉我是谁告诉你铮哥哥要娶谢芳华的消息了吧?”燕岚趁机做条件替换。

卢雪莹脸色也昏沉低暗,“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李如碧容貌才艺在南秦京城具是拔尖的,若说秦铮看不上我,也不喜欢你,你我痴心枉然,比不过李如碧,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是谢芳华?她除了家世,有哪点让他看上了?凭什么?英亲王府门第尊贵,有必要和忠勇侯府再结亲吗?”

“你说得对,走,我们一起去灵雀台门口等她,到底看看她什么模样。”燕岚道。

忠勇侯面色不动,谢墨含偏头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面纱下脸色隐隐约约的清凉,他怔了一下,脚步慢半拍,和她并排在一起,低低喊了一声,“妹妹!”

“皇上,老奴在!”一个老太监上前一步,躬身垂首。

燕亭又扭头看向谢芳华。

谢云澜缓缓拿开手,轻且自然地摸了摸她的头,嗓音虽然沙哑,但是温润了些,“老夫人喊你来,就是想最后见你一面,如今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回去吧”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郑孝扬大惊,挪动僵硬的腿,立即踉跄地跑了过去。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秦钰道,“既然如此,走吧!我也多日未回京了,这便回京看看。”话落,他对身边道,“初迟,给他们一人一匹马。”

“你留下来。”谢芳华摇头,对侍画、侍墨摆摆手,“卸了马车,你们骑马去。报完案后,同时去孙太医府邸知会一声。”

玉灼侧身让开。

她注定两世都得不到父母的疼爱。

夜深了,外面忽然起了风,风声呼啸,吹得门窗刷刷作响。

谢芳华扭回头,披散开头发,回到了床上,落下帘幕躺下。

“你半夜不睡觉,过来做什么?”英亲王问。

有守夜的小婢女立即打开门,见到他深夜来此,顿时惊讶,“大公子?”

”燕亭提醒三人。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一时高兴,都做了。”

他回过神,恭敬地对秦铮和谢芳华一礼,“小王爷小王妃。”然后,看了侍画一眼,“紫荆苑里传出消息,大少奶奶身体不好,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下体流血,十分严重。惊动了王妃,太医院里虽然有女医生,但是医术都不太出彩,而且太医院距离咱们府不近,所以,王妃请小王妃过去给大少奶奶看看。”

秦浩这回没敢再争执,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看向英亲王妃。

“今日申时,据说有人将这满城的白莲草都买走了。到了咱们这,我高价卖了一部分,剩余那部分,本来是想偷偷在库房里放着的,但是小姐派人来取走了。说怕是要出大事儿,放在这里不安全。”那掌柜的道。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谢芳华想着这八皇子秦倾毕竟是年少,还不只江湖险恶,每天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只要是打斗的双方不经官。那么当地的官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谢芳华抿唇,对二人询问,“咱们下山也不过一个多时辰,既然是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儿,府衙的官兵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谢芳华颔首,站起身,侍画、侍墨立即上前侍候她披上雨披。

“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先看看这些琴谱,选一首你喜欢的学。”李琴对她道。

李琴离开,孟棋进来。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秦钰眯眼,“金针?哪里看出来?”

秦钰也打量片刻,然后指着后背心一处问谢芳华,“是这里?”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秦钰也不再言语,又站了片刻,对小泉子问,“太后呢”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难道是武功高手”英亲王妃问。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我送你到平阳城,你安全到达之后,见到李沐清,我再连夜折返回来,耽搁不到明日的事情。”秦钰想了想道,“更何况,我也要见见月落,将受了重伤的他带回来。”

侍画颔首,转身去了。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风梨看了谢芳华一眼,后退了一步,无声地摇摇头。

    谢云澜本来昏迷着,但血刚到唇边,他猛地皱眉,头一偏,躲开了,此时也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是红紫色的,极其锋利,沙哑地怒喊了一声,“赵柯,你竟然敢……”话音未落,他便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住了口。

    谢云澜不语。

“我说扔了!没听明白吗?”秦铮腾地站起身,脸色凌厉。

“你手里的梅花也扔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丢下一句话,抬步进了里

见谢芳华来到,秦钰看了她一眼,说道,“去右相府吧,先救好李小姐再说。”

右相夫人哭着摇摇头,“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看着诊治,都怪我,若是我不掀开帘子质问那个郑孝扬,也不至于让碧儿替我挨打。”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李如碧躲开她的手,坚决地说,“我不治了。”

进了会客厅,众人落座后,秦钰还没开口,右相夫人便哭着跪在秦钰面前,“请皇上做主,臣妾和碧儿走得好好的,那郑孝扬突然纵马冲过来,差点儿掀翻了马车,臣妾待要问问是何人,他一鞭子就打了过来,碧儿如今这副样子,您知道,女子容貌最是重要,这等刁民,求皇上绳之以法,以儆效尤。否则以后有人争相效仿,天子脚下,岂不是人人要无缘无故被挨打破相了”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