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犀传 > 第13章:食指大动

第13章:食指大动

灵犀传 | 作者:安欣|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旁的几个藏西极端恐怖组织成员再也按捺不住了,嗷嗷叫着就对江子龙扑了过來,这时江子龙身后那两名保镖就动了,这两名保镖都是久经沙场的狠角色,而江子龙此举正是为了打击这些待选特战队员的自信,树立自己的威信,早已交待那两名保镖不必留手,所以他们一出手都是重手,不一会儿那些藏西极端恐怖组织成员就倒了一地,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直叫唤了。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笑意,如此一来,还真是为百姓除去了一定,以后百姓也可以放心的逛街了。

夜无痕那么做,还不如直接的杀了上官凌雨,虽然知道,夜无痕那么做是为了她,也知道,上官凌雨的狠毒,更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上官凌雨,她是没有丝毫的同情的,但是,她无法看到爹爹承受更多的痛苦,上官凌雨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呀。

“什么事这么吵呀?”上官云端已经慢慢的走了过来,一双眸子微微的打量那个女子,唇角带着淡淡的轻笑,声音中似乎还有着一丝未睡醒般的慵懒。

皇上竟然还说仅仅那样而已?

叶寒怔了一怔,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怒意,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冷声哼道,“这似乎不关你的事,要说,也是凤阑绝的事情,你着什么急呀,你不要忘了,她现在已经是凤阑绝的王妃了,你,当初既然休了她,现在就不应该再对她有任何的想法,而是应该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不要再让你身边的人伤心。”

那她也就不用太担心了。

“反正有些不对,好像时间上有些不对。”叶寒微微的蹙起眉头,略带思索了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突然转变了语气,望向凤阑绝问道,“对了,你离开京城有多长时间了?”

口中这般说着,却已经跟着皇后向外走去。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愈加的紧紧的将她揽在了怀里,脸微微的靠近她的肩膀上,沉声道,“云端,不要再说了,既然事情发生了,就无法改变了。”

“哦。”尚书大人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低声应着,这次用手去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这小丫头虽然天真,但是心思却也十分的慎密,懂的如何的处理这当前的情况才能不让大家尴尬,却又能够不让上官云端为难。

“哈哈哈。”凤阑绝忍不住大笑出声,睡到这个时候,她只怕都要饿晕了。他自然不会真的在这个时候再要她。

而他们都认为,用一本关于律法方面的,对大家是最公平的,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她最熟悉的就是律法方面的。

蓝岚背到后面,便没有先前背的那么顺利了,有几处错了,不过大体的内容还是对的。

她再次故意的提起了她的皇兄,而且在说那话时,还故意地望了凤忆希一眼,凤忆希虽然在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是听到蓝岚的话,身子还是明显的僵滞。

而房间内除了那丫头,更看不到其它的人。

毕竟,像凤阑绝这样的男子,可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想要嫁的男人,而她们身为凤月国的重臣之女,要条件有条件,要相貌有相貌,原本也都是有机会的。

皇上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毕竟当众被人这般的质问,身为一国国君的他,可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上官云端看到她的手快速的伸向那砚台,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而看到她的另一只手正握在皇后的椅子上,保持着平衡,因此刻身子正向前倾。

正望向凤阑绝那边的皇后听到那声惊呼,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转身望向夜如梦,一脸的担心,“梦儿,你怎么了?”

“奶奶。”上官凌雨的脸上多了几分羞涩,“雨儿只是想为姐姐尽一点心意。”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略略的抬眸,有些犹豫的说道,“雨儿这次用了一些特别的图案,不知道有没有不妥的地方?”

只要是她,不管穿什么,在他的眼中都是最美的,而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是穿上金缕玉衣,他也不会正眼瞧一眼。

一进大院,便大声的喊道,“皇嫂,皇嫂,你在哪儿?”

凤阑绝的眸子略带警告的瞪了凤忆希一眼,凤忆希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因给他一个略带威胁的暗示。

而与此同时,阁厢院中。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谴走所有的女人,包括她,也就是给了她自由之身。当年为为保护她,他将那些女人接进了王府,今天为了还她自由之身,再将那些女人赶走。

“哼,不需要吗?那么你这两年来那么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蓝魅辰听到她再次的拒绝,而且还是那种绝裂的拒绝,双眸微沉,不由的再次冷声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攻击,从来没有被拒绝过的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对于这种感情上的事情。

“奴婢招,奴婢全招。”那丫头生怕夜无痕不给她机会,再次急急地喊道。

只是,她似乎忘记了,先前,她就已经给上官云端喝下去那茶。

唇微撇,似乎有些委屈,抱着那茶壶,慢慢的走到皇上的面前,略带不舍地说道,“你也要喝茶吗?你要喝可以说嘛,干嘛这么凶呀。”

“皇上,刚刚李贵妃不是说,先前她就曾留上官云端喝茶,按理说,当时上官云端就喝了那茶的,为何上官云端却没有中毒?”皇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双眸微转,故意略带疑惑的望向皇上。

“皇上,一定是有人要害臣妾,想要除去臣妾,皇上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呀。”上官云端离开后,李贵妃再次的哭了起来,而且还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原来皇后虽然是与李贵妃说好了,但是此刻却是有口难言,只能哑巴吃黄鲢,再苦也只能自己咽进肚子里。

“哼,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或者你就是故意这么做的,给本宫与王爷下毒,到时候,还让皇上误会是本宫自己的泡的茶。”李贵妃很显然早就想到她会这么说,这现成的话,已经等在这儿了。

而且,看到此刻李贵妃与夜无志一身狼狈,衣衫不整的样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夜无痕的眸子一一扫过李贵妃与夜无志,还有站在一边的皇后,然后才望向皇上,冷声问道。

而且,刚刚皇上说,她喝了那剩下的茶,他记得,那种毒是没有解药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阴阳结合,就算是血凝也解不了那毒。

这上官凌雨真够毒的,给她下了毒,已经让她的全身不能动弹了,还点了她的穴道,让她不能动,不能说话,分明是想把她活活的饿死在这儿。

若是只抓到一个,他倒还可以杀人灭口,但是如今却是一下子抓到五个,他就算想要杀人灭口都不可能了。

“回皇上,没人指使我们,是我们自己猜迷心窍。”其中一个黑衣人,微微的抬眸,低声说道。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她在现代也看过不少的皇宫戏,所以对于这皇宫中的景色并不陌生。

先前对上官云端避之惟恐不及的女子们此刻却都走到了她的身边。

凤阑绝仍就紧紧的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另一只,却是微微的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拂过,似乎想要将他的温度传给她,从而唤醒她。

夜无痕竟然去抢亲,便足以表明,他对上官云端的感情,但是这一刻,他竟然选择放手,一个放的下的男人,而且他明显的是为了上官云端的幸福而放手的。

“毒,我毒?哼,那个女人才更毒,从小到大,爹爹就只爱她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现在,凭什么,好的男人也都要一个个被她抢走,我不甘心,我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得到,很好,上天有眼,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死了,你们一个个再爱她都没有用了,她已经死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