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注册 > 第74章:听聪视明

谢芳华闻言心下升起感慨,点点头,嘱咐道,“那你小心一些,多带些人。我在这里,暗中还有忠勇侯府的隐卫,用不到许多人。”

谢芳华点头。

入了城后,整个城内,更是熙熙攘攘,因圣旨之事,讨论得燃火朝天。

秦铮通体舒畅,懒洋洋地抓着他的手把玩,“头三年我不敢确定,后来,便确定你能够回来了。”

秦铮冷哼一声,面色是自己所有物被侵犯了的那种不快表情。

但是自从五年前,言宸下了无名山,以天机阁为据点,未雨绸缪,自然是偷偷制作了土火药。但是天机阁远在两千里地之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补上的。

她左等右等,没等到事情成了四皇子被杀死的消息,却等回来了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让他们先退下过两日我上朝后,你再安置,这两日你陪我。”秦浩又吻住她,不容她反抗,进了内室,便将她放在床上,压了下来,挥手同时落下了帷幔,开始脱卢雪莹的衣服。

“芳华丫头,你还是带上面纱吧!”忠勇侯撇开头,有些隐忍的痛苦吩咐道。

皇帝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清清淡淡,孙太医诊断不出她的病,她也没什么情绪,像是经历得太多,已经习惯了,失望太多,便也无所畏惧了。他叹息一声,“孙太医诊断不出来不要紧,继续遍访天下医者,总有人能有神医之术。”

永康侯脸色变幻片刻,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从进来灵雀台后便是一个神态,此时听到燕亭的名字,神色无波无谰,如听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的名字,他想起燕亭一年来的闹腾,今日急着来这里,怕也是为了她,收敛住情绪,立即道,“皇上,犬子是个混不吝的东西,他能有什么急事儿?不用理会他。”

“铮儿,不能胡闹!”英亲王轻喝了一声。

左相没说话。

“还?你说如何还?你要现在就自杀赔我孙女吗?”忠勇侯瞪着他。

等在屋外的谢振和那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立即挑开帘幕冲进了里屋,当看到老夫人已经去了,谢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痛地喊了一声“娘”。那中年妇人在谢振身边跪下,也哀痛地喊了一声“娘”。

天阳升起时,马车回到了忠勇侯府。

郑孝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狭小的机关空间内,昏暗的光线下,他能清楚地看到二人每一个表情reads;。玉指环相贴,二人的血涓涓涌出,被玉指环迅速的吸收。玉指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二人的血液灵魂。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就这样死了?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眼神空洞而空盲。

秦铮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

枫叶林前,金燕和秦怜的队伍正停驻在那里。

“自然!”秦钰颔首。

侍画、侍墨点点头,走回去卸了马车,两人共乘一骑,向京城快马加鞭而去。

“你祖父一把年纪了,无论是和英亲王府,还是和忠勇侯府,都交情深厚,我也不想他不明不白地就被人杀了。所以,我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命人去京兆尹报案了,同时也让我两名婢女知会孙太医府。有一个女子去孙太医府中报信,应该就是我的一个婢女。”谢芳华平静地说,“我让玉灼拦你,是怕你激动之下破坏现场,到时候京兆尹来了,影响查案。只要你不破坏现场,尽管上前。”

“会找出来的。”谢芳华淡淡道。

“我已经传信,着人查了。”侍画低声说。

谢芳华想不透秦铮这样的人身边怎么养成了这样性子的听言,什么都写在脸上,高兴了就笑,被训了就哭丧着脸,天天跟个小蜜蜂似的,乐此不疲地做着事情。怕是秦铮现在赶他,他都不想回清河崔氏了。哪有她会想双亲的想法?

了。可见他今日真是听了秦铮的话没闲着。

谢芳华闻言将药碗塞进他手里,转头自己倒了一碗药,放在火炉边上温热。

谢芳华平复自己的情绪,懒得看

燕亭没想到秦铮这么好说话,拍拍他肩膀,“好兄弟,你可真给面子。”话落,他往里面扔了几根柴火,一下子将火苗压死了,他顿时傻眼,问秦铮,“怎么办?”

谢芳华想着论起不是人,非秦铮莫属了!欺负人欺负得这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也该对他竖起大拇指了。谁要做他仇敌,倒霉了。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燕亭一噎,顿时不忿,“我何时见个女人就喜欢了?我不是就喜欢那个……”话要出口,扫见谢墨含蹙眉,立即吞了回去。

回到房间,见秦铮正窝在榻上看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一本游记。

只见秦倾抱着胳膊躺在床上,疼得打滚,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秦铮看了程铭一眼,没说话,绕过他离开。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燕岚也说,“是啊,我也担心芳华。”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谢芳华微微低下头,当哑巴有一样好处,可以不用答话。

秦铮走到桌案前,抬手翻看桌案上的东西,入眼处是几张字和一幅画。他随手放下,轻嗤了一声,“都是沽名钓誉之辈,将世俗玩物供得比天皇老子还高。”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的样子不像是知道,她顿时纳闷,“你真不知道?”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谢云澜慢慢地翻着书页,过了许久,他偏头看着谢芳华。眸光温温的,淡淡的,静静的。似是想着什么,又似是没想。只那么看着。

“谢谢云澜哥哥!”谢芳华顿时对他绽开笑意。

谢云澜摇头,“不是从胭脂楼给你带来了两名婢女吗?有什么事情,你让她们来喊我。”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