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注册 > 第58章:如汤浇雪

沈傲连忙道:“陛下这一次真的是冤枉了微臣,那里人生地不熟,微臣哪里敢胡闹。”讪笑了一声又道:“胡闹是没有,打死我也不会承认;倒是让人冤枉了一遭,人善被人欺啊,微臣好端端的痛改前非,决心要做一个至诚君子,谁知竟遭人构陷,这才知道好人是做不得的。”

这叫周大福的老者见了沈傲过来,面不改『色』道:“县尉大人且慢!”

刘斌明白了,立即拿了名帖送了回去,到了下午又折身回来,道:“大人,杭州士子们又送来了名帖。”

沈傲牵着她的手,心想这一趟倒是劳累了她,有点儿心疼,却又无计可施,便故意笑道:“是啊,慢慢习惯就好了,我原本还想和你一道儿在夜里站在那甲板上迎着夜风,伴在月下看沿岸的夜景,不过不妨事,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再看。”

公公又连忙行了个礼,道:“杂家赶着回宫里交差,沈公子,恭喜了,杂家告辞。”引着随来的几个禁卫,落荒而逃。

唐夫人惊讶看着沈傲道:“怎么不将家眷带去?”

徐魏似是有些看不起他,只是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王黼讶然,想不到自己竟中了沈傲这『毛』头小子的圈套,一番话竟将自己饶了进去,一时无言以对,冷冷地道:“哼,我说不过你。”

吴文彩点点头:“金人的使者已经安顿下来了,正与我们商议联合灭辽的事项,我想陛下这几日都在权衡此事,说不定明日的问策,会以此事为题,既可作为考校,陛下好也多了几分参考。”

是灵气,赵佶陡然醒悟,不管是沈傲还是程辉,二人行文,似有一股灵气横溢,而这种灵气说不上来,反正看了他们的卷子,辞藻不一定比其他考生华丽,却总能令人产生畅快淋漓之感。

安宁便道:“其实我写了一个曲儿,想给你看一看。”她掏出一方手绢来,递给沈傲,沈傲接过手绢,手绢上写了许多蝇头小字,看了看,上面写着:“薄衾小枕天凉。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年月,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年。又怎奈、深琐红墙。”

沈傲连忙将手绢儿递还,道:“帝姬不必问学生,学生什么都不知道。”

猛火油特别易燃,因此储存极为小心,为了以防万一,一般都是储藏在离闹市较远的地方,这一点,沈傲早已想到,便道:“你去拿一些来,只要一桶就成了。”

靠着墙角,是一方几子,几子上摆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的白菊花。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又悬着一方古琴,这古琴许久没有用了,却被清理的一染无尘。

周恒不耐烦的攀着窗台朝沈傲这边挤了挤道:“表哥,还等什么,要唱快唱。”

安燕笑了笑,有些尴尬地道:“有劳沈公子了,安某人早闻沈公子大名,沈公子果然没教老朽失望。”

吴笔颌首点头,去寻了茶罐,发现茶罐已是空了,便拿着空罐道:“我去寻王茗几个讨要些茶叶去,说不定他们还有热水。”抱着茶罐走了。

沈傲微微一笑,道:“因为我知道,曾盼儿是谋杀的,他虽是窒息而死,却没有上吊死亡的迹象,因为上吊死亡的人首先是大脑死亡,随后支配舌体肌肉的控制中枢也就失去控制了。此时舌体内的肌肉表现为软弱的松弛状态。加之颌部受勒,口腔张开,舌头自然而然地会滑出体外,所以这便是为什么上吊鬼往往是伸着长舌头的。方才大家也看到了,曾盼儿虽被吊在梁上,却并没有伸出舌头,显然是因为他先被你窒息而死,随即你将他悬在房梁上才向我们报的信。哎,可惜,可惜,原本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还是百密一疏,刘慧敏,你窃宝在先,杀人在后,还想抵赖吗?”

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此时已到了晌午,杨戬悄悄地扯着赵佶的袖子,道:“陛下,该用午膳了。”

“来人是他的亲戚,我从前见那人来过一次,好像是堂兄,那人不像是个正经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沈傲与几个要好的同窗绪了话,无非是问些国子监的近闻,打听来的消息都是鸡飞狗跳的事,见没什么大事,沈傲也就没兴致了,努力收了心,认真去听博士授课。

安燕呵呵一笑,便道了一声告辞,要拉着狄桑儿回酒楼去,此时街尾处一亮马车徐徐行来,在酒楼外停驻,这马车并不华丽,甚至有些不起眼,下车之人手里拿着一个包袱,走过来,道:“安兄,钱已经准备好了吗?”

见狄桑儿过来,这人连忙将包袱抱在胸口,正『色』道:“我要先看了钱,再让你们看酒器。”

狄桑儿一下子没词了,楚楚可怜地哭道;“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好吗?”

“咳咳咳……我是来上茅房的,抱歉,打扰了姑娘,我这就走,姑娘自便。对了,还有,刚才你和安叔叔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见,真的。”沈傲摆出很无辜的眼神,心里却是『奸』笑不已,揭穿了你的『奸』计,看你还敢不敢在哥们的酒里下『药』。

小丫头冷哼一声:“让我打你!”

另一边的茶座上几个禁军军官看了,纷纷窃笑,显然看得很痛快。不料丫头擦身过去,娇斥道:“笑什么笑?再笑,把你们赶出去淋雨!”

可是谁能主持大局?赵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蔡京,因而连夜发出中旨,召蔡京入朝,当年蔡太师在时,朕将国事全部交给他,天下太平,现在蔡太师致仕,烦心之事却是接踵而至,能替朕守好这江山的,也只有蔡太师了!

赵佶叹了口气,将周刊丢在榻前,翻身坐起,对身侧的杨戬道:“外头的学生都退了吗?”

赵佶看了殿下的沈傲一眼,沈傲因为今日要交割钦差,因此特意穿着绯服上殿,这一站,竟是昏昏欲睡,眼皮子正在打架,见到赵佶目光落过来,沈傲连忙打起精神,驱散了几分睡意。

安宁公主突然道:“沈公子,据说你已连订了三场婚事,不知是真是假。”

沈傲冷笑道:“商个屁,放出消息去,辽人要开战,好极了,他要打,我们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他们凭什么开战。”

下人给吓得面如土『色』,期期艾艾地指着一个方向道:“在正厅会客……饶……饶命……”

这时那汪先生踏步进来,笑呵呵地道:“不管如何,总是沈钦差失礼在先。”

………………………………………………………………

赵佶正在提笔作画,听到身后的动静,也不回头,口里道:“沈傲,你来看看朕的画作得如何?”

沈傲道:“真正的美景存在于自然,是上天历经万年之久精心雕琢而成,至于这万岁山,虽收集了无数的珍宝,可是在沈傲看来,更像是个娇『揉』造作、胭脂粉底的『妇』人,虽作出百般妖娆,却终究还是落了下乘。”

赵佶去净了手,与沈傲坐下说话,沈傲深知花石纲的坏处,心知一时也说服不了赵佶,于是干脆说些各地名川大山的风景,他在前世所见识的名山不少,一个个尽力描绘出来,口若悬河。

二更送到,今天好像***增加了一点,好欣慰,看来老虎的人品还是值得肯定滴。第三百九十三章:找老婆原来这么麻烦

到了前院,乌压压的人一齐道:“快叫唐才女出来给大伙看看,不出来我等就不干休。”

唐严不去理他们,对沈傲道:“我问你,旭日芝兰光甲第的下联是什么?”

……………………………………

一场酒宴闹到深夜,宾客们欢笑而回,看着四处的残羹剩菜,沈傲晕乎乎地被刘文扶去歇了,周恒陪着几个殿前司的同僚一直到最后才将他们送走。周大少爷今日喝得很尽兴,自进了殿前司,他的心情格外开朗起来,他本就不是读书的料,如今做了个小武官,所结交的也都是殿前司帐下的虞侯、都头,这些人很对周恒的脾气,再加上他的身份本就不同,许多事衙门里能帮衬的都会帮衬他一点,不出几日,他就和众人混熟,每日清早去殿前司点卯,随即或入宫听差,或上街巡检,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想通了这一节,沈傲放下心与胡愤攀谈起来,随即又在衙内各房转了一圈,算是和殿前司的大小将官混了个脸熟,才告辞而出。

“敬一圈酒?”周正微微一愕,不知沈傲又有什么鬼主意!

侍读学士?沈傲对这个官职一点都不陌生,这个官儿不小啊,属于从四品,这可不比那什么推官、知府要低。其余的榜眼、探花、进士,大多授予的是书画院编修、检讨,都是七八品的末流官儿,除了那蔡伦和赵伯骕二人敕了个翰林院侍讲,也不过正六品而已。看来这连中四元,确实是旷古未有的事,要以示优渥,所以才特许敕以如此高官。

沈傲颌首点头道:“艺考只是在下的兴趣,科举才是在下的本业,所以虽然做了侍读学士,在下还是想好好地考一场科举,读了这么久的书,就这样荒废了学业,实在可惜得很。”

唐茉儿的心七上八下,想要点头,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尤其是当着沈傲的面;可是若摇头,又不是她的本心,她自知年纪已是不小,这几年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就没有一个让她满意的,如今好不容易寻了个能让她心动,能与她寻到共同话题,学问比她好的,错过了,只怕一辈子再难遇上了。

唐夫人拍腿道:“这个时候还做什么题?什么时候不可以做的?”

沈傲拿着名敕,先去向门子道:“学生沈傲前来拜谒杨戬杨老爷。”

先是唐严,后是杨戬,这最后一个,沈傲对他也只有一面之缘,且印象不好,所以虽然身旁的人喧闹一片,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这提亲是不能见春儿的,教沈傲单独去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他心里头不舒服。

沈傲?他便是沈傲?

推官明白了,沈傲方才这样做,并不是要寻找高进调戏良家『妇』女的证据,而是推翻掉高进家人的证词,如此一来,当时在场的人之中,只有沈傲的未婚妻子的证据变得最为有力,而沈傲的未婚妻子的证词又一口咬定了高进尾随在她身后,欲图不诡,那么高进的罪状算是坐实了。第三百四十七章:抽死你

这百宝袋是高进亲口承认的,沈傲拿出了『淫』书和亵裤,正好推翻了方才那六七个家人的供词。

高俅听完沈傲的这番歪理,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沈傲的解释,却又合情合理,高俅带着满肚子的怒火恶狠狠地看着沈傲道:“沈傲,算你今日油嘴滑舌,哼,走……”

沈傲牵着唐茉儿,笑嘻嘻地和推官告辞,推官苦笑,指着沈傲道:“沈公子,你可害苦我了。”

沈傲见她这般模样,便也不再说什么,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唐家的院子,院子里灯火通明,隐隐还有声音传出,似是在争吵,沈傲苦笑,从下午吵到傍晚,这对唐家夫『妇』倒还真有精神。随即又想,不对,他们的女儿这么晚还未回来,身为父母的,哪一个不担心的,估计这二人是一夜没有睡,四处寻唐茉儿了,人没有寻到,又回到家中,二人相互埋怨,才导致如此的吧!

高太尉的软轿是先到的,高太尉步下轿子,在两个禁军的拱卫下径直入了衙堂,那推官见了,连忙起身施礼。这高太尉虽年届四十有余,身体倒是健朗,显是经常运动,颌首捋须,显得很是从容。

公子哥用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沈傲,见沈傲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不得不对沈傲另眼相看了,冷笑道:“你是谁?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快走……”

高进吓得冷汗如豆,忙道:“生……生不出……”

虞侯哈哈一笑,带着一股自信的笑容道:“小子,你闯下弥天大祸了,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悔改吗?快将高公子放了,或许我还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沈傲心中大乐,有意思,看样子今日真能把事儿闹大了,一个高衙内,引来了个高太尉,高太尉又要去调查晋王的蹴鞠队,哈哈,这个时候,大理寺也应当来了吧,毕竟这也算大案,就发生在大街上,总不能不闻不问。

周正笑了笑:“我身为国公,总算避一避嫌,反正这一趟杨公公是来寻你的,你好生招待,不要轻慢。”

杨戬咯咯大笑,道:“对,这一趟你还真要封一封大红包给杂家,沈公子去看了榜吗?”

杨戬这个人最是爱财,别的都好说,就是一个钱字,就要掂量掂量了。

沈傲心里还是欢喜无限的,四场头名,天下第一啊,他可一点儿也不清高,功名利禄,他是一向都不肯少的,只不过得了这四顶状元帽子,他却不敢过份欣喜,名头越大,越是让自己处在风口浪尖上,无数只眼睛看着,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还是低调些的好。

至于周正、周恒二人也都去了请人;沈傲不甘落后,跳上马车,提着礼物一家家拜访诸位博士,放榜的事早已在汴京流传开,连中四元,天下少有,自然少不得一阵纷纷议论,因而这消息也传得快,博士们也早已听说了,接过沈傲的礼,俱都是眉开眼笑。

唐夫人看了沈傲一眼,也没有当沈傲是外人,哭哭啼啼地道:“还不是艺考的事,有个杭州来的考生,说是什么世交来拜访,又说考完了试,没钱回乡,要向这老东西借,这老东西大方得很,一出手,便是四贯钱。沈傲,你来说说看,我们的家境,你是知道的,他唐大人一个月也只有这么点儿俸禄,今儿借给那个学生,明日又给那个什么世交送盘缠,我们这个家经受得起这样的折腾吗?”

从唐家出来,沈傲松了口气,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跑得快,再晚就把这一对冤家都得罪了;看了看天,天『色』其实还早,刚准备离开,正好看到唐茉儿疾步往这边走过来。

他反复地思量了一个时辰,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头脑顿时空明起来,不由地笑了:“往后任何的经义文章,只怕都难不倒本公子了。”

焦灼等待,众人反倒没有词儿说了,时间慢慢流逝,夫人问了几遍时间,等到过了吉时,夫人道:“只怕要来了,刘文,中门开了吗?”

周正倒是沉得住气,道:“刘文,你亲自去圣谕亭那边看看,不是亲眼所见,总是不放心。”

沈傲见夫人急得团团转,反倒去安慰她,亲自去斟了杯茶,送到夫人手上,道:“姨母,命里有时终须有,这不知是佛祖还是哪个高僧说的,你好好歇一歇,喝口茶儿定定神。”

这一句话说出来,周恒便哈哈大笑,周若瞥了沈傲一眼,忍俊不禁,周正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莞尔,夫人却是极认真地道:“对,对,沈傲还是靠得住的。”

他这般做,意思自是不再提辞职的事了,沈傲连忙拦住他,道:“学生怎么当得吴教头这般的大礼,哈哈,我们是自己人,不必这般客气的,现在汴京蹴鞠大赛即将开始,学生和吴教头应当通力合作,无论如何,也要让遂雅社在大赛中大放异彩。”

沈傲笑道:“那你就专司传球,但凡有人将球传给你,你无论如何也要将球传到李铁的脚下去,让他来『射』门。”

范志毅见沈傲发怒,这几日已被这沈教头折腾得怕了,只好苦着脸道:“沈教头怎么说,我便怎么做就是。”

一开始,沈傲故弄玄虚,带着鞠客出府训练,让吴教头以为沈傲会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招,心里还在担忧,沈傲是不是故意讨巧卖乖,先向自己示弱,麻痹自己。

原来陈济的箱底里还有存货,听陈济的话音,倒像是从前送给自己的那些笔记比起这一本书稿就显得不值一提了,说不定这本书稿,融汇了陈济一生的心血。

唐茉儿那边因为去了邃雅山房,不在家中,因此沈傲也没有去借书还书的兴致了,倒是去了晋王府几趟,都是检验成果的,若是撞到了晋王,便敷衍几句,晋王见他无所事事,将所有的事都交给了一个小和尚,一时也不知沈傲到底打什么主意,一时想沈傲这家伙莫非只是虚张声势,一时却又想沈才子一向不按常理出牌,颇有自己的风格,或许还有压箱底的本事也不一定。

呸……莫说这种『露』骨的马屁沈傲拍不来,便是真写了,录取了试卷做了官,多半也要被士林嘲笑,一辈子在同僚之间抬不起头来。

沈傲踟蹰了许久,终于想出了个破题的方法道:“臣闻帝王之临驭宇内也,必有经理之实政,而后可以约束人群,错综万机,有以致雍熙之治;必有倡率之实心,而后可以淬励百工,振刷庶务,有以臻郅隆之理。”沈傲道:“先生,不知这样破题,可以吗?”

这句话道出,几个人又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手脚并用地拾级而上,大汗淋漓之下,有人连短褂都脱了。

空定点头道:“有沈公子照顾,自是不成问题,择日不如撞日,你今日便带他下山去吧,我去教他收拾些换洗的衣物。”

吴教头享誉汴京,教练的手段高明,由他带队,自是稳赢了;反观这位沈公子,却是华而不实,看他手足白皙,估计连蹴球都未碰过,让这样的人教练,哪里还有胜利的希望?

这一次轮到沈傲苦笑了,话说这几个鞠客,还真有几分国足的风采。

沈傲笑呵呵地落座,周若显得也很高兴,脸『色』红润润的,带着腼腆的微笑道:“表哥,方才我娘还在问你什么时候能做官呢。”

时间分秒的过去,剩余的几个贡生额头上已渗出冷汗,眼见有人断出了结果,时间已是刻不容缓,若是再断不出,只怕在这金殿之上,天子近前要大失颜『色』了。

沈傲点了点头,一旁的石郡公笑呵呵地道:“今日四场殿试,状元公是稳拿的了,难得晋王包庇你,否则那些人突然发难,我和周国公定是给打了个措手不及的。”他故意将那些人三个字说重了一些,意思很明显,石郡公与这些人一向是水火不容的。

其中一个中年汉子站出来,这人与其他鞠客不同,并没有穿着运动的短褂马裤,而是一袭长衫,头戴着方巾,鄂下一缕长须,眼眸精光闪闪,朝晋王行了个礼,道:“王爷。”

所谓觥,原本只是商代中晚期用来盛饭的餐具,随着西周的建立,礼制逐渐建立,餐具逐渐演变为礼器,眼前这个觥式样精美,纹饰清晰,绝对不可能是用来盛饭的,主要的用途应当是祭祀。

步入讲武殿,百官早已等候多时,沈傲寻了个角落先站着,等到赵佶在一群宫人的拥蔟下进殿,杨戬才开始宣布:“宣阮考贡生入殿。”

贡生听了皇帝叫好,顿时心花怒放。

沈傲不由多打量了王放几眼,只见王放在这殿中不疾不徐,既不拘谨,也决没有『露』出丝毫的狂妄之态,脸『色』淡然,甚至是嘴角似是还扬着些许的笑意。

沈傲显得落落大方地道:“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卓文君的诗太过悲切了;安宁帝姬心情抑郁,还是少看这些为妙。”

赵佶眼眸深邃,让人难以看出喜悦,沉默片刻,突然又笑起来:“托我的洪福,这又是什么缘故?”

这首诗意境并不优美,胜在能短时间作成,由此可看蔡伦的思维还是较为敏捷的,只略略一想,一首诗便生出来,整个诗篇虽只是写景,但也大致道出了试题中的一个冬字。

三四两句是殷忧不寐的诗人岁暮之夜所见所闻。明月在一般情况下,是『色』泽清润柔和的物象,诗中出现明月的意象,通常也多与恬静悠闲的心态相联系;即使是忧愁,也常常是一种淡淡的哀伤。但明月映照在无边的皑皑积雪之上的景象,却与柔和清润、恬静悠闲完全异趣。积雪的白,本就给人以寒凛之感,再加以明月的照映,雪光与月光相互激『射』,更透出一种清冷寒冽的青白『色』光彩,给人以高旷森寒的感受,整个高天厚地之间仿佛是一个冷光充溢、冰雪堆积的世界。这是一种典型的阴刚之美。这一句主要是从『色』感上写岁暮之夜的凛寒高旷之象。

正对面的是如痴如醉的赵佶,除此之外,官员自是不少,还有几个方才参与弹劾沈傲的官员也位列其中,当所有人回过神,失礼的官员纷纷向赵佶请罪。

赵佶从未见过梅花以如此手法开篇,觉得很是新奇,他眼眸落在画中枝条茂密,前后错落的枝头上。枝头缀满繁密的梅花,或含苞欲放,或绽瓣盛开,或残英点点。正侧偃仰,千姿百态,犹如万斛玉珠撒落在银枝上。白洁的花朵与铁骨铮铮的干枝相映照,清气袭人,深得梅花清韵。干枝描绘得如弯弓秋月,挺劲有力。梅花的分布富有韵律感。长枝处疏,短枝处密,交枝处尤其花蕊累累,勾瓣点蕊简洁洒脱。

殿堂中所有人都深吸一口气,许多人同情地看了王韬、王之臣等人一眼,这二人算是倒霉了,今次不但得罪了宗室,连带着这位权倾一时的内相也都得罪了个干净。

沈傲吸了口气,赵伯骕的画法很精湛,也很熟稔,更为重要的是,他的画风有极强的不可模仿『性』,这种画梅的风格,只怕天下找不到第二个来。自己要超越他,那么唯有走另一个极端,否则中规中距,纵是画得再好,给人的感觉也是了无新意。

晋王妃忍不住笑了,道:“依我看,遂雅社这个名儿好,我很喜欢。”

沈傲不忘在一旁落井下石道:“王爷的眼光果然非同凡响,学生佩服,既然是遂雅社,学生还想了一个主意,王爷应该缝制社服,让蹴鞠场上的健儿们披着我们遂雅社的战袍上赛场,这才是威风凛凛。”

只不过这绯服有些大,拿腰带束了腰,才显得身子修长了一些。

其实沈傲穿的还不算是绯服,绯服只有四五品的官员才有穿戴的资格,礼部送来的只是八九品官员的碧『色』公服,不过坊间一般如此称呼,因而所有的公服都被叫做绯服了。

虽是这样想,却还需再仔细观察,否则一旦误诊,这脸可就丢大了。

花匠他气的放下花锄和洒水桶子,手指着沈傲说不出话来;却又是想起了什么,怒道:“这花圃是禁止外人进入的,你怎么进来的?好啊,我知道了,你是采花贼,来……来人啊,快来捉贼。”

“采花贼?”沈傲一时愣住了,不由苦笑,本公子如此风流倜傥,被人采还差不多!想着便冲过去一把捂住花匠的嘴巴:“喂,喂,别喊,我是王妃请来给花儿看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