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注册 > 第12章:不忮不求

宦官只得战战兢兢地道:“他说……金腰带怎么是铜的啊……”

冷不防这小女孩儿在瑟瑟发抖的同时,突的啐了方继藩一口,吐沫星子便洒在方继藩这俊秀的脸上,小女孩儿在完成这个壮举之后,虽是吓得瑟瑟发抖,却还是表现的神气十足,脆生生的道:“我……我可不怕你!”

他摇摇头,养出这么一个儿子,家门不幸啊。

可细细一想,这时代一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能抵得上后世差不多两百块,六七万两,这便相当于几百上千万巨款了。

手脚都被人控制住,而那老先生呢,竟是直接将银针扎入了他的后脑,方继藩不叫了,却是吓得咬着牙关,不敢动弹,生怕一动,这位老先生的针就给扎偏了。

“祖宗啊……”方景隆双手擎天,发出咆哮:“儿孙不肖啊!”

朱厚照乃是弘治皇帝的独子,自是对他宠爱有加,看着眼前的少年太子,弘治目中尽显慈爱:“朕听说,近来师傅们教你的是《辩奸论》,乃苏洵所作,此文虽略显刻薄,却也有其长处,你都熟读了吧?”

畜生啊!

小邓邓是邓健的专属名,不过显然邓健不太乐意方继藩这样叫自己,便苦着脸应道:“少爷有何吩咐。”

邓健打了个哆嗦,惊慌地看着方继藩:“理当没多少了,至多也就几百两现银罢了,少……少爷,您……您又想……”

张懋说罢便大笑,这金腰带可是有典故的,校阅的规矩,是从太祖高皇帝就开始了,起初叫阅骑,当初的英国公张懋,便是在少年时,成化皇帝在西苑阅骑,张懋连发三箭连中,于是赐得金带。

可细细一想,罢了,自己实在不想又被大夫抓去研究。

陈彤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和两位内阁阁老,总觉得他们有一种窃喜的样子。

这些商人能从十全大补露之中得到好处,自然会动用自己手头所有的资源,对这十全大补露进行推广和宣传。

这就是儿子和女婿的区别啊。

是不是太招摇了一些?

可是……

方继藩瞪了他一眼,却也是七上八下,他心里打鼓:“现在你才说?准备好倾家荡产赔我的半个作坊吧。”

陈彤一脸底气不足的模样。

可他还认为,靠着节省,这营收,未必……

紧接其后。

他手里捧着一个破旧的茶壶,里头也没斟茶,而是一壶热水,就这般,对着茶壶嘴,偶尔饮一口,竟也是自得其乐。

他有心要干事业,知道自己仕途的转折点就在眼前,自是不肯松懈。

见到有匠人将大量的盐巴丢进了鱼里,气咻咻的冲上前:“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这般奢靡无度,这……这是暴殄天物啊,省着点儿,省着点儿。”

好在陈彤是个有涵养的人。

那匠人想说点什么。

这作坊……十之八九是出问题了。

那么,杨义可以是忠臣,可以是贤臣,可以获得陈凯之的关照,其他大楚的文武官员,也就是同理了。

对杨义的优待,已经看出皇帝的端倪了,这位大陈皇帝,显然不会追究太多的事,而一切的罪责,都将推诿到项正的头上。

项正大喝:“胡言乱语,朕的父亲,大楚的先皇帝,乃是天子;朕的祖父,亦是天子,朕向上十数代,乃至二十三十代,也都是大楚天子,这是道统,不是几个乱臣贼子,就可以改变的。陈凯之,又算什么呢,只要朕回到楚国,照旧可以拒陈军于千里之外,他们若敢侵犯,朕一声号令,千万楚人,同仇敌忾,朕教陈军死无葬身之地!"

梁萧大喝:“陛下,够了,这些话,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剑没有刺下,那剑上的血迹虽已被雨水冲刷了,可那血腥还在。

陈凯之却是笑了,他轻描淡写的样子,语气,显得还算轻柔,这和梁萧以为的结果,有很大的反差。

也早有人,预备好了用油布包了的火药,埋入指定的河堤,只是几次想要点燃,却发现引线受潮的厉害,竟有些无计可施。

梁萧阴沉着脸:“你的意思是什么?”

良久,吴燕一笑:“陛下英明。”

吴燕叹了口气,道:“臣下回营之后,自会安排。”

吴燕脑海中迅速的想到了项正的盘算。

若是成功,则楚国将占据大陈近半的肥沃土地,一跃成为霸主,而若是拜了,则万事皆空。

楚军九万余人,越军虽只来了先锋军马,可后续陆陆续续有十万兵马尾随其后。

“晏先生所言甚是,想来在这三清关,也一定有各国的细作吧,却是不知,他们见了朕率军返回,会是是什么想法,不过,朕应当要比他们更快的抵达洛阳,因此,朕已打算,命五千新军为先锋,随朕骑快马日夜加鞭东进。”

朱寿显得心虚,却还是点点头,他没有朝刘涛行礼,却也不敢无礼。

钱盛乃是西凉皇子,却被陈凯之封为了凉王,倘若,陈凯之依旧保持西凉的话,就不会只封西凉皇室代表的钱盛为王了。

陈凯之的军马几乎要抵达三清关的时候,自西凉的消息便已快马加急的送到了他的手里。

朱寿所率领的先锋营有七千多人,乃是西凉军的精锐,而朱寿,更是一员经验丰富的骁将,从种种的蛛丝马迹来看,似乎……前方百里之处,肯定发生了什么,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朱寿对于这样的人,往往假装不闻不问,并不会制止,因为他很清楚,营中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真要问罪,可能引发众怒。

他们竟派出了使者,他们的使者是怎么派出来的,围困他们的胡人呢?

赫连大汗想活下去,事实上,当初他放下武器,成为俘虏,没有死战到底,便是自己的求生欲占据了上风,而现在,与其做一个阶下囚,他当然希望自己这头猛虎,有回到山林的机会,此时,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曙光,尤其是经过何秀一番分析之后,更令他自觉地看到了机会。

何秀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他心里清楚,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挣扎求生,就只看这接下来的表现了。

他们被押到了大帐里,这大帐里,有许多人走动,一见到这二人进来,许多人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不少人,冷冷的看过来,目光中,带着冷意。

何秀朝赫连大汗看了一眼,低声用胡语对赫连大汗道:“大汗,快跪下。”

陈凯之预备起身,似乎他还需去巡营,听了陈无极的话,驻足:“一千三百二十四人。”

耳畔,依旧还是喊杀,可喊杀的声音,显然越来越少,甚至,许多的喊杀,开始离自己远去。

夜课打开了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并不全然只有吃饱肚子,还有气节。

待到了雨后。

这几乎没有任何准头可言的意大利炮疯狂的消耗着子弹,哒哒哒哒哒哒……连绵不绝的子弹喷出,发出了怒吼。

可是一个意外,势必会引发无数个意外。

大多数头戴钢盔的士兵,只从壕沟里露出一个头,即便射中了钢盔,却也不至于直接致命,只是这漫天的箭雨,还是惹来了麻烦,让不少新兵有些心怯起来。

这一营之下,奢侈了两个步兵大队,一个火炮队,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专门的警卫大队。

陈无极一身戎装,显得精神奕奕,其实他也是第一次以勇士营的身份参加战斗,虽已成为了队官,手心却也捏了一把汗。

有人则探出壕沟去,猫着腰,看看胡人那儿的动静。

赫连大汗勒了马,迎着朝霞,露出了狞然之色,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赫连大松:“看到了吗,歼灭了这支汉军,汉即无人了。继续征集各个草场的牧人,要凝聚一切的力量,不要让他们一个人活着逃出去。西凉人为何至今还未到?”

那刺耳的竹哨声,瞬间便惊动了汉军各营。

各队的旗帜都在自己的阵地上方升起,为的是让后备的兵马辨别,在壕沟里,士兵们似乎并不急着架起枪炮,而是很熟稔的开始用餐。何秀这是真的急了。

胡人以强者为尊,最信奉的就是强者,一旦软弱,就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即便你是大汗,他们也绝不在乎君君臣臣那一套,当他们认为你不过是个软蛋,不敢和汉人决战时,那么……谁还会信服你?

所以任何秀滔滔大哭,他依旧不发一言。

天水城的城门已是洞开,浩浩荡荡的大军出征,只是相比于胡人,西凉军马,却显得垂头丧气了许多,大多数人都是无精打采,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喜悦和笑容,即便是那国师的心腹,大抵也只是铁青着脸,任谁都明白,当初抗击胡人的西凉人,现如今却成了胡人的辅兵,去攻打同文同种的陈军,本就是一件极为羞耻的事。

“立即将苏学士请来,传旨,三军暂时休整一日,命前锋营不得贪功冒进。”

不忠,在这个时代,是极严重的事,所以苏叶此番虽是背叛了西凉,跑来这里,见到了陈凯之第一句话,便是惭愧。

王翔等人忙道:“卑下未能……”

王翔听罢,倒是细细琢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