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达官显宦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71631万

“对、对不起。”

容析元闻言,瞳仁里急速闪过一道凌厉的光线:“如果继续不服药会怎样?”

尤歌不解,跟着许炎来到角落,笑着问他:“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吗?”

龙晓晓人很单纯,尤歌说的她都信,只以为许炎真是偶热来的顾客。

尤歌在气头上,这时也静不下心来考虑问题,只知道浑身都是火,愤愤地瞪着佟槿:“如果他是让你来当说客,那你就回房吧,他自己做的事情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应该很清楚,总之,这次我不会原谅他!”

“我……困……”

容析元懒懒地抬抬眼皮:“嗯,你想报复我,最好的方式就在留在我身边折磨我。”

果然,云珊面色铁青,一只手搭在陆晓东肩膀上,狠狠掐了一下,不善的目光盯着苏慕冉,冷冷地说:“你到是很会找地方休闲。”

许炎?许炎!

“我……我在……”尤歌在思索要怎么说才好,可身边突然伸出一只手将电话抢了过去!

容析元的办公室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女人的温柔软语,竟然是郑皓月?

翎姐低下头,掩面而泣,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龙晓晓爱怜地抚摸着小不点儿的头发,温柔地说:“璇宝贝,你在叫爸爸吗?”

这么兜兜转转的,大溪地黑珍珠首饰全套又回到了尤歌手中,如今,珍珠的光泽历久弥新,几年过去了依然是美得令人目眩神迷,并且还有别的首饰无法给予的亲切感。

“咳咳……那个……你最近还好吗?”

“许炎……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鉴定专家有点面熟啊?”尤歌小声嘟哝,粉润的脸蛋露出一点好奇。

“是是是,老板,我这就去。”

佟槿顿时想起曾有一首歌……“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赌王的手下忙着查这件事,整个赌场都笼罩着一层阴影。

断断续续地说完,容析元翻了翻白眼,紧接着两眼一闭,果真是晕过去了。

容老爷子欣慰地点头,坐下之后,也让尤歌坐在他身边。

“香香?”

璇宝贝好奇地趴在麻麻身边,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手机里的人,伸出小手摸摸手机屏幕,粉嘟嘟的小嘴里还发出咯咯的笑声。

她不知道制作部在哪里,只记得小姨昨晚说黑珍珠在制作部。

馋馋不仅嘴馋,还很懒,喝牛奶为了省力,干脆就将脑袋搭在盘子边上,整个脸都是奶渍。

两分钟啊,这必定是一伙训练有素并且有着长期经验的亡命之徒!

每个人都有底线,容析元虽然被商界的人称为“狼”,可他不会做出这种危害到无辜人生命的事,而这次的敌人居然触到了他的底线,他又会用怎样的方式去反击?

>

唐虞梅眼里难掩震惊,尤歌会出现,不正是说明她根本没放弃容析元么?

“我不信!”

容析元是土豪,他捐款是他的事,可尤歌也要近一份力,她现在早就成了正式员工,收入还不错,她决定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捐出去。这只是开始,等以后收入多了她再多捐点。

谁都没想到容析元竟出现在宝瑞集团的股东会议?这是什么情况,太震惊了!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以容析元的脾气,他在不在乎一个人,他都无须伪装,因为她不是四年前的尤歌,她现在对他没有利用价值,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真的在乎她。

容析元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抓住尤歌的小手放在他那……

男人这张帅到没朋友的脸,说到最后几个字时,神情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冷冽,好像一瞬间就进入了“对手”的状态。同时也是在向尤歌宣布,他一会儿不会徇私,一定会跟她光明正大地进行竞争,不会因为是夫妻而手软。

尤歌回到家,佣人已经做好了饭菜,她匆匆扒了几口,回到卧室,再也没走出去,一直闷在屋子里。佟槿进来看过她一次,坐了十分钟就回到他卧室继续捣腾电脑了。而容析元是没在家吃完饭的,他回来的时候,尤歌已经睡了。

身后,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接近,披着睡衣,脸色有着不正常的苍白,望向容析元的背影,她沉寂的眸子里才有了波澜。

五星级酒店,位于金钟港铁站之上,为香港其中一个金融商业中心。酒店所有客房均座拥醉人的维多利亚港海景或优的城市景观,和谐及充满现代感的客房,优、舒适中透着高贵的奢华。

郑皓月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错过了精彩的一幕,但她似乎脸色不太好,一坐下来就连续喝了两杯酒……白的。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她眷恋的温暖,就那样消失无踪了吗?那将会是她无法接受的结局,对于一个刚刚找到心灵依托的人来说,未免太过残忍了。

一共七只,其中三只有两岁多了,有两只一岁,还有两只是奶狗,才几个星期,跑得也最慢,像步履蹒跚的孩子般格外招人疼。

见过养狗的,可还真的很少见像容析元这么chong狗狗们的。

“好像是的……天啊,想不到容析元也来了!快帮我看看我的妆花了没有!”

奇怪,廖院长不是说要下午四点才能出报告吗?

“秘密。”

“赫枫,香香现在在哪里?它当年被谁救了?”尤歌迫不及待,立刻就要见到香香。

香香一边叫着一边舔舔尤歌的脸颊,粉红的小舌头湿漉漉的,但尤歌一点都不会嫌弃,这种久违的亲切感太窝心了。

尤歌开怀大笑,蹲下身子,逐一将这些狗狗都抱过,摸着它们柔软的毛毛,看着这群小家伙如此热情,尤歌觉得太幸福了。

“如果觉得卖掉香香两个狗仔还不够,那干脆我将香香也卖了,有人出过高价呢。”

尤歌愣了愣,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可是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站了起来,收起先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严肃地盯着容析元,他预感到了即将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否则郑皓月和霍律师不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容析元提前出手了吗?

这样毫不设防,没有半点心机和预谋地与人相处,感觉很轻松。

“其实我有名字的……”

她身边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袭黑色西装,打着领结,,尊贵不凡的气势如天神降临,深邃立体的五官就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他微微扬起的嘴角有着动人心魄的笑容里,无懈可击的魅力足以令人目眩神迷。

尤歌先前在酒店里就感到头疼了,现在更是发作得厉害。这除了因为今天还没吃药之外,更重要的因素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大脑负荷不了。

这还怎么找?常理来说,找到绑架的人就找到尤歌了,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冯奎三人被容析元发现时,全都晕倒在码头,头部还有伤。在海边,有尤歌的一只鞋子,她是被人带走还是掉海里了?难道是被冯奎他们杀了?

他们盼着这一天来临,现在终于到了,怎不兴奋?

一阵香风袭来,郑皓月踩着高跟鞋一步三摇风情万种地走过来。

尤歌赶紧从被子里钻出来,皱着小鼻子一脸不屑地哼哼:“满意谈不上,马马虎虎吧。”

尤歌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怪怪的,怎么都不吃。

容析元现在可是热血沸腾,无暇去理会尤歌为什么这么反常,他只想要尽情地享受这顿大餐。当然,他也看到旁边放着的红酒,心想,这小女人看来是下了心思的,难道是为了感谢他在出事的时候保护过她?

一双勾魂摄魄的墨眸闪动着异彩,趁尤歌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堵住她粉嫩的双唇,将酒渡过去。

尤歌听得很仔细,表情变化也随着容析元的故事而起伏,她眼里时而愤怒时而悲伤时而痛惜,她完全被故事的曲折牵引着,不知不觉手抱得更紧,呼吸减慢了很多,脑子也似乎清醒不少。

慈祥么?容析元心里微微一动,以前从未感觉到老爷子的慈祥,可今晚的感触为何这么奇怪和深刻?

“呃?许炎?”尤歌惊愕,没想到许炎会出现。

这明显就是激将法!

但郑皓月有一点可是没说谎的……她说戒指的制作人在瑞士,做好之后才送回宝瑞本部,这确实是容析元制造出来的假象,除了他自己,公司里没人知道那位远在“瑞士的珠宝大师”究竟是何真面目。

两人同时开口,但又同时语塞,奇妙的感觉充斥在心间,仿佛周围的人都不见了,整个世界只剩下对方。

霍骏琰是她心目中的男神,是她暗恋着却又一直不敢说的那个人,此时此刻,她能感受到哪怕一点点的甜,也是难得的。

霍律师顿时喜笑颜开,热情地招呼龙晓晓进去,可她下意识看向霍骏琰,那眼神的意思像是在说:“我真的可以进去你家吗?”

霍律师再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他是多么渴望儿子早日成家啊,这一次就看龙晓晓的功力了,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适当帮帮龙晓晓,毕竟,他的儿子他清楚,不是那么好搞定的。

霍骏琰不动声色,继续吃着蛋糕,只是嘴里含糊地说:“那就留下呗,给你妈打电话说一声。”

“你们,有没有考虑单身狗的感受啊!”

“你啊,好意思说洗澡?你哪次是正经洗的,每次都趁机揩油。”

霍骏琰在去警局的路上给尤歌打了个电话,尤歌知道之后,当然是第一时间赶去了医院。

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不是尤歌矫情,而是,记者的问题严重伤害到了尤歌,因为,她一直都活在谎言中,以为父母还没死,她已经忘记了车祸当天发生的事,而这位记者却说“生前”!

翎姐刚走下楼,就看见尤歌抱着香香在客厅里玩儿,香香叼着一个*放到沙发上,然后又将一根金灿灿的骨头(仿造的)叼过去,这才跳上沙发美滋滋地缩在角落里,伸伸腿儿,满足地靠着。

两个女人都显得很客气,但总会觉得这不是真的亲近和蔼,更像是在维护着一层表面的东西。

“你都没肉了,你也要吃肉啊。”

踩着八寸高跟鞋,穿着灰色职业套装,郑皓月成熟干练的外型看上去很适合处理眼前的状况,而她也觉得自己出现得正是时候。

可她怎能跑得过霍骏琰,一下子就被他抓住了手腕……

“……”龙晓晓无语了,她喜欢卓毅,那是大学的事,现在她喜欢的人只有霍骏琰啊!但这要怎么说出口?龙晓晓苦笑,不再说话,任由霍骏琰误会去吧,她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我不是男人?怎么你需要我向你证明一下吗?”他冷笑,狂傲的眼神迎向她。

尤歌身后那个年轻女子就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太普通,戴个眼镜就像书呆子。而尤歌即使不用刻意打扮,她都已经自带光环,那些人眼中难掩的妒嫉,她能感觉到,却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尤歌对于葛斌这样质疑的目光,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也不生气,只是礼貌地说:“不知道贵公司要怎样考验呢?”

要知道,两位面试官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种问题,而往往很多招聘者为了博得面试官的好感,会故意将自己曾就职过得公司进行贬低,有的甚至表现出极度厌恶,大放厥词,以为贬低以前的公司就可以向面试官表忠心,这恰恰是得到了反面的效果。

尤歌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美目里泛起一丝波澜,暗暗皱眉……对方出大招了,还是狠招!

“呵呵……你想怎么叫都行。”郑皓月用她惯有的招牌微笑缓解了尴尬。

尤歌说这话时,眼睛都在发亮,这炫目的神采,让容析元心底那口火山终于是抑制不住地喷发了!

尤歌尽量调整着呼吸,两只小手死死抵在他胸前,仰头望着这个霸道而又狠厉的男人:“你要干什么?你是我姨夫,你不可以……”

这件事,让尤建军很懊悔,不该带尤歌去那里,否则她也不会出事。这样的自责,是出于亲情还是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容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光是从老爷子对这件事的太对就能推测,兴许在老爷子心里也是在责怪容桓的父亲。当年的事,是容家最大的秘密,也是悲剧……

让香香在这里养伤,它才会有等待尤歌的希望,它才不会感觉被遗弃了。

别说是郑皓月这样成熟女人了,就算是青春少女或者大婶大妈级别的,一样会为容析元的长相和气质着迷。

尤歌被他这么专注地注视着,只觉得满心都是蜜糖呢,她软软的身子没有力气了,却还是想跟他说话。

孩子是懵懂无知的,看着他们纯净天真的笑容,这是尤歌唯一的安慰了。若不是有孩子在,尤歌此刻或许会更加惶然无措。

尤歌从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是面带笑容的,幸福和欢喜都写在脸上,就连佟槿那个榆木疙瘩都看出来尤歌今天心情好。

尤歌在他怀里醒来,含糊地唤着大叔,她手上的管子拔掉了,输液完了,可以离开医院。

她身上的馨香蛊惑着他的神经,鼓动着他汹涌的渴望,今晚想要平静是不可能了。

“对,我是容析元,可那又怎样?我还是你老公呢!”他趁她不备,猛地将她按倒。

“上次不是叫你收回保镖了吗?”

“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这样一个男人,此刻手里正拿着项链……

不仅仅是黑珍珠,还有诸多小钻石密密麻麻的镶嵌着,那迷人的光泽,叹为观止的款型,这套首饰堪称是大师级的艺术品!

...郑皓月停下脚步,美目里发出一丝冷然又焦急的光芒:“怎么又不记得了?你好好想想看……”

外边站着的佟槿见尤歌气冲冲走出来,两眼红红的,忙不迭地上前去扶着,捉急地问:“嫂子,你这是怎么啦?”

医生不知道容析元并非翎姐的老公,就一个劲儿地数落着,容析元紧锁的眉宇间满是凝重,翎姐怀孕这件事,他必须搞清楚,否则岂不是冤枉死了?

“析元……原谅我,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我太……太爱你了。”翎姐像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番话,眼角禁不住流下两行清泪。

改道走,走的是一条绕路,比原先那条路线要远一点,并且经过海边的路段也多了。

这条路上的车辆比先前那条路少一点,可是有大货车经过,时不时会看到一些重吨位的铁皮货车,光是那体积就够威猛的了。

“哈哈哈……你这人,真逗……哪有警察长这样的,哈哈哈……”尤歌肆无忌惮地笑声,浑然没留意到男人的眼神有多么凌厉。

“嘻嘻……咯咯咯咯……帅哥,干嘛这么凶……温柔点,温柔点嘛……”尤歌笑嘻嘻的,脸蛋红红,带着几分酒气,娇憨的模样太可爱了,噘着唇,有一丝撒娇的味道:“我听说……听说男公关都是很会逗人开心的,嘻嘻……你别拘束,我们走过去唱歌……嗝……唱歌……唱《小酒窝》嘛……”

这货,就惦记着那蚀骨的美妙滋味,趁机不想戴了。

到底要不要拆呢?

赌王的嘴角微微动了动,目光在容析元和许炎两人身上来回游移,眼底隐含一缕惊讶与赞赏。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163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