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燕燕于归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71631万

她说话句句带冲,他听着却没再吭声。

……

裴淼心几句苦口婆心地劝,很快就让电话那头的人动了心。

焦急伸手去护自己前胸,可他用的也是蛮力,狠狠一压,抱着她就旋身,用自个儿光裸的上身狠狠贴挤着她的上身,吻着她的双唇将她压进床铺里。

“你现在一定觉得很得意很满意吧!没想到终有一天,咱们又换了个位置,这次换我坐在这里,而你在外面逍遥快活得不行。不过没有关系,裴淼心你等着,也不过是早晚,你总会落得跟我一样的处境。”

曲耀阳怒目低头,就见她手上正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打。

阿成看到她也是好一阵激动,自上回久别之后再到今天,他一直跟随着曲母几人在邻市,若不是现在回来,他也不会发现自己竟然这般想她。

窗边的裴淼心睁开眼睛,冲严雨西勾了下唇角便弯身去拿放在脚边的东西。

一群人顺着八点多的石子路下山,看着这时候才要暗下来的天色和各类装饰品小店里来往穿梭的人群。

多熟悉的一句话啊!好似多年前的某个夏天,她也曾不要脸地拽住他的手说喜欢他,说他长得真是好看。

曲耀阳快步过去,一把拉开有些摇摇欲坠的裴淼心,右手一个勾拳,冲着易琛的脸,一下就将后者揍翻在地上。

苏晓从来也不是被吓大的孩子,可那一瞬,他拽着裴淼心却暴怒嗜血的模样还是吓得她瞪大了眼睛。

裴淼心低头抿了抿唇,想着当年的事情,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时的雄心壮志,那时候的自己,也总是以为金石为开,她总有一天会等他,告诉他,一生只爱一个人就好了,不要残缺了自己的爱情。

再过几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走乡村,慰问山区失学儿童”大型公益活动,届时作为“青苗会”主席的梁大太太必定会带着她们一帮干事,到偏远的山村去。

拽着车钥匙回忆那车究竟停在了哪个区域,跟曲臣羽借的小车,两厢的现代,若不是自己的执意要求,他差点没有给她配辆大奔,顺带再找个司机帮她开。

“不是你的?”裴淼心气得想翻白眼的心都有了,“不是你的,你在这里跟我扯半天嘴皮子,无聊是不是啊?”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伴随着盛气凌人的姿态,那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女人,怔怔就是夏芷柔。曲耀阳一怔,再想伸出手去,裴淼心已经冷冷睇过他一眼,抚着脸颊转过头去。

当初他认识聂皖瑜那姑娘的时候,就隐隐觉得这是个藏得极深的女孩子。

不对!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翟俊楠自顾自说下去:“你看,我长得其实不比陆离差吧!而且个人觉得我其实比他还要帅。论有钱,他们家虽然是开医药公司的,可我也不见得比他穷,我们化工公司也是很赚钱的。而且吧!他马上就要同‘宏科’的首席秘书结婚,这男人一旦结婚就得掉价,你再跟着他也没什么前途,到不如在我身上找点指望……”

“外面好像刮台风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不会让他现在离开。”

裴淼心面对这陌生的环境,不拘谨不局促是骗人的,更何况抬了手看时间,虽然离具体面试的时间还有一会,可这外头的雨下着,万一再来个堵车,她可真折腾不起。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淼心!”

裴淼心眉眼一痛,“以后不要再提他,他不是个好人。”

原来这就是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啊!

她想,曲市长一定不会想让外人知道,他干过的那些勾当。她扬手又要去打他巴掌,却在半空中被他捉了个正着,死死固定在头顶之上。

“难堪?我让你觉得难堪了?”

曲臣羽不是她万慧的儿子,他愿意娶一个二手货,她可以忍。

只看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她便脸色苍白。

曲臣羽推门走进卧室,先将自己手上的腕表摘下再摘袖扣,裴淼心见他一个人不好弄,只得快步到跟前,帮他把袖扣处的那对铂金袖扣取下来放在床头。

他皱眉笑看着她,“你把我当你女儿?”

“裴淼心,到底是谁允许你来这里?你还把芷柔推倒?你到底想干什么?!”

两个人打着哈哈,直到将陈行送走了,曲耀阳本来谦逊温和的脸才迅速转冷。

裴淼心突然红着眼镜倒退了一步,仿佛摇摇欲坠,“我知道你还放不下耀阳、放不下这里的荣华富贵,可是我跟耀阳是真心相爱,就算你故意拉拢曲夫人想要赶我出去,也不应该把私怨牵扯上孩子,他们是无辜的啊!”

曲耀阳满脸凝重之色地站在那里,“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芽芽在后座的儿童专座上已经熟睡,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徘徊,曲臣羽正好伸出右手,将调频电台的儿童音乐节目声音关到最低。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

餐桌上的人带了笑望向他们这边,每个人眼里的期许,或多或少都烫得她的眼角有些生疼。

站在房门外的曲耀阳单手撑于门上。他知道她或许还有几个小时就要飞了,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这感觉忒的让人不太舒服。

“冥、冥皓,厉太太刚才还在餐厅那边,你不去找她,过来这边干什么?”赶人的意味已经颇浓。

曲婉婉着急想要上前,却被曲母用力抓住胳膊,寻到楼梯根的地方,强行拽了她上楼。

曲婉婉在门内恸哭出声:“我知道您跟爸爸都有自己的打算或是自己看中的人,可是你们已经摆布过我大哥的一生,害他到现在都没得到幸福,难道也想这样对我么!最多,最多我毕业以后同嘉轩一块离开a市,离开这里以后我就不算是曲市长的女儿,我们全都靠自己,不要家里的一分钱,我们全靠自己白手起家行不行?”

可是这次从渔村回来,方觉得她的不易。

曲耀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只是沉默着道:“婉婉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终究不会明白。”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喂……”

拽在手中的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日光朦胧映照里,又重回了一室安静。

他本不打算去搭理她,可是时间久了,见她总那样歪坐在地上,心底也多少感觉到什么不对。

……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裴淼心抬手抚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对啊!小弟弟可喜欢芽芽了,再过不到几个月他就会从麻麻的肚子里面跑出来,跑到芽芽的怀里,逗你玩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163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