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为妃 > 第43章:六壬曲

第43章:六壬曲

倾世为妃 | 作者:猫九九啊| 更新时间:2019-09-02

“还知道谦虚啊。”林雷笑着摸了摸贝贝的脑袋,“恩,我的衣服也快晾干了,我们先到树上休息一会儿,然后吃点东西,等一会儿继续出发。”说着林雷脚下一蹬,整个人就飘逸地跃升七八米高度,而后轻松地连续点几下,就到了二三十米高处的树杈上悠闲地倚着树杈休息了。在魔兽山脉的一处水源旁林雷处理了一下伤口,吸收地系元素修复伤口,大地之母是最慈善,最无私的。脚踏着大地,感受着大地对身体的缓缓改善,林雷心中一片宁静祥和。

夜渐渐深了,蜷缩在林雷身旁的小影鼠‘贝贝’也发出了极为轻微的鼾声,夜间的风也谅了下来,不过夏天的魔兽山脉到如今,到深夜才会让人感到凉爽,日间只会令人感到湿热。

还有一两个星期林雷就要出发了,在恩斯特学院当中,林雷听了很多关于魔兽山脉的传说,在德林柯沃特嘴里也听说过很多。可是,林雷从来没去过。所有关于魔兽山脉的情景,林雷也只能自己想象而已。

“好奇妙的感觉。”林雷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提高了一大截。

“不急。”林雷的回答简短的很。

“吱吱~~~”

这个德沙特,林雷还是认识的。

霍格抬头看去,说道:“希尔曼,你回来了,咦,你肩上背的什么东西?”

而林雷本人,则是淡定站在擂台边上。

“呃,啊,啊……”此刻兰德喉咙根本发不出一个声音,眼中尽是惊恐。

这一天,阳光明媚。

此刻,四兄弟正一边走着一边海阔天空地谈论着。

“恩,你自己好好修炼吧。”德林柯沃特又再次进入盘龙之戒当中。

“老师,我愿意。”下面的不少学员立即开始兴奋地报名了。

“几十年?”林雷有些惊讶看着耶鲁。

“驱逐出学院?”耶鲁一瞪眼,“真的被驱逐出去,我老爹估计会杀了我。”被恩斯特学院驱逐,那名声实在太难听了。没有一个人愿意承受。毕竟能够被录取都说明其资质。

恩斯特学院位于圣都‘芬莱城’南方二十余里处的山林地带,恩斯特学院是由光明教廷出资建造,自然财大气粗,占地也极广,近乎方圆十里。如此大的学院,几乎堪比一个城池了。

2月10日,地系一年级的教室当中。

“咦,林雷,你有没有发现,风系的学员中可爱的小姑娘不少啊,看,那个金发的小姑娘还对你笑呢。”德林柯沃特在林雷旁边,手舞足蹈地说道,“听那个金发小姑娘自我介绍,好像叫‘迪莉娅’,迪莉娅,多么可爱的名字,以我近1300年的阅历,这个小姑娘以后肯定是大美人,林雷,跟人家笑笑,搞好关系嘛,以后才能更进一步啊。”

那有些癫狂地大笑声,还有那流下的眼泪却令林雷愣住了。

深夜,巴鲁克家族的宗堂,唯有林雷、霍格二人。

转眼林雷给小影鼠吃的都过去二十天了,小影鼠如今跟林雷关系极为的亲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使和小影鼠亲密地一塌糊涂,可小影鼠依旧没有施展‘平等契约’的迹象。

“很好,现在你慢慢的,按照我说的做,什么也别想,静静地……”德林柯沃特仿佛催眠一样,一会儿就让林雷从冥想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同时德林柯沃特也放弃对那些土系元素的束缚,顿时周围的地系元素浓度又恢复了正常状态。

然后当这种压迫达到一个高度的时候,林雷再也抗不住了,整个人轰然单膝跪下,双手撑在地上。

林雷表面上没有太大的激动,可希尔曼此刻激动地不得了,恩斯特学院的学员,哪一个不是地位尊崇?将来林雷的成就已经可以预期了。

“吱吱!”走出教廷大厅后,小影鼠立即叫了起来,它可以感觉到林雷心底的兴奋之情。

第一名是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那名少年有些紧张的将右手放在了水晶球上,顿时整个水晶球开始发出了迷蒙的淡淡的红色光芒,偶尔还有一丝少量青色掺杂在其中。

如同太阳一般,整个水晶球陡然耀眼了起来,土黄色跟青色光芒交相辉映,甚至于偶尔还有极为细小的一丝火红色掺杂在其中。那刺眼的光芒甚至于令靠近的人眼睛都不由眯了起来。

“吱吱,吱吱~~~”

“希尔曼叔叔,它就是我在后院喂养的那个动物。”林雷连忙说道,“小影鼠,你说,是吧?”

小影鼠一副沉思模样,然后欢快地点了点头。

胸口中丹田中。

然而林雷仔细一思考。

“吱~~”巴鲁克家族客厅屋顶上,小影鼠正目视着林雷、希尔曼离开。小影鼠歪着脑袋眼中满是疑惑,在它眼中,林雷应该去杀野兔才对,怎么今天背着包裹跟另外一人离开了呢?

“看来这巴鲁克家族的教育的确是有些效果。”德林柯沃特心中赞叹,教育以开启智慧,然而大多的平民是没有能力接受教育的,一些好的魔法学院、战士学院,无论入学条件以及学费,都不是一般平民接受得了的。

黑色影鼠猛地一动,一下子就闪躲到十几米外,两颗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门槛方向,一下子就看到了林雷,眼中满是警戒。

林雷暗自点头。

林雷也认同德林柯沃特所说的。

林雷心中不由有些失望。

“所以你要先去乌山上宰杀一只小野兽,然后烤肉远远地放在地上,记住,不要试图主动亲近,每次要给它吃的,等它主动来亲近你。”德林柯沃特笑道,“你主动亲近,可能会引起它的惊恐最后导致攻击你!而等它来亲近你,那就一点危险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