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世界之暗影使者 > 第9章:正经八百

她低头接过了他递来的东西,瑟瑟颤抖了一会儿,还是一言不发。

他赶忙立时而起,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如马达般抖动搅拌个不停。

曲母不明白儿子到底是怎么了,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时,勾了下唇角,说:“你看,裴淼心今年有多大?还不到26岁吧!看那两个男人的年纪,最多30,可是你呢,耀阳?如果妈妈没记错的话,你可比裴淼心大十岁啊!她还有几年青春,她还玩得起,可是你不一样。三年一个代沟,你怎么敢保证你一定知道她在想什么啊?”

可是调换了之后还是错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错,她就真的只有给曲臣羽打电话,不然很的报警就不好办了。

烦闷地从沙发上一坐而起,刚才的会议从中午持续到晚上,到现在还让他头晕,只是回来跟她说说事儿而已,把事儿办了,他还有别的地方要去,也还有别的家,要回。

“您说什么?”

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做这些不的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

“军军他有什么错?小孩子做错了事情只要你好好去教,道理他总会懂的。可刚才那样的情况,你不问缘由,冲上前就打他,你知道会在孩子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而且你刚刚那样做吓着芽芽了!”

话还没有说完这男人已经虎了脸道:“这有什么不会扫的,不就是拿个扫帚在这弄一弄么,你别瞧不起人。”

她抗不住这沉默,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你是不是在找……一只茶色的件口袋?”

纪晨睿的大脑瞬间空白,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开来。

……

芽芽有时候会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她:“那他还不回来?”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胀痛,只觉得有什么坚硬到喷张的东西在她还很干涩的时候,直接顶到了她的最里面。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蒋总忙不迭地笑道:“辣西族,又辣排骨,是挺特别的啊!这里的妹子也辣,不知道还有没有辣肉?啊?哈哈哈!”

夏母不信,“少骗我了,你一定又沉不住气。我知道你还在介意那天的事情,可你也该晓得,曲家的人对那女人到底有多忌讳。芷柔你是我的女儿,你得学聪明点。事情还没决绝到你所无法控制的境地,那就不要把一个男人给惹毛了,有时候你得顺着他的毛摸,你知道吗?”

“是我。”赖欣的声音。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她简直怒不可遏,最后的自尊仿佛再次被这男人丢在地下狠狠践踏。

“打住!”苏晓慌忙截断,“我求你了嘞,姐妹儿,你可千万别说什么如果我是个男人你就跟我了什么的,虽然我也承认现在的你确实不错,又美丽又自信还是个专业人士,可是这可怎么办呢?姐妹儿我天生就喜欢男人,而且还得是个帅哥!就算我真有机会当个男人,那也铁定是玻璃,是断背山!所以我求你别再糟蹋我了行吗?我可不想蕾丝边儿,你懂的。”

“我才不管你这么多,曲耀阳,一定是你跟臣羽说了些什么,又或者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不告而别的!”坐在保姆车里的裴淼心,最近真是被这事情困扰得人都要发狂。

从泸沽湖回到大研古城,丽江的行程很快结束,所有的人该玩的玩,该谈生意的谈生意,夏芷柔则在医院里躺了两天,跟曲耀阳两个人单独留在丽江晚几天回a市。

“等我!裴淼心你回a市就乖乖在家里等我,明白吗?”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她冷眼侧头望他一眼,继续抱着胸口站在原地。

赶忙掏出手机就给曲臣羽挂了一通电话过去,“臣羽哥。”

“……淼心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哥上午因公去了马来西亚,现在正在想办法往回赶,这边的事我还得先撑着,你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细聊你说好吗?子恒这下可是闯了大祸,喝了几瓶红酒还开车上路,在学府路那把一个大学生给撞进了重症监护室,他自己也伤得不轻。”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曲母的话说得慷慨激昂,抓着曲耀阳的手却是用尽了权利。

可是耀阳不同啊!

她笑了笑,当着众人的面,说:“谢谢爸妈的好意,可我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再嫁给别人。我只想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

他回头,是“摩士集团”的梁冠东董事长。

他忍不住笑开了怀,知道她又拿他小时候的事情洗刷他,可他对她,就是凶不起来。

裴淼心抿了抿唇,“十年?”

他沉默了一下,“如果你想听,其实我可以解释,事实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可是你妈可以把他送到国外。”裴淼心点醒了曲耀阳道:“就像你爸爸一样,只要离开了国内的这个环境,到了国外,子恒手里若有钱,他就可以重新开始,国内的这些舆论压力根本对在国外的他就起不了作用。他可以重新开始,只要能早点从监狱里出来。”

“那我就想知道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了啊?耀阳,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啊?我越看你就越觉得你好看,我好喜欢你。”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裴淼心听到“尸体”两字便骇得不轻。

“不过我帮你找了另外一份工作,你长的这么漂亮,做这个肯定行的!”

“想什么呢!”苏晓也察觉出了那边的不对,“是卖珠宝的,本城的‘y珠宝’你听过吗?他们刚好跟我爸的公司有工作来往,我去找uncle何的时候,正好听到他们在说北城打算开新卖场,要招新员工的事情。我就顺道一提,说我有一小姐妹对珠宝很有兴趣,能不能过去试试。”

曲四小姐曲婉婉去打了电话过来,“我妈让我代她跟我爸向爷爷奶奶道声节日快乐,让大家今天都吃好喝好,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他皱了眉看她,“时间差不多了,一起来的就得一起走,你去哪里,我送你?”

两个人在楼梯上拉拉扯扯,又怕引起周围其他人的注意,所以等到好不容易上了楼时,两人皆是一身的汗了。

……

他回身看了那小姑娘一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心才道:“嗯……廖小姐,我结过婚,而且不只一次,你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似乎是有些浪费了。”曲母走到曲耀阳跟前,令跟在身边的育幼师将芽芽从地上抱起。

沉静了一会,曲臣羽突然低低笑了起来,兀自又去开了一瓶红酒,咕噜噜喝下半瓶,才冷静了一些。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咬紧下唇,将电话接起。

“……”

“其实吧!我看二少奶奶肯定还有别的心事,这怀着孕的女人,身子本来就不舒服,她再总想着那些个心事,心情怎么会不郁结?搞不好这样会得产后忧郁症的。”

他看着她,唇畔的冷笑森然,她沉默不过半晌,还是从冰箱里拿出一颗鸡蛋,随意在碗边一碰,对着小锅掰开后再伸筷子进去搅了搅便算完事。

“淼心……我知道现在或许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总之你记着,我对你的承诺永远有效,你想好了要多少钱就给我打电话,毕竟你们裴家这种状况,就算不是为你爸妈,为你自己,要一点钱傍身总是好的……”

一次错误的爱与婚姻,到最后不过是害人害己,而她再也不想给自己留任何余地与退路了。

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而她则绕到另外一边的床头柜前,将他为了探病而带来的一大束鲜花改插进一只大花瓶里,贤惠又冷漠得好像与他之间根本不曾有过半点交集,他是个突然造访的外人,而她此刻就是这间病房的女主人。

他说:“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到这里来。虽然我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当初到底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情,但你还愿意到这来看我,谢谢你。”

曲耀阳盯着她看了半晌,似乎当真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我看过了,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剩下这些,你先将就垫垫,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

可是那个藏在曲市长跟曲母心里的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以至于隐晦得除了他们好像就只有裴淼心知道这个秘密。因为这个秘密就连一向表面和善心底阴狠的曲市长都不得不妥了协,拿裴淼心一点办法也没有,默认了她同曲臣羽结婚、再次嫁进曲家门的事情。

“这是什么东西?”裴淼心有些好奇地将那坠子拎起来到他跟前,“这样一坨一坨的,到底是什么?”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家里的事情最近真是太多太乱了,而他和裴淼心的事情,暂时可以先不急——他承诺过会好好保护她的,就坚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再伤害她。

裴淼心点头,“所以我自问没有曲耀阳的那种能力,也没有他的狠劲,光凭我一个小女人的能力能同时对抗得了这么多人。”

吴曦媛侧身看着裴淼心,出了好一会儿的神。

那么他拥有那只珠光蓝的钢笔,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笔是人送的,而且送笔的这个人,应该非富则贵,且知道投其所好,送别人心头所好的东西。

所以,在有确切的证据以前,她一定不会随便开除谁。

这几年不是没有派过私家侦探去查,甚至就连她父亲母亲所在的曼哈顿他也亲自登门造访。可是裴母娘家的氏族在当地亦是名门望族,而自己与裴淼心走的又是偷偷离婚的路线,若再让这一对父母晓得,指不定她那个患有高血压的父亲气不过,非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你不是知道吗?这是刚才一凯请我吃的。”她不明白是不是他的听力出了问题,所以才会总纠缠一个问题,“海带排骨汤,豇豆炒茄子,糖醋莲白还有农家小炒肉,尤其是这排骨,味道真的不错。”

“我知道我们家已经破产了……”她的声音轻缓,“可是,上次我就跟你说过,我找到工作了。虽然现在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我会……我会分期付款把住院费还给你的……既然要分,又何必弄得这么不清……”

门边的护士冲她弯唇一笑,“那行,我等你收完东西再叫护工过来打扫卫生。不过曲总,您妹妹还真是漂亮,刚才就到我们护士站前转了一下,好多经过的医生病人都在问她是谁,她可真是漂亮。”

“郭秘书他又不是外人,我以为……你应该跟他很熟悉才对,他不是你身边的人?”

苏晓一喝,重击了一掌桌面后站起,旁边的狱警过来敲了敲她的桌面,“好好说话,再不配合现在就送你进去!”

曲耀阳发动引擎,将车开了出去,“苏晓的事情我问过庄律师了,这次夏芷柔肇事伤人案的主谋和车辆都是由她提供,他们那边就算拼尽全力去上诉,这次她也不可能完全脱罪,一院依然会维持二院审判,她暂时还出不来。”

裴淼心有些吃惊地看了看芽芽,又去看那只巨大的卡通熊,却见那卡通熊手中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递到她跟前的时候还做了几个特别可爱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