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世界之暗影使者 > 第77章:十目所视

放下了钱,辽人告辞出去,沈傲送了客,折身回来立即抱着箱子数了数钱,连续数了两遍,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对刘胜道:“刘胜,你来帮我数数看。”

赵紫蘅只好乖乖地又去捉棋,那响动声音越来越大,赵紫蘅如小猫一般竖起耳朵:“呀,我听到春儿在说梦话了。”

这一番争论,又过了好一会,那边才终于消停下来,一切又归入了寂静,赵宗松了口气,掐指算了算,居然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心里汗颜。

金少文颌首点头,在座的官员,都不知道这位安抚使为何突然问起那县丞的事,很是不解,倒是有几个人看清了门道,这位李大人,是故意提起此事,颇有些要把事情闹大的意思。

程辉继续道:“至于第二,则是据说辽使已经抵京,沈兄上次殿试时的对策,我回去之后思前想后,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现在辽人入京,陛下有意与辽人重新缔结盟约,不过那个辽使倒是古怪得很,说是希望我大宋派出沈兄去和他们的国主谈。”

当日夜里,与春儿合衣睡了,这几日春儿的身体不好,因此沈傲不好打扰她,躺***便眯着眼故意装睡。

那一边周若道:“为什么蓁蓁是姐姐,我们都要做妹妹?”

这是个折中的办法,唐、杨两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商议得差不多了,新宅也早已修葺完毕,沈傲亲自去看了看,这里距离国公府倒是不远,走路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占地不小,只是比不得国公府气派,里头的装饰都还尚可,既不花俏,也不失别致,前堂分为正厅、偏厅、耳室、书房以及角落里一排的下人房。过了前堂,便是后园,是家眷的住处,七八栋阁楼在树荫中连成一片,拱卫着一片花园,人工建了个小溪,溪水淙淙,自花园和凉亭边儿流过,这么大的屋子,沈傲这一大家子倒是够用了。

到了傍晚,周恒、吴笔一些亲近的人也都纷纷过来,就等新郎去接新娘,沈傲装饰一新地出来,这一身新郎官的衣衫,倒是和官服有些相似,胸口还戴着大红花,对镜一照,有点滑稽,又有点喜庆,他喜滋滋地对着铜镜笑了笑,卷起了袖子,道:“刘胜,接你的少『奶』『奶』们去。”

沈傲才不理会他们,催动坐下的白马,一路往祈国公府而去,祈国公府的宾客更多,非但如此,而且还极为怪异,这外头有戴着范阳帽的禁军军官,有穿着绯衣紫袍的官员,连公公都有好几个,大宋朝不管内朝还是外朝,能来的全部来了。

……………………………………………………………………

徐魏有点不情愿坐吴笔的车,倒是吴笔一番好意恳求,他才动容,道了一声谢,与吴笔同车而去。

老人道:“叫你留下,是因为陛下有话要传达,你过来……”

沈傲颌首点头,朝安宁道:“沈傲告退。”

杨戬叹了口气,沈傲亲自去给他斟了茶,杨戬没喝,而是继续道:“陛下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你胆子太大,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杂家和你形若父子,又怎会教训你,咦,你看杂家做什么?莫非杂家说得不对。”

沈傲摇头:“我愧对诸位夫人,还是不要出门好了,就在这里。”

沈傲对朝廷的一些任用多少有些了解,但凡是皇帝相中的官员,就算是进士及第也要外放出去,恰恰相反,那些直接入朝的官员反倒都是些皇帝不太在乎的,外放其实就是有点教你到地方磨砺的意思,时候差不多了,再一纸诏书召入朝来任用,有了这个历练,在资历上也说得过去,往往比朝官升迁更快。

沈傲心知他的激动,笑呵呵地道:“你这是痛并快乐着,别人想在这吹风还没这资格呢。”

今日的沈傲,比往日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赵佶哪里不知道他的『性』子,只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便故意板着脸道:“将画拿朕来看看。”

为了看这星星,可以算是全城总动员,邃雅山房抽调了不少人扎孔明灯,还有放灯、灭火的,足足数百人之多。

沈傲无语,这家伙居然也学会说暗语了,笑道:“就算是我做了你姐夫,妻弟也只有你一个,春儿他们都没有弟弟的。”

………………………………………………………………………………………………

周恒不耐烦的攀着窗台朝沈傲这边挤了挤道:“表哥,还等什么,要唱快唱。”

夏去秋来,瑟瑟秋风刮面而来,街道上落叶纷纷,别有一番风味,科举已是越来越近,沈傲反倒不再看书了,在他看来,临时抱佛脚是没有用的,学问靠的还是平时的积累,因而趁着旬休,回了一趟周府,夫人那边先是将他叫去,今日佛堂里,只有夫人一人,沈傲陪着她说了会话。

话说到这个份上,沈傲若是再言辞闪烁,就未免有些没担当了,想了想,认真且诚恳地道:“对表妹,我其实也很喜欢的。”

其实表兄妹结婚,在这个时代是常有的事,门第之见于夫人和周大少爷是没有的,毕竟沈傲的能力已经证明了他的厉害,更是获取了周家上下的认同,最大的关键还是在沈傲连订三门亲事的事上,周若嫁给了沈傲,岂不是要去做妾了?就算是明媒正娶,说是平妻,可是如此多的妻子,也教人难以接受。古时流行的是妻妾制度,而不是多妻制,男人纳妾是最平常的事,可都是妻,却较难让人认同,尤其是周家这般的大户。

整个国子监里报了终考的不过二十几人,是往年最少的,监生们听到太学的程辉、徐魏,国子监的沈傲、吴笔都报了名,哪里还敢去和这几个才子一争长短。

皇家的书库,收藏的古籍自是不知凡几,赵佶朝杨戬努努嘴,杨戬立即奔往书库,足足过了两盏茶功夫,终于叫人搬来了一本古书。

沈傲道:“这西王母国,便是马特人,马特人尊女『性』为尊,女尊男卑,君王由女『性』担任,这西王母,应当就是马特女王,陛下,请再叫人寻《穆天子传》来。”

沈傲笑道:“先不急,先将那三个伙计全部叫来,我来问问再说。”

曾盼儿面如土『色』,道:“学……学生是读书人,岂会做苟且之事……学生……学生……”他抬起眸,想要辩解,脸『色』很难看。

沈傲经由狄桑儿提醒,顿时明白,首先这酒具的来路不正,原先只是买一件盗墓贼的漆制酒具,倒也没什么。可是如今发现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若是禀告了官府,难保朝廷里不会有人垂涎三尺,到时只需说这是赃物,便可将酒具收缴了去。

喝了茶,二人更是睡不着了,看了会书,沈傲不由地想起了蓁蓁,心里苦笑,***添香,若是蓁蓁在这里,倒也有趣,蓁蓁最爱古玩,可惜那件酒具没有机会让她鉴赏过。

待众人进了考场,在考棚里做了准备,那徐魏的考棚正对着沈傲,相隔有两丈,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徐魏早就对沈傲心生不满,再加上他本就是不服输的人,因而今日做足了准备,要与沈傲一较高下。

沈傲很正经地道:“王相公,学生是读书人啊,读书人能出来玩吗?这汴京城的书店,学生知道几家,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他说得理直气壮,面不改『色』,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其实他知道,就在不远处的拐角,就有一家青楼,此外再远一些,就有两家赌场和一家虫店,要玩,汴京城的玩意多得是,不过带着皇帝去青楼、赌场、虫店,若是教人知道了,只怕明天士林就要大骂他一顿,要注意影响嘛,沈傲这点小心机还是有的。

安燕见了此人,显出几丝惊喜,道:“兄台的酒器也带来了吗?”

好不容易将怪人劝住,那怪人又将酒器取出来,这一次,安燕小心翼翼地捧起酒器,左右打量,喃喃道:“果然是木胎涂漆工艺制作的漆制酒具。兄台能不能容我再看看?”

这样一想,心里颇觉得得意,与同窗们又喝了几杯。

小丫头的脸上瞬时绯红起来,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怒不可遏地道:“叫你喊,叫你喊!”人已如小蛮牛一般,往沈傲冲过来。

“哦,朕知道了。”赵佶笑了笑,笑得淡然,带着几分生冷。

两世为人,沈傲相信,任何一件事都不会是偶然触发,这背后,一定是有人暗中挑动,尤其是公车上书这般的大事。

过了几日,又有了新消息传出,说是以少宰王黼为首,其下书名尚书、侍郎、学士纷纷请辞,都以无德无能的名义要求致仕。

沈傲呼吸着雨水带来的清新空气,带着几分干涩的淡笑道:“不管是王黼还有学生,甚至是参与了此事的文武官员,他们所有的言行都落入了蔡京的计算,吴兄还不明白吗?你早已做了蔡京的马前卒了。”

吴笔愕然:“怎么?沈兄不是说不参与上书的吗?”

契丹人将要穷途末路,居然还不忘从宋朝身上大捞一笔,当真是可笑又可恶得很。

耶律正德勉强扯出一笑,道:“上高侯『性』子虽是冲动了一些,却很对我的胃口,请贵国千万不要惩戒他,恰恰相反,若是有机会,我还要和他交个朋友。”

盯着沈傲,赵佶有些看不透了,此人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竟能让辽国使臣屈服,契丹人蛮横了上百年,今日算是给足了赵佶的面子,令让赵佶心花怒放。

沈傲正『色』道:“契丹乃是蛮夷之邦,圣人很早就说过,蛮夷就是禽兽,不懂教化,不通礼仪……”打开了话匣子,沈傲滔滔不绝地开始述说起来:“……当时学生的品行已经感动了耶律正德,耶律正德也是有血有肉,岂肯去做禽兽?于是便要学生教化他,陛下是知道的,学生这个人连自己都教化都不了,却又如何教化他?好在孔圣人早有许多箴言流世,学生随便挑拣了一些,什么学而时习之,什么礼之用、和为贵也。耶律正德听完大声恸哭,连连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今日见了沈钦差这般的气度,正德自惭形秽,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们契丹人,竟与禽兽无异,待正德回去见了辽国国主,一定俱言沈钦差的风采,我们契丹人也要做人,也要学习诗书礼乐,再也不做禽兽……”

沈傲连忙点头,道:“是,是,学生要最后冲刺一把了。”

可是得来的消息大多较为零散,说来说去,还是绕到了这沈傲身上。

门子很是为难,道:“其实我家表少爷现在就在会客,诸位只怕得要等等。”

这几个辽人开始还是用几句半生不熟的汉话与上高侯相互咒骂,到了后来便叽里呱啦地说契丹话了,伸手就要拔刀子。

过不多时,一武士匆匆过来,低声在中年男子的耳畔密语了几句,中年男子只微微颌首,依旧认真地看着手上的书,足足过了一盏茶功夫,他才将书卷放下,对武士道:“请汪先生过来。”

汪先生听到耶律正德向自己问策,脸上浮出几分得『色』,甚感荣幸;仔细听完耶律正德的话,皱眉道:“将军,会不会礼部害怕担干系,所以故意推诿?既是如此,何不去刑部问一问?”

汪先生道:“将军切莫小看了此人,此人狡诈得很,最是喜欢不按常理出牌,这南人的坊间流传了他许多的事迹,不少人都在他手里吃过亏,将军一定要小心提防。”他略一沉『吟』,又道:“眼下是一场僵局,就看谁先忍不住跳出来。南人畏战如虎,只怕比将军更加心急。不如这样,将军可以放出消息去,就说将军三日为限,若是南人不给将军一个交代,将军立即返国,到时再和他们兵戎相见,且试探试探他们的反应。”

商议已定,耶律正德的心情愉悦起来,道:“汪先生大才,以先生的才干,我打算待归国之后,向南院大王举荐先生,南院大王统管燕云南人,正需汪先生这般经天纬地又对我们契丹人忠心耿耿的人才。”

礼部的意思是可以和辽国使臣再商量,所谓徐徐图之,就是尽量把他的要求压低一些,比如不交出上高侯,再将八十万银压低到三十万。沈傲将奏疏放下,心里总算明白赵佶为何为难了,遇到这么个档子的事,这皇帝当的也忒憋屈了一些。

“斗鸡有什么意思,是男子汉大丈夫的站出来,叫沈学士和我比武过过招,他若是赢了,我才服气。可若是输了,不如这亲还是我来提吧。”

夫人道:“那些闲话倒是没什么,嘴长在别人身上,与我们何干?我最担心的就是这杨蓁儿的『性』子,若是她的『性』子不好,只怕将来家里头要鸡犬不宁,若是知书达理,也没什么好顾虑的。”

等到了第二天,周府张灯结彩,刘文大清早便过来,送来了绯衣公府让沈傲穿上,沈傲穿着这大红『色』的官袍,对着铜镜上下打量,不由地觉得飒爽了几分,心里也略略有些得意,倒有点错觉自己今日是要做新郎官了。

不曾想沈傲笑开了,道:“这个主意好,我看行,王相公以为如何?”

沈傲颌首:“对,对,学生就是这个意思。”

沈傲与唐严一直走到篱笆外,唐严苦笑一声,道:“沈傲,茉儿的心意,你已明白了吧?”

当然,这书画院的官职也要兼着,毕竟书画院本就没什么事,自己一边领些俸禄,另一边还可以继续读书,准备科举。

两位侍卫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笑道:“我倒是娶了个婆娘,不过嘛……嘿嘿,从前娶不到媳『妇』的时候心里焦灼难耐,可是真将人娶过了门,才知道还是单身的好,清闲自在,少了几分牵挂,在外头也轻松一些。”

沈傲见他们瞧热闹瞧得欢,心里腹诽一番,叉手道:“学生上一次见了唐才女,就被她的花容月貌所吸引,回到家里茶不思、饭不想,日夜难昧,脑海中尽是她的倩影,若是娶不到唐才女,学生这辈子就是做人也没有滋味了。”

管家苦笑道:“若是笑脸相迎,别人看见了,不就是说小姐嫁不出去,好不容易有人来提亲就忙不迭地要嫁出去吗?所以咱们的态度越傲慢,就越是看重小姐。”

这一次随沈傲来的人不敢造次了,一个个在外头安静等候,沈傲随管家进去,杨戬倒是没有为难他,也没有什么题来考校,毕竟沈傲的水平摆在那儿,杨戬虽识得几个字,比起沈傲却是差远了,考校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唐严和唐夫人皆是倒吸了口凉气,想不到茉儿竟是遇到如此曲折的事。

沈傲这不过二字出口,唐严眼皮儿一跳,怒气冲冲地打断道:“不过什么,不过你不想娶她?我家茉儿品行相貌哪一点配不上你?”

沈傲呵呵一笑,只是那笑不及眼底,道:“我又不问这件事,我只问你,你说高衙内喜欢读书,那么高衙内平时都读些什么书?”

沈傲呵呵一笑:“这么说高进根本就不是读书人了,是吗?”

这两巴掌,打得他眼泪都出来了,他平时养尊处优,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有沈傲的力气大,沈傲先是两巴掌,随即抓住他的脉门将他的手重重一扭,公子哥便如瘫痪一般,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痛呼不已。

沈傲噢了一声,突然问:“这么说高俅生不出儿子咯?”

沈傲不理他,此时日头渐渐落下,天空洒下一片昏黄,一些沿途的百姓停住了脚步,往这边看来。

数十个禁军将沈傲围住,虎视眈眈,半点不敢疏忽。

周恒人情世故还是懂的,父亲的意思是,他即将入殿前司公干,趁着这个名义先去和诸位上官照照面,将来有个照料,连忙满口答应下来。

周恒的担心可不是多余的,晋王这人疯疯癫癫,若是不送请柬去,说起来两家还是联姻,他和沈傲也是有交情的,殿试时还帮了沈傲一次。可是若送了请柬去,依着晋王的意思,多半也不会来,请了客人客人不来,对于周恒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却是一件极失脸面的事。

沈傲连忙道:“这礼学生是断不敢受的,诸位都是学生的长辈,岂能受得了你们的大礼?”

沈傲大大方方地道:“应当没有这么快来,吉时还没有到,榜单都还没有贴呢。”

周正倒是沉得住气,道:“刘文,你亲自去圣谕亭那边看看,不是亲眼所见,总是不放心。”

夫人便笑了,深望了沈傲一眼,又想起方才周若对沈傲的异样,心情更是复杂了,道:“你是个好孩子,不必管我,我喜欢这样的。”虽是这样说,终究还是捧着茶坐下,问了时辰,口里喃喃道:“刘文怎的还不回来。”

吴教头队摆的是一字长蛇阵,六人一字排开,颇有气势,反观沈傲队这一边,阵型显得令人『摸』不透,范志毅抱球在前,两边是两个助攻,分别是王勇和邓健二人,李铁站在赛场的边缘,其余的两个鞠客则在球门附近。

球趁着这个机会跌落下来,刘建的身手端是不凡,凌空而起,半空中右腿朝球狠狠一击,那球如流星一般直『射』沈傲队的球门。

沈傲在一旁助威,惹得小郡主也站起来,跟着沈傲大叫:“笨蛋,快传球,呀,快拦住,后卫呢,快拦住他。”

沈傲的心儿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高声大呼道:“传球给李铁!快!”

赵宗一时倒是不好意思了,想要挽留,却也不知如何开口,看了沈傲一眼,只见沈傲笑呵呵地道:“吴教头,方才我们只是一句玩笑,你又何必当真。”

赵宗也不为难沈傲,只好笑着道:“你若是有空闲,便来本王这里,这晋王府的大门,随时欢迎沈才子来的。”

沈叔叔……

几日下来,沈傲白胖了许多,眼看蹴鞠竞赛就要开始,沈傲心知自己再糊弄不过,便又到晋王府去。

沈傲干笑道:“晋王还是直呼学生的名字吧,才子两个不敢当的。”说着又道:“比赛的事,学生已有了几分把握。”

沈傲道:“没错,没错,是我叫他们送来的,现在他们人在哪里?”

沈傲危襟正坐,忙道:“请先生请教。”

陈济道:“帝王之政与帝王之心有何不同?”

沈傲沉『吟』片刻,道:“四书之中似是并没有这这个典故吧。”

陈济微微一笑:“你明白了吗?”

这几个鞠客一开始跑起来时如风一般,开头跑得太猛,以至于跑到一半,已是喘不上气来,尤其是李铁,踉踉跄跄地正想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的树干歇息,见沈傲骑马过来,想起沈傲那番赏罚的话,咬了咬牙,积蓄了力量继续追赶。

沈傲点头道:“小虎这个人很聪明,让他回去种地实在太可惜了,所以我打算带他到汴京寻个事做。”

沈傲笑嘻嘻地道:“大家刚刚认识,本教头见到几个大哥颇为投缘,心心相惜之下,自是要先请诸位大哥喝几口水酒,增进几分感情才是。”

沈傲继续厚着脸皮道:“范大哥果然够豪爽,够朋友,学生佩服,学生要问的是,不知这蹴鞠赛都有什么规矩?”

“哇,你们要振作啊,要有体育精神啊,怎么能为了铜臭去踢球,千万不能学国足,哥们还等着你们冲出大宋,冲出亚洲呢!”沈傲心里大是腹诽,板着脸道:“谁说我们会输?”

付了帐,带着几个酒力不胜的蹴鞠骁将出了酒肆,已到了傍晚,沈傲吩咐他们先回去养足精神,明日正式训练,范志毅等人自是无话可说,服服帖帖地回去了。

沈傲笑呵呵地谦虚几句,要掏钱来给赏,刘文连忙摆手道:“表少爷这是什么意思,要给赏,怎么也得放榜之后再说,现在我们是断不能接的。”

沈傲不由地想,放榜的时间应当还早,这种毕竟不是小事,朝廷最讲的是黄道吉日,这个月最好的吉日也在半个月之后,趁着这些时间,正好玩玩蹴鞠倒也不错,权当是紧张考试之后的彩头。

沈傲要交试卷,杨戬过来正准备接,却听到耳畔传出一个声音道:“杨公公,劳烦你将我的试卷呈上去。”

最后一个贡生的卷子交上来,赵佶瞥目看了一眼,只看上面写道:觥、礼器,中山国铸。

等到了晋王府,晋王笑容满面地带着沈傲径往王府一侧的蹴鞠场去,沿路许多王府的仆役对他行礼,他瞧都不瞧一眼,神气活现极了。

觥的制造工艺从商末角形圈足式,到西周的椭圆体龙首盖圈足式,再到东周时期的长方体垂角兽头盖圈足式,工艺已经越来越精湛,而眼前这方觥,明显有东周时期的工艺特点。

沈傲不由地在心中叫苦,眼望其他贡生,这些人与自己都是陷入深思,愁眉不展状,只怕都察觉出其中的异样;沈傲屏住呼吸,开始回忆那个时代的历史,按道理,能作出这种大逆不道行为的,在当时唯有一个诸侯——楚王。

而这个中山国,由于并不属于周王室的分封体系,因此他们自立建国之后,便始终以中山王的面貌出现,在他的邻侧,燕赵两国还都是诸侯的时候,他们已经自封为王了。

这支小令咏的是汉朝末年的刘晨入天台的故事。他在山中采『药』,遇到两个仙女,与她们结为夫『妇』,共居半年,却又思念故乡,于是便偷偷溜下仙山,才发现眼前的一切已是物是人非,他的子孙已历七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