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世界之暗影使者 > 第36章:十人九慕

黄永忠赶紧摇头否定道:“不是我着急,是兄弟们的身体快要受不了了!”

盛鸿也未过多勉强,厚赏了一对新婚夫妻。又对谢明曦笑道:“今日留他们夫妻在宫中用午膳吧!”

俞婉被数次召进宫说话,和谢明曦颇为熟悉,也不忸怩拘谨,微笑着走上前。刹那间,楚将军神色僵硬扭曲。

最后一句,怎么听起来那么甜?

林微微目中生出怜意,柔声道:“方妹妹,你如今不同往昔,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谢明曦:“……”

唯一能狠下心肠管教阿萝的,只有谢明曦了。

魏公公身为天子近侍,认识他的人不在少数。这一现身,众人俱以为他是奉天子之命前来厚赏一双新人。

谢明曦挣扎了一下。

原来,两情相悦是这样的美妙滋味。

想到自己之前对顾山长时时在一旁的行径心生怨言,觉得她“碍眼碍事”,盛鸿颇觉汗颜。

六公主看在眼中,眸光一闪。

她一直疼惜侄儿顾清。可侄儿再亲,到底隔了一层。

到时候让谢明曦也跟着沾光!

……

李湘如心跳如擂,却不愿退缩,鼓起勇气迎上四皇子冷凝的目光:“赏灯猜灯谜,一个人未免太过孤寂。湘如愿伴在殿下身边,还望殿下应允。”

为何夫妻两个对阿萝的要求如此之高?

季夫子苏夫子杨夫子廉夫子也一同随之而来。只有董翰林缺了席……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看了过去。

丽妃赏赐的那两个宫女,从未有此殊荣。

谢皇后在内室里见了徐氏。

……

“你如今领着嫁妆归家,和夫家已了断。淮南王府之事,牵连不到你身上。你且在家中安生住下。待过两年,风声淡了。娘再寻摸着为你说门亲事。”

“逆贼”们皆悍不畏死,还剩一口气的,也在拼力厮杀。朝廷的精兵们也厮杀红了眼,围了皇陵一个月一直不得枉动的憋闷,在军鼓的催动下化为热血骁勇。

之前拖去高楼里的几个官员,皆是死去建安帝的心腹臣子。留下的官员,依旧是大齐未来的肱骨之臣,岂能白白枉死?

“请几位藩王出来吧!”盛鸿沉声吩咐。

永宁郡主身份再矜贵,也没有撵走公婆的道理。

宁王眉心狠狠一跳,面色也骤然变了:“母后,儿臣何错之有!”

建安帝长舒胸口的浊气,目中闪过一丝快意。江家人狼狈离开,这一场闹剧终于落幕。

李湘如碰了个软钉子,也未恼,依旧低声和盛锦月说话:“你病了这么久,一个多月未曾上课,课程落下许多。以后我利用中午的午休时间,替你补上。”

李湘如既嫉又恨,目光略略低垂,落在自己不争气的肚子上。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谢明曦慢悠悠地下了马车:“我只笑一声,何来嘲笑之说。二姐这般敏感,莫非是因为心虚之故?”

寸步不能让!

仿佛这一刻,才真正看清彼此的模样。

谢明曦神色岿然不动,连眼睛都未眨过。

俞太后目光淡淡一扫:“平身。”

“子毓,你怎么忽然冲过来了?”李默的鼻血已经流到了衣襟上,看着既血腥又狼狈又情急:“我不是让你站一旁吗?”

四皇子到此时才缓缓松开陆迟的肩膀,和李默隔空相对,彼此双目中都是一片凉意。

没等陆迟张口,四皇子已冷冷说道:“你先退下,子毓留下。”

“你为何说三日之内此事会了结?”

呵呵!

谢明曦和方若梦对视一笑,相携进了屋子里说话。

尹潇潇先泄了气,恨恨不已地踹了他一脚:“当年我怎么就嫁了给你!”

那双深幽的眼睛里,闪着的是冷厉的寒光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站在一旁的碧桃,心疼自家主子,低声劝慰道:“殿下心志坚韧,定能撑得住。倒是王妃,每日三餐都吃得极少。长此下去,哪里能撑得住。”

终身未嫁的顾山长是女子中的异类,身手出众擅长兵法愿进军营的廉夫子,就更是异类了。

三皇子目光一闪,笑了起来。

“公主为何这般恼怒生气?”顾清是出了名的温和好脾气,声音温润悦耳。往日,顾清一张口,便能迅速抚平昌平公主的怒火。

顾清默然不语。

这一日过后,昌平公主连着数日未曾进宫。

淮南王看到谢钧此时的惨状,难得良心发现一回,皱眉道:“永宁下手也太重了!”

芳巧被赞得精神一振。

挺好!

两个小丫鬟立刻退了出去。

丁姨娘还未张口,眼圈已红了,泫然欲泣,欲言又止。

一个月下来,官员们都瘦了一大圈,一个个面色颓唐神色不振。

鲁王闽王宁夏王各自面沉如水,目中燃着不甘又愤怒的火光。

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一望而知。

同窗们嬉闹,谢明曦袖手旁观,看戏看得正热闹。闻言笑道:“已经结业了,我这个舍长说话也没人听。你找我可没用!”

……

少女略有些局促,轻声道:“有劳谢姑娘相送。”

佟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谁也不忍心苛责她。只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安抚佟悦,而是另选合适的人选替佟悦参加比试。

俞光正本人只是闲散官员,可他还有一重身份,他是俞淑妃的亲爹,是建安帝的外祖父。他呈上的御状,盛鸿“不得不”接下。

状纸上告的那些事,没揭穿时不算什么,谁家都有那么一点。一旦落于纸端呈至朝堂,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

那时,谢明曦已料定他必会登基为帝,也定会有和俞太后相争之日。所以,早已提前在俞家下了一步棋。在俞光正的身边安插了人手。

梅妃心里盘算着,面上露出希冀之色:“臣妾和安平尚未用膳,皇上可愿留下一同用膳?”

至于莲池书院的一众少女,更无张口的资格。

萧语晗立刻微笑应道:“要说对不住,也该由我来说才是。芙姐儿还小,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梅妃半信半疑地瞥了六公主一眼。

盛渲昨日去穆家赔礼,枯坐了半日才见到岳父的面。

穆方冷着脸对盛渲说道:“……梓淇嫁了给你,我们穆家和淮南王府是正经的姻亲。守望相助也是应该的。不过,这等当面打探别人家事的举动,委实不是君子所为。”

谢明曦的脑海中闪过一张略圆的活泼俏丽脸孔,过了片刻,才道:“请她进来吧!”

俞太后的娘家弟媳俞夫人故意笑道:“徐老夫人这般喜爱,不如请太皇太后开恩,赏一张紫檀木椅给徐老夫人。日后带回府去,每日品鉴如何?”

临江王妃也闲闲笑道:“俞夫人顾夫人可别再说笑了。徐老夫人已经红了脸。你们再说下去,她怕是要羞得掩面而逃了。”

尹潇潇性情直爽,平日很少和人起口角,也从不和人结怨。偏偏每次遇到五皇子,都闹得鸡飞狗跳。

孟山长:“……”

比试场中,四皇子的面色也难看起来。

就在此时,盛渲忽地策马靠近。这对“谢氏”兄弟,正是死里逃生的闽王和鲁王。

两人俱被换了衣服,此时置身马车之内。马车里只有他们两人。

斩草除根,将一切危险的苗头都掐断,才是盛家子孙应有的做派。盛鸿也太心慈手软了……

他们带着数十箱瓷器两箱金银,和十余个侍卫,登上了海船。

谢云曦目光一扫,脸色沉了下来:“主子的吩咐,你们竟敢不听?”

谢云曦见下令不管用,又诱之以利:“你们按我的吩咐去做,藏得隐蔽些,事成立刻便跑,绝不会有人察觉。只要办成这桩差事,我赏你们二百两银子。”

谢明曦还在马车里!被摔死才好!

芙姐儿对这个严肃深沉的皇祖母却有些畏惧,下意识地看了萧语晗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