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涯何处无壮丁 > 第22章:灵冽

第22章:灵冽

天涯何处无壮丁 | 作者:文流| 更新时间:2019-09-02

旁边摆着的那杯咖啡,尽管我还没有尝上两口,但是这股浓浓的香味就能使我陶醉。今晚可是要有一场硬战,我必须要保持好体力和精神。

他连声说着对不起,然后蹲下身去捡他的那些散落在各地的物品。我看着他的一袋苹果骨碌碌的滚得到处都是。正百般无聊的我于是蹲下去,帮他一起捡。

再说了,这人本身的目的就是要跟踪我们,自然不会离得太远。地上微微闪烁的粉末就是张兰兰在跟踪者身上下的东西,走出房门以后,很明显的就能发现这粉末就在隔壁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小珏欢呼一声,于是再不理我,直接就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我也索性躺在旁边。没几秒我就睡着了。张家肯定是不能久待的,虽然我跟宫弦也一直都是维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要知道的太多了。

我心跳立刻,加速。我缓慢地抬起头,却跟一个男人那犀利的眼神对在了一起。

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人坐在床沿边,都说盲人的听力特别的灵敏,那是因为五官中失去的视觉,所以听觉才会如此的敏锐。

宫弦,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个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第一想到一谦而是想到了宫弦。难道是看中宫弦的法力高强吗。

“那么,剩下的东西应该是没有游离魂来取了吧。我们是要把这些东西留在这里,还是各种取回来各归原主呢。”

我好奇的看着张兰兰,等待着她为我解惑。

“那你们几个人这是?”我环视了小功跟大明他们几人一眼。露出了猜测的神情,道:“那你们几个人也是来度假的喽?”

周围的车呼呼的开过,扬起了一阵尘土。我肚子开始饿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一个餐馆里面先吃上东西再说。

看着我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印上了他的印记,宫弦的眼睛里漆黑如夜,似乎有欲望的火苗在不断的跳动,随着这个欲望的火苗,还有浓浓的满意之情。

我将昨天买来的那长裙穿上,讲道理,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穿长裙。也不知道宫一谦会不会喜欢,人就是奇怪的物种,当初宫一谦跟我告白的时候我没有接受,现在竟然纠结成这样。

但是尽管如此,一想到自己浑身上下从头到脚,裹得跟一个高烧不退的病人一样。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红色雾气一边飘荡在半空中,一边不停的自言自语。

真神奇,就是一个怨气魂魄,都能感觉的出来,如果不是生死攸关,我也真想去知道我的灵魂又是怎么样的。

被结界甩开的鬼物不服气的又挣扎的要上来,但是到了靠近结界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恶狠狠的对我说道:“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敢阻挡我,我修炼这么久,就不会怕过。今日,我就是玉石俱焚也没有人能阻挡的了我。”

我愣了愣,这些液体若是个大活人,那应该就是血液吧。

黑雾更是愣愣的看着宫弦,一时也被宫弦的大度所摄了魂魄似的。

因为这个时候的我虽然说没有办法支配自己的身体,但是我也能感觉到晴雨身上散发出来的吸引力。

门外隐约传来了一个老婆婆的感叹声:“这地儿真好呀,也不知道去哪儿找来的地方。”

女人从自己随身带来的包包里掏出了一袋白色的粉末,笑嘻嘻的对我说:“那你试试我这个珍珠粉吧,粉白的效果一级棒呢。”

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让我打头阵的话,估计我就是炮灰的料了。

说完这句话,曽小溪还假意惺惺的说:“真是太好了,如果要是我们姐妹三人能在现实中见面,那该有多好。我都没有见过你们呢,虽然知道我们都长得一个样子,可是还是没有直接见到人来的亲切。”我看着场内正在争斗的宫弦跟那棺木,而我的车子外围也有许多游魂在看着我。不知道那些穿着各种朝代衣服的游魂是怎么回事,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好在目前为止,他们也仅是围绕着车子转,有的还趴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面对着我做鬼脸。看得我一头的雾水。

我们三人随意在屋里各自找了张凳子坐下。

我点点头,表示没错。可是我旁边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对我压低了声音说:“你找他干嘛啊?我跟你说,你别去找他啦,他家里面出了事情了。”

无人问津,无人发掘。直到有一天或许会腐烂,散发出的奇异的味道,引人来观看。

这都什么人啊,我也是醉了!女孩子回了房间,还把房间的门关的砰砰作响。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就走到了我跟张兰兰的身后,说实在的,我是不喜欢他这样现在我的背后,因为我一点儿也不相信他,所以我就总是感觉他站在我的身后就是会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直接用刀子捅穿我的后背。

张兰兰不停的对我使眼色,可是我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再也没法理智的思考。这一会儿,病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了陆雅的声音:“你可说的要娶我的啊。”

就在前几秒钟的时间里,我才刚刚卖出了这款白玉手镯呢,前后不到二分钟的时间,怎么就下架了。

因为熟门熟路,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宫一谦和陈媚的房间。当门铃摁响时,我在心里祈祷,希望房门会被打开,更希望屋里的情景是我可以接受的范围。

就在冰冷的镊子放入我身体的瞬间,突然间周围的蜡烛忽闪忽灭的。张兰兰说了一句:“不好,你们准备一下。”

“啊!“我吓得一把抓住了张兰兰的手,却感觉张兰兰的手在这个时候也是如此的冰冷的不可方物。我颤抖的声音问道:“那个兰兰啊,你有没有感觉在耳边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啊?我怎么感觉我的耳边也各种冲蚀着那种咯咯咯的声音……”

只见张飞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是呢,那个人头用后脑勺对着我,满头的长发从我的脸边拂过。这当场就把我给吓得从车上滚了下来。慌乱中我的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抓住了那个人头披落下来的衣服。”

无论如何,我可不想当一个饿死鬼。

我没说话,停在原地。曾大庆却又继续说道:“我也不瞒你,之所以这两天对你爱搭不理的。是因为我从你们店铺里买来的那支笔确实有问题,我之前不敢跟你直接说清楚是因为我对你不了解,也不清楚你们公司派你过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只要装作一副倾听者的模样,那就够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有想过在自己死去的妈妈的面前,和你一个被怀疑跟自己爸爸不清不白的人里面选择,要是你,你会相信谁呢?再就是半夜其实去学校里,我怀疑根本都不是想找东西,完全就是要你买家的女儿去沾染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是晚上,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重,在家里面还点白蜡烛,这不就是要把去学校里面沾染来的阴气给生生聚在她的身体里么?”

可是我低伏了大明的热心,他从我的话中听出了不对劲,非但没有听我的话离开这里,反而三步拼成二步的跑到了我的身旁,还扶着我的胳膊,焦急的询问我:“林梦,你怎么了,你不哪里不舒服。”

我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宫一谦已经黑了半边脸,他有些苦涩的对我说:“梦梦,你明知道我……”

从口中流出的口水滴到桌子上,就像是带着强烈硫酸的腐蚀性效果一样,在桌子上蒸发出一团热气。

丹凤可能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当时就被吓得语无伦次:“这,这是什么情况?”

说完话,我顺着丹凤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确实是很近的地方,五十米的距离都用不了。就是不知道价位多少,一会决定看看住哪一家。安顿下来后我一定要联系小米,问一问像这些机票以及住店公司报销不报销!

而且你一定不能将窗户以及窗帘打开,制药的过程中一点自然界的光都不能见的,当然屋里的电灯除外。”

飞头蛮竟然连这种普通人都不放过,总不能说它们都是因为上辈子吃了太多鸟肉,所以这辈子被剥掉了那些金钱珠宝,名气地位。

我见过了那么多的买家,却还真没见到过有这样的情况。正当我还在上下打量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口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只是当我们停了下来之后,即惊异的发现我们已经置身于森林深处,刚才回头还可以看得见的巷子的出口早已没有了影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此时张兰兰就在我的身边,这让我安心了许多。

看来这一切,说不定只是陆雅的一厢情愿。只见宫一谦不自然的松开了陆雅的手,然后看着我说:“这不是梦梦回来了嘛?”

女鬼撇过头哼了一声:“我没有跟着你,我叫程凤。我也不打算干什么,我就想把我的女儿给带走。”

“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补的?你年纪轻轻的需要这么多补品做什么?还是你心里有鬼觉得自己身体太虚弱了,你身边不就只有我一个男人么?难道连我一个人你都满足不了,所以需要靠这些补品,来维持自己,然后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宫弦轻轻的将他们放在了地上,他们此时眼神还是紧闭着的。我连忙摇晃着兰兰,“兰兰,兰兰。”

“好逼真的人偶。”张兰兰也出声赞叹。

“宫……一谦……”我的嘴巴张得可以塞得下一个大鸡蛋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眼花了,直到宫一谦走到了我的跟前。

虽然我很沮丧,虽然我因为不知去哪里寻找张兰兰的下落而担心,但是我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担心的表情,我怕这种负面的情绪传给了大明他们,其时他们也是无故受到了我的连累。

正当我将水龙头打开,将自己从头到脚都淋湿了一遍,又给自己全身都打上了沐浴露,正在使劲的搓多身上的灰尘时,忽然我正在使劲搓搓胳膊的手顿了顿。身上顿时也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陆雅啊,你不知道萝卜和人参不能一起吃的么?今天的厨子是谁,这么一个小方面都没注意,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谁能担待的起?”

宫家人在对我解释了半天后,我又还有什么理由去跟陆雅计较呢。之前就知道这个陆雅不简单,也真没想过陆雅的心机这么深。

我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家里的佣人正在打扫凉亭。见我过来了,低首弯腰行了一礼便开口询问:“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

张兰兰想都没想的就直接叫来了空姐,说是旁边这个男人精神有问题,并且吩咐空姐快些将他带走。

知道我的优柔寡断在这个时候并不需要,所以我很识相的闭住了嘴巴。

于是我张了张嘴,对张兰兰说:“你应该是可以帮她们的吧”

我听到的士师傅总算开口,心中暗喜,连忙噤声了听他说。

有一瞬间,我都极想再次尝试召唤宫弦了,却又担心会影响到他的修复。

接到一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是一个远房姑父死了,要我回岳阳去参加葬礼。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毕竟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带了。”她从她的小背包里抽出了一把桃木剑,和一些黄色的纸符。“我爷爷法力很高强的,带这两个就够了。”

来到欣欣的房里后,我们看见她在美美的往嘴上涂类似唇膏的东西。心情看起来不错,完全不像是电话里说的大事不妙。张兰兰皱眉问,“你涂的是什么?”

过了一会,门外的敲门声突然间就停止了。我松了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又让我的神经紧紧的崩起来。

我的手指颤抖的滑动在屏幕上,想打电话过去问个究竟,但是又听到了身边床上睡着的小月均匀的呼吸声。随着这个均匀浅显的呼吸声,小月的胸膛跌宕起伏。

难道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了?宫一谦的事情已经足以让我心烦意乱,现在更是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这种莫名其妙的鬼魂。可是要是让我现在去死掉,或者说可能只是被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给捉弄一番。我做不到。

周围的气温是冷的不行,但是我的心中却燃起了一阵的无名火,干脆也就自暴自弃的抓紧了项链,用力的将空调遥控器扔到了地上。空调遥控器和地面剧烈碰撞导致的啪嗒的一阵声响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心平气和了一些。

“梦梦,你还不知道吧,昨天晚上,有一只狗被人拿绳子绑住舌头,吊在天桥上活活疼死的。早上被人发现时,那只狗的两只眼睛都脱离到体外。七窍流血。真是太惨了。”

张兰兰笑了:“意义大着了,比如要是说她有一半的灵魂出现了意外,就可以用剩余的灵魂去找那个魂魄。”

宫一谦叫了我好多声我都没听见,其实也不全是没听见。更多的是听见了但是我没办法回答。车子仍然在往前行驶,开过了这一段绿化带。没有高高的树丛遮挡的阳光,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眼睛。

张兰兰却狠心的对我说:“我给你五秒钟,你不开箱子我就挂电话!”

可是马上我就发现了更吓人的,在我的衣服里面,突然冒出了一个小脑袋,一整个身体加起来都不过我掌心大。

“啊啊啊啊!”我一边挥着手,一边往后退,等到我的腰都已经靠在了沙发上了时候,我还浑然不觉的想要把脚一起伸上来。

放松下来的时候我才真的觉得自己这样每天没日没夜的活着真的好累,比居委会的大妈一天天都还要忙。

毕竟张兰兰怎么样都也算是个过来人,对于鬼怪肯定是要敏感过我的。说不定她一过来就能够分析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到时候事情比较早就解决了,我也算是图个心安了。

他一把将我搂进了情中,连忙问道:“老婆,你觉得如何了,还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张兰兰最后跟我在一起时,正是这团黑雾来犯的时候,张兰兰把那反把加了法术的桃木剑给了我我,这才让我支撑了那么长的时间,若是不然她也不会失踪的。

却没想到我的话刚说出口,那个女子就拧起了眉毛,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十八楼?那你是那个世界的人?还是要去吃东西。”

花瓶被我重重的放回了原位,我却整个人都被吓得往后站了起来。这是什么?难道又是跟我前面看到的那些小小人头是一起的?

旁边的女鬼也不理会曽小溪,连忙转过身来。然后猛地飞到了我的面前,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血淋淋的嘴唇都快要贴上我的脖子。

此时我又惊悚的发现。我又有了那种被人盯上的毛骨悚然感觉。刚才那双眼睛又出现到了窗户上。

虽然梦中凶险万分。但是宫弦他既然有能力托梦。应该是吉多凶少的。只是你梦中的情况。他是在修炼还是在对抗什么?我倒真不知道了。”

我知道张兰兰说得没错,可是我的心中还是为宫弦甚至是宫一谦担心着。但我看到张兰兰那又疲惫的模样,心中更加不忍心了。张兰兰都是因为我而陷入到如此地步的。

之前说给张兰兰听的话,大部分也都是我胡编乱造的。就是问我,我也不能明确的肯定宫弦会过来。

听到张兰兰这么说,厨师冷哼一声,理都不理我们的就往外走。

今天早上我是穿着运动服出来的,现在脱了外套还有一个小背心,等于说身上还有两件衣服,

张兰兰跟我一起背靠背的坐在衣服上,互相靠近也没有让我觉得有一点的温暖。

但是我宁愿冷,也不愿意直接坐在死人血上面。

远处,又传来了熟悉的磨刀声,这次除了磨刀声,还有人凄厉的喊声。隐隐约约的还有听到有人跟厨师对骂的声音——

不仅如此,还猖狂的对我说:“你就省省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能让人类怀上鬼胎的,都是道行很高的鬼,我不信他会容忍你去将他的孩子给打掉。”

不得不说,这样的威胁对我们来说十分有效,宁愿给个痛快,也不愿意半生不死的被绑在十字架上。

看多了鬼片的我知道那里常常是鬼怪出现的场所。我不知道这出现的异常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冲着舞池里的别人而来的。

忽然我灵光一动,想到了从宫弦给我的那本百鬼录上写到。有一种怨灵专门以吸取活人的怨气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宫弦给的那本百鬼录里写得可是很清楚。怨气鬼若是吸进了喜气,他得自损自身百年的功力来把喜气逼出体外,若是然就是赶紧找个没有空气的地方,让自己休眠72小时。

我在心里祈祷,希望他舍不得这百年的功力,而选择自己休眠72小时这看着耗时间,实则对身体最无害的方式,那么我就还有72小时的时间可以等待救援或者是自救。虽然我现在一点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自救,但总好过立即就被他的怨气给杀死吧。

我跟张兰兰都再无睡意。清醒的时候,我们顿时又觉得又饿又渴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

“可以是可以,可是林梦你想过了没有?我们离开了以后,你的差评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