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芳华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天色昏沉,雨帘细密。她想着如今秦铮在平阳县守府不知道做什么。大约是吃完了红烧鳜鱼,平阳县守为了给这位公子爷逗闷子,点了小曲,歌舞助兴乐呵呢!

她身上似乎有很多的秘密……

空白的密旨,有许多个意思。可好可坏。

谢芳华沉默地看着他,知道他还有话说。

情天幻海,欲海深深。

侍画点点头,从床上拿过一条薄被给她搭在了身上,转身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这期间,谢芳华、秦钰、秦倾、王芜、郑译便一直坐在一处等着。

又怎么不知道他外面养了个外室,还生了一个儿子

秦浩休假三日,第四日便去上了早朝。

皇帝已经收起了面上的所有情绪,温和地对她道,“你的脸长久不见日光,太过苍白了些,也不是见不得人?做什么要一直戴着面纱度日?应该多晒晒太阳。”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皇帝面色微微一变,左右相和监察御史、翰林大学士齐齐露出惊异的神色。

玩的就是心跳onno~ ~ 亲爱的们,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你们积攒到月票了么积攒到的赶快投了吧,月票决定我有多爱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 你们懂哒

那样,天道何在?南秦的未来何在?

谢芳华冷冷地看着秦钰,“四皇子这是何意?”

谢云澜看了言轻一眼,和谢芳华一起顺着来时的路离开。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谢芳华眼皮翻了翻,让开了门口。

秦铮看着一大碗药递到了自己的面前,手僵了僵。

“事已至此,别想那些了。你今日不是去了左相府了吗?这时候才回来,左相和左相夫人待你如何?”刘侧妃还是最关心这个,虽然秦铮捣乱将卢雪莹推给了她儿子,但她还是对这桩婚事儿满意的,若非如此,卢雪莹眼里只看得见个秦铮,看不见他儿子,怎么能攀上左相府这门婚事儿。

“大公子午时去了左相府,左相和夫人留了午膳和晚膳,晚膳之后,左相又在书房里和大公子叙话。大公子半个时辰前回了府,先去了王爷的书房,王爷没见,他又去了西院,与刘侧妃叙话半个时辰,如今回了自己的院子。”外面人用极低的声音禀告。

果然不出秦铮所料,半个时辰后,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程铭、宋方,还有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来到了落梅居。

燕亭认同地点点头。

程铭、宋方点点头。

“如今天色暖了,就摆在院中吧。”谢芳华对秦铮询问意见。

秦铮对她点头,“你自己去吧”

秦铮不做声。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床边传来沙沙声响,凭着她耳目敏感,直觉是某种毒虫。面色一变,忽然抓着秦铮的胳膊带着他跃下了床。转眼间便到了房门外。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秦倾垂下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多余。”话落,摆摆手,“走了。回去睡觉。”

&n

“燕儿呢?燕岚呢?还在睡着?”大长公主见只她自己来了,询问。

谢芳华坐着没动,也未言语。

“走吧!”大长公主喊人服侍披上雨披。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郑孝扬忽然一拍大腿,“我知道皇上要找我们是什么事儿了!”

秦钰揉揉眉心,沉思片刻,“怜妹妹说她怀孕两个月了?”

英亲王妃对秦钰道,“不用问她了,这事儿千真万确,我已经问过她了,再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话落,她将从秦怜嘴里得到的消息对秦钰说了一遍。

那将士立即住了嘴,连忙也请李沐清进军营。

秦钰点点头,撩开韩述后背的衣衫。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小童点点头,“是的,不止我亲眼所见,院子里的小厮们也是亲眼所见。若不是我一直没离开公子,我还以为公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秦铮听罢后,忽然对飞雁问,“谢云澜有什么隐情,你可知道?”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没有万一。”秦钰狠狠剜了她一眼。

秦铮听罢后,冷眼看着秦铮,凉凉地说,“若是你不想身上被洒上酒,十坛酒也洒不到。”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就是为南秦江山想的太多,反而辛苦了自己。”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难道是武功高手”英亲王妃问。

“你们来了进来说话。”英亲王妃出声示意二人进来。

卢雪莹扶刘侧妃坐下,立即对谢芳华关心地问,“弟妹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

谢芳华继续道,“月娘除了听命于我,还听命于言宸。”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秦钰脸色紧绷,“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你比江山重要。”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为什么?难道你今日有别的事情不成?”秦铮看着她,佯装不解。

 

三人一起向玉宝楼走去。

这是一条正街,玉宝楼就在几十步远的地方。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她暗暗想着,果然被二公子看中收在身边的贴身婢女不是她们寻常的婢女能比的气度。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听言悄悄走过来,悄声询问,“听音,公子刚刚怎么突然发脾气了?”

谢芳华转了路,向府门口走去。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二人不再说话。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右相夫人一直以来是端庄贤淑的,从来没人见过她如此。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片刻,忽然问,“能治好吗恢复我原有样貌吗”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右相也有些恼怒,看了荥阳郑氏的人一眼,拱手对秦钰道,“皇上,请移步客厅说话。”

金燕从小到大,受了多少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