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宫弦的背影。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如此的好说话了。

当我将我手上已经捡齐的苹果递给他时,我听到他连声称谢谢。

于是站起身去点单,张兰兰却开始调节耳机的音量。难道是跟踪者那边又有消息了?我加快脚步。

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异能。但我不知我为何,就是能感觉出被人盯上了。

我心中大吃一惊,已经顾不得去研究这个地狱之花了。我拉上了张兰兰快速的就追上去。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既然这段差评必须要消掉,我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次,张兰兰一句话也不说。而我仍然专心致志的研究淘宝,突然间我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张兰兰看了看我,然后神秘的,对我笑了笑。她指了指隔壁,大妈的房屋对我说:“你不是很好奇那个大妈是从哪儿来的吗?我们去她的房子里看一看,说不定会有发现呢!”

但是阿明却犹如死人般的躺着不动。我镇定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的用木棍去挑动着阿明的身体。无论阿明是死是活,我都得探个清楚,毕竟阿明是我在这里唯一的一个伙伴了。况且阿明还没有消掉差评。

看到陆雅掉下来后,我气急败坏的对陆雅说:“你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啊。除了给人添麻烦你还会干嘛!”

我看不到那边的镜头,但是可以联想到当陆雅说了这句话,宫弦一定是眯着他妖冶的眸子对着陆雅笑。

付了钱,再三的要求刚刚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一定要为我保密,毕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希望传出去。

在这个飞头蛮的事情才刚解决到一半的时候,能发生什么事情?我颤抖的手紧紧抓住手机,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淘宝界面。

价格根本就不高,二百多块钱的东西。这在我们店铺里面可是几乎就不会有的价格,天知道像上次我看到的一个枕头,就单独的一个枕头,都要三万来块钱。

大陈说着,他的眼中现出了,可惜、向往、依恋等诸多情绪。看得出来,他对这里还是有感情。

我跟张兰兰走在前面给局长带路,广场舞大妈们也跟在后面。

直到全部收拾得很整齐,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做的了,也没什么事可以拖延我上床了,我才不情愿的上了床。

宫弦手中的火苗想来他也是看到了,他的身体抖得已经不成样子了。

上车以后我也是一直紧盯着那头牛,见它看向了我们的方向,我更是不敢放松的盯紧了它,于是让我看到了它的眼中闪过一抹红光,那速度之快,很快就不见了。

“兰兰,这里还是我们借住处的黄拓跋的家里吗?”

“兰兰,那怎么办你有办法解决吗?”

张兰兰都这么说了,我就当作张兰兰真的需要这方面的历练吧,否则我自己都觉得很对不起她的。

头顶上传来宫弦沉闷的声音:“嗯。我刚给你煮了粥,你吃点。”

不错,你说得真不错,真是个笨女人呢。她若不动,你也不需要耗费更大的灵力去维持那辆车子的平衡,也就还有与我一战的能力。现今那车子需要你耗费更大的灵力去维持不掉下去,如此一来,你与我一战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了。”

下次要是碰到宫一谦,还是要跟他说一声,让他别再乱说我坏话才是。

就我这么一个空隙的时间,唯一一辆的空车就被如狼似虎的女人们给抢占了。当下我又看着陆雅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不知道该生气还是怎么样。

我看到黄莺痛得身体不停的扭曲。

“扑通”一声,飞天蛮从电视机里掉了下来。她不再象刚才那样神采飞扬的在空中飞舞。而是奄奄一息的跌落到了地板上。

于是我一把推开了棺材的盖子,然后将头探了进入,可是令我惊讶的是,这个棺材里面竟然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那股我一直闻到的奇特的香味,不仅如此,还有一些蝴蝶的翅膀散落在原地。

不是因为我胆子突然变大了,也不是因为我不恐高了,而是因为我害怕。

张兰兰听我说宫一谦并没有危险,她的八卦心就上来了。

问到了地址以后,电话里时不时的就传来陈媚那催促的声音,于是我也没心情再跟宫一谦多说一句话了。我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不用想也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在做什么,可是我毕竟求着别人也就只能耐心的等。我没好气的瞪了张兰兰一眼,对她说:“你才死了呢,呸呸呸,不说点好事。”

“后,后,后来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大半身都挂在张兰兰的身上了,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以至于我的嘴都哆嗦着,话也说得不连贯了。

对于宫一谦,其实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了。

我还没来得及应声,就又听见张兰兰说道:“我的天哪,之前都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你这次碰到的这个买家是不是也是傻,有点智商都不会随意听从人家的话吧,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处,怎么这样啊。”

我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说的话,反而继续敲着门。现在知道了金先生就在屋子里面,我也就有了一些底气,只要人在里面,除非他长出翅膀,不然他是跑不掉的了。

我一直都弦着的心得到了放松,我也就无力了。任由宫一谦拨打了110的电话,只听见他说道:“您好,请问是公安局吗?我们现在需要帮助。”

无论宫弦会不会帮我变回原来的正常样子,起码他给我的治疗将我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

“你没觉得张会长此人热情过度了吗?至于见到我们像是见到了宝贝一样的热心吗?”

我见说不过张兰兰,也就不再提这件事情了,如果那个张会长真的如张兰兰所想的一样,那对于我们来说只能是好事而不是坏事的。

我抬头看着那离夜晚越来越近的渐渐西沉的太阳,心中那不安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终是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压着似的。

张兰兰倒也没有再多的犹豫,直接就开口说道:“不瞒你说,我是跟着一只小鬼过来的。不知道你家中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比如说反正就是一些你之前没有了解过的事情?”

我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刚刚才跟张兰兰分享了宫弦给我的《百鬼谈》,现在张兰兰就来问我是怎么想到的。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经过了一夜的折腾,此时天际已经渐渐的发白,太阳也露出了笑脸,一缕缕的阳光投射了下来,也照耀在我们以及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我不能跟小珏说得太清楚,那关乎着我的秘密,如果这些秘密被有心人知道,用来对付我,那我就命不久矣了,于是我对小钰笑了笑,也倒是没有再多的去解释这个。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不想了,不想了,谁知道见了面以后又是怎么样的了。”这样,我暂时的将宫弦压制在了心底,强迫自己不去想他。

“可是,此时我又听到了诡异的歌声:“小白菜啊,地里黄呀,生了个弟弟,比我强呀……”

“对了,医生,片子没有拍成,可是你们是内行,刚才看了林梦的腿,有没有骨折或者是别的问题。”

我一边往上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身边的女鬼。她的身上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闻着让我有些昏昏欲睡。但是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睡着,不然就只能落成一个任人宰割的田地了。

但是还没有缓过来,却又被她五个手指代替了头发,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枯瘦的手指远没有头发那么温和,尖利的指甲险些都要掐紧我的肉里。

我不知道宫弦脑袋里面是哪根筋搭错了,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今天晚上有些不正常,尤其是他在对我说出这些话以后,我觉得他脑袋里面简直是被人灌水了。我看着这个跪在我们面前的巨人,根本没有办法将它跟那两个网走了蓝先生跟兰兰的黑色影子联系起来。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地方。

宫弦轻轻的将他们放在了地上,他们此时眼神还是紧闭着的。我连忙摇晃着兰兰,“兰兰,兰兰。”

“你们这是?”我早已吓得手捂住嘴,差点儿没喊出来。这个场景太过于逼真,逼真到连我自己都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似乎他们正在杀人,而我正是他们的同伴站在一旁看着。

我仅是本能地对他点了点头。说不出话来,我还为刚才的场面所震撼到。心脏就像是漏跳了半拍似的不受控制,接着又狂跳起来。

“哎呀,时间不多了,你们两个就别在这里猜测来猜测去了,就直接挑开来说吧。”张兰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指了指我说:“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林梦就是淘宝派过来解决这单差评的客服人员。”

所以在夫人自杀的时候,华先生夺下张兰兰手中的酒杯交给了夫人,一方面是担心夫人真的想不开,另一方面是对比以前的夫人现在这样妩媚动人的夫人真的是更加讨人喜欢。

“你难道就忘了夫人以前对你的种种爱了吗?我想以前的夫人虽然不像这样的妩媚动人,但是她也一定是全心全意爱你的啊。”张兰兰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说到此他停顿了一下,我也没有出声,默默的等着他把话说完,对于这种自以为什么的人,我也懒得去跟他多一句废话了。

宫一谦估计也是怕见到我尴尬,这几天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他了。

于是我连忙催促宫弦:“你快走吧。”

丹凤惊讶的走到我的身边,然后不相信的说:“不可能呀,光天化日下,哪来的鬼。”

这下好了,我埋怨的瞪了张兰兰一眼,我自己被冷一冷,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张兰兰这才病刚好,可挨不了冻。

赶尸人脸色突然一变,就在他犹豫的这一两秒钟,手中摇的铃铛声也跟着停了一两秒。

“师傅说白了,我们两人是受到邀请去黑雾迪厅的,师傅你看来似乎也是知道一些内幕的样子,你也知道我们俩是个貌美的女子,也不想看到我们吃亏对吧?还劳烦师傅你能不能把你所知道的,黑雾迪厅的内幕告诉给我们啊。”

眼见太阳渐渐的西沉,我的心也跟着焦急起来,我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也不知道大明跟小功能不能把大陈跟张兰兰找回来。否则我的性命堪忧啊。

我没有后退,因为我知道,对于这等邪恶的东西,他们就是以无形的没有实体的形式存在着的,变幻与速度就是他们的强项,无论我的速度有多么的快,也快不过他们可以通过空气来飘动。

从手镯第一次预警时那热量并不是太热的情况来看,那么此时手镯的热量加大,说明唯有是很二种可能,那就是那个恶灵离我已经很近了。

“嗯。”我淡淡的点头,没有看他。而是准备离开,他拉住我说,“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

我赶紧起床,准备赶去湖北。凭我可是一己之力行吗?于是我边抓紧时间洗漱,边联系客服小米,小米说给我介绍一个住在湘西的道士,能够降妖除魔。

可是当充电器连接了插头,手机连接了充电器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的手机竟然一直都是有电的……

我死死的咬住被子,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门外的华先生见到这么说无法让我去开门,于是又换了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你们快开门,外面真的有东西。会把我们给撕碎的,你们开门,我们要进去。”

手也不知不觉的握住了脖子上的项链,企图能够感觉到上次那样烫的炙手的温度。幸亏,千不灵万不灵,好在项链还是有点温度。在这种冰冷的地方,我已经被冻的说不出话了。

墙壁里面的声音还没有停止,不光如此,我甚至可以看得见整个墙壁上都开始有了裂纹。

有的动物是被人吊起来,割破了血管,让它血流尽而死,但是令人气愤的事,并不是一刀致命,而是割了一小角的小刀口。那血只能缓缓的流出体内,直到流尽而亡。

重新睁开了眼睛,我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苦涩。

“你在开玩笑。”宫弦冷冷的说,眼里透着无声的压迫,好像是在说,给你一个反悔的机会,你最好是好好珍惜,不然我一定会让你认识到,什么才是惹怒我的后果。

听她这么问,我心里清楚了,怪不得我昨天部是觉得对方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原来是她啊。

品香梅可能是见我也不像是骗她的,所以她也就不再跟我纠缠。我们就暂时各自离去了。

陆雅一见到我,二话不说就拿出一扎相片给我看。我疑惑的看着那些相片。全部都是各式男人的相片,但是却奇怪的是,这些相片上的男人有的抱着布娃娃,有的抱着奶瓶在喝奶,有的竟然还穿着肚兜。真是什么样的都有,但无一例外的这些看着壮年的男人,表现得却像是个三岁的bb。

陆雅没好气的说着:“你啊,我说你什么好,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不知道宫一谦看上你什么地方了。”

为了分散雨女的注意力,我小心翼翼的观察她的神情,主动的将项链解了下来,然后紧紧的握在手心:“你真的只是要你的半边魂魄是吗,你能够保证我只要将你的魂魄还给你,你就放我走?”

幸亏没有在宫一谦的面前打开这个箱子,吓死我了。

谁又能相信好好的一个人类能看见鬼不说,还好死不死的卖了一些不知道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文物。

这真是太突然了,都是什么事啊!要不是我反应的快,这里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家里面。尽管到头来曾大庆也一定是会知道自己的老婆还有女儿都跟鬼有关系,但是也肯定不是在现在。

毕竟张兰兰怎么样都也算是个过来人,对于鬼怪肯定是要敏感过我的。说不定她一过来就能够分析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到时候事情比较早就解决了,我也算是图个心安了。

我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只是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搂紧了我,带着往哪里去,我已经听不清楚他在我耳边喃喃说了些什么。

“谢谢你宫弦,你也是对我极好的。”我轻声的说,声音小得如蚂蚁般的细小,我的心情是矛盾的,又想让宫弦听到,又不想让他听到,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这似乎是我第一次对宫弦示好。

已经十点半了,张兰兰却怎么都不出来。我都有些昏昏欲睡,突然间“叮咚”一声,手机传来了一个短信的提示。我揉了揉迷蒙的眼睛,抬起来一看,原来是宫一谦发来的短信——“梦梦,什么时候回来?”

打开淋浴头,我又回想了一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感觉虚的像梦。

应该是落在外面了吧,我连忙喊了一声:“兰兰,帮我拿一下浴巾。”

旁边的张兰兰一点感觉都没有,继续睡的那么香甜。我欲哭无泪,随着时间的僵持。天花板上的灯泡终于一阵罢工,啪哒一声,就停止了工作。

因为谁知道下床后会碰到什么样的东西,那个小孩子的笑声断断续续的。忽远忽近,却怎么也离不开这个房间。张兰兰挂了电话,可是我的心情却没有因为她的安慰而感觉到放心。在一个十八楼的楼梯间徘徊,已经让我感觉累得气喘吁吁。现在的我,肯定是已经没有力气再爬上去了,但是电梯里,究竟能不能让我安全的到达丹凤的家里,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好在我的生活圈子及我的亲人本来就很少,身边出没有多少真正关心我的亲的,有结不结婚,与何人结婚,也不会有人太在过于的在意。倒了无所谓了。

可是事实却非如此啊,我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我也是怕痛怕伤害怕死的正常人类啊。

我对曽小溪安慰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两个女鬼那儿。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宫弦淡淡地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们听不见我们说话的。能看见我们已经不错了,如果想要听见声音,那么一定要像曽小溪那样通过笔的媒介来传达到另外的世界。不然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鬼的声音,鬼也能听见人的声音了。”

果然,都没等宫弦继续哄骗,妹妹就说道:“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死了,也一直都是这样的,怎么能够变成别的样子呢?再说了,你不也是维持这样吗?”

宫弦点点头说:“对啊,因为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尸体,所以我就能附身在上面,维持自己的人形。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没有自己的尸体。永远去到哪儿都是一团雾,要是曽小溪死了,你们也就没有样貌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变得有些哽咽。最后,程秀秀干脆直接捂住了眼睛,晶莹的泪水从她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可是?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来到磨盘山的第一个晚上。我们被人引到了荒山野岭外。那个时候一直在我们身边的就是那个黄拓跋!他又怎么能够出的这个屋子呢!

我看了一眼这张兰兰摆了一地的瓶瓶罐罐。她不停的从这个瓶子里取出一些物质,又再从那个瓶子里取出一些东西,然后再把它们不停地搅拌在一起。

我看不出他身上还有什么能够令兰兰充满戒心的动作。

我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又向张兰兰抛过去。

张兰兰看到我迟迟没有决定。于是再一次出言提醒我。宫弦可能也是觉得张兰兰打扰了他的好事,皱着眉瞪了一眼张兰兰。

我要给张兰兰一个最好的环境让她好好的休息,至于回到宫家,那是我的家,自然是要回去的。

宫弦见我出言就是回家,他对我露出了的抹温柔的眼神,没有拒绝我的要求,直接把我跟张兰兰送回了宫家。

起初我还不明白看守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看到了宫一谦之后,才明白。

我忘了自己不但一点法术也没。这一次竟然连一张符咒也没有带,就冒失地来到这里。

只见张兰兰将她准备的药材全部都放到了一个大盆里。

过了好一会,张兰兰才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并对我说:“梦梦,首先我们该值得庆贺的是,宫弦上回为了助你脱险。使用了隔空引魂大法,我一直在担心他无法将他自己的魂魄,收回到他体内。

我看了张兰兰一眼,发现张兰兰的眼中有跟我一样的厌恶,但是在里面,更多的竟然是惊恐。

看到张兰兰这个样子,我的内心也被愧疚给溢满。

表面上我答应的不知道有多果断呢,但是只有我才知道,我的心里已经麻木的不行。

真是一个怪人。话都没说完就挂了电话,真是没有礼貌。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令我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我压了压心中的不安,走进了卫生间里。

莫非这个怪物就是那种怨灵吗。他不让我死,让我生不生不了,死也死不了,一会儿把我掐得似乎马上就要断了气的样子,一会作又让我得以呼吸到新鲜空气。其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我死,让我死不成,却又受不了这折磨而心生怨气。

“林梦,林梦,你醒醒。”

心里暗喜,难道是一谦来提亲了?他知道我和吴兵告吹的事情了?他要提亲怎么不早说,害的我心里又气又羞的……想不到我和他进展的这么快,曾经嫁给他是我的梦想。后来想都不敢想了。幸福来的这么快,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似鬼非鬼,似怨非怨,这大概就是张兰兰口中所说的那只怪物的本体了。可是见它刚才那样苦苦的哀求,现在又不出声了,难道这样还不算安全吗,可是张兰兰还是不让我过去。

看见这应该是鬼,我心中莫名你的松了一口气:“鬼的话就好办了,可是兰兰,你觉得那是什么呢?”

张兰兰也是个聪明人,当时就退到了我的身边,再无心恋战。

“林梦,你走的方向不对,应该往反方向走。”正在极力与体内的欲望对抗的时候,我吸到了大明提醒我的话,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似乎是附在我的耳边说得,甚至于我还感觉得到耳边有一阵阵的气息,感觉上就像是有人正贴着我的耳朵对我吐气。

关键是这个人还刚好好死不死的把手搭在了张兰兰的肩膀上。

“两位美女,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顿饭还没开动就发生了这样让人不愉快的事,我和张兰兰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可奈何,这顿饭也没了一开始的感觉,但总归都订下了,这件事服务生也不是故意的我们也不想为难他。

啊,原来并不是想用就用的啊,我苦着脸,看来我想回到从前的愿望是无法实现的了。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宫弦,满脸傲慢的对宫弦说:“是你想要找管事的人吗?说吧有什么事,我就是管事的人。”

张兰兰降妖的本事还行,可是跟人打架这种事儿就做不来了吧。而那个蓝先生,明显的就是一书生的模样,也不像是可以打斗的人啊,我则就更不要说了。剩下宫弦一个人,双拳也难挡众怒了。对方都说了,这么好的生意的场馆,那是你一句话说让关就关的啊。

那个胖管事的身边围上了五个穿着黑衣的打手,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起来说话,别弄的满城风雨的。”宫弦淡淡的交代。

管他先不先生的,早就一巴掌拍过去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只听宫弦说道:“她快醒了,你们就先回去吧。知道你们会好奇,所以从这个视频里就能够看到发生的事情了,你们不方便留在这里。女鬼看到你们就会知道我们都是一伙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上次出去的时候,购买的一个打火机。小心翼翼的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了几根蜡烛,天知道这一次,宫建章到底在不在线,我终归是要给自己做好十足的准备。

“林梦你好,我是蓝海东。”

“如此说来,明天黑雾笛厅一行,您是必须要去的对吗?”

从那以后,每当张兰兰画符咒的时候,我都不去打搅她了。

听到张兰兰这么说,当时我就捧腹大笑。笑得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现在靠谱的道士本来就少,面前就有,还宁愿去相信什么营业执照的道士。”

鬼可以通过任何媒介将自己隐藏起来。哪怕是一滴米粒都可以藏得下他们的身影。

直到张兰兰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表情凝重的对杨先生说:“杨先生,我已经大概的知道了你妹妹昏迷不醒的原因了。”

我对这样的情况不知所措,但是我首先还是跟华先生说说:“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帮助您解决的,但是请求您先把差评给删掉。可以吗?”

“兰兰,如果我死了。你会为我难过吗。”我冷不丁的突然问了张兰兰这么一句话。

客服说:“当然,只要你愿意删,我可以把买戒指的钱全部退还给你。”

接着他的吻就铺天盖地的袭来,让人喘不过气。我挣扎着,“我不要,你放开我!”

“唔……混蛋!无耻……”任我怎么挣扎反抗他都不为所动,依旧强势的在我身上无尽的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