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千世之唯恋君:第34章:理正词直

轮回千世之唯恋君 作者: 考哇拉

他正一脸懵懂的看着我跟张兰兰,开口就说:“林梦,你也未能出去吗,是不是也中途睁开眼睛了。”说着他看我,又很是惊奇的看着我身后的张兰兰,“咦,张兰兰,你怎么也进来了?大陈呢,大陈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吗?”

丹凤看着我,没有理会宫弦,直接对我说:“找他可以吗?”

“看来今天老婆对我很是感兴趣啊,一直在看我呢。”

张兰兰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梦梦,我这个奶昔或许能够干完,不过活了这么久,我还是想看看沙冰是如何一口吃完的。不过。”

我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出异常。,于是我提醒师傅,希望师傅能有所发现。

难道我们已经来到了地狱的地盘了吗?这个认知吓了我一跳,我停住了脚步。不解的看着路边的曼珠沙华。在我的记忆里,别处确实不会再有这种花盛开了。

“没错,我正是黄拓跋,敢问姑娘是如何看出来的?”

进到了别墅里面,到处都有着一股浓郁的薰衣草气息。窗户都开着,吹进来的晚风有点冷。宫一谦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我一进去他就跟我打招呼,声音格外沙哑的说道:“梦梦,你来了。”

我瞟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陈车峰,只见他紧闭双眼。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东西。身上穿着墨绿色的外套,也还算是把身上的那些水泡给遮了起来。现在看着反正就没有之前看着的那么让人不舒服了。

门外来的是给丹凤送鲜花的。看来他们是长期的合作关系了,只见来人熟门熟路的将鲜花帮丹凤搬进了屋里,然后又取出了一张单子,让丹凤过目,然后丹凤就签了字以后,来人就离开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想到能够求救的人。

“那怎么办张兰兰,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猜到前面那只的游离魂他为什么会想要糖果的,说来我们听听,做为参考,看能不能举一反三的想到另外两只他们需要什么。”

“张兰兰,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

只听大成接着说道:“从这个佛珠到了我手中以后,我的身边就不定时的发生一些状况。”

我迷迷糊糊的被送进房间,摘下了头顶上摇摇摆摆的装饰。已经婚礼结束。

这一回,换成我摇起头来。

忽然之间,我意识到我跟他的感觉,似乎就到这里了,我忽然很害怕失去什么,可是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中,听到了张兰兰对我说:“ok,我们可以出去了。”

我心中有事,自然就直奔目的地,黄拓跋的家而去。

“我们昨天晚上遇到了……”

宫弦的手指很漂亮,若是用来接住正缓缓从大坑里飘上来的人时,则更加的迷人了。

我一怔,下意识的往白杨树的方向看了过去。那里离我们这里少说也好几百米远的距离呢,我以为宫弦会施展法术带我飞过去。

“可,你就敷个面膜吧,真的能让你永驻青春的。”女人怏怏现在原地,沙哑的声音完全跟这个拧着眉头的面容不符合。

这女人还有没有接着说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起码没有继续传来敲门的声音了。

果然我的感觉没有错,我的话音刚落下,大陈就疑惑地看着我。他的眼神中写满了探究。

我娇啧的看了他一眼。这人不去做卧底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演技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而且他飘过时,我们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就好像是那种在家里打开了冰箱门时的那种感觉。

比起对他们的寄托,果然还是让我自己赶紧好起来,这才是正经事儿吧。等我身体好了,就不需要宫弦来照顾我了,到那个时候我跟宫弦也就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减少了接触,也就不会有太多的不舍和羁绊。

宫弦充满磁性的声音又响起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老婆。注意看了。”

可是我仍然还是强壮镇定,对陆雅打着哈哈,糊弄的说:“哪有的事儿呢,我只是真的是太累了。”

陆雅瘪瘪嘴,“我扭到脚了,走不了了。”

我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留意宫一谦和陆雅又聊了些什么。不过很快陆雅就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我了。

曾大庆松开了我的手,然后淡淡的说:“之前还挺活泼开朗的,小伙伴们都挺喜欢她的。成绩也很好,一直都是我跟她妈妈捧在心头上的宝。她妈妈走的早,自从她妈妈走了以后,这孩子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管什么样的为人处事都变得特别的极端。也不爱上学了,我一要送她去学校,她就会用刚刚那样的表情冷笑着对我说,问我是不是想把她送出门,然后找个后母回来。”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就走到了我跟张兰兰的身后,说实在的,我是不喜欢他这样现在我的背后,因为我一点儿也不相信他,所以我就总是感觉他站在我的身后就是会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直接用刀子捅穿我的后背。

平时只要稍微有一点凌空的高度,我就能叫得歇斯底里的让人抓狂。

张兰兰不停的对我使眼色,可是我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再也没法理智的思考。这一会儿,病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了陆雅的声音:“你可说的要娶我的啊。”

“真是造化弄人,我又何德何能?”心中一阵感慨,陆雅这个名字在我心尖上就是一块腐烂的伤。

一边说着这话,我一边死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又不是变成什么植物人,怎么样当个孤魂野鬼其实也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而像宫弦那样,成了鬼。人家不也过的好好的,也没听说受到什么委屈。

我脑海中幻化出自己戴上了这款手镯后,腕上白玉手镯衬出的如雪肌肤,再配上一谦送我的那件淡紫色长裙,峨眉淡扫,略施胭脂,再将长发披散开来。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第一次经历着如此贴心的卖家呢,你们的服务及对待买家的态度真是让我太满意了,没关系的,不需要退货的。我觉得无论这个白玉手镯有什么瑕疵都没关系,因为它太美了。我一眼就喜欢上它了,所以我不想放弃。”

就这样,我没能说服这位买家。虽然说收获到了一份好评。但是这一天,我就在这样的闷闷不乐中熬到了下班。

看着这些还散发出腥臭气味的黑血,我真的是欲哭无泪,赶紧找到了我的手机,立即就给宫一谦打电话。

倒是陈媚直接开口:“一谦,你别忘了你跟我的约定哟。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食言啊,否则你知道的,我这人最恨的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了。”

我仰天长叹,谁来告诉我,这样的日子怎么才是个头?买个红酒杯怎么也能蹦出差评!

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检查完之后,我就去找了张兰兰。

还没有听到事件的真正正题呢,我就如亲临现场般的耳边似乎也听到了那“咯咯咯”的笑声。

对于那个未知的三队。我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这桂水镇好歹也是一个镇,就已经跟穷乡僻壤没什么区别了。

于是我连忙给宫一谦打了电话。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只要我打电话给宫一谦,几乎没有超过三声响还没有接通的。

这个笨蛋,我只能在心里骂他,嘴上已不敢再说话,因为我发觉心底的那种舒服的呻、吟声,只要我嘴一张开,肯定就是溢出来。

金龙撇撇嘴小声的说:“说好的美女客服呢,一个长成这样,一个又凶的跟老虎一样。”

而且你一定不能将窗户以及窗帘打开,制药的过程中一点自然界的光都不能见的,当然屋里的电灯除外。”

当我的眼睛已经困得睁不开了,我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是午夜零点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了窗外,却由于窗帘全部都拉上了,并没有看出什么来。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窗外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呢?

“哥哥,姐姐,你们陪我玩好不好。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玩,都已经快不知道玩什么了。”忽然我们的脚边不知道从哪里的就冒出来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就三、四岁左右的年龄。

但是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我头顶上的人头的动向,所以我委托了张兰兰帮我盯着客户评介,代价就是回来以后,我必须给她带一个仿真品的人妖回来。

我于是假装很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我又借机上厕所往后面走去。

通过他们拍的视频,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有一道黑影不停的往我身体上附过来。只是我的身体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保护着我的身体似的。那道黑影不停的附过来,又似乎被什么所挡。然后又弹了出去。这样的动作就那么重复的不停的来回。

我边说边往外走。大明与小功也上赶忙着跟上来。

那个女鬼的面庞突然间贴近了我的脸,没有眼珠子的眼眶阴狠狠的“望”着我。我有些勉强的稳住自己,不让自己摔倒。同时,一小步一小步的往上挪。

我呆呆的看了自己手里面这一堆东西,然后又看了一看那个匆匆离开的身影,我的心突然有些凌乱了,他对我的关心实在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这桩一直困扰着我心的公案,算是了结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张兰兰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这样不会让华先生觉得很尴尬吗?

我的话以及张兰兰的态度,顿时让大妈眉开眼笑。

这已经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宫一谦若不是跟踪我,试问他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

无论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至少现在他们同意与我一起先去找个酒店先住下来。

正当我将水龙头打开,将自己从头到脚都淋湿了一遍,又给自己全身都打上了沐浴露,正在使劲的搓多身上的灰尘时,忽然我正在使劲搓搓胳膊的手顿了顿。身上顿时也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你们想去哪儿呀。”大妈一边扬鞭赶着牛车,一边询问我们的去处。

我说:“你家不是只有你一个女儿吗?”难道他们家有宠物,宠物还上桌吃饭?

就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的时候,华先生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的说:“夫人,之前确实是我错了。这几天我也有好好的反思自己。我确实是做错了,你就放心的把孩子生下来。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母女两无家可归的。”

此时我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今天才刚刚处理完一件差评,竟然连让我缓缓的时间都不给我,新的差评又来了。

我只是随意的问了问,没想到丹凤却坐在我的旁边,压低了声音对我说:“这个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这个小区的售价比较便宜,但是也有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如果要是有人走进电梯,摁了电梯,但是电梯的灯没有亮,赶紧出电梯。’”

我不敢直接说那个女鬼的事情,我怕激怒了女鬼,也怕让丹凤害怕,然后消灭了她身体里的阳火。

满意?在满意什么?之间那个女子从丹凤的身上下来,来到了我的旁边。随着女子的逼近,我只能一步步的往后退,身体退到无路可走,紧靠着门。

我虽然很怕门外万一站着的不是张兰兰,也不能理解张兰兰说的来不及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只能遵循本能,猛地将门给拉开。本来很简单又很方便的一个交通工具,飞机在这个时候却对我来说像是一个煎熬的牢笼。对于这些异常状况,我也算是应对过很多次了,可是却没有这一次如此的烦人。简直就在冲我来的,我怎么看都是如此。

“没事,林梦,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张兰兰双手抱在胸前,看来出来她也是很冷的,不过她还是关心着我,这让我的心里暖洋洋的。

赶尸人不为所动,张兰兰冲到赶尸人的身边。从他的手中,扯过那一把符纸。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狠狠地涂在每个符纸的上面。

没想到的士司机回答的滴水不落。

张兰兰说着,满眼含笑地看着那个的士师傅。

蓝先生始终对我们彬彬有礼,感觉与他在一起,是可以很放松的,虽然是第二次见面,可是却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被信任的人,也没有拘束感。

我情急之下,结结巴巴的说:“真的……不行,我怀……孕了……”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月也迷迷糊糊的翻了翻身体。我一把抓过旁边的手机,已经快六点了。小月醒过来了,沙哑着喉咙问了一句:“这是哪儿,现在几点了?”

我指了指书桌上的雕像,示意张兰兰那个就是她的宝贝。

我无语了,她居然连我们在想什么都知道,难道真的有这么神乎其神的事?

张兰兰惋惜叹了口气,转而诧异的问我:“你也有阴阳眼?”

手机铃声还在想,我随意的瞄了一眼时间,然后捂着被子说道:“已经四点五十分了。”

不敢回头,我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空调。想要想方设法的去把空调的插座给拔掉。拔掉了就好了吧,就不会那么冷了,我一边搓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边想到。

可是那个骷髅非但没有走,反而坐在了我的面前,黑黝黝的手指头直指我的面容。它歪着脑袋,一副天真又无邪的样子。在我看来却比索命的恶鬼更加的可怕。

虽然不情愿,但是我知道我不能不回家。

因为好久好久没有动静,我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结果就是宫弦那个男人不见了,自己又陷入了这场白茫茫的迷雾之中。

这怎么又跟我结冥婚这件事情给扯上关系了。我也是醉了,我不知道一个人类跟鬼结成冥婚这件事情在鬼魂看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难不成还在头顶上写了“我很好吃快来把我吃掉”这么几个大字吗?

张兰兰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说道:“却是,我已经把她给收掉了。不应该还有残留的魂魄呀。”

可是我的意见才刚说出来,就受到了张兰兰和杨美玲的反对,只见杨美玲直接跟张兰兰说:“你快摁住她,一个女孩子活成这样她还有理了。”

我其实听到宫一谦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有一阵不好的预感。但是想到我的行李箱里面的东西都是乱塞的,更别提一开箱会有什么非礼勿视的东西掉出来。

说实在的,我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宫一谦的面前,我却还是要挽留我这一点小形象。于是我抿了抿嘴:“你在车上等我,我去看看。”

雨点打在车顶上,仿佛要把车顶给贯穿了。当时我就放弃了下车的冲动,万般无奈的对宫一谦说:“先往前开吧,等到有遮雨的地方我再去看看。”

我哪有什么答案能给他,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只能是干巴巴的笑着,然后对曾大庆说:“啊哈哈,那个,刚刚有蚊子。我没见过那么大的蚊子,所以一下子被吓到了。好几只呢。你看见了吗?”

又有评价了?怎么这么快!我才刚刚处理完一个差评。我几乎不抱希望的掏出了手机,但是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将手机给点开。“千万要是好评啊,我现在可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差评。”

他的眼睛里透出了一丝的心疼,脸上也现出了不安。

宫弦看了看我,用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后对我说:“一起来就只知道关心那团黑雾的事情,也不问问为夫是如何把你给救醒的。”

因为谁知道下床后会碰到什么样的东西,那个小孩子的笑声断断续续的。忽远忽近,却怎么也离不开这个房间。张兰兰挂了电话,可是我的心情却没有因为她的安慰而感觉到放心。在一个十八楼的楼梯间徘徊,已经让我感觉累得气喘吁吁。现在的我,肯定是已经没有力气再爬上去了,但是电梯里,究竟能不能让我安全的到达丹凤的家里,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丹凤只是苦笑一声,然后就走去了厨房,留下我跟这个紫色的花朵面面相觑。而此时这束紫色的花朵却也仿佛就是跟花瓶中的一部分一样,牢牢的跟花瓶贴在了一起。

宫弦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因为你们是同胞姐妹,三胞胎。所以你们不约而同都会能感受到对方的磁场,你们两个人已经死了,就没有办法维持自己的样貌。而且你们死掉的时候还太小了,就更不可能有样貌了。如果不是曽小溪还念着你们,你们恐怕都要变成一团黑雾。莫说是我了,就是你们也不会喜欢上一团黑雾吧?”

张兰兰的话让我打了个冷战,倒吸了一口凉气。世间竟然还有这么歹毒的人,得有多大的仇恨,才会让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恨到这样的地步。

张兰兰突然停止了她手中的动作。泄气地看了一眼她那已经空瘪瘪的背包,双手一摊,对我说:“我准备的材料不足,无法配置的出克制噬魂虫的符纸,仅仅只是这一只怨灵我们都对付不了。更不用谈另外两只了。”

张兰兰看到我迟迟没有决定。于是再一次出言提醒我。宫弦可能也是觉得张兰兰打扰了他的好事,皱着眉瞪了一眼张兰兰。

令我没想到的是,宫一谦竟然直言要动用宫家的大笔资金,不惜要宫家倾家荡产,也要请来各国的法力高清的抓鬼人。

我开始突然间能理解,为什么让宫弦去救宫一谦的时候,他的表情那么苦涩。

“张兰兰,你说宫弦会不会有事?我在梦中看到的情景是事实,还是我自己做梦?难道是宫弦托梦给我告诉我他此时的情况吗?”

“好了,梦梦,你别胡思乱想。不要让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来干扰我们自己。就是我们再难过,在担心,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我们何不将这些事情先放到脑后。出现什么事情我们再去解决什么事情好了。”

厨师瞄了张兰兰一眼说:“你可以吃点馒头包子,但是你的小朋友还是只能吃点人骨做成的东西。多吃点,能让她身上的阴气变得越来越重。到那个时候,我想一定会让我们少爷更喜欢的。”

说完,厨师咧着嘴就一直笑。我看着他的笑容,感觉心里发慌。

该不会我这三天就一定要吃那种东西了吧?不,那我宁愿饿死。

张兰兰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问道:“你推我干嘛?”

整个脸都绷得紧紧的,看得出来许之前,一定受了很大的惊吓,而且,表情又十分的痛苦,因为这是刚死没多久,所以面皮还比较鲜活。

可能是被先前同伴的死相给吓到了,又或者是酷刑太严厉了。知道,如果自己安安静静的,可能还能少受一点皮肉上的痛苦。

真的太残忍了,明明都是人类,怎么就这样?就为了那个已经死掉的儿子。就他的儿子是儿子了,那别人的儿子呢?还有那些小孩呢。

我从这疯疯癫癫的男人的手中接过了草,正准备递向嘴里。就在这一瞬间,说时迟那时快,张兰兰一巴掌将我的手往旁边一拍,草药又落在了地上。

我看向了他的手。没错他的手这时候黑乎乎的一片。就像是一个布娃娃掉进了泥水里后的感觉。

张兰兰满眼的疑惑。她不解地说:“可是我确定在我符纸的管制下,应该还没有那么强大的灵体可以把你的魂魄给勾出去。”

王先生叹了口气说,“没事,你没事就好。你妈我已经打120了。”

这时飞向我的那些成群的小飞虫越来越多了,我忍住心头的害怕,尽量不去看它们的,而是全身注意力都在想尽快把张兰兰给拉出来。

“好险,若是宫弦再晚几分钟画出镇魂符,那么怨魂鬼煞就会破体而出,那时就是宫弦再拿出镇魂符也制不了它。”

张兰兰也是个聪明人,当时就退到了我的身边,再无心恋战。

一路上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宫弦,可是我又觉得这些是属于我与宫弦的私事,尤其是还有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蓝先生在,于是我就沉默不语,打算回去以后再找宫弦自由算账,前提是他也回家的话。若是他不回家,那么我可是没有办法找得到他的。

宫弦带着我们寻了一处无人坐的桌子前坐了下来,他招手喊来了服务员,我还以为宫弦是顾虑我们下去闯了大半天了,这一定是又渴又累的,要替我们选些课堂内外食呢。

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呢,我们这几人能上别人的对手吗。

她顿了顿,眼珠子转了转说:“有一次我外出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宫弦揪着一只小鬼不放。像你跟我这种体质,其实都很容易招鬼的。要不就要有本事自己保护自己,像我这样。抓鬼抓到一般的鬼都不敢轻易靠近,要不你就等着被鬼吃掉吧。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强硬的后台咯,就像你这样,你这老公可是杠杠的给力啊。”

我压低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躺在宫弦尸体的旁边。当下心中暗暗想着:这宫建章,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不该那么多天都没有来,就今天我一来他也来了吧。

“那就少用点,能不要用就不要用了。”宫弦说了这句话以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走开了。

我在空中仍不死心的问道:“宫弦,你说话啊,到底是怎么了。”

“能够有林梦小姐这样的答复跟配合,我真是太开心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