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客户端下载 > 第9章:霸炎

第9章:霸炎

阳光在线客户端下载 | 作者:晴呈| 更新时间:2019-09-02

…………{抱歉抱歉,时间实在紧,争取下午补上}…………

龙晓晓略显不悦,可还是按捺住了:“真的不喝,我要做事去了,失陪。”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地听到时,尤歌难免心头有点犯堵。此时此刻的感觉,怎么跟四年前那般相似?

郑皓月怒视着容析元:“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会通知霍律师,还有,我现在立刻就要将尤歌带走!”

当那身影近了,尤歌才看到,不禁愣住,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可是那阴沉的俊脸,就是容析元没错啊!怎么他也来晨跑?他没有晨跑的习惯,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你……你少来这套,我要看的是个人能力,不是看你为自己找借口!这次展销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

尤歌考虑自己是不是该熬点红糖姜水喝?可现在痛起来,不想动啊,叫佣人吗?

尤歌紧紧咬着唇,皱着眉头,心里有点难过。以前小姨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偶尔她调皮捣蛋,小姨也都不会发火,可今天,小姨好像变了一个人,说话好凶。

媒体也转载了容析元在展销会上接受香港记者采访的报道,很多人都会认同容析元的观点,从而对奢侈品的定位和观念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大叔……这个遥远的词儿,突然从她嘴里喊出来,容析元瞬间就感到自己的心脏猛地收缩,心跳莫名慢了半拍,洋溢着久违的亲切和喜悦。

“你说什么?你叫它老实点?行啊,你亲自跟它说。”他这堪比城墙厚的脸皮啊,字典里没有害臊二字。

白色细软的沙滩上,不远处有几个年轻的身影,是外国人,三个男士四个女士,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妞正看向这边,视线停留在佟槿身上,还注意到了他怀里的小狗狗。

许爸爸训斥了一番,见儿子始终不松口,他也只能叹息,无奈,怀着失落又不甘的心情离开了医院。

“别说得那么绝对,到时候说不定是你主动。”

容析元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此刻变得更加黑了,额头上青筋暴跳,但却没有出言反驳,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之所以会扯到家族的面子,不过是为了掩饰心底那一抹真实的嫉妒罢了。以他的骄傲,他是怎么都不会承认自己嫉妒,宁愿被人误解也不说。

会议室的门被人无声的推开,一个高大挺拔如天神般的身影悄然降临,他怡然自得的神情和轻松的步伐,好像是来玩的而不是来被声讨的。

下楼陪孩子玩一会儿,两个小宝贝要睡觉了,分别由爸爸妈妈抱着,回到房间。

谁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办婚礼还毫无痛苦的?说什么“只要你幸福就好”,这话,许炎认为很勉强,很虚伪。真正爱一个人,谁不希望对方的幸福就是两人共同的世界?通常说那样的话,都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很友善大度,实际上心里酸得要命。

岂有此理,居然顶上尤歌了?原本有一个容析元已经让许炎不爽,现在又多出一个珠宝鉴定师?是该为尤歌的优秀而高兴呢还是该为他自己烦心?

沈兆忽地笑了,笑得万分凄凉:“你知道少爷在昏过去之前跟我说什么吗?他说,让我叫律师……知道这又是为什么吗?呵呵,等律师来了你就知道了。”

他最喜欢用这招,有什么事情说不清楚就先用嘴堵住她的嘴,吻到她没了力气之后再慢慢说。

“所以呢?”

尤歌紧绷着身子,硬是不睁眼,可是却突然感到耳边多了一团热乎乎的东西……

向往的不是她的容貌和身体,而是对“真善美”的追求和期待。

如果她可以骂,如果她可以大发脾气,她或许没这么难过。

云珊和陆晓东也走了,这角落里只剩下许炎和苏慕冉。

话题都在狗身上了,女孩问一句,佟槿就答一句,压根儿没注意到女孩的脸色越来越囧……好歹人家也是女生,你小子就不能主动跟人家聊聊?说来说去都是狗狗,难道眼前的大波美女还不如狗狗好看么?

只有沈兆才知道,少爷说的“派人”是会派来什么样的一群,可也只有那种级别的人才可能对抗歹徒吧,不到万不得已,少爷是不会让“雷”出手的。

唐虞梅是个骄傲的女人,优越感很强,脾气也很强势,一生中也少有对人低声下气的,很少去刻意迎合别人。她对容析元的耐心,就算是超乎她的极限了,但总是这么针锋相对的关系,她也会烦躁。

尤歌其实不知道眼前这群人在吵什么,只是他们嘴里不断说出她的名字,他们显得很气愤,凶巴巴的,完全不像是平时看到的那样慈爱。

唐虞梅竟然没有犹豫,眼都不眨一下,吩咐保镖放下枪,退到一边去。

容析元笑得有点邪魅:“就是xing生活不和谐,是导致很多夫妻离婚的主要因素,所以我们跟那些比比,难道不觉得很xxing福吗?”

佟槿听翎姐这口气有点惆怅,他眼珠子一转,适时岔开话题:“翎姐,我好像记得以前你在孤儿院的时候最爱唱歌了,有时候我睡不着,你还会唱摇篮曲给我听,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怀念……翎姐,现在能不能唱首歌来听啊?嘿嘿,我期待已久啦。”

黄总经理是负责任之一,但最终拍板最决定的还是泰华酒店的老总罗永昌。

两份件摆在桌上,分别是尤歌和容析元递交的,接下来的时间,就是需要等待了,泰华的人要将两份件进行对比,最后宣布结果。

尤歌再次看到容析元走神了,她能肯定,他真的是走神了,不是她看错。

尤歌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准备抽回手,可容析元的动作比她还快。

可说到底,尤歌还不至于百分百相信照片的真实性,她始终会抱着三分怀疑的态度来看到。真相如何,她会自己去发掘,只有等证实之后,她才知道该怎么做。

恭敬的态度,黑衣黑裤标配,一看就是保镖。

歌他们的行动。”容析元语气平静,也很真诚。

只有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庭,才能造就容析元现在的气质,不会给人一种很难相处的距离感。

“……”

===========

“丫头的嘴真甜,就知道哄我开心,你如果真的把我当你长辈,你就给我争气点,早点结婚,到时候我送你一份大礼!”老人说着都眉飞色舞的,颇有几分期盼与兴奋。

没有般点温存,直接带给她撕裂的疼痛!

他不顾她的哀求,残忍地索取着她的美好……他无法控制,彻底失控了,不顾一切地啃食着美味。

苏慕冉有些不安,对于晚上8点的约会,她更加没底了。

尤歌是公司有史以来升职最快的一个,半年多的时间就从导购晋级到店长,不管是职位还是收入,都足以令人艳羡了。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哈哈哈,不过既然你这么歉意,那就要补偿我一下,一会儿我要亲亲小宝贝,你可不能小气啊。”

最后,他的喃喃低语,尤歌也没能听得清,只看到他落寞地转身进了车子里,然后,在他们的目光中,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在长长的公路上消失不见……

...何家的府邸就像一座现代化的皇宫,在本地,无疑是人们心目中的圣地,同时也是不可随意靠近的禁区。容析元前两次来澳门都没能来这个地方,这次却不同,是何家邀请他来,接待礼仪也跟普通人不一样,这当然是因为何碧翎的原因。

何矩说话挺客气的,不知是因容析元的身份还是因自己的女儿看上了这个男人。

“汪汪……”

四年的时间,郑皓月却一点都没变,外表依旧是那般美貌娇媚。这跟她的保养习惯很有关系,用的全都是高端护肤品,最近还去香港打了美容针,前两天脸上的浮肿才消下去,果然是跟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那样光滑细白,不说年龄的话,谁都不知道她已经三十几了。

对方委婉地询问怎么他还没到酒会现场,七十岁的老人家了亲自打电话来,容析元出于基本的礼节,只能赶往酒会,至于首饰的事,只有让沈兆查了。

“我没有这么快睡觉,才9点多呢。”

许炎像是能洞悉她的想法:“都是珍珠,不是假的,是真的珍珠。akoya天然珍珠……”

容析元见尤歌皱着小脸的样子就跟四年前一模一样,他也不禁微微慌神。

“……”

男人大刺刺地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仔细打量着尤歌,觉得这妞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加水灵动人了,说实话,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纯天然美女。

尤歌仰着小脸,轻轻地在他下巴亲了一下,小声地低喃:“大叔……我和孩子都很爱你,还有爷爷……我们都会在你身边的。”

尤建军在进来那一刻就被熟人拉住了,问东问西地寒暄,一时没留意尤歌,他也是觉得既然都来这里了,尤歌不会有危险的,她爱做什么就随她去。

两人的争吵声中,突然响起一声轻咳,是容析元。

此情此景,哪怕是一分钟,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这是不是最后一面?将来或许再也见不到可爱的小香香了,她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数……

但幸好,有佟槿,一切都不是问题!

容析元做事向来都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就像现在,他很久没来这宅子了,才住一晚就赶着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尤歌跟容家的人多接触。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尤歌知道容家与尤家的恩怨。

“豆豉蒸排骨,这个也好吃……真嫩……”

容老爷子一愣,随即一声叹息:“话是没错,但他是为了维护尤歌,那是尤兆龙的女儿!”

尤歌吸吸小鼻子,兔子般红通通的眼睛望着他,浓浓的情意在汹涌,一激动就抱住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老公,你还有我呢!我不会离开你的!”

许炎闻言,顿时石化了,如遭雷劈一般僵立在原地,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尤歌手中的东西……

说来说去,苏慕冉的提议是有相当难度的,是很难实现的。

话说这电影院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一坐下来就可能被某些东西感染了……例如爆米花儿。闻着那香味,不知不觉就会被吸引,加上只注意剧情了,心里也没想那么多,这手啊,怎么会伸到那个大筒子里去的?

“蠢货,没查到就继续查!”

龙晓晓愕然,在这里住?

佟槿无言以对,只能脚底抹油,溜了……身后还传来那两口子大笑的声音。

“你……”苏慕冉气愤地举起了右手手臂,冲着许炎的脸就揍过去!

苏慕冉冲着他的背影做鬼脸,露出了她那颗小小的可爱的小虎牙。

霍骏琰这人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料,骨子里有着一股热血和正气,就是这些东西在驱使着他。

男人呆了呆,看得出来他是想退回去,可是一只脚都跨进电梯了,本能的,另外一只脚也跟了进去。

郑皓月头大,此刻不是解释的时候,得赶紧将某些不识趣的记者打发走!

佟槿和沈兆他们一样的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