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逆世天妃爷你别后悔 > 第160章:沐雨栉风

陈静夜突然动手,一拳轰了过来。拳头中夹杂了气力,带动了周围的空气,就好像龙卷风一样,在身前形成了一个漩涡,雪花纷分,本来就不好分辨他的身形,现在更是捉摸不透了。

“我靠,我都把药吃了啊!”陈晴风欲哭无泪,老天爷啊!你们救救我吧!

支灵川下,凤家军拔营前行,北齐人将他们护送到支灵川入口,就不肯再往前踏一步。

“爷,我让人把顾姑娘送回去。”焦向笛上前,想要接过秦寂言怀中的顾千城,却被秦寂言避开了:“不必,本王送她回去。”

顾千城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往外走……

“攻城!”一声令下,十万大军蜂拥而上。

城门已破,这个时候再攻城简直是事半功倍。

十五年了,他终于等到今天。

从宫里回来,顾老太爷就病倒了,可是他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他反倒兴起了更强的求生欲。

“是吗?”老太爷明显不信。

之前,秦寂言也没有想过景炎能掌控江南,可现在想到了,却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林琳虽然有意坑顾千梦,但所说的都是事实,并没有半丝夸大。孔家已经娶过四位公主,现在的孔家老太君就是老皇帝的亲妹妹,可见孔家的地位……

“你嘴上说不怪可心里却是怪的,祖父明白。祖父不强求你什么,以后……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顾老太爷再次加重力道,紧紧握了握顾千城的手,然后不舍得松开,“好了,时辰不早了,祖父该走了,你好好保重自己。”

顾候爷跌跌撞撞往前走,顾夫人不放心上前搀扶,同样被顾侯爷给推开了,“丢人现眼的贱人,滚!”

猪头六指着自己的手下,一脸凶悍的道。

换言之,老太爷嫌这一屋子人太吵了。

三人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哈大笑:“小承欢,你不是吃醋了吧?”

六个暗卫上前,看了一眼柱子的高度,默默的退下。他们身上有伤,不对……就算他们身上没有伤,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这个高度也够呛。

季诺这个人,不盯着他,终是不让人放心。

“是。”副将不敢耽搁,转身就去找封似锦。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秦寂言是名正言顺继位,他就是调大军镇压也没人说一句不是。

马车坐太久了,他累,也犯困。

长生门特使杀出一条路,并且放出信号通知原先的人马过来。那些人因大秦士兵突然折回,也跟着在附近徘徊,见到长生门的信号立刻跑了过来。

时间悄然流逝,领头的暗卫打了一个手势,这是在告诉顾千城和身后的人,还有一柱香的时间,天牢的侍卫就要换班。

“冲!”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北齐人心中不解,扭头望去,这一看他们就傻眼了……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顾千城就更不可能跟着他们走,当然顾千城也不可能把唐万斤暴露出来。

暗卫与亲卫听到声响亦是一惊,失神间又有一人被武者打伤。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至于她身边的下人?

难不成要让封老爷子自己醒了,可是……

公开审理的那一天有许多学子、百姓旁观,程家人也派人出面,当场向死者家属道歉,并承诺一定的赔偿。

毕竟,暗风楼的主人是他母亲。只是现在说这些已没有意义,他已经把太上皇逼到瘫痪,他实在做不出亲手弑君,杀死自己祖父这种事……眼见着胜利在望,甚至可能会活捉赵王,却不想突然街上就出现一群平民百姓,让秦王的人无法再打下去了。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要是顾千城的哥哥在,一定会发现,顾千城哄秦寂言的话,和她在家哄老爷子的话一模一样,顶多就是换了个语气,可偏偏……

“真得?”秦寂言的语气,恢复正常,仔细听会发现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至于会不会再次阻拦顾千城去西北,这话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顾千城都从西北回来了,秦殿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

“夫人,不可,危险……”外面的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数字抄出去,就按了一个数,吓得脸色发白,可是……

必须速战速绝,可这两个打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无法拿下顾千城,可顾千城一时半刻,也伤不到他们,甚至身上挨了好几拳,背部似乎有一根肋骨断了,疼的顾千城直抽气……

想了半天,顾千城发现还是树上最安全,而她之前呆的那棵树上,还有一条腰带在,她要回去的话,把腰带绑在身上,那就不容易掉下来了。

可很快,焦向笛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马居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四肢不乱踢了,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哼着粗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殿下,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让你去六部学习吗?怎么就变成了领六扇门的差事?”凤于谦得到消息后,就一直在为秦寂言担心。

顾千城咬得很重,嘴里都有血腥味,不用想也知绝对会留印子,现在是夏天,衣服领子不够高的话,明天一定会有人看到。

“丧家之犬?”老管家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的实力远超你的想像。”之所以沉寂下来,没有对顾千城和秦寂言出手,不过是因为他们的人没有来,有些东西还没有查清。

“我们知道,你要我们做什么?”有别于之前的呛声,子羊此时对老管家十分客气。

没办法,形势没人强,他除了低头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顾千城知道言倾的心意,可却不知自己对言倾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重重地点头:“郡王妃放心,我明天就去找言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