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逆世天妃爷你别后悔 > 第107章:子子孙孙

不,詹琦不愿相信这个结果,嫉妒心强,酸溜溜的。

尤歌脸上的泪痕未干,连愤怒都没了力气,红肿的双眼盯着佟槿,淡淡地问:“为什么容析元会将那个女人交给郑皓月照顾却不愿让我知道?难道郑皓月比我还值得信任吗?”

尤歌低着头,扁着嘴嘀咕:“你都病了还胡思乱想,你就不能老实点?”

他想打起精神的,但他毕竟超过30个小时没睡了,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疲倦,加上才在医务室打了退烧针。

这女人穿着复古的中式旗袍,一头黑发整齐地盘在脑后,戴着一套价值连城的翡翠首饰,胸前那玉牌上还有一只凤凰的图案。她像是十分喜爱翡翠,就连戴的眼睛边框都是翡翠的,也不怕重……

“那个……我们其实可以坐在一起赏月,我突然想喝两杯,你要不要一起?”容析元霸道地搂着尤歌,无视她的挣扎。

但即便是如此,容老爷子也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可以暂时不过问孙儿到底有什么计划,可他不能不过问关于宝瑞集团董事长的事。

尤歌冲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先别说话,等孩子睡熟一点再抱到小chuang。

“你怎么这么油腔滑调了?”尤歌那心里其实是挺甜蜜的。

尤歌的真实情况已经被容析元洞悉,这足以让郑皓月如临大敌,她怎么可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照顾?她对容析元是有好感,但这仅限于男女之间,涉及到尤歌以及宝瑞集团,郑皓月的警惕性绝对不会减少。

“怎么你们就空着手想把新娘娶走吗?哪有这么好的事儿,不好好表现的话,小心一会儿新娘说‘不愿意’!”

尤歌歉意地看着佟槿,没有犹豫地说:“好,我明天给你做饭吃,你想吃什么?”

许炎不经意抬眸,看到镜子前的苏慕冉,眼底浮起一抹惊艳。她是因为长期健身,才这么好身材么?虽然这件晚装并不显得很露,可她粉白的肌肤在黑色的衬托下就像是珍珠一般光彩照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却又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类型。

“许炎,我一直都好奇一件事,为什么你只是个普通的医生,可你总是有穿不完的名牌,你是出生在土豪家庭吗?”

“香蕉……”尤歌看到这盘沙拉里有香蕉,还沾着沙拉酱,顿时脸色微微一变,不由得想到了昨晚,想到了关于那个异常的“香蕉牛奶”的故事。

许爸爸开始听着还很高兴,可一听最后一句,这人就板着脸:“怎么说话呢,儿子是我生的,他越优秀,证明我越厉害。”

当他放下心结接受尤歌和两个孩子时,老人就像是找到了消失的力量,更有信心和勇气去对抗病魔。说也奇怪,这些日子,他的身体状况趋于稳定,如果能这样平稳下去,他暂时也不会死。

“老爹,这么晚了你来干啥?我明早有手术,我要睡觉了。”

尤歌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说:“我们是朋友……”

...找到车子,这仅仅是第一步,还远远不够。这地下停车场上边有酒店、餐厅咖啡厅商场写字楼……谁都无法确定容析元的具体位置,只能说尤歌和佟槿已经将范围缩小在一定程度。

马胜吉的死,是坏消息,但是,当容析元刚回来时,却听到了一件好消息——当年害翎姐的人,找到了!

容析元冷凝的表情出现一丝松动,嘴角噙着残酷的微笑:“我们不用动手了,这件事应该交给赌王去处理。他应该还不知道翎姐的消息,如果知道唐虞梅暗中想要害死翎姐,他自然会压制住唐虞梅,还会将翎姐接回澳门,有了赌王的庇护,翎姐会安全的,唐虞梅也不敢将她怎么样。”

这久违的香甜让容析元身体里憋着的**瞬间燃烧,熟悉的馨香勾动了他的狂野,说他此刻是出困的猛兽,一点都不夸张。

霍律师是尤歌的父亲生前好友,也是宝瑞集团的法律顾问,认识郑皓月也多年,郑皓月很少见霍律师这么焦虑过。

容桓一副摩拳擦掌很兴奋的架势,想着与容析元的斗争既要进入最激烈的时刻,他身体里流淌的血液都在弥漫着战意。

“香香!”尤歌惊慌地冲上去为香香挡开夏晴雪的脚,但是,这一脚就踢到了她身上。

眼看着她胸前那一片诱人的风景就要被许炎收入口中,她在他的嘴唇触碰到肌肤时,猛地一抬脚,瞬间,一声痛苦的闷哼响起,某男在愤怒与惊骇中,身子矮了下去……

香香的窝就在尤歌房间的阳台上,有时它也会调皮地钻进尤歌的被子,可它似乎也知道主人睡着之后又可能会压到它,所以它在尤歌睡了之后就会跳下来,到了早上又会跳上去。

“咳咳……只有这一件,你穿吧。行了行,别啰嗦,下去玩吧。”许炎推着尤歌的后背,跟她一起泡浸在海水里。

尤歌还真是操心,又跑来问佟槿,因为看到他主动跟女孩子说话,尤歌觉得有戏,觉得这小子开窍了。

吃点水果和卤鸡腿,点垫着肚子,然后回到游艇等尤歌做饭。

许炎发火的样子还挺吓人的,没有了花花公子的气息,只有暴戾与狠绝,此刻他不像是个医生,更像是道上混的。

“不说。”

容析元正眼都没瞧她,慵懒的声音随意答道:“没胃口,不想吃。”

而更让尤歌担心的问题是,何碧翎这次来,打算住哪里?该不会又是想住在这儿?

尤歌在安慰自己,给自己打气,尽量保持着镇定的表面,不慌张,更不能被这阵势吓到。

别墅里显得比以往更冷清了,狗狗们都不像平时那么乖,仿佛是在对失去女主人而抗议。

佟槿此刻更像个所要索要糖果的小孩了,他对过去有种深深的眷恋,因为在孤儿院的时候虽然全都是非亲非故的一群人,可对他来说,那都是亲人,是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是记忆力值得珍藏的片段。

“翎姐,喝这个!”佟槿温润的目光望着翎姐,将枇杷膏倒在勺子里。

“真看不出来,你也是个脑残粉。”容析元冷言冷语地做出这么个评价。

尤歌被他这灼热的眼神给煞到,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差点陷进他深邃的双眸中,还好她如今对这样级别的美男有点免疫能力了,否则真会痴迷。

尤歌当场就呆住,第一次觉得公司的名字竟然这么动听!

许老爹见状,气得咬牙切齿,黑虎只能装糊涂傻笑了。

这次前来,尤歌并没有特意准备礼服,现在的她不是曾经的富家千金了,她是靠自己双手赚钱吃饭的**女性。而她目前的收入并不高,如果为了参加展销会而买一条昂贵的裙子,那对她来说就是不必要的奢侈。

可尤歌身无长物,就连以前她贴身戴的容析元送的项链,她都已经在酒会上拍出去了。

“没说时间……不错不错……哈哈哈……”许炎得意地看着容析元,像在看一个笑话。

浅粉色的精美卡片里,有苏慕冉写给许炎的几句话,她希望他在吃午饭的时候能看到。

苏慕冉一看,更是郁闷,直接关机睡觉了。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而老爷子今天来,也是放低了姿态,不再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昂的,没有再用仇视的目光看待尤歌,对容析元的态度也和蔼了不少。这巨大的转变,着实让容析元和尤歌都感到纳闷儿,太反常了,是发生什么事才能让老爷子的行为跟从前截然不同?

最后,他的喃喃低语,尤歌也没能听得清,只看到他落寞地转身进了车子里,然后,在他们的目光中,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在长长的公路上消失不见……

...等待检查的结果,几个小时对于尤歌来说也是漫长而煎熬的,最下揪心的是……万一结果依旧是坏消息,那她又该怎样安放自己的叹息?

但这只是表象,唯有家人的温暖才能让容析元感觉到自己是回家了。

“饿了吧,我去给你热热菜。”

容析元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但无奈他的现状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全凑在一起了,他这脑袋怎么闲得下来?

尤歌这才注意到许炎今晚果真特别的风骚,更像是个花花贵公子了。

她站在别墅门口,望着熟悉的大门,周围一切的景物,心中的滋味太复杂。

“明天我打算将香香生的狗狗拿去卖掉两只,毕竟,别墅里狗太多,照顾不过来,卖掉是最好的办法。”

“你还记得在酒会上我说过什么?我会让你主动上门提出婚期。”容析元好整以暇地睥睨着尤歌,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一切看起来都在朝良好的方向发展,容析元的笑容也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好心情,生活在浓浓的家庭氛围里,他应该是幸福的,但为什么偶尔又会陷入莫名的伤感呢?

“香香,乖宝宝,你怎么了?”尤歌低下头,试着想去亲亲可怜的香香。

“……”

忍着剧痛,香香追了一段路之后再也跑不动了,瘫倒在地,急促地呼吸着,挣扎着还想起来去追,可是,力不从心,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载着小主人的车消失在它的视野中……

尤歌还真震撼到了,一时间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原来许炎竟是那个许家的少爷?

哪怕此刻她心痛得快要死去了,她都只有狠狠地咬牙挺住。

“那是……你们快看!”尤歌已经在尽力压着声音了,可还是禁不住抖得厉害。

“m的,老巫婆,把少爷困在这里,她以为还能关一辈子吗,神经病!”沈兆忍不住咒骂,就算对方是容析元的亲生母亲,可做的事情太令人不耻了。

“析元,你在电话里是说让我跟你一起去澳门吗?”郑皓月这双勾魂的丹凤眼含着七分*三分期待,显得格外亮堂。

===========

容析元借着这一层的掩护,才能避过那些有心人的耳目,将自己能制作顶级珠宝的事实瞒着,成为最值钱的秘密。这不是容析元胆小怕事,而是他曾答应过一个人,不会将这件事泄露出去,更不会让别人知道他是跟谁学习的手艺。这既是对那个人的尊重,也是为自己减少关注度,该低调的时候就低调,不该张扬的事就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