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步步深陷之卿本佳人 > 第34章:食不甘味

吧吱、吧吱……身边的东西都开始燃烧了,温度越来越高,凤轻尘和符临穿得防爆服本身就很闷热,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大汗淋漓的。

国是国,家是家,这些年他们一家四口的吃穿用度,全是由凤轻尘的产业支付,并不用国库的银子,换言之……

“父皇,除了符小临外,其他人我都有信心。符小临他这个人立场太不坚定了。”所以,他即使觉得好用,可用起来也不放心。

因九皇叔不喜,屋外的花圃早被下人清理干净,只有几棵半人高的小树做点缀,看上去很是萧条,隐约有几分衰败的气象。

“你这是在怪本王没有保护好你?”九皇叔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几分冷意。

“黑衣银面,你是蓝九卿?”留守的人的一怔,可就这么一个瞬间,蓝九卿手中的剑出鞘了……

“学院最近招了不少学子,我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学医,这世间除了大夫外,还需要很多工种。我想再兴办一些实用的学堂,能教导普通百姓一些技艺。比如厨艺、木艺,甚至教他们如何做一个掌柜。”

洛王的亲兵在皇城算历害的,可和九皇叔的人相比,就差了一截。九皇叔这些人,个个都是历经生死,从一场场生死之战中爬出来的。

要没强势的背景做依靠,她就算建好了,也会被人抢走。

九皇叔这话就像炸了锅,引来众人热烈的议论:“当然是论江湖礼节,凌堡主在暄宫主面前,也不敢放肆,凌少主怎么能在暄宫主面前摆前辈的架子。”

“是!”沈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你想要什么?”九皇叔大方的开口,有条件可提,那就好办了。

“知道又如何?”这一次,九皇叔没有否认,否认也没用。

“把你手中的地图,全部给我。我可是知道,你手上有不少张。”敏夫人又一次拿话诈九皇叔。

呃……凤轻尘看着纸笔,愣在原地。

凤轻尘只想把眼前这对联解决,后面的自有王锦凌出手:“上联是四方桥,桥四方,站在四方桥上望四方,四方四方四四方。下联我对:万岁爷,爷万岁,跪在万岁爷前喊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结果谷主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凤轻尘给他台阶下,谷主那叫一个郁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表示存在感后,又高傲的道:“反正你们也不需要我,我不去了。”

这个时候,凤府的人也发现了凤轻尘,有人大喊:“姑娘,凤姑娘,是凤姑娘回来。”

没错,他原本是打算,如果婚前失贞这件事,没有打倒凤轻尘,就让严家出手来收拾凤轻尘。

“老七,我做任何事都是为了凤离族好。”六长老的脸色也很难看:“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王锦凌将凤轻尘紧紧地抱住,贴在自己的心口。

“嗷呜……”雪狼腻在奶宝怀里,心疼地拱了拱奶宝:我心甘情愿的。

为了转移凤轻尘的注意力,九皇叔故作不经意的提起西陵天宇和崔婉君的事。

“什么好消息,值得符大人你喝酒庆祝。”凤轻尘端起桌上的杯子,轻嗅了一口,并不喝。

说到这一点,凤轻尘的眼眶中蓄着泪,正因为这一点,凤轻尘才敢把暄少奇留下,如果暄少奇执意要娶她,她会告诉暄少奇,她早非清白之身。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九皇叔不该死在震天雷之下,这天下谁不知,四国之中只有他们东陵有震天雷。

这事一传到皇城,就引起轩然大波,众朝臣、世家一个个给皇上施压,要皇上找到九皇叔,查出真凶。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意思,实际上众人这是联合起来,给皇上施压,让皇上以后不敢再用这种阴招。

不用猜也知,定是鬼将下了令,不然,凭那些鬼兵,还没有这个能耐。

天太黑,再加上老者的眼神,也相当的隐秘,凤轻尘到是没有发现,不过和老者一起走,心里倒是有几分紧张。

凤离一族,也是有敌人的,这些敌人中,也同样有熟悉凤离嫡女的人,他不能让凤轻尘冒险!614脑瘤,让凤轻尘终生难忘

“皇上英明。”符临适时赞美,看皇上心情颇悦,便提醒道:“皇上,天气渐暖,冰水融化,海上很快就可以行船,我们得早做打算。”

这一击,蓝九卿很容易避开,玄情也没有想过这一击能伤蓝九卿,她只想趁蓝九卿避开时,跃到蓝九卿的身后,从后面攻击蓝九卿,或者把打斗的方位改变一下,她现在被蓝九卿逼到一个死角,不利于伸展,可不想……

“你这个疯子。”玄情察觉到蓝九卿的意图,脸色一变,想要收回攻势,可是晚了……

“你……”玄情一脸扭曲,眼睛往外凸起,嘴巴一张,一大口血水顺着嘴角往外流,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玄情一脸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剑尖抵在玄情的上唇,轻轻一个用力,便听到剑尖与牙齿相碰的声音,声音很轻,玄情却听得清清楚楚。

凤轻尘无奈,只得将麻烦推到太医院去,让云潇和太医院的人协商,反正她就只接受五个大夫进去。

宴会筹备的很顺利,九皇叔放话、总督夫人打下手,在山东谁敢不给面子,卢家知道这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也想要借宴会的事,消除之前的误会。

“又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在宴会那天出席就行了。”随着凤轻尘的生辰临近,华园上上下下都忙碌了起来,而当事人则坐在亭子喝茶看书,要说多悠哉就有多悠哉了。

“我能想什么办法,我本身就不擅长医那种病。”凤轻尘被左岸和豆豆一唱一和,挤兑的更不好意思。

“凤轻尘,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豆豆万分不满:“我是客人,是病人,不是阶下囚,你不能这样的对我。”

“花舫?说这么好听干嘛,不就是青楼嘛。”凤轻尘嘴角抽了抽,虽然相信九皇叔,可听到对方去青楼,还带一身香味回来,不满那是肯定的。

凤轻尘正在想着,除了动手术以外的救治方案,一时不察,就被苏文清拽开了,整个人朝地上摔去。

“杀我?他还真是看得起我,拿这么多震天雷就是为了炸死我,这些震天雷朝我一丢,我肯定连忙渣都不会剩。”凤轻尘自嘲一笑,她明白自己的地位,皇上怎么可能会在意她的死活。

凤轻尘没有问,这批东西怎么又落到了九皇叔的手里,同样九皇叔也没有解释。

要她小心那个镇国公府,小心那个叫李想的男子,李想就是那个会制造震天雷的人,容十小姐的入幕之宾。

初承恩泽的女子,大多都娇弱的起不了床,姑娘看上去倒依旧神采奕奕。

四美婢比佟珏和佟瑶更内敛,心里已是翻江倒海,可面上却半分不显,扶着凤轻尘往外接走,一路贴身服侍。

她可以肯定,夜叶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害人终害己,也不知夜叶看到那条蟒蛇会是什么表情。

夜叶进去很久了,到现在还不见人出来,看样子苏绾那里遇到的麻烦很大。

声音冷冷清清,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很好听,可是……却清傲的让人无法喜欢。

“原来真是你的情人,来我们狼族还带个情郎,这可不是名门贵女会做得事。”御尤讽刺的说道。

凤轻尘嫡女的地位,必须确定,从现在开始,由他们狼族开头……1875希望,是病就能治

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他做梦也想出去,可看到凤轻尘和九皇叔一样后,他才明白自己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他这个样子就算出去,也只会被人当成怪物,再说他的愿望就是把自己未打完的剑打好,如此他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