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太医呢?怎么没见到他来?”秦倾忽然问。

春花、秋月点点头,出了房门去传话。

那掌柜的立即拱手道,“我家公子昨日夜晚便追随您出了京,只不过在九环山受阻了,今日辰时才从九环山离开。我一早就得到讯息,说您若是到了这里,就请暂留一日。”

玉灼早已经扔了扫把,看到精彩处,大声叫“好”。

第二日,依然如昨日一般,谢芳华早起陪秦铮练剑,之后他带着听言离开,她学习琴棋书画、针织女红、闺房礼仪,厨艺,所有的事情都按部就班,准时准点,分毫不差。

眼见夜要深了,侍画小声说,“小姐,您睡吧,奴婢来等。”

“您觉得可惜,左相未必觉得可惜”春兰低声道,“如今谁都看明白左相是太子的人了。而大公子和咱们小王爷又不对卯,以后指不定会怎样不省心。”

小太监快跑几步上前禀告,小心翼翼,“秉皇上,忠勇侯、谢世子、芳华小姐到了。”

“什么叫做不太有依据?在我的寿宴里,发生了血光,你是说应验到我身上才有依据?”忠勇侯花白的胡子翘起,怒气冲冲,“我们谢氏一族,几百年传承下来,是信奉神武大帝的。神武大帝是战神,但也是杀神。我们嫡系一脉,六十大寿是一个坎,若是见血光,就会有灾难降临。九年前,我老头子正是六十大寿。当日你们都参加了,皇上也去了。可都还记得我说过什么?我说不准有人在我的寿宴生事儿,更不准见血。本来我以为一切顺利,却不想华丫头在我寿宴后没多久就得了怪症。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哪里出了错,原来是这里。”

吴权连忙请了谢芳华坐在了英亲王下首的位置,比秦浩高出那么两个等阶。

谢芳华淡淡一笑,“她孙子孙女是不少,但忠勇侯府的小姐就一个我。因云澜哥哥是我千拖万拽地请回京的,她一

郑孝扬大惊,挪动僵硬的腿,立即踉跄地跑了过去。

也不敢相信!

那少年顷刻间便来到了近前,大喊了两声祖父,便翻身下马,甩了马缰,哭着冲向马车。

孙卓点点头。

听言又钻去了小厨房看着药锅。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谢芳华推推他,他睁开眼睛,她伸手指了指里屋,他又闭上眼睛,“懒得动。”

他自诩算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如今看来,他不算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秦浩微微冷哼一声,但他的声音太小,被嗖嗖冷风吹来,挡了个无形,门房自然没听见,他抬步往书房走去。

“离

王芜咳嗽了一声,首先移开了视线。

“那只白狐呢?”秦倾问。

秦铮无异议。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二人来到门口,见秦浩站着屋外,衣带已经打理妥当,英亲王妃脸色发沉,“你可听见了?她刚刚不足月的孩子小产了。”

那三人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都齐齐白着脸转过头来,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也是惊异和不敢置信。

二人凝神静听下,只听程铭的声音传来,“秦倾,你怎么了?”

她刚要说话,只听隔壁拐角的房间忽然传来“啊”地一声大叫。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燕岚也看着大长公主。

谢云澜和谢芳华轻装简行,纵马驰出小镇,径直向丽云庵而去。

小泉子骇然,“皇上,万万不可啊。”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郑孝扬拿眼睛斜李沐清,见他没动,他也没动。

郑孝扬也不说话。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秦钰彻底愣住了。

“王妃?您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小泉子连忙迎上前问。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在昨天遇到机关巨石的地方,玉灼侍画侍墨三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关注着四下的动静。但是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平安度过。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夜里没怎么睡,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但是,一早醒来,人就死了。”说着,他惊骇,“实在是吓人。”

“回小王爷,是我。”那个领秦铮和谢芳华进来的将士道。

吴权领着秦铮等一行人来到韩述所住的房间,韩述房门口,有几名侍卫在看守,见秦铮秦钰等人来了,立即让开门口。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秦铮看了管家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听说,右相府的车轱辘碾碎了情人花”

“相爷,他是为了看车吗他是不安好心,来看咱们碧儿的笑话。”右相夫人又红了眼圈。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