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以防万一
作者: 考哇拉章节字数:65630万

这一次是真的重创,掌控者无法恢复了,来自无数生灵的怨恨之力是何等恐怖,即使身为此界掌控者都难以承受。

“这可是如今能够证明李公子清白的最好方式,李公子若是拒绝,那……”上官云端故意欲言又止,双眸刻意的扫过夜无痕与尚书大人。

所以,关于鸾儿的身份,除了他与老夫人,没有其它的人知道,因为鸾儿不仅仅长的与那个员外的夫人很像,而且巧合的是,与那夫人的一个外甥女也有着几分相似,所以,没有人去怀疑鸾儿的身份。

那个女人看到那个侍卫离开后,自然更是害怕,便突然的转身,向着外面跑去。

那意思,好像是她。

只是,一时间并没有急着开口。

他知道,以凤阑绝的聪明,早晚有一天会查出这件事是絮儿做的,所以为了絮儿,他不得真正的帮着凤阑锐,甚至不得不想办法除去凤阑绝。

凤阑绝让所有的宫女都退了下去,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享受着他们温馨的午餐。

说话间,她微微的用力,想要挣开凤阑绝的怀疑,离开,毕竟,这儿离王府也已经没有多少距离了。

他明明是认识这个女人的,或者两人之间是真的有什么的,要不然,以他平时的性子,根本理都不会理她。或者会直接的赶走她。

“绝,这就是你今天娶的女人吗?”那个轿子里的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再次轻声说道,淡淡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似乎只是简单的讯问。

月光撒下,落进那轿子中的身影时,那张脸慢慢的变的清晰。蓝岚听到上官云端答应了,心中暗喜,再听她说一招定输赢,以为她说的是比试武功,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得意的冷笑。

众人看到凤阑绝脸上的笑时,却是一个个纷纷的惊住,虽然这些大臣们平时几乎是天天可以看到凤阑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看到凤阑绝这般的笑过。

“呵呵。”皇后微微的轻笑出声,“岚儿本来就是很优秀的。”一个很字,虽然也是称赞,但是程度上却是弱了很多,以后,皇后可是一直都说她是最优秀的,现在有了上官云端,就成了很,而不是最了。

当上官云端与那年轻男子走到大门处时,管家转身,望向那年轻男子,然后再扫向上官云端,眉头微蹙,眸子中明显的有些不解,但是很显然是南宫雪早就吩咐好了的,遂略略提高了声音说道,“大牛呀,今天接你妹子回去,后天记得让她回来呀,小姐这边可是要用人服侍。”

只是,他那脸色却是明显的阴沉了几分。

那些女人听到她的话,便纷纷的告辞离开。

那意思就是说,不用比,上官云端是输定了。

她想比,她就一定要陪她比吗?真是笑话。

“绝王,不如让云儿来本宫的面前写吧,这边宽敞些。”

皇上的双眸微沉,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怀疑,唇角微动,冷声道,“云儿,你这是不是乱写的?”

“怎么?难不成你想要的只是一个木偶娃娃。”上官云端眼角微抬,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沉声回了他一句,这个男人难不成想娶的也是一个只会听话,顺从的女人。

“奶奶,你又取笑雨儿。”上官凌雨略带娇嗔的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雨儿刚刚说过,要到青缘寺给姐姐祈福的,既然姐姐的嫁衣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了,雨儿等会就起程去青缘寺,听说必须要在成亲之前才有用。”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流萧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只是依琴与流萧却是纷纷愕然,看来主子对这儿倒是很熟悉,竟然连人家的后门都知道。

黑暗中,凤阑绝双眸微眯,像这种世家的住房的分配,都是有规矩的。这个房间正是南宫小姐的房间。“皇上,已经快到午时了。”那个侍卫再次小声的提醒道。

“夜无痕,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竟敢将大门紧闭。”皇上望向一脸冰冷,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夜无痕,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你去安排一下。”皇上转向一边的侍卫,冷声命令,此刻已经没有了面对了夜无痕时的怒意,一脸的冰冷,一脸的威严,话语一出,便有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力。

“没什么事。”他似乎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道,声音中,明显的有着几分无奈,甚至可以说是无措。

凤忆希望此刻自然也发现了他们,看到蓝岚时,只是微愣了一下,但是看到蓝魅辰时,脸色却是明显的变了,很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见到蓝魅辰,所以,她的脚步也明显的缓慢了很多。

她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了。

此刻,他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又似乎有着太多异样的东西,只不过,此刻凤忆希看不到他的脸,所以,看不到脸上的神情。

现在,她明白了,他与她,其实并不合适。

“飞赢。”幸好夜无痕也意识到了那侍卫的意图,几乎与上官云端同时出声喊道。

皇上的脸色愈加的难看,这个傻子喝过的东西,竟然还敢拿给他喝,原本想要伸手将那茶壶打翻在地上,但是,他的手快要打倒那茶壶时,却是猛然的停住。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不,她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发现吧,毕竟尸体会变臭的。只是那时候,她不敢想了。

突然想到,若是李妈将那链子拿出去后,凤阑绝应该会为上官凌雨带吧?凤阑绝给上官凌雨戴链子的时候会不会发觉异样呢?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反应,只是愣愣的望着她。

毕竟换了是谁,遇上这种情况都会生气的,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绝王呀。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没过了多久,便有宫女来传话,让她们去前厅,众女人一脸的兴奋,终于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绝王了,而且,一个个更是期盼着自己能够被绝王选中。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尊重的,所以,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

只是,她刚刚动了一下后,就没有了动静,眼睛也没有像他期盼的那样睁开。

不过,看到他此刻那一脸的欣喜,一脸的激动,她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他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却让他错过了他的真爱。

“那么,夜无痕会如何处置她?”上官云端一怔,上官凌雨落在夜无痕的手中,以夜无痕的个性,肯定不会饶过上官凌雨。

“什么特别的通道?”凤阑锐微愣,眉角紧蹙,有些疑惑的问道。

如此看来,上官云端说的就是真的了,他们现在是真的去了皇宫了。

若不是绝儿发现了他的阴谋,毁了凤阑锐的计划,那他岂不是要永远被他控制着,而他的江山岂不是要真的落在了凤阑锐的手中。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嗯。”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随即便看到,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

那人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甜蜜,思绪也微微的飘远。

而想到这么多年,将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如同心肝宝贝般的守着,但是对自己的亲孙女却是。

她可知道,若是她不离开,留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皇上此刻的心思也是跟其它的人一样,都以为绝王是被丞相说中了,无言以对了。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她可是有妻室的人,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样。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勾,双眸微微的眯了一下,但是仍就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继续打开了下一张。

上官云端慢慢的展开,她的双眸望向那画像是,双眸似乎也快速的闪了一下,然后轻声提醒道。“李公子再看一下这最后一张画像。”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她心中暗暗怀疑,造成她现在假怀孕的原因,多半就是有人她的饮食中下了药,所以,她不能不防。

“清儿,是清儿?”原本站在人群中的秦思柔,听到那丫头的话,低声惊呼着走向前来,看到躺在地上的丫头,猛然的愣住,身子忍不住微微的轻颤,一脸沉痛,一脸难以置信地摇头,“不,不可能,怎么会是清儿,刚刚我才吩咐清儿回去帮我拿东西的,这只不过一会的时间,怎么可能?”

上次的指婚,只怕就有预谋。

呵呵,小白兔!貌似是一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狐狸。

难道说是动静太大了,惊动了夜无痕?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将那快要把自己都要焚烧了的怒火极力的压了下去,再次望向凤阑绝时,脸上便再次的展开了几分轻笑,虽然那笑看起来有些僵硬,但是她却是实实在在的在笑着的。

但是细细一想,便也明白了凤阑绝的心思,有些时候,狠话,仇话说的前头,给她一个提醒,一个警告,也是好的,总比在她做出过分的事情再处置的好。

“皇兄,你不知道,这就是皇嫂的影响力,皇嫂的一番话,就让他们一个个自愿来捐款了,你都没看到刚刚皇嫂刚刚有多威风,只可惜你当时不在。”凤忆希听到他问起这个,更来了精神,毫不掩饰的称赞着上官云端,一脸的敬佩,声音中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本王妃与公主现在必须要进宫,想要借你们的衣服用一下,能不能委屈你们两个暂时在这儿躲避一下。”上官云端知道这个时候,这么做,这两个宫女只怕也会有危险,所以,也不想强逼她们,所以,只是用商量的口气。

只是,此刻的这种气势,这种语气,这种眼神,可完全都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呀。

如今,只是这一句话,只是这一个眼神,便让她明白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而她儿子的眼光,也绝对是不会错的。

凤阑绝的眉角微挑,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本王今天玩的有些累了,想休息了,明天再说吧。”

上官云端也猛然的一惊,那些人,一路上都在跟踪着他们,一直跟着他们转遍了整个山,都没有离开,如今回到王府,却突然的离开了。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好,那就请尚书大人传李玉上堂。”上官云端的眸子从凤阑绝的身上移开,望向尚书大声,再次冷声说道。

就算速度再快,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从这丫头被关押到宴会结束前,当时,并没有人离开过宴会,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任何的异样,到底是谁计划了这一切?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恩。”凤阑绝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对他的做法,很是满意,然后望向地上那丫头,对素容说道,“你看一下这丫头,然后找一个跟她的身材差不多的,易容成她的样子。”

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去刻意的劝她,而是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妃,奴婢要做什么?”那丫头毕竟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仍就有些担心地问道。

“要不,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奴婢去禀报皇后。”那宫女倒是极为的客气,轻声的商量着上官云端。

汗,这宫女真够强大的,她完全可以将让她到梳妆台前,但是她却直接的将梳妆台转了个方向。

那人到底是何目的呢?

不是宫女,却混进皇宫,而且对这皇宫中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的熟悉?而且还这般波澜不惊的带着她在这皇宫中随意的走动。

“爹爹,雨儿,雨儿其实很爱爹爹……”上官凌雨此刻的脸上再没有了刚刚的仇恨与扭曲,反而多了几分祥和的轻柔,特别是望着上官傲天的那双眸子,此刻更是满满的欣慰。

“哼,你害死雨儿的这笔帐还没完呢。”二夫人对上她的眸子时,也是不由的惊颤,只是却仍就硬着头皮说道,同样的把上官凌雨的帐都算在了她的头上。

还有依琴与流萧现在更是生死未卜,他们两人跟了她这么久,她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一样的看待了。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寻依琴与流萧的下落,昨天,我原本是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凤月国的,但是后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到,应该是被上官凌雨安排的人阻拦了,不知道到他们现在。”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顿住,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王爷,二王爷趁王爷不在京城的这段日子,已经联合一些朝中的大臣,向皇上进谏,要皇上立他为太子,而且也在京城外做了部署,若是一旦让他成功了,王爷以后的处境只怕会。”隐此刻也顾及不了太多了,再次急急的劝道。

“都拿到了。”流萧点头应着。

“很好,想办法尽快联系原户主,以最正规的方式转给南宫世家。”上官云端的唇角慢慢绽开一丝轻笑。这次,就当她送给南宫世家一份大礼吧。

他不确定,此刻她眼中的痴迷是真的痴迷,还是装出来的。

“雨儿,爹爹对你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云儿的病,所以才会特别的爱护她一些,爹爹不知道,就因为这个,会让你妒忌成这个样子。”上官傲天微微的垂下眸子,心疼中似乎多了几分愧疚,难道真的是他错了吗?

“她到底会不会武功,一试便知道。”夜无痕的唇角微扯,望向上官凌雨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冷意,随后转向一边的侍卫,沉声吩咐道,“给本王检查一下。”

难道雨儿也要变成那样,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这太残忍了。

凤阑绝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他是不想让他树下这个敌人,也不想让他以后面对上官傲天的时候尴尬,所以才将所有的一切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更何况他也看的出此刻雨儿对云儿的仇恨,若是今天不废去雨儿的武功,雨儿肯定不会罢休,肯定还会伤害云儿。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众人急了,要说,他们今天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的,自然没有人敢拦他们,可是如今,王府大门紧闭,连个人影都没有,皇上的威力也吓不开这道紧闭的门呀。

现在正是夏日,又正值中午,众人站在那炎炎的烈日下,都快要烤焦了,上官云端虽然坐在轿子里,不必忍受太阳的毒晒,但是轿子的空间太小,而且不透风,此刻就如同一个蒸笼,闷的她透不过气来,脑子有些晕晕的,似乎要中暑了。

她当然知道,夜无痕喊她去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捉住她的破绽,哼,他让她去,她就去呀。

“你这架子倒是不小,本王都请不动你了?!”过了片刻,夜无痕出现在翠菊院,未进房间,他冰冷而危险的声音便已经传来,只是,这次却更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

她若是记得后面的,只要接下一句,也算是她赢了,这也算是后背者的一个优势,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比前者记的多。

不过,几位大臣的脸上却多了几分赞同,若是她接着蓝岚的继续背,可能是背不下去了,而重新背的话,毕竟刚刚蓝岚已经背过了,她也算是再重新记了一遍,只要能跟蓝岚背的一样多,也不算输的太没面子。

刚开始蓝岚背的时候,皇上一直都认真的看着。

“大胆奴婢,竟敢烫伤公主,来人,把她给朕拉下去,乱棍打死。”皇上看到蓝岚那被烫伤的心,大怒,冷声吼道。

她知道凤阑绝对百姓以及下人的爱护的,所以,她自然不能让皇上因为她而处置那宫女。

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虽然心中仍就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向一脸自信的上官云端时,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这个女人,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抢走了那些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爱,今天竟然还让她当众出丑。

刚刚那些捣乱的男子都被凤忆希清理干净了,那个女人此刻也淹没在这人群中,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了,她此刻只怕也无话可说了,而且她再说什么,百姓也不会再听她的了。

凤阑绝怔住,神情间似乎隐隐的有着几分紧张,他知道,她一向都有自己的主见,所以,只怕不喜欢这样的霸道,只是,其它的事情,他都可以由着她,但是独独这件事,他必须霸道。

她隐隐的感觉到,背后似乎有着几只手,同时的在阻拦着这件事。

她原本是担心他会没时间,所以才说让其它的人教她,不过依他爱吃醋的性子,若是换了其它的人,只怕,她会被醋淹死了。

上官云端此刻并没有望向她这边,所以也没有发觉。

这笑,倒是与平时的月儿极像。

“不错,我会武功,而且武功还不错。”上官凌雨阴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得意,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所以,今天,你注定会输。”

“你已经中了我的毒。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呵呵。”上官凌雨再次的阴笑出声,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得意,她为了这一天,可是设计了很久的。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因为,当今的皇上与太上皇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气势。

很明显,太上皇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很快便到了泰和殿,此刻,泰和殿中,不仅仅是皇上,皇后,几位王爷,公主也都在,如今皇室中的人,只怕都全了。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等一下。”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转过身,正对向他们,慢慢的说道。

“你属狗的呀?”等到他的唇离开她时,她还微微的有些气喘,略略抬眸望向他,略带不满地说道,这个男人怎么还咬起人来了。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然后装出十分认真的端详着她的脸,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只是丑了一点吗?”

呃,上官云端彻底的无语,这人实在是……

想让她回去,哼,谁理你呀。

反正,不再继续装下去,肯定是要嫁了,再伪装一下说不定会有一线机会呢。

上官云端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自做孽不可活的道理了。

但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多了几分异样的笑意,他自然明白,她是怕这样出去,被让人笑他,这个女人,终于知道为他着想了。

管他呢,既然他自己都不在意,她啥紧张什么呀。

这样的盛宴,菜肴自然是极为的丰富,落了坐后,众人相互寒暄了几句,便开始用膳。

她这话一出,众人愕然,这儿毕竟是皇宫,她身为公主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看到上官云端一脸痴傻的样子,心中暗笑,这个傻子,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过,对付像二皇子这样的人,只能用这样的损招。

王妃的命令,他自然要遵从,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最好还是等会去请示一下王爷。

“三,夫妻对拜。”随着司仪的声响,凤阑绝拉着她,缓缓的对拜,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幸福。

“云端,等我回来,我很快就会回来。”凤阑绝紧紧的揽着,一脸的不舍,说真的,他真的不想出去,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她,那怕只是一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63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