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百辞莫辩
作者: 考哇拉章节字数:65630万

许了点了点头,做出了肯定回答,他到是不是泄漏翻天帝的踪迹,姜尚或者还不知道,毕竟他为了天地间的安兴,舍弃了登临仙人之位,所以纵然智慧通天,又有九元算经傍身,仍旧无法算出翻天帝的下落。

相信大家都能看到出来,第一部已经留下了足够的伏笔,第二部就是封神之战,第三部是仙道焚魔之战。

尤歌只能苦笑,她现在能出去么?撞见容炳雄,绝没有好事。

容炳雄也意外在这里遇到尤歌,但由于尤歌不是穿的工作服,一时间容炳雄也发现不了什么。

尤歌不是第一次来霍律师家,记忆里,好像是四五年前来过吧,这里的布局一切都没有变,连家具都还是以前那种。

“大叔……大叔……”尤歌紧紧抱着他,小脸贴在他胸膛,生怕他又跑了一样。

谁输谁赢,真的那么重要吗?容析元不以为然,他心里自有一番斟酌。或许,在外人眼中看到的失败,对他来说,却是另一种欣慰和骄傲。只不过,这心思,恐怕除了他自己,无人能懂了。

容析元怔怔凝视着眼前的小人儿,她嘟着粉红的小嘴儿,可爱极了,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是他熟悉的味道,蛊惑着他的神经。只有在她睡熟的时候,他眼里的光线才会柔和下来,眸光中涌动着星辉。

“……”

这样笑里藏针的说话,夹枪带棒的,如果换做是别人,只怕此刻就是要愤然离席了,可苏慕冉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号称女金刚,不是云珊几句话就气跑的。如果她气跑了,云珊会更得意,所以,苏慕冉不跑,她知道自己始终是要面对的。

许炎静静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击中了他的内心……尤歌对待小狗狗就像是对待小孩子那样有耐心和爱心,许炎不由得在想,假如尤歌有一天当了母亲,她会是什么样呢?一定比现在更美更温柔更充满了爱。

“行,我不跟你废话,你出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许炎再次赶人,表情黑沉沉的。

尤歌心头咯噔一下……容析元不会放她走,说是要在后天登记结婚之后,她才可以自由出入。

果然,尤歌皱起了眉头,粉润的小脸露出几分无奈:“看来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也有本难念的经啊,好吧,看在我们是哥们儿的份上,我这段时间还没找到工作,有空我就来这边做饭,反正我自己也是要吃饭的。”

“怎么了?”龙晓晓慌忙跟上去,刚才尤歌的脸色好差。

龙晓晓不明白,也不甘心,可她算是首次见到了职场残酷的一角。上司一句话,好比泰山压顶,你就算是对了也成了错的,好在,工作没丢。

...隆青市是靠海的地方,过年的时候如果没有冷空气下来,那么天气就不会太冷,否则便可能冷得让人受不了,加上海风的侵袭,就连街上的行人都会少很多。

透过茶色玻璃,能看到茶庄里有几个打扮时尚的女子在为顾客沏茶,看样子像是专业泡茶的,可是尤歌脑子里却浮现出最近看的新闻……大概意思是说有些茶室不正规,挂羊头卖狗肉,虽然看着是茶室,但实际上却是藏污纳垢之地,假借茶室之名暗地里却是跟夜总会一个性质。

尤歌站在距离他一米的地方望着,涨红的小脸露出一丝试探:“喂……你……你没事吧?”

断断续续地说完,容析元翻了翻白眼,紧接着两眼一闭,果真是晕过去了。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她就是唐虞梅,好记得吗?”

容析元正烦着呢,冷着脸出去看。

“谁说我还想着她?别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我现在恨不得能冲到她面前狠狠地扇她几个耳光!”他带着戾气与恨意的语调,身上霸气十足,确实有种令人胆战的气势。

这别墅里,在半小时之前出现了网络故障,已经报修,现在维修人员上门,本该是唐虞梅亲自去监督的,可是尤歌在这里,而她又跟尤歌较上劲,成功地被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她也不管那么多了,随口就答道:“这种小事别来烦我,让他们快点修好。”

“呵呵,你们还想在一起?痴心妄想!既然你不肯认我这个做妈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唐虞梅说着,手上也跟着一用力……

容析元也好不到哪里去,抱着尤歌,他时不时在颤抖,只因这幸福来得太猛烈,仿佛在做梦,让人怀疑这是不是真的?

尤歌脸上还红红的,因他这新游戏而羞涩,心跳都还没恢复正常呢,说实话,尤歌没想到他花样这么多,什么都敢于尝试,而她在他的带动下也算是开了眼界。

容析元不禁又想到了许炎……那个看似只是医生却实际不简单的男人,如果尤歌这几年都受着他的教导,那么,透过尤歌,就能看出许炎是个多么具有实力的对手。

“你也不用太谦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成为泰华收购案的主力,你们公司的老总想必是很赏识你,而你到目前做得也还不错。”容析元很少夸人,现在夸夸尤歌,听起来也是公式化的口吻。

忽地,霍骏琰有个明悟——能让男人改变的,不仅是一个女人,而是他的整个家庭,除了女人,更包括孩子。

没有人刻意刁难,尤歌就会轻松很多。随着对工作的熟悉,尤歌的表现越来越好,这是连店长都不得不承认的。

说什么都没用了,容析元喝了酒,加上情绪太激动兴奋,压抑了几年的**比洪水还猛烈,将尤歌深深地淹没,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占有她,让她想起谁才是她第一个男人!他像狂风过境,吞噬着,摧毁着……

“啊?”管家愕然,随即心底无声地叹息,那本影集里,大都是以前大少爷的照片啊。

对她来说,屋子里是否足够豪华,这不重要。她也从来不会重视物质的好坏,她只有用那颗纯纯的心在等待着容析元的出现。所以她选择了在车库旁边的佣人房住着,只要容析元一回来,她可以第一时间听到车子响声,看到他的身影。

看看这门牌,就是尤歌的家了!

这一刻,容析元突然好像明白了……尤歌之所以这么坚决,是因为许炎吧?

容析元正眼都没瞧他,讳莫如深的目光紧紧盯着戴口罩的女子,淡淡地说:“黄经理,这位是你的朋友?”

越成熟的女人越是风情万种,郑皓月到了这个

这也是郑皓月的优点之一,她会理解容析元工作的繁忙,从来不会埋怨他在公事花的时间太多而陪她的时候太少。这是她聪明的地方,也是她之所以能长期留在别墅的因素之一。

其他人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尤歌,有的还小声讥笑,唯有那位混血男士皱着眉头,深蓝色的眼眸里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忽地表情一变,抓住尤歌的手腕说:“别着急,我带你进去。”

混血男士一听,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的神色……这个年轻女子很理智,不像某些脑残式拜金女那样看到他这种级别的高富帅就头晕,她算是很特别的一个了。

===========

容析元却出奇地平静,削瘦的脸颊露出嘲弄的笑意,但他不说话,任由唐虞梅在叨念。

男人禁不住嘴角抽抽,暗暗摇头,望着尤歌纯澈的眼睛,不知怎的,他竟会生出一缕久违的疼惜……她太单纯了,容析元所做的事情真的对吗?

“老公,你确定要带着两个小娃娃上婚礼吗?”

容析元见状,毫不犹豫地伸出双臂,将这个气呼呼的女人抱着,捏捏她粉红的脸蛋:“你看看,现在的你,不就是个大孩子吗?外加两个小宝宝,都是孩子,我都在乎,行不行?如果非要分个主次,当然是你更重要了,没有你,哪来的孩子?所以啊,你才是家里的老大。”

经过了风风雨雨的人通常都有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像以前那么拼命,那么一心想要往前冲了,会想放慢脚步,多多关心家人,享受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虽然所拥有的财富惊人,可她的内心却是极为孤独的。父母不在,也没朋友,而郑皓月很多时候都忙,所以尤歌最忠实的伙伴就是香香了。只有香香才会每时每刻都陪伴着她。

“嘘……”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颈脖,深邃惑人的眸子与她对视着,犹如宇宙黑洞般的双眼有着让人*的危险。

“现在才九点钟,我带你出去喝早茶。”容析元果断的口吻,预示着他的决定不可更改。

“唔……这个奶黄包好好吃,你不尝尝?”

“……叫我许医生!”

“……”

许炎本来精明,这下总算是发觉不对劲了,尤其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克制着哭声。

“喂……”许炎伸手拉住她,暗暗咬牙,装作漫不经心地说:“怎么这么小气,我都解释清楚了你还走?你走了,谁给我送午饭,谁陪我练招?再说了,一个女孩子跑去国外,独自一人,不太安全,如果你家人知道你是跟我闹别扭才走的,要我负责,那怎么办?算了算了,你还是回去安心当你的教练吧。”

“还拍手呢,小子,我看你就是想来当电灯泡的!”说着,容析元故意黑脸对尤歌说:“老婆,你抓紧给他介绍个女朋友,省的他成天闲得慌。”

苏慕冉惊喜地站起来,见许炎正冲她勾勾指头,那意思是在叫她出去?

憋着声音出了病房,苏慕冉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不动了,用力掰着他的手,企图从他的铁爪中挣脱出来。

但无奈许炎抓得太紧,

但苏慕冉已经因为那天许炎“耍*”的事而愤怒,心里有疙瘩了,所以今天见到他,她也不像平时那么兴奋。

“老婆,咱们的婚礼是该提上议程了,不用等孩子们到四岁吧,现在先办一个,以后过两年再办一个……只要你喜欢,我们可以办很多各式各样的婚礼,怎么样?”

“是啊,龙晓晓受伤住院了,我来看她,你呢?”尤歌清澈的眸子紧紧盯着许炎。

谁都来不及阻止这位记者,想要挽回已经迟了,尤歌已经听到了记者所说的话。

香香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沉闷,可着劲儿地逗主人开心,一会儿打滚撒娇,一会儿伸出爪子在尤歌胳膊上挠挠,一会儿又缩在她身边四肢朝天……

可惜,容析元没有回头,他现在急着去找尤歌。

“不懂就算了,我就是路过,来看看……刚在外边碰到霍骏琰了。”

假意的大方,绝口不提她自己曾是容析元的未婚妻,好像那是没发生过的事。郑皓月这份表面功夫做得太完美了,这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失恋的女人。

通过这么零距离的接触,尤歌对宝瑞的热爱,更多了一层升华。

犹记得,四年前的她天真无邪,曾问过容析元能不能一辈子陪着她,那时她不懂那些话的含义,现在想想,原来她早就渴望过当他的妻子,只是现在脑伤痊愈了才明白。

有的人才反应过来,熄灯兴许不是偶然,是宝瑞故意的?

“老公……”尤歌轻柔地一声呼唤,差点让容析元骨头都酥了。

一个辛苦建立起来的品牌,积累起来的信誉与人气,在奢侈品展销会这种场合一旦遭遇丑闻,并且还是质量问题,假货,那基本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别想恢复名誉,即使澄清了,消费者心里都有阴影。好在是容析元机警,否则,那会是什么后果?

两人从未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彼此的脸相隔只有20厘米,身体都几乎贴在一块儿了……霍骏琰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可是,这么近的看着龙晓晓,能看到她清透的肌肤干净无暇,毛孔好似隐形了,小巧的鼻尖上有微微的汗珠,粉红的樱唇吞吐着灼热的呼吸,唇瓣的颜色竟是格外的诱人……还有那双写满了惊诧的眼睛也是这么清澈动人,神差鬼使的,霍骏琰忽地想到,假如龙晓晓摘了眼睛会是什么样呢?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我……我不会叫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63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