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第120章:滥觞所出

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卯木花开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1567

    连载(字)

91567位书友共同开启《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0章:滥觞所出

进了太上皇的寝宫,发现太上皇如同平时一样的坐在房间里,看到他进来,只是微微的抬了一下眸子,并没有太多的异常,而眸子深处,似乎仍就带着些许的迷茫,望向他时,并没太明确的焦点……

上官云端心中暗惊,但是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装做一脸惊讶地说道,“草民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很快,皇上便按太上皇的吩咐,将皇室中的重要的人,以及朝中一些大臣,都召进宫来,去了大殿,等待着太上皇的到来。

“痕儿,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听的朕都糊涂了。”皇上有些不满的望向夜无痕,沉声问道。

“还不快去?”上官云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冰冷的声音中更是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而随着那再声掌声响起,全场的百姓都纷纷的鼓掌叫好。

“本王与你是在王府中成的亲,所以,这洞房,自然也要在王府中。本王现在不是皇上,而只是你的男人。”凤阑绝的唇紧紧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的笑道。

而他的那句,从来不会瞒着她,也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信任,是的,她是了解凤阑绝的,凤阑绝不是那种乱用情的男子。

这次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柔,音量提高了些许,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怒意。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深处,隐过太多的算计,突然开口说道,“若是,我输了,我就立刻离开京城,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踏进凤月国半步,相反,若是你输了,也是如此。”

果然,看到皇上微愣了一下,脸上的欣喜似乎也微微的僵了一下,不过随即却微微的点头,“恩,云儿说的也对,就先拨五十万两去桐城,剩余的就先充入国库,国库现在正。”

而且,她事先还服了一颗流萧给她的可以屏气的药,所以,那人凭气息,也不可能找到她。

那些夫人看到面前的情形,本来就一下下吓的全身发抖,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自然是求知不得,纷纷应道,“好,好。”

她知道,上官云端这么做,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想要激怒她,她明知道那是上官云端的诡计,但是这一刻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云儿,你的意思呢?”凤阑绝岂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唇角微扯,仍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再次的望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

凤阑绝将那些题目平分给了那几个管家。

若是平时的凤阑绝就算天塌下来,他都能保持纹丝不动,气息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凌乱,但是遇到她,很多事情,似乎都变了。

非常时期,对待非常的人,就只能用非常的手段。更何况,他凤阑绝做事向来只看结果。

“没有消息,就证明一切顺利。”凤阑锐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

丞相大人走在所有的大臣的后面,所以,此刻,隐是紧跟在他的身后的。

皇上的命令,谁敢违抗,只不过三两下,王府的大门便被撞开了。

“哈哈哈。”夜无忧微愣,随即狂笑,大笑的同时,双手忍不住的拍着桌子,“哈哈哈,上官云端,你能不能再蠢一点,哈哈哈,笑死我了……”

就算做为律师的她再厉害,但是有些事情,却因为太多的因素,无法让人看到真正的真相,所以,她需要一些特别的手段。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摇了摇,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喃喃低语道,“清儿……”

双眸微闪,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她与王爷晕倒时,那个傻子将那茶水换了?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而那几个黑衣人更是纷纷的惊住,二皇子的意思不会是想让他们供出他吧,但是想到二皇子的自私与狠绝,绝对没那么好心。

只是,他的那些伎俩,想要糊弄她跟凤阑绝,只怕还差了点。

说话间,马车已经准备好了,上官傲天一大早就上早朝了,便留在了皇宫中,只是安排了马车来接她们。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男子,谁都想要嫁给他,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她们绝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不如,等皇嫂醒来再说吧,这可是为皇嫂报仇呀,怎么着也要让皇嫂看到呀。”凤忆希望向夜无痕那一脸的阴冷,以及有些让有惊颤的寒气时,微怔了一下,然后故意装做轻松地说道,想要缓和一下此刻的紧张的局面。

“云端,醒醒。”凤阑绝轻声的喊着,她不醒过来,他的心永远不能落下。

上官云端无语了,她刚刚明明喊的凤阑绝,为何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绝字了呢,这,上天还真会跟她开玩笑。

凤阑锐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太上皇上真的还没有醒过来,而双眸再次微微的转向丞相,看到丞相也是暗暗的点了一下头,心中便更放心。

“他长的跟玲妃太像。”凤阑绝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他应该是玲妃所生的,因为是你亲弟弟。”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带下去……”夜无痕的脸色铁青,心知,再逼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沉声吩咐着飞赢。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其实,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成家,然后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上官云端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真情,但是,却也不想他扯的太远了,不由再次轻声说道,想着把他拉回到她的问题上。

“老夫人……”

她真是该死呀,她也真的后悔了,只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

张大旺瞬间石灰成雕塑,腿一弯,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一张嘴大大的张着,竟然连痛呼都忘记了。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按照我朝的律法,杀人者要打入天牢,情形恶劣者,要处以极刑。”丞相再次说道,得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上官云端进了房间后,快速的走到床前,在南宫雪惊醒下意识的想要惊呼时,一把匕首冷冷的逼在了南宫雪的脖子上,成功的制住了她的声音。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略带慵懒的姿态,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一夜无眠,却不见半点的憔悴,不见半点的狼狈。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虽然还不曾成亲,但是,本王妃已经是绝王选中的王妃,你竟然当众污蔑本王妃,而且还鼓动大家脑事,该当何罪?”上官云端也根本就没有跟他开口的机会,突然沉声喊着。

虽然她的容貌或者是略略差了些,脸上有着太多的雀斑,但是,此刻这些百姓的心中,却没有一个人觉的,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了。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大家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算不是傻子,但是她以前可是嫁过夜阑国的四王爷,是被四王爷休了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绝王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这一次,竟然是一个女子,那些捣乱的男子已经都被凤忆希捉起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女人捣乱。

以前,凤阑绝对她虽然不够热情,但是却也绝对不会这般的生硬,虽然没有回应过她的感情,但是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的绝裂。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他发觉自己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本王妃只是想去看看皇后,此刻宫中定然乱成一团,本王妃怕吓到皇后。”上官云端也明白他们的难处,不想让他们太为难,双眸微闪,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说真的,她此刻也真的很担心皇后的处境,毕竟皇上被废,皇后只怕也会危险。

上官云端的眸子也快速的望向皇后,等待着皇后的回答。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所以,太上皇还可能是被人挟持,为人威逼,而且,她甚至怀疑,会不会去大殿的那个太上皇是假的,而真正的太上皇,还在自己的寝宫中。毕竟这古代的易容术可是十分的了得的。

但是太上皇就不一样了,现在太上皇已经在那人的手中,而且一旦那人的目的达到了,太上皇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太上皇今年已经八十六岁,只是,太上皇的身体一直很硬朗,他离开的时候,太上皇还是好好的,还非要跟他一起喝洒,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重?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不知道,握向太上皇的手的那一刻,上官云端却突然有着一种极为安心的感觉。

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众人,带着一种让人无处可逃的锐利。

“凤阑绝,这儿真的好美呀。”上官云端一脸欣喜的喊着,一边在那山水间跑着,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那天,那个丫头交出来的那包毒药,这几天,叶寒一直在做分析,做实验。

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上官云端的脸色也微微的阴沉,心中更是有些后怕,她刚刚站的位置离那丫头那么近,若是当时凤阑绝没有快速的带她离开,不知道此刻死的会不会是她?

“恩。”凤阑绝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对他的做法,很是满意,然后望向地上那丫头,对素容说道,“你看一下这丫头,然后找一个跟她的身材差不多的,易容成她的样子。”

没有想到,他的王府中,竟然会有这么多别人的眼线,而且还在他的王府中,害他的王妃。

因为她身上的毒,凤阑绝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碰过她,毕竟,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也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胎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呀,欣儿姐姐说的对,这样子怎么能参加选亲呀,要不还是让她回去换件衣服再来吧。”另一个女子‘好心’的建议。

这才望向那宫女,那宫女长相极为的普通,而且似乎有些年纪了,大约已经有二十几岁的样子,像这个年纪还留在宫中做宫女的并不多。不过能混到这个年纪应该多多少少有些职位的,要不然早就被送出宫了。

那宫女见上官云端起身,便向前走去,上官云端也没有再多问,而是跟在她的后面,“你要带我去哪儿?”看她走的方向应该不是去皇后或者去大厅的方向,上官云端再次问道,在这皇宫中,她并不想让其它的人发现她的特别,所以还是极力的伪装着。

而且,她的衣服是刚刚才被那几个女人弄破的,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神速都赶不出这么一件完美的衣服,很显然,衣服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她的易容术可以说已经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就算再丑的人,经过她的手,也会变美的。

虽然说,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要查起来,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在现代可是有名的律师,这种事,还是难不得她的。

“当然不会介意,来人,把后院那几只狗带过来。”夜无痕极为爽快的答应了,而且还命令侍卫去牵狗。两个人倒是配合的极好。

只能转向老夫人,沉声道,“娘亲,这丫头竟然用狗来咬我们,根本就不把您当长辈,我们还是离开吧,到时候若真的伤了您就不好了。”

他现在应该祝福她。

凤阑绝的眸子微眯了一下,身子似乎也略略的僵了一下,但是仍就沉声道,“这事,本王自在分寸,你们不用再说了。”

只是,凤阑绝是何许人,神话般的人物啊,岂是能用一般的标准来衡量的。

一边的侍卫,紧紧的扣住了她,不让她动弹丝毫,所以,上官凌雨只能一脸仇恨的盯着上官云端,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活,上官云端只怕早就被她的眼神灭成灰了。

那冷冷的话语,冷情而狠绝,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你?”上官熬天看到二夫人时,脸色瞬间的阴沉,都是她害的,她还有脸哭。

“还继续什么,被这么一闹,皇嫂怎么可能还记的。”凤忆希实在是忍不住了,微微带怒的望向她。

这个问题,似乎比刚刚跟蓝岚的比试更让众人期待,更让众人紧张了。

凤忆希更是怔在原地,只是呆呆的望着她,久久的回不过神来,没有想到,皇嫂竟然有这种大胆的想法,那么以后的她,能不能也像皇嫂一样,自己选择自己的幸福。

凤阑绝也是微愣了一下,随即眉角微挑,或者别人会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或者以为她说的只是空话,但是他却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她,她的生活,的确是由她自己做主的,否则,他以前就不会那么担心她会不答应嫁他了。

“是呀,传言说这个王妃怎么,怎么着,但是如今一见,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王妃明明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呀。”另有一个略略上了年纪的女人略带惊愕的说道。

这个朝代,因为从小的教育,女人是不能顶撞自己的夫君的,夫君说什么,说是什么,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只能应着,所以,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特别是一个胆子懦弱的妻子说话间,的确像是有自言自语的。

上官云端的唇角多了几分轻笑,成亲已经是早晚的事情,早点或者晚点都没什么了。

不过,却是配合着她的意思说道,“说真的,本王还真是有些担心,现在本王就管不住你了,若是真的让你学会了武功,那还得了,还不翻了天了?”

“主子什么时候都很美。”依琴白了她一眼,闷闷地说道,她跟流萧可是见过主子的真正的样子的,只是,她也有些不明白,主子明明那么美,为何要伪装成这个样子,今天可是她与绝王成亲的日子呀。

难道说,这丫头今天太过高兴了,有些忘乎所以了?此刻月儿是背对着她倒茶的,难得的是,这丫头此刻竟然没有说话,十分的安静的倒着茶。

“这个不用你担心,这一切,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上官凌雨一脸得意的轻笑,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上官云端身上的嫁衣,唇角扯出几分异样的怪笑,“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心,为你做嫁衣,你知不知道,为了做这件嫁衣,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过,值了。”

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心中便不由的一沉,这样的阵势,难道?

他的声音极为的虚弱,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般,而且说几个字后,就微微的气喘着。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不管有多少的敌人,她都陪着他一起,一个一个的对付,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害怕,更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那个宫女出了房间,刚关上房门,凤阑绝突然的将上官云端揽进了怀里,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唇便快速的吻向了她。

她得罪他了吗?

她便成功的将这茶壶拿了回来。

他真的能够一眼认出她吗?

或者,他只是试探她呢?

刚刚在那个‘宫女’面前,她也并不曾表露太多呀。

上官凌雨的眸子猛然的眯起,隐在下面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指甲狠狠的嵌在了肌肤中,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只是在望向上官云端时,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绝。

说不定会直接的扑上来。

竟然有传言说他的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她真的很怀疑那传言,一个身边从来没有女人的男人,能够一抱便清楚的知道她的尺寸吗?

“今天,皇上依绝王的意思,安排了这次选亲,希望绝王能够选到喜欢的女子。”夜无痕慢慢的说道,声音似乎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冷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绝王的身份。

所以,此刻他不顾在场的皇上,皇后,以及那些大臣,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只是想让她退出这次的选亲。

只是上官凌雨却知道她已经不傻了,所以心中更是奇怪,不过,想到夜无痕竟然真的打算再让她回去,再让她做回王妃,心下便更多了几几分妒忌。

夜无痕那阴沉的眸子,漫过几分怒意,但是却又快速掩饰了下去,直直地望着她,再次慢慢的说道,“本王不是跟你说话,又能跟谁说话,本王的王妃难道很多吗?”

不要说她此刻是故意的装出来欺骗他的,就算她真是因为那些原因嫁给他,他也会立刻答应她。

既然是他自己选择的,喜欢的,自然就是她的一切。

555555那里面可还藏着一些极为稀有的药物呀。

上官云端再次的惊愕,这人不会是能够看透她的心里的想法吧,要不然为何每次都知道她想要什么?

“你现在才知道呀?”凤阑绝唇角微扯,半真半假的笑道。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明白皇后的意思,不想让她知道那件事,免的她担心,便微微的点头道,“恩。”

就算到时候有太上皇护着她,但是这整件事情,她会很被动。

凤阑绝牵着她,慢慢的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司仪再次高喊,凤阑绝便先牵着上官云端到了太上皇的面前,慢慢的弯身。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在这其间,太上皇悄悄的离开了,而皇后看到皇上醉的不省人事,便只能吩咐人将皇上送回去。

到时候,不仅仅是霜儿会受到惩罚,她肯定也是躲不过的。

竟然一下子就折断了霜儿的手臂。

而自从上官云端被休,赶回将军府后,老夫人对她更是厌恶到了极点,曾经不止一次的想把上官云端赶出去,只是因为上官傲天拦着,她也没办法,上官傲天其它的事情,都会听她的,但是独独这件事情,却极为的固执,一次又一次的忤逆她。

一时间,因为太过生气,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傻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其它的人,也都纷纷的惊住。

“王爷也来了,这丫头又惹事生非,倒是让王爷看笑话了。”老夫人本来还想跟借机跟上官傲天说几句上官云端的不是,却恰恰看到转过来的夜无痕。

夜无痕眼睛本来就毒,刚刚一定也听到了她的那一番话,所以,毫无疑问的,他已经知道她是在装傻了。

楼上的凤阑绝脸色微沉,看到夜无痕那般的靠近她,心中竟然感觉到几分沉闷,一向冷静,沉稳,处事不惊的他,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想要将夜无痕扯开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