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人格的苏醒

王黄豆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69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4章:初发芙蓉

王黄豆豆 48691

两父子的攻击眨眼间就到了面具男的近前,拳头撕裂了空气带着呼啸声砸向了头部和腹部。

“真要一战,我们也不是没有胜算。”文臣不比武将,在思考出不出战的问题上,文臣的想得更多,“我们虽然缺少粮草,可我们打赢西胡后,粮草必在能得到补给。凭西胡的国力,他们的粮草应该足够支撑到我们与北齐打完。至于战后,我们只要熬两年就能熬过去。”

“没事。”顾千城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独自往前走。

“祖父,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顾承志一脸天真的开口,初显阴狠的眸子,提溜的转着……

很长一段时间,长生门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头上,压得他喘不过气,让他什么都做不了,可现在呢?

江家的人死了三个多月,案子一直未破,又没有人来领尸,尸首一直存放在城外的义庄,义庄离江家只有半个时辰的车程。

更不用提,她曾在春意楼出现过,哪怕是事后去的,可难保赵王与赵王妃不会多想。

“我才看不上女皇呢,我的目标是……”江南的情况已坏到极点,内部是不是铁板一块顾千城不知,但顾千城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外力作用,江南很快就会成为景炎一个人的江南,甚至景炎有可能凭借江南的兵马,与大秦划江而治。

郑大人恨死顾夫人了,别说为顾夫人出头,不掐死她就是好的。

父子二人相处温馨,在龙宝面前秦寂言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会对孩子笑,会宠着孩子。

老皇帝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越久没有秦寂言的消息,秦寂言遇难的可能性就越高,他甚至不敢寻问秦寂言的下落,就怕秦寂言会和太子当年一样尸骨无存。

随着顾千城的动作,簪花小楷跃然纸上,很快一张纸就写满了……

六个暗卫上前,看了一眼柱子的高度,默默的退下。他们身上有伤,不对……就算他们身上没有伤,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这个高度也够呛。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秦从来不曾亏待过季家,要没有大秦皇室的支持与默许,季家凭什么独揽三国私下的生意?凭什么攒下巨额家产?家中子弟凭什么享受人间富贵?

尤记得他在八岁前,还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少年,可是……在那一年,他见到了大秦的皇帝,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

小丫头年纪不大,许是经历得世面不多,脸色到现在还很难看,看样子是吓坏了。

“你去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顾千城眼眸带泪,再加上面上有几分病容,看上去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秦寂言一时看呆了,竟是迈不动脚。

“好处?也不知有没有命能拿到。”北齐皇帝自嘲一笑,视线落在季诺身上,晦暗不明的道:“不管如何,终归要拼一把,让我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这段时间,虽然被北齐将士一坑再坑,可凤家军也不是吃素的,凤家军早就接受过训练,他们比北齐士兵了解,在炸场上要如何躲避炸药的冲击,凤家军因炸药而死的人并不多,只是受伤罢了。

北齐人看大秦人一路死伤惨重,却不知大秦真正死的没有几个,不过是借机抽走了一批人,而且又不会让人怀疑罢了。

“这个消息,我们要不要报上去?”怎么感觉这个消息这么假呢?

“此言有理,只是……我们真不管?”真正是为难呀?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要让封似锦知道,那些人把他老爹逼晕了,封似锦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长生门!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秦寂言说这些话时,神色平静,语气平淡,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太上皇又气又怒,“就算我没有找出幕后黑手,可朕也护着你长大成人了不是吗?要是没有朕,你早就死了。”

难怪那些老将军说,平西郡王府这位世子是一个铁人,不怕疼,不怕流血,身中十八刀还能和常人一样,在战场上厮杀。

这么快?

顾千城心里虽然也担心,可面上却不显露,冷笑道:“别高兴太早,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现在,就这么没了,全没有了!

他的父母在牢里,这辈子几乎不可能出来,就算出来也是废人,嫡亲姐姐随着楚世子一起被圈禁,这辈子已半点希望。

像猪对六这种穷凶极恶的土匪,秦寂言绝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对他们心慈手软,就是对大秦的百姓残忍。

“半壁江山虽然夸张了点可也差不多,我太外祖姓柴,当年柴家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马,可谓是权倾朝野。皇爷爷能坐上皇位,和柴家的支持有莫大的关系,当年要没有柴家的支持,他根本坐不上皇位。”

他们是最大的嫌疑人,虽说他们有证人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说服力稍弱,皇上要是执意不信,他们也拿不出别的证据。

六扇门上上下下都是共事了许久的人,他们彼此相熟,要互相监督的话,效果必然极好。

当初顾国公和顾郑氏偷.情时,为他们守门的仆人和丫鬟。

暗一一到江南,就发现江南的气氛更加紧张了。暗一连气也不敢喘,第一时间把信奉到秦寂言面前,“主子,景炎公子的信。”

“你手中的人,你手中的兵。”秦寂言一向是个干脆的人,并不给周王讨价还价的权利。

留下这句话,秦寂言转身就走……跛脚男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顾千城会提前醒来,他毫无防备的端起鱼汤送到顾千城嘴边,结果……

要说他们保护不力,实在不应该。他们缠住了长生门的人,以为景炎的人会保护顾千城,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抽出人力去保护顾千城,这才让顾千城出事。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而且,呕吐物在舱底那密不通风的空间里放久了,味道更难闻,要不及时清理干净,顾千城会受不住。

老管家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半蹲在顾千城面前,“姑娘,你没事吧?”至于腹中的孩子,老管家一点也不担心,有择子在,只要顾千城还有一口气,孩子就会很好。

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境地,是老管家一手造成的。老管家真要让她过得舒心,就别把她丢在让人窒息的舱底。

子车回来时,老管家已将那块小小的空间收拾干净,呕吐物带来的酸臭味几乎闻不到了。

子车没有拒绝,看着老管家拎着木桶,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老管家这样,活得不累吗?

为了让秦殿下高兴,顾千城没有节操的撒娇道:“地上和桌子多硬,我就喜欢坐在你的腿上,不可以有吗?”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这一看,顾千城就伤心了。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一身杀气,厉气未消,这样的顾千城很可怕……

顾千梦想要逃,可她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如同千斤重,根本移不开……

真得好不甘心。

顾千城脸色发白的冲进废墟,慌忙地大喊,到处的寻找,可嗓子都喊哑了,却没有一个人应她……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景炎现在的优势,就是手上的十五万大军,只要有兵马过来,景炎就不成气候。

子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他两人,问道:“你们想死吗?”

“皇上,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是要一个皇后的名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倪月说完,就低下头,静等秦寂言决断。

“除了后位,其他的都可以。”秦寂言仍旧坚定的不肯立后,哪怕倪月只要一个名份也不行。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锦衣卫首领不知老皇帝这是何意,但此举对顾千城和秦寂言有利,锦衣卫首领想也不想就应下。

“言将军?他好好的西北干什么?”不知为何,顾千城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地浮出,那个冷硬却内敛的少年。

“朕打你怎么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办的什么事。大年初一朕取消所有的宴会,留在宫里陪你,可你呢?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朕?”一想到自己满怀期待回来,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宫殿,秦寂言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要是开打了,拿不下秦寂言,光灭了大秦的水师,对长生门来说一点意外也没有。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秦寂言本想从秋离嘴里,问出他父亲的骸骨在哪,却不想秋离那么没用,一粒假的解药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我这里也有!”

“不必。”秦寂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将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血渗进去了,那就说明风遥是凤云霁的儿子,是凤家的子孙!

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继续跟过去了。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顾千城躲在殿外,果然看见暗一请来的向导,在供桌上叠了几块石头,摇摇晃晃的站在上面,手中的匕首则不断的朝屋梁上划。

小雪貂已经放弃了它的小玩具,对向导的行动没有一丝感觉,懒懒得窝在顾千城的怀里。

秦寂言并没有带着顾千城走大道,而是在一个岔道口快步一转,步入一条小道,随即轻功一起,几个跳跃……瞬间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顾三叔和顾千城商量后,决定就在今晚,趁贤其侯府还没有回过神,半夜去停尸房。不然,等贤其侯府出手了,他们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呃……”秦寂言大手覆在她的小腹上,一脸失望的道:“我都这么努力了,怎么还没有孩子呢?”

他和承欢宁可和千城姐姐一起出去冒险,也不想留在家里,即使家里更安全……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顾千城说是这么说,可仍旧低着头,就着秦殿下的手,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一杯水喝尽,顾千城觉得自己嗓子舒服多了,怕水喝多了要小解,只喝一杯便打住了。

“殿下,我们这是去哪?”懒懒的靠在秦寂言怀里,顾千城的声音还有刚醒来的迷糊与慵懒,挺好听的,至少秦殿下这么觉得。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一个从战场上踏着万千尸体活下来,仍旧保持稚子之心的人,顾千城无法不信。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不等顾夫人开口,顾千城对身旁的赵婆子道:“去找三老爷,就说我们顾家后院有杀人犯。”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孙妈妈松了口气,随即脸色一变:“大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这个时候吉时都过了,你怎么,怎么在这?你的嫁服呢?大小姐,是不是夫人,夫人为难你了?”

“财帛动人心,我娘留给我嫁妆太多了,他们怎么能不动心。孙妈妈你别哭了,收拾收拾,我们得走了。”顾千城已经伤心过了,她已不把顾国公当父亲看待,管他如何做。

“她们早就死了,再被装入坛中的那一刻。”即使明知坛中人有坏心,可顾千城仍旧无法厌恶她们。

那触脚可是比刀还在锋利的东西,可就是这样也戳不破。那枚白卵软绵绵的,触脚一碰就凹下去,完全无法给它带来伤害。

顾千城的话君亦安相信,只是,“如果赔银子能解决,我要找你干吗?”

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可前有钦差到来,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军中上下都明白,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

赵王年纪渐涨长,常年征战身上有许多暗疾,这一次受伤将诸多暗疾引发,需得调理很长一段时间。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下手还真是狠。”秦寂言抹掉脸上的血水,知道景炎没有追来后,便直接坐在小舟上,任小舟随波逐流。

“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从水里钻出来,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恼怒的拍打着水面。

“好,听承欢的,咱们就从那张弓查起。”顾千城心中已有计划,不过顾承欢的意见还是要采纳的。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只一眼,子车就记住了那船的颜色,“船上的老大叫猪头六,就是抢走姑娘的人。”

“快一点,再快一点!”一想到顾千城落在人贩者手里,秦寂言心里就急得不行。

“谢谢大人。”君亦安心里发苦,她一点也不想做什么傀儡谷主,可她能说不吗?

秦寂言摇头失笑,轻轻一带,将人带入怀里,“顾千城,欺君可是大罪。你要欺君,朕可不轻饶你。”

顾千城看了顾承欢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姐姐给你吹吹。”要放在以前,承欢是不敢和她这么亲近的,受伤的承欢很脆弱。

秦寂言带了两个侍卫登船,其他人全部留在船上。

“唰唰唰……”原本无人的殿外,突然涌出数道灰影,将秦寂言一行人包围。

“主子,顾姑娘能理解你,你并非不想去而是走不了。”景炎前脚离开,后脚就会被监视百官行动的锦衣卫拿下。

心腹为景炎出了一串的主意,其中有几个确实不错,可和丢下一切去找顾千城的秦寂言相比,都弱暴了,他就是做再多,也换不来顾千城那一刻的怦然心动。

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只是皮外伤,疼了两天就好了。

开玩笑,她都饿了这么久了,怎么也要吃个饱吧。虽说饿狠了的要吃清淡一些,可她现在没有那个条件,一切只能以饱为主了。

“没有数万也有数千。”秦寂言报出这个数字后,顾千城彻底不说话了。

长生门放话说要灭了封家,可以说是欺到了封家头上,封似锦要是能忍才有鬼。

皇上婚事,皇上的后代,也是朝臣们要关心的事,秦寂言的婚事不能再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