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下载版 > 第115章:投鼠忌器

第115章:投鼠忌器

申博下载版 | 作者:疯狂三小姐| 更新时间:2019-09-02

“那一处?”谢芳华伸手一指李沐清早先所做的椅子下。

南秦举国上下崇尚武。他们自小学习诗书礼仪,也学习骑马射箭。这里面的人,即便武功都不算好,但是也算是武双修。

持奉忽然抽出宝剑,对准谢芳华的脸,“你不交出秘术,本座自然不会杀你,但是,除了杀谢氏满门外,还会折磨你,先画花了你这张脸。”话落,他剑刃泛着寒光,阴狠狠地问,“本座问你,你到底交不交秘术?”

秦铮轻哼一声。

躺了片刻,谢芳华睁开眼睛,掀开薄被,坐起身,下了床,来到桌前。

“去查查轻歌的身世。”谢芳华道。

那么除了她的天机阁,还有谁能有呢

卢雪莹昏睡了一日未醒。

燕岚恨恨地低声道,“我哥哥喜欢她。”

皇帝一怔,盯着她面纱下隐约模糊的脸庞看了一眼,须臾,挥挥手,“朕不怕。”话落,又看向身后英亲王等人,“你们几人可怕?”

皇帝身子蓦地震了震。

左相脸色僵了僵,站起身,恭敬地道,“小女顽劣,哪里知道儿女婚事儿能由得她说了算?这些年做出些荒唐行止,实在是让臣老脸无颜。都是老臣和夫人昔日过于娇惯她了,今日宫宴上,老臣定阻止她胡闹,皇上放心。”

“皇叔,当年燕亭是和我打架了!”秦铮的声音忽然从灵雀台外传来。

“我送你进宫”谢墨含又重新上了马车。

秦铮点头,“不错,死门也是门。”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这一阵风看上去是对身后出手,可是旋风转了回来,却是对准的谢芳华和谢云澜。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刘岸直起身,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听说小王妃的两名婢女报案,孙太医被……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言又钻去了小厨房看着药锅。

谢芳华指指自己。

秦浩规矩地回话,“儿子刚从左相府回来,左相留了儿子用膳,吃酒得晚了些。”

秦浩嗤笑一声,早已经不见在左相府的恭敬小心,冷嘲道,“左相府的小姐又不是什么一等一的好女子,他看不上有什么奇怪?”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谢芳华睡得正熟,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丝动静,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

燕亭已经收拾妥当,他比秦铮稍微矮一些,秦铮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略显长,他不满地看着端着菜进来的秦铮道,“身量长这么快做什么?我记得我小时候比你高来着。”

不多时,听言搬来了两坛酒,一群人围坐在桌案前。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一时高兴,都做了。”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题外话

王倾媚顿时回转身,瞪大眼睛,“你让我一个女人半夜跟着一个杀手去杀手门?”话落,她瞪眼,“秦铮,我可是你小姑姑!”

“我带着人查了,老庵主的房屋倒塌,的确是年久失修,大雨连绵之下,承受不住,塌了。另外,芳华也查了老庵主的尸体,是被房屋砸死的。”大长公主不欲再多说,摆摆手,“你吩咐人赶紧去收拾,咱们这就下山回府。”

燕岚也看着大长公主。

“既然这样……”大长公主有些犹豫,“那你小心点儿。”

大长公主面色现出凝重和愁容,压低声音说,“你们不明白,你被梦魔这件事儿,哪里有那么简单?娘不想继续查下去,也是不想我们大长公主府卷入其中。京城内外接连出事儿,今年真是多事之秋。”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郑孝扬挠挠脑袋,“被打板子很丢人啊!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去西山军营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所以,秦铮和谢芳华径直来到府门口,喜顺早已经吩咐人备好了马车。二人上了马车,侍画侍墨玉灼三人依旧坐在车前,马车离开了英亲王府。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另外,没有

随着他走入,门再度紧紧地合山。

小童清楚地看到了赵柯的表情,想着看来哪怕是三年过去,公子依旧还是没好的。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飞雁自从得了秦铮的吩咐,便跟在暗中,关注谢芳华的行止动向。然后待她进了谢云澜的府邸,在西跨院安然地睡下后,他才回平阳县守府的听雨阁对秦铮禀报。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是。”翠荷垂首。

英亲王妃怒道,“西山军营也就罢了,堂堂英亲王府,竟然也有人对婢女下了虫盅之术,惨死在我门外。”话落,她道,“去请王爷立即回府。”

卢雪莹扶刘侧妃坐下,立即对谢芳华关心地问,“弟妹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