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爱上你别无选择 > 第87章:离群索居

龙尧宸抿了下唇角,点点头。

她从来不怀疑自己对彭宇阳的感情,她爱彭宇阳,从两个人小时候开始的不对盘到后来龙岛的相遇,二人就已经注定了这一辈子的纠缠,可是……她不想在某一天让他绝望!

纪小暖觉得自己的人生在逃离了龙夏洛后跌入了夏洛营造的黑暗世界里,她是不是和“夏洛”两个字的人犯冲啊?为什么她人生的噩梦和名字里有这两个人脱不开关系?

帮派里因为她的话陷入了沉寂几秒,随即……大家就和抽风了一样。

祸水泱泱:欢迎小暖暖进入……希望以后有机会一起抽风去砍人……

“宸,你……会不会对我太残忍?”颜若晞笑了起来,她的笑透着由心发出的悲伤,“sam说了,我的眼睛一个月不换视网膜,就会有后遗症,甚至再也看不见。你不让我离开,难道……真的让我天天活在你的心不在我这里吗?你,这是对我这些年来对你若即若离的惩罚吗?”

“我不想她这样下去……”苏沐风轻轻拉起夏以沫的手,“她的生命应该是充满希望的,不应该是在绝望中的。”

苏沐风转头看着嘴角噙着笑的夏以沫,不羁的脸上有着一抹忐忑……他一面沉浸在这样的生活里,一面,却又害怕着什么……

夏以沫的额头抵着龙尧宸健硕的胸膛,她垂着眸,轻轻抿着唇,这一刻,她没有挣脱开龙尧宸的怀抱,只因为……她想要再感受一次他身上给她的安全感,仿佛,只要是他说,她此刻就是信的,甚至,整颗心都十分的安定。

上面大致的内容是:夏姓女子高中毕业后就缀学在家,因为有个烂赌的父亲,她游离在各个场所打工,其中不乏一些特殊的行业,最后,靠男人为生,后来看中一个有钱男人,不惜拆散人家情侣,硬是做了第三者,只是后来男人突然发现还是前女友好,抛弃了她,她因为在a市生存不下去后躲到国外,后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引诱上了spark,更骗的spark为了她停止音乐生涯长达一年之久,本来以为此夏姓女子从良了,可是,谁知道,这个女人最近又缠上了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抛弃了spark,而spark因为她的离开,开始自暴自弃,最终自缢住院!

龙尧宸倪了眼烈风后,又交代了几句,关闭了视频通话,随即拿起手机,回拨了夏以沫的电话……

龙帝国私人医院,餐厅。

莫忻然抿了下唇走了进去,秘书站在门口脸色难看的看着冷冽,只见冷冽微微示意了下,她悬着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恭敬的微微躬身后,将门带了起来。

莫忻然见付兰芝不想说,知道这会儿问也不方便,也就没有问下去,只是拉着她到冷冽的对面坐下,挑了傲娇的眉角,“这个是我小姨……”说着,她看向付兰芝,“他是冷冽,暂时来说是我男人!”

当她气喘吁吁的到了赌场,还来不及换口气儿,就被经理何俊告知,她……被辞退了!

微微点头示意,夏以沫进了别墅,不管多生气,就算真的活的很卑微,但是,她却想给自己留最后一点儿尊严,至少……让她自己以为自己没有那么狼狈。

“如果我不同意呢?”龙尧宸拿起茶壶和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可以丢下国会去寻事……可是,我不想回国会!”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苏沐风缓缓放下小提琴,眸光幽深的缓缓落在了夕阳上,脑海里闪现出街边的小公园里,那个女孩儿,静静的聆听着他的琴声,没有鼓掌,没有惊讶,甚至没有崇拜,有的……只是安静的享受。

夏以沫默默的在厨房煲着汤,她看着冒着蒸汽的盖子,嘴角自嘲的嗤笑了下,人生的际遇还真是奇怪,前些天,她作为一个暖床的玩具在这里出没,如今,她却沦落成了女佣?

颜若晞抿了抿唇,缓缓说道:“我想喝水,可是,我把杯子放偏了,所以……水就倒在我手上了……”

气氛在等待山狐的同时又一次的陷入了死寂,凝重的气氛早已经让孩子们忘记了反应,只是本能的挤到一起瑟瑟发抖,甚至,还不清楚此刻龙尧宸只会换夏以沫和乐乐。

“那个宸少还真男人……”

“与龙帝国合作开发案已经签订了协议……”

冷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眸光渐渐变的深邃,“你刚刚说什么?”

“你小时候在皇家别苑住过?”苏沐风反射性的问道,“你小时候在龙岛?”

天霖不打电话,却直接送了请柬过来……是不想听到他的托辞,他这是逼着他非要去!

冷冽停住了脚步,然后缓缓的将脸侧移,冷厉阴寒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前方一栋摩天大楼……他缓缓抬头,最后目光透着嘲讽的落在偌大的logo上,那个整个齐亚岛,甚至在世界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冷氏集团的标徽。

龙尧宸垂眸看着夏以沫,接收到她眼底的询问,淡漠的说道:“这件事情过后,我就会放你离开!”

龙天霖脚步没有停的直接到了院子里,看着龙尧宸一脸认真的在夏以沫的指挥下捏着雪人头,微微挑了眉眼,嘴角勾起一抹狂狷的笑意,缓缓说道:“这大半夜的……哥还真是有心情。”

曲终,帷幕在不停歇的掌声下渐渐拉上,人们意犹未尽的还站在原地鼓掌,看着被拉上的红色帷幕不肯离去……

演奏厅的人已经渐渐散去,本来还热闹的地方因为人的离去突然变的安静起来,夏以沫站在巨幅的海报前面,她看着微微侧身站在三角钢琴前的小麦,有一刻的晃神……

夏以沫惊叫了起来,苏沐风本来就是坏坏的想要吓吓她,可是,没有想到会这样,他来不及多想的就去拉夏以沫因为身体重心不稳,开始狂舞的手臂……

而就在这时,一道深邃的眸光落在了二人的身上,而那道目光,渐渐的,变的幽深不见底……深意,给个理由

阳光普照到庄园内,折射在玻璃花房上,映衬的里面的蔷薇花各个娇艳欲滴。

轻轻的敲门声有些明显的急促传来,冷冽微微蹙眉的同时应了声。就见沈麟推门走了进来,他先看了眼还沉睡着的莫忻然一眼,方才上前轻声说道:“殿下,出事了。”

沈麟摇头,“太难了!”有些自愧的垂眸,“他使用的是双重虚拟路径,而且用了代理服务器,根本不能确定他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我去……”夏以沫突然住口了,她茫然的眨巴了下眼睛,是啊,她要去哪里?

龙尧宸回头,原本淡漠的墨瞳渐渐变的凌厉,他睥睨的倪了眼刑越,淡漠的说道:“去附近找找,尤其是小公园!”

刚刚着急,竟是没有去想,夏以沫虽然有着不少的毛病,但是,却不是个毛毛躁躁的人,出门不可能不带包和手机,而唯一的可能,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思绪根本不集中,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她根本就没有去管自己走到哪里,人又在何处?

龙尧宸站在房间内的窗户前,身上仅仅穿着一件藏蓝色的睡袍,他手抄在睡袍的兜里,看着向别墅外走去的夏以沫,深邃的墨瞳噙着一丝复杂的情绪。

李逸见他如此,脸色变的着急的说道:“州长,你就光‘哦’?”

偌大的办公室突然变的很安静,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很浅,直到内线电话的铃声响起,顾浩然方才拉回思绪按下接听键。

龙尧宸心里腹诽的暗骂着,可是,脑海里却对夏以沫昨夜那张躲在他怀里委屈的样子越发的放大,而越放大,他的心就越是烦躁不堪。

兰姨微微愕然了下,随即对于龙尧宸死鸭子嘴硬的态度暗笑在心,但是,脸上却又不敢表现,只是微微垂眸不去接话。

苏浩听他这样问,又是一阵心疼,却又欢喜苏沐风能够问自己:“宸少对夏以沫是不同……虽然我不能确保宸少对夏以沫一直好,但是,宸少是对感情很执着的人,认定了,就不会放手,只要夏以沫随着他走,我想,他们会很好!”

小声音里有着抱怨,乐乐本来第一天上学就紧张又兴奋,想着放学了可以“倾诉”的,可是,却没有看到预期的人。

“呵呵,没有!”

“……”

突然,深沉而含着怒火的话语溢出龙尧宸凉薄的唇。

看着那幽幽光线下短短的话语,龙尧宸嘴角勾了个自嘲的笑意,他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好似要将手机看穿一样,仿佛,这样……他就能看到颜若晞在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表情。

夏以沫无奈的翻翻眼睛,嗔骂了句后说道:“好了,我先走了,如果时间晚了,你和乐乐就不要等我吃饭了!”

“二叔,你酒窖里的好酒,大概被我和天霖喝的差不多了吧?”龙尧宸平静的说道,轻晃着高脚杯,看着红酒的酒液在杯沿上缓缓滑落到底下,没入杯底的酒液中,杯沿上一丝残留都看不见。

龙尧宸暗暗一笑,墨瞳变的幽深起来,深的就好似一口古井般,好似只要一眼,就能将人吞噬殆尽的毁灭!

“腾”的一道犀利的眸光就像刀子一样凌厉的滑过冥洛的脸,冥洛猛然住了嘴。他看着龙尧宸那幽深的仿佛千年古井,随时准备吞噬所有的一切的嗜血气息,暗暗吞咽了下,噙着小心的缓缓问道:“我说……你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夏以沫的事情,所以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吧?”

“还?呵……就靠你打那几分工?”赵海不屑的冷嗤了声。

赵海的眼里闪过深深的笑意,一把夺过酒瓶,见夏以沫疑惑的看着他,只是嘴角勾着邪笑的示意一旁的人,“放了他!”

闪光灯成了此刻唯一的光线,快门淹没了所有人的声音,世界仿佛在闪光灯和快门下,只剩下了龙尧宸和夏以沫,二人彼此相望,之间的视线,夹杂着太多太多的情绪。让人,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理不清楚。

褚旼看着夏以沫,经历过几代掌权人感情的她知道,夏小姐根本不爱掌权人,“掌权人希望您能够参与。”

褚旼看着乐乐,有些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感了兴趣。但是,身为龙家的人,小少爷虽然现在随着宸少不入龙岛籍,可是,小少爷是龙家人。

凌微笑缓缓坐下,她看向龙潇澈,苦着脸问道:“潇澈,那你看怎么办?”

龙岛的气候是怡人的,就算是入冬,但是,阳光依旧温和。

“阿风,你也这样认为吗?”夏以沫皱眉。

“帮人需要理由吗?”

听着对讲机里金花1号的冷漠的声音,ling翻了翻眼睛,不置可否的没有说话了。

a市。

刑越一脸的苦逼的上前,“宸少。”

夏以沫笑着朝他点点头,大半年前,这个男人突然被冥洛派到她的身边,说是以后就跟着她了,也就是她的人了……她没有问原因,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么怯懦,有的,只是对新事物大胆的接受。

`我梦见我们相爱着,醒来却发现是陌生人……

carina说着,眸底有着一丝兴奋,可是,当接触到龙尧宸警告的眸光时,她撇了嘴嘟囔说道:“真是讨厌极了你和你爹地一样的冰冷眼神……”

猛然,龙尧宸犀利的眸光看向了兰姨,兰姨一下子就将到嘴的话给吞咽了进去。

龙尧宸看着手机跌落在地上,鹰眸猛然就噙了狂狷的怒火,他本能反应的一把抓住了夏以沫的胳膊,冷冷说道:“很好,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小个性。”

*

夏以沫和莫忻然一起相携去了龙岛位于跃龙区季氏珠宝的总店,莫忻然是做设计的,对时尚有着独特的见解,她为夏以沫挑选了一只石榴红的天鹅水晶发卡,又定制了一双镶嵌石榴红水晶的七分高的鞋,方才满意的和夏以沫离开。

莫忻然看着夏以沫的动作,然后缓缓抬眸看着她……她知道,风信子的花语是: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享受丰富人生!

深深的吁了口气,莫忻然定下心开始工作……一张张稿子翻过去,转眼就到了吃饭的时间。

妈妈做的饭菜,妈妈的照顾……却少了那个人的气息。就算每天都有电话,可是,她的空气里没有他的呼吸,这让她空虚……

“我去!”夏以沫急忙拉住了苏沐风,见他疑惑的看着自己,急忙说道,“那个……还是我自己去吧,你,你在这里等我!”不等苏沐风说什么,夏以沫就急忙越过他匆匆离开。

“关你什么事?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哭了?”莫忻然仰起头就大吼,“你没有看到在下雨吗?你没有看到是雨水吗?”说完,她就负气的拉回头,然后,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松开对讲机,幽灵般的声音在空寂的空间里回荡起来,“父债女偿……夏以沫,你永远不会明白……失去亲人是什么样的感受!”深冷的话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甚至,有着凄凉。

冷冽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冷漠的说道:“打你电话是店员接的,说你摔倒被送医院。”

没有了挤压力,腰臀部顿时轻松了不少,莫忻然凝眉看向冷冽,冷冽却已经看向窗外。

就在乐乐说的收不住的时候,悦耳的小提琴独奏曲传来,夏以沫猛然一惊,反射性的看向苏沐风,苏沐风适时也看向她,却只是表情淡淡的,并没有太多的涟漪。

“好吧。”夏以沫挑眉,上前和乐乐举起的小手掌怕了下,就赶忙去收拾东西去了,身后,还传来乐乐“妈咪,加油”的声音。

一语双关的话让人听不出他真正的意图,明明感觉他仿佛起到催化的作用,却又让人切实的感受到,这是他毕生最想要做的事情……

某军区,陆军利刃特种部队。

“拿去!”顾浩然下达命令,“看看谁给你写的。”

*

一道利落的声音里透着媚惑从身后传来,夏以沫睁开眼睛回头,见是蓝影,随即笑笑,“天霖忙完了?”

风在吹,扬起紫色上面有着白色小碎花的窗帘,原本一直看着很舒逸的窗帘此刻却变的刺目,这些全都是沫沫喜爱的……苏沐风嗤嘲的勾了勾唇角,拖着沉重的步子上前,缓缓俯身,手轻轻覆上那被飘进来的些许雨滴染到的琴箱,他的手从头滑到尾,手指轻勾间,“咔哒”一声,那锁扣便弹开,随着这一声,他猛然就紧紧的蹙了眉,手也不知道因为拉了太久的琴还是什么,竟是微微颤抖起来。

当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

颜展翔眸光轻微的眯缝了下,他并没有理会夏以沫的惊愕,而是嘴角噙着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着龙尧宸,缓缓说道:“宸少果然名不虚传。”

颜展翔是谁?

夏以沫眼帘轻动,一直隐忍着的泪水终于不堪重负的大颗大颗的犹如珍珠般的跌落,她看着龙天霖惊慌的样子,突然抱住了他。

可是,没有,任何一个适合她藏匿的角落都没有夏以沫的身影。

“你刚刚心里不是很想离开吗?”苏沐风一脸的无辜,卖乖什么的,他可是很在行的。

“砰”的一声,车门夹杂着怒火被关上,龙尧宸看着倒车镜里,那个明明憔悴却挺直了背离去的夏以沫,整个身体瘫软在了座椅里,由于镜子的折射关系,夏以沫的身影最终消失在眸底,那刻,龙尧宸缓缓阖上了眼睛,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他自己残忍的舔抵着自己的伤口。

龙尧宸拉回眸光的同时,龙天霖已经走了进来,他看着他淡漠的问道:“这么晚?”

“乐乐十点要睡觉!”

夏以沫边哭边听着,也没有对龙尧宸的话深层次的想,哭了好一会儿,就在路过的人议论的声音和“训斥”龙尧宸的声音中停止,适时,她才注意到周围竟是有许多人看热闹般的围着,顿时,她脸“唰”的一下红了,滚烫的不得了。

苏墨的打趣儿让凌微笑开怀的笑了起来,她甩甩手,看着慕子骞就毫无顾忌的说道:“你家儿子不捣蛋,小恶魔一定能搞定小泡沫。”

一天很快的在忙碌中过去,齐亚的夜来的似乎要比a市早上许多,才六点,夕阳已经有一半隐没在了海平线。

龙天霖目光凝视着夏以沫,俊逸的脸上透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丝触动,夏以沫被她盯的有些毛毛的,微微皱了眉,刚刚想着是不是自己会错意了,就见龙天霖抬起了手,轻轻拂动了下夏以沫披散着的垂直头发,歉疚的说道:“对不起,我不该为了保护你,没有将你的身份公开!”

这样的动作,这样的语气,夏以沫瞪着眼睛看着龙天霖忘记了反应,这个男人,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就如他所说,每次,她孤独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出现!

凌微笑微微皱眉,本来,她只是想要教训一下米小兰,看她这样,想着求情的,可是,看到她这样愤恨的眼神,顿时打消了念头,留这样的人在龙帝国旗下,以后类似的事情肯定不少,今天也算是杀鸡儆猴。

夏以沫被米小兰瞪着,心里不安了起来,其实……她以为就是教训一下她而已的……

突然,肩膀上的大掌微微用了力,夏以沫转头看去,龙天霖目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后,轻倪了米小兰手上的衣服一眼,冷漠的说道:“虽然这件衣服是次品,可是,你作为副店长没有及时发现后处理,按照规矩,人事部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一句话……米小兰的工资可以不用领了,而她还来不及气愤,接下来的事情让她体会到,风水轮流转的感慨。

“另外,这件衣服已经被你捏的变型了……”龙天霖轻倪了眼米小兰死死攥着的衣服,“因为是残次品,那么,就按一折的价格赔偿吧!”

凌阿姨的话会让龙尧宸杀了米小兰的,虽然她不喜欢她,可是,她不想她死啊!

“嗯?”冷冽轻咦了声,看向沈麟。

“沈麟……”冷冽清幽而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

**

李逸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夏小姐没有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