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爱上你别无选择 > 第50章:螳螂捕蝉

裴淼心侧头去望,确实只见vivian不见曲耀阳。

“用不着。反正我跟你从来都不是朋友,也不过相互利用的关系罢了,把你的好心省省。”

那时候她就觉得这男人好像正透过自己看着另外一个女人,模样安定而温柔,并不像是她和他之间那种关系所该流露出的温情。

张口以前他总会用手指挡住她的双唇,凑近的时候到她耳边,“不管你现在看到的男人是谁,都只准看着我一个人而已,淼淼,我会等,等你眼里不再有别人。”

裴淼心不解,“阿jim?”

曲耀阳沉着声,静默不过几秒,还是道:“你想知道什么,我说给你听。”

胸口好似被什么炽热的东西给烫了一下,灼得曲耀阳的眼睛和肺都疼了,耳边早就听不清楚这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说了些什么。摆在身侧的大手捏得死紧,若不是一贯的修养让他保持冷静,他真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前动手打人。

“你说什么?什么的合同?哪家珠宝公司的?”

那时候自己远远躲在法国梧桐树下遥遥相望的光景,只觉得那女人不论是倚靠在他怀中与他轻声说着话的模样,还是轻柔浅笑的模样,一切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羡慕的风景。

“生路?”夏芷柔突然开始猖狂大笑,“我放你一条生路,那谁又来放我一条生路?裴淼心你好好看看眼前的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我们本来好好的,我当着我有钱的少奶奶,我们过得好好的,可是从你一回来这一切都变得不同,他是为了你才会这么对我的!”

出来问了其他人,才知道曲耀阳一大早就拎了小江出去。

“解开了。”

曲耀阳挨了这记巴掌,沉闷着声音,一句话都没说。

他从一开始就不要她。

“没有。而且我刚才在楼下看见,大少奶奶是自己打车过来的,她自己的车……可能真的卖了……”

小家伙点头,“喜欢。”

腰肢的主人微微一僵,紧接着回过头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我到这里来关你什么事情?”她冷了脸不高兴,“你跟我是什么关系?你算是我的什么人?我的事情用得着你来操心!”

……

过去与他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像个寄生虫一样生活在那个小家,不知人世疾苦,不懂人情世故,只一味的,以为一生就爱着一个男人就好。

这趟回到a市,她主要是为了公干,开车打车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多大区别,相反这样的小车更能让她安心与舒心,能够代步就行,她还是喜欢自然随性一点,低调一点,也才能舒适一些。

她该知道他现在心底的难受,不管是对她的,还是对臣羽。

她说,选了,就不要后悔,后悔了,终是害人害己。

可是,曲婉婉的话当真让他不懂了,他皱眉,“婉婉,你的年纪虽然与聂皖瑜的一样,可是那姑娘的心机绝对不是你应付得来的。”

也就是这瞬间,她的腰被他从身后提起,翻转之间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

“苏晓。”

她歪了头不解,“刚才豪哥已经把最后一期款项打在我们的账上了,也就是说,从这一秒钟开始,你已经不是我的老板!请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样一说,她仿佛真是记得。

敬语都用上了,可想而知她已经多么不耐了这种搭讪方式。

他拿着东西从大厅旋身往俱乐部楼上的休息室去,这时候那房间里早聚着后来几个又加入的朋友,一群人在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双开门大屋内自己玩自己的。

天亮以前,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

裴淼心吃着早餐头也不抬地盯着手中的书,“原来你大老远来载我还有这个目的。”

“你是不是真不记得我是谁了?”

“军军!”实在是别无办法,夏芷柔在最后关头终于向曲母妥协,“妈!军军不是我生的!他真的不是我生的,他是耀阳领养回来的!”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裴淼心只觉得自己的舌被他缠得就快要断了似的,舌根都隐隐发痛,她开始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也仿佛正在起火一样,伴随着他走动的步伐和深一阵浅一阵的顶冲,燥热的感觉逐渐涌遍她的全身。

她笑了笑,当着众人的面,说:“谢谢爸妈的好意,可我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再嫁给别人。我只想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

他轻声又同电话那端说了些什么,才挂断电话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就取消,明天我什么人都不约。”

本来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语,可他这会正裸露着丑陋的伤疤,被她这样一说,裴淼心只觉得一怔,一瞬就变成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聂皖瑜轻笑出声:“是你妈妈说我跟婉婉一个年纪,婉婉叫他们做二哥二嫂,我又还没有过门,可不得这样称呼一句?”

坐在回程的车上,夜幕已经低垂了下来,车窗外的天色到处都黑压压的,却也透着灯火霓虹的滋味。

那女孩年轻貌美,又带着曲耀阳最喜欢的清纯与活泼可爱。她还记得自己初遇他时的每一个场景,那时候她大抵也是说过与那女孩同样的话的,只是那时那地她与他已经相遇得太晚——他们之间还横亘着一个夏芷柔。

可是现下他与聂皖瑜到是刚好,这聂皖瑜不论身家还是背景,似乎样样配他都极为妥帖。

这一下,有情人总该终成眷属了吧!

裴淼心听到“尸体”两字便骇得不轻。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你是不是……昨天去过我家里?”

“嗯。”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她喉咙有些干涩,但还是很快听到自己的声音,“我跟臣羽已经排了期注册结婚,这一次是两情相悦,没有勉强,也没有不甘,只是我们两个,很单纯的想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