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你的怨气

紫天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6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8章:不愧不怍

紫天儿 78466

“小风。带着她们先去饭店点菜,我们随后就到。”陈静夜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对陈晴风说道。

她就知道,要从景炎手上拿到火焰果不容易,幸亏她和秦寂言演了这么一出戏,不然她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拿到火焰果。

“是。”暗卫双手抱拳,可不等他转身退下,太监就来报,“圣上,锦衣卫首领求见,说是有紧急情况。”

将药丸给封似锦喂下后,顾千城每隔一刻钟给封似锦冰敷一次,对封似锦的态度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风遥与猛虎对峙片刻,对暗卫道:“你们准备火药包,我带人转移它们的注意力。”

顾千城一脸吃惊:“你谁呀。你知道我是谁吗?”胡乱说什么带我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俩要私奔呢。

老太爷没事了,顾千城便跟她提起千梦的事,“老太爷,我们家这个情况,千梦已经没有资格参加七夕宴,我打算过两天送她出去小住一段时间。”顾千城没有说送千梦去江南,她怕带上承志那个拖油瓶。

另外,江家虽然富庶,可却不是大富之家,家里的东西虽不至于一人一份,可也不会有多余,完全没有多养了一个人的痕迹。

顾千城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寂言。

之前焦向笛办不到,现在他更办不到。

这些在秦寂言看来都是十分正常的事,因为他要是景炎,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江南自投罗网。

一番恭贺后,老皇帝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回到座位上,发现那小太监还在,老皇帝笑着问了一句:“怎么还不退下,你们家殿下还有礼物送给朕?”

“据林宇说,有七万多册。”这还只刑部的,各地并不算。

林琳虽然有意坑顾千梦,但所说的都是事实,并没有半丝夸大。孔家已经娶过四位公主,现在的孔家老太君就是老皇帝的亲妹妹,可见孔家的地位……

几位少年公子一看有女子过来了,连忙让道,顾千城没空看人,只胡乱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挤到岸边,这一看……顾千城为了不引人注意,并没有带亲兵出来,身边只有四个隐在暗处的暗卫保护,在外人眼中,顾千城就是脱单的一个人。

小小的字秀美雅致,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一看就知道是多年苦练而成,不过主人并没有欣赏的意思,待到墨迹干了,便随意一叠将其装入信封。

有心想要拆开看看,可实在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只得黑着张,让亲兵给顾承欢送去。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为什么要对孙妈妈下手?

如果,能等到长生门的援兵就好了!

因秦寂言的强势,顾千城没法留下来等唐万斤,可她走之前却叮嘱了武毅,让他等唐万斤下山。并且见到唐万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唐万斤的脸包起来,最好身上也缠几道绷带,然

“是。”武毅应了一声,双手抱剑倚着床柱而站,双眼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眼神迷离而无神……

送信的来使不卑不亢的道:“太后娘娘言重了,秦王殿下要是欺北齐无人,就不会提前写信告知。要说欺人,你们北齐更甚一筹,此次我除了带来国书外,还将贵国骑兵的尸首带来了。秦王殿下让我转告贵国皇帝一声,大秦的国土欢迎北齐人,但怎么进由秦王殿下说了算。”

“有真话吗?秦王要真有什么计划,也不会说给我们听,这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麻烦。”

他们还以为,发现刻板,就能找到仿造银票的刻板呢。

……

顾千城此时已痛得全身痉挛,自我催眠的暗示早就失去了作用,她现在恨不得痛晕过去,可是……

剪掉脐带后,顾千城并没有管自己敞开的伤口,而是将孩子抱到身侧。

秦寂言听着这群人没意义的叫嚷,不耐烦的道:“够了。太上皇受了惊,朕要回宫探望太上皇,封大夫人,这里交给你了。”

官差得知程家姑娘病了,不敢擅自做让,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去禀报将军。

暗卫手持炸药,神勇无比,到了天牢里面虽然不敢再用炸药,可有北齐人动手,他们完全不需要废力。

“试就试,你以为我们会怕你。”黑衣人简直暴脾气,挥刀就打了起来,招招狠辣,不留情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和暗卫有仇。

焦大人计算损失的方法,正是顾千城当初提供给封大人的算法。当时京城的城门还没有砸碎,顾千城就能算出数百万两的赔偿,现在江南的城门都被唐万斤砸碎了,依焦大人的‘能干’算出数百万两,那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推荐魔女恩恩的微信,有喜欢她的妹子,赶紧加。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和太上皇对上。

十一天没有找到人,想要在江南找到人,怕是难了!

“主子,属下跟你一起去。”景炎那人太不要脸了,暗一怕他耍手段。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这事就是典型的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秦寂言不用问也知道,景炎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庆幸的是他们也没有寻找到尸体。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睡了一觉起来,顾千城精神大好,也难得没有吐。等到老管家把饭菜端上来,顾千城胃口大开的全吃了,还嫌不够。

子车面无表情的点头,端着铜盆快步往外走,脚步沉重、虚浮,一看就是没有武功,身体又弱。老管家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朝顾千城走去。

“你呀……就不能等等本王吗?急急忙忙去西北,你真要去,本王还能拦着你不成。”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话,心疼到不行,哪里有还有不满。

顾千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凭借良好的记忆,顾千城虽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却安全抵达目的地。

风遥的伤很重,顾千城以医生的立场来看,风遥要不及时接受医治,今晚估计就会挂了。不过,见识到风遥彪悍的顾千城,相信那个男人死不了。

一片废墟!

顾千城茫然地看着四周,整个人呆呆傻傻的,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掉:“是我,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不会以为,凭借她的王霸之气,就能让这马听话,这也太可笑了!

摄政王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起身,满脸笑容的走到太后身旁,无视太后周身的怒火道:“太后娘娘,您就是再欣赏秦王也得让秦王入座呀,秦王远来是客,咱们可不能让他一直站着说话。”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顾千城十分大方,伸手胳膊,撩起袖子,“给你咬。”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皇上,你太高看我了,这是我最后的底牌,所以我想换最有价值的东西。”她当然有后手,她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出来。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顾千城原本有七分想法,被秦寂言一激,就有十分心动了,“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做到。不招把你按在椅子上打,我就不姓顾。”

没有意外,盒子里面装得是活火山的地图。

灰衣人掐在最后一刻,将盒子送到秦寂言手上。

禁卫不敢耽搁,提刀就冲了上去,秦寂言身边的武将,恨不得趴在地上,用血肉之躯替秦寂言挡住来自地底的暗杀。

这样的风遥无疑是可怕的,凡是见识过风遥发狂的人,无不心悸。可此时众人却顾不得害怕,想到西胡人的举动,封首辅等人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目的。

可就算知晓是什么原因又能怎样?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半个时辰吃早饭加休息,对当兵的来说是一种奢侈。半个时辰后,他们脸上已不见奔波十几里的疲劳。

“收拾他,别把金珠压碎了。”她知道暗卫就在不远处,绝对能听到她的话。

声音不算大,可是……

配合得这么默契,你们居然说自己打得杂乱无章,这让我们怎么活?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明日,攻城!”心情不好的秦殿下,自然是要拿赵王出气。

到这里,顾千城已经可以排除,顾承意杀人的可能。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往下查看,希望能找出有用的线索,找到真凶。

“哎哟……”顾千城的腰撞在桌子上,忍不住叫了一声疼。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景炎容貌与气质都是一等一,傍晚的霞光一照,整个人就像是仙人下凡,让人不敢直视。

呼延千霆和单增同时怒目相对,凤于谦也不惧,立于北齐的包围圈中,依旧面不改色,“我家王爷是要去皇庭,不是要攻打北齐。”所以,你们两个打什么打?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是的,母蛊就在令牌里,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要不是这样,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

太上皇派系的人见秦寂言没有坑声制止他们,自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抖的更加欢乐了。连礼部某个官员,不小心睡了自己儿媳妇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皇上的身体没事,急诏殿下回去做什么?”程将军心直口快,见老皇帝快要死了这种忌讳不存在,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心里的话直接问了出来。

封似锦进来时,就看到老爷子说得兴起,而顾千城则低眉顺眼的站在老爷子面前,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可是……

她也不想打断老爷子的,可是……

可并不是有道理的事,她就一定要做。她是人,她的精力有限,她大部分精力都要放在自己的专业上,棋道于她只是消遣……

而大秦的百姓,尤其是天子脚下的平民百姓,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城门口,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进进出出,带着对新生活的期待来京城讨生活;带着对现有生活的满足出城办事。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一直等到午时,也不见秦寂言出现,几位大人犹豫片刻,决定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正好暗卫手上拿了几截人面蜘蛛的触脚,顾千城让他们将几截触角绑在一起,然后……站在门外挖一挖地上有什么,要是挖不出什么,就用这几截蜘蛛触脚杀了坛中人,也算是给她们一个痛快。

坛中人见顾千城一行人迟迟不进来,又发出忽促的“嗬嗬……”声,这一次顾千城没有再理会她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顾千城怎么好意思,受她的谢?

“我当是夸奖了。”顾千城不痛不痒的回道。

“我的去处是秦王建议的。”人都要离开京城了,封似锦自然不会再和秦寂言客气下去。

不是因为怀孕,是因为累得。

“哪个方向?”秦寂言脸色一沉,一脸凝重的问道。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好,父亲听你的。”听到儿子需要自己,顾二爷哪里还会说不。

换言之,顾家上下没有一个关心,顾承欢的随是为什么断的。

“小人领命。”大管家重重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漆黑、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秦寂言踏着月色,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不多时就有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殿下。”

从渡口走到长生殿,约莫需要一个时辰,长生门的人平日里都是骑马或者坐马车来回,凤于谦登岛时就是坐马车过去的,可是……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