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一斑半点
作者: 素荣章节字数:23385万

“轰!”

左岸的实力本身就高,豆豆又可劲的折腾自己,他能赢吗?

世人皆欺软怕硬,没见到九皇叔前,他们还敢叫着要九皇叔跪下来谢罪,可现在却半句不敢提这样的事,只说要九皇叔给他们一个说法。

呃……蓝九卿哑口无言,不过这不是重点。

九皇叔一停,曲惜花便逼近,九皇叔再次加快攻势,挡住了曲惜花的攻势,为豆豆赢得了一个空档。

这人是什么时候坐在那里的,他们进来时怎么没有发现?

王锦凌怒极反笑:“既然你们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就别要了。”

“就算要西陵天磊的命,也一定非要打仗,瘴气森林那个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啃的地,这一场仗下来,劳民伤财,死伤无数。”凤轻尘暗自嘀咕。

话说回来,就算九皇叔不去找哲哲,皇上也不会让九皇叔染指兵权,九皇叔本就权倾朝野,再手握兵权,皇上直接别当了,把皇位让给九皇叔得了。

“夜城最好的良田、房舍、商铺,可有大半在你手上,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凤轻尘实在不明白,苏文清这是有多缺银子,才会什么赚钱的生意都要插一脚。

九皇叔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义正言词的说道,他的护卫打伤了洛王亲兵,作为赔罪了,让他的护卫“送”明微公主一行出城,必须要亲眼看到明微公主他们安全离开才行。

九皇叔气闷的闭上眼,想要尽快压下自己的欲望,可他引人为傲的自制力,今天一点也不给面子,好半天过去了,不仅没有将自己的欲望压下,反倒更烦躁了。

他不是侍卫,他就在马车外,有些声音就是他不想听,也会自动钻到他的耳朵里,他已经尽量堵住自己的耳朵了,真得,他发四!

“啊……”南陵锦凡吃痛,脸色发白,左手紧握自己血淋淋的右手腕。

九皇叔转身,顺着山顶往前跑。六个护卫很有默契,四人握住藤条,跳上去追九皇叔,另外两人则冲入洞内,去采摘玉华兰芝。

那人没有迟疑,飞快地朝洞口跑去,可刚到洞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同伴的警告声:“别进来,接住!”

就算他已经习惯了黑暗,可当复明的机会摆在眼前时,他依旧无法拒绝。

同时飞速的将别一把刀片与刀柄装好,握在手中。

这都精确到时间,这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

“本王喂你。”九皇叔再次霸气侧漏,不给凤轻尘说不的机会,舀起一勺粥就往凤轻尘嘴里塞。

凤轻尘倨傲的应了声,并不拿正眼看人。

“小姐?”秋雨心疼的上前,却被苏绾打发了:“不用管我,去办事。”

凤轻尘是越发的适应现在的生活了,渐渐的已融入了进来。

至于九皇叔身边的人,则是随意打了个招呼。

宴会结束后,凌堡主作为主人起来说了几句话,每年都是那样,无外乎就是武林上下一心,今年能出更多少年高手,最后凌堡主也不忘提醒大家,天亮前天穹山顶见。

“大公子,是大公子来了。”

“别谢得太早,我不一定能查出问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法医也不一定能从每一具尸体上找到问题,更不用提她这个普通的外科医生了。

或明或暗,这些都与东陵子洛有关。

狼狈也罢!

她凤轻尘就是凤轻尘,管他人如何看。

这些世家,就像美国总统背后的财团,虽不直接参政,却影响经济与发生,皇上也只得礼遇他们。

“带凤姑娘一起?”洛王护卫不敢相信自己听到。

“多谢符大人的好意思。些许小事我王家还是能处理,就不给符大人添麻烦了。”由皇上处置确实省事,可有些仇要亲手报才能痛快,比如陷害皇后。

九皇叔生死不明,所有的矛头都直指皇上,别说南陵、西陵和北陵了,就是东陵的官员,也认为这是皇上的手笔。

“确实很可惜,这些鬼兵生前一定不凡。”暄少奇由衷的赞道,凤轻尘点头附和,可鬼兵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时间,不知鬼将又下了什么命令,鬼兵唰的一下,整齐划一朝两旁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这么说也对。”凤轻尘点头,正准备和暄少奇退进洞里,转身之际,才想想自己握在手上的兵符,凤轻尘双眼一亮。

所以……没啥好纠结的。

东陵想要得到陆家的财富,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亦要提前考虑,要不要与人合作。如果能与北陵、南陵或者西陵哪一个国合作,胜算会大很多,当然……

“我,不知道,你,有,本事杀了我。”没有牙齿,玄情说话透风,可蓝九卿并不在意,玄情不说,他有是办法让玄情说,不过……

那身影却突然收起刀,开口道:“凤轻尘,你胆子很大。”

“淳于郡王人呢?”东陵九转过身,看向凤轻尘。

云潇带来的两个大夫,是云家一流的大夫,他们明面上是来照顾云潇,实则也是对凤轻尘的医治手法感兴趣,这伙听说只有一个人能进去看,到时候这两人肯定要吵架。

自从西陵天宇腿好后,西陵天宇便不曾提起当起两人年少时的约定,偶尔说到这事,西陵天宇也是不着痕迹的带过,九皇叔怀疑西陵天宇受不了皇位的诱惑也不是没有道理。

夏太傅一介书生,即使傲骨不凡,可在南陵锦凡这阴冷的杀气下,也忍不住面色发白,再加上年纪大了,不多时双腿就开始颤抖,幸亏东陵的朝服宽大,一时看不出来。

“就是,你一个姑娘家,害不害羞。我不管你踢伤了我,你必须想办法,不能让我断子绝孙。”

苏文清被凤轻尘瞪得有几分心虚,大声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的把人给我丢出去,谁准这不贞不洁的女子靠近我弟弟的。”

也就是说,看在震天雷的份上,皇上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凤轻尘。

“杀我?他还真是看得起我,拿这么多震天雷就是为了炸死我,这些震天雷朝我一丢,我肯定连忙渣都不会剩。”凤轻尘自嘲一笑,她明白自己的地位,皇上怎么可能会在意她的死活。

想到自己误解了九皇叔,凤轻尘也不知要如何道歉,只得转移话题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弄死他,或者把他弄在真的活死人,省得麻烦。”

她当时真是魔怔了,就因为王锦凌那如雪莲盛开一般的笑容,就因为王锦凌说:“轻尘,我永远都不会勉强你!永远都不会记你为难!”

换作别人凤轻尘肯定不理会,可蓝九卿不是别人,蓝九卿救过她几次,凤轻尘上前将门打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蓝九卿也直接往她身上倒。

把水和酱牛肉给了雪狼与蜥蜴人后,凤轻尘和九皇叔只吃了一点干粮。不是他们不吃,而是牛肉带的量有限,蜥蜴人的饭量实在太大,他吃一顿雪狼可以吃三顿。

凤轻尘又问了一句,谷主直接一巴掌招呼过来:“别吵,小孩子坐不住就出去,在这里吵死了。”

为什么从宫里出来后,凤轻尘的脾气都长了,每天晚上想要亲热一下,就跟打仗似的……

好吧,九皇叔承认自己乐在其中,但前提是,他是胜利的那一方,而不是像现在,被凤轻尘压在身下……

“难不成,你还是师兄的小福星?”谷主师弟想了想,把功劳算在萌宝头上。萌宝毫不点谦虚的点头:“萌宝就是师兄的小福星,师兄以后出门,都要带着萌宝才行。”

呃……谷主弟子不敢吭声。

消毒酒精接触到伤口,嗤嗤声响起,这声音对凤轻尘来说极其的熟悉,正因为太过熟悉,她才明白这痛一时半刻结束不了,她要撑住。

累死他了!

九皇叔,终于出手了……1028守信,本王又不是没长脑子

东陵九,你他娘的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在我邰城杀了上千人,你居然轻飘飘的说按约而来,有你这么履行约定的嘛。

“这怎么可能,大公子你什么时候来,轻尘都欢迎。”凤轻尘笑着走进去,总感觉王锦凌这话意有所指,果不其然,王锦凌不等凤轻尘坐下就道:“我还以为轻尘怪我来早了,打扰了你和那个打小定的未婚夫相处的时间。”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凤轻尘之前拒绝了他的求婚,他不在意,他自认了解凤轻尘这个人,可要是转头答应,嫁给什么玄霄宫的少宫主,这让他面子往哪里摆呀。

这年头嫁人凭的是父母之命,可没有人管你同不同意,她是承认这段婚约,嫁给暄少奇,凤轻尘不敢相像,九皇叔会做出什么事。

虽说苏绾逃离是东陵的大臣帮忙,可苏绾一个弱女子能秘密回到南陵,背后绝对有人帮忙。王锦凌不把苏绾放在眼里,可在意苏绾背后的人。

“你赢了!”

为了不让百鬼宫摸清他们有多少人,九皇叔一行人决定在晚上登岛,安顿好凤轻尘后,直接朝百鬼宫发起进攻……

事情确实如九皇叔所推断的那样,鬼王早就知晓九皇叔与凤轻尘率水军攻打百鬼宫一事。

听到属下来报,九皇叔一行人已逼近,鬼王一点也不担心,在得知东陵水军出动,他就让奸细在他们的饮食中动了手脚,九皇叔带来的,不过是一群病入膏肓,随时都会变成傻子的病人罢了。

这是警告,九皇叔对皇上的警告,在凤轻尘这件事情上,他退了一步,并不表示他次次都会退。

他很期待,皇后和皇贵妃斗起来,和那群女人斗起来。

这两人是大内高手,皇上特意让东陵子洛送来的人,国公府的事情,九皇叔的反应太快了,皇上总觉得宗人府大牢有问题,可宗人府被皇室宗亲管着了,他现在没有空整理,只得自己派人来。

好男不跟女斗,和凤轻尘斗嘴,他根本没有赢过,凤轻尘说起歪理来,一套一套的,他有一千张嘴也说不过。

“不需要我们动手,自然有人会我们做。”九皇叔想到前段时间截到的那封信,眼眸深处是外人看不到的算计……

可这并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九皇叔和暄少奇,在人手上吃了一个很大的亏。鬼王有这么多手下,两人交手后,鬼王可以调息,九皇叔却不行。

九皇叔看不上华园,但华园对我们陈家来说意义不同,我把陈家最珍贵的华园送给九皇叔,这说明只要九皇叔愿意,我们陈家愿为九皇叔做任何事。”

陈家家主无力的闭上眼,如果不是被逼得太紧,他又怎么会冒这样的险。

陈家家主诡异一笑:“明儿,富贵险中求,你要学得还有很多,要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我陈家还看不上。”

“别再笑了。”

不管是蓝景阳还是连城,都没有那个本事,这一点九皇叔有绝对的自信。

“谁知道呢,去看看就知晓了。”如果真在,那正好一锅端,要是不在也没有事,就当白跑一趟。

平台后面有一个往下的台阶,有百来步,下面是一块平地,三面环着冰峰,地方不算大,却堆满了尸骨,中间还有一个水晶棺材,远远能看到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女人。

水晶棺中的人还躺在里面,棺成旁边有一俱人骨,从这个情况可以推断,此阵失败了,死在水晶棺边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行巫术之人。

其实,凤轻尘也有这个打算,虽说这样做有违医生的职业道德,可她并没有害人的意思,只不过是拖延一下病情。

看那冷冰冰的被子,看那红彤彤的肌肤,不用碰也明白是什么情况,别的不管,先退烧再说,至于其他的,事明天再说,有玄医谷的解毒丹在,夜叶撑到明天没有问题。

凤轻尘回头,朝九皇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趁众人不注意,又朝他竖起大拇指,用唇形说道:“做得很棒,我喜欢!”

九皇叔的脸瞬间通红,甚至耳根都红了,太子一直注意着九皇叔的举动和表情,看九皇叔这样,连忙别开脸,装作没有看到,心中暗自叹息。

九皇叔没有说,侍卫当然不会吃力不讨好,在这个时候巴结夜叶,给夜叶换上干的衣服,就已是给他面子了。

在血衣卫狭长的走道里,凤府的护卫与血衣卫就打了起来,血衣卫人多,但这走道小,人多更不好发挥,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自己人。

凤府的护卫也有不少受了伤,凤轻尘带着这一群伤兵从血衣卫退出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输得很惨呢,可马车里的佟珏和佟瑶却很明白,今晚的交锋,他们完胜,因为……

“事实真相你自己很明白,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要没有文渊先生的死,你拿什么去攀洛王。”凤轻尘嘲讽的说道,毫不客气撕破明微公主的伪装。

人为财死,鸟为死亡,争权夺势,争来争去不就是争这天下财富嘛,这么一大笔银子在手,只要有机会拿的人,都会心动。

王锦凌也知道凤轻尘此时所承受的压力,但为了凤轻尘的安全,不得不再次提醒:“轻尘,你必须掌控杀手界,不然的话,你这辈子都得活在担惊受怕中,这一辈子都要背负被暗伤的阴影。”

离得越近,血腥味越浓,凤轻尘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她知道因为她,九州大陆要死很人,至于无不无辜,凤轻尘不愿意去想,与其自己死,她宁可别人死,哪怕是无辜的人。

而此时凤轻尘身上冰寒之气,也渐渐地消融,当孙正道在凤轻尘的背上洒上秘制的药水时,凤轻尘身上的寒气全消。

在九州大陆,只要凤轻尘遇到凤离族的人,他们就会发现凤轻尘身上的秘密,知道她的身份,而凤轻尘自己并不会知晓。

虽说凭这些人不一定能破城,在大军面前武林高手也嚣张不了多久,可战损会很严重,而这是清王不想看到。

“他没有疯,如果他不想在做事时被家族扯后退,出门在外时被家族卖了,就必须快刀斩乱麻,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王家那些牛鬼蛇神弄出来。

“不付出一点代价,如何取信于敌人,王家人不是笨蛋,不是真的,没有人会跳坑,不把潜藏的危险清楚,王锦凌早晚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悄无声息的死是最窝囊的,死在自己人手上,更是窝囊至极,王锦凌哪怕是死,也要拖王家那些嫡系下水,把王家的毒瘤引出来。

两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两人都是静得下心、坐得住的主,到没有什么尴尬、怪异的,直到云家的大夫一脸颓废的从小木屋里出来,才打破这份沉静。

太医进来时,就看到一脸担心却强镇定的九皇叔,还有本该无助害怕,实则一脸平静,只默默流泪的凤轻尘。

“轻尘,我不……”九皇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枕头砸,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就这么呆呆在站在原地,被砸了个正着。

凤轻尘经过二十多天的休养,身体已经全好,这两天凤轻尘正琢磨着离开的事。

九皇叔和凤轻尘两人想得完全不同,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出宫了,却哪里都行……

“当然有用。”九皇叔唇角轻扬,笑着邪恶:“我写信告诉奶宝,他给王锦凌洗多久的衣服,回宫按十倍的量给我们洗衣服。”

王锦凌想要欺负他儿子,做梦。

王锦凌虽然年纪不小,可他一直没有娶妻,这些年来一直风度翩翩,风采不减,比以前还要受欢迎。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338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