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平台

肆贰老爷-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955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7章:仰观俯察

肆贰老爷 99553

“我若是怕被殃及,便不会追出京城了。”李沐清撕掉信纸,一阵风吹来,信纸飘散了。他道,“继续赶路。”

这一刻,她流出的每一滴眼泪都是为他流。

“睡吧”过了半响,秦铮拍拍她,“明日要进宫。”

谢芳华嗔他,“一会儿让你试试我的厉害。”

今日上墙者:墨古涵烟,lv3,解元[2015—01—02]“阿情是不是做饭也这样啊!”

“也就是说,这是秦铮所为了秦铮如今在荥阳城”谢芳华道。

众人吃过午饭,便等着谢墨含回府。

谢芳华在这时忽然笑了,看着永康侯极怒的脸道,“任何人见了我,都是这副样子,永康侯爷恼什么?燕小侯爷是被我的模样吓到了而已。这也是我这些年不出府,今日出府蒙着面纱的原因。”

燕亭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

燕亭本来要说什么,被秦铮的声音忽然打断,他一时间住了口。

“英亲王,你还有何话说?”忠勇侯眼睛喷火地看着英亲王。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秦铮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

初迟勉强站稳身子,惊异地看着谢云澜,一时间,整个人似乎有些骇然和迷茫。

“如今她们就在枫叶林,突然大火,阻了路,四皇子既然是来接人,赶紧去吧!以免两位郡主心慌不已,担惊受怕。”谢芳华向枫叶林处指了指。

“我和玉灼在这里等着。”谢芳华沉声说,“总不能不理会孙太医的死就去西山军营,既然被我们碰到,脱不了干系。”

“从事仵作多年?被杀和自杀都看不出来?我看你们不用在这一行混了。”谢芳华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这车夫手法明明就是自杀,匕首方位刻意模仿孙太医插入匕首的位置,但是还是有细微偏差。而且,他对准的方位,是稍微偏差孙太医一些,他流的血比孙太医多,因为,他插入匕首后,没立即死,而是血流了许多,等了片刻才死。”

那两名仵作闻言立即爬下去看,这一看,二人的脸齐齐白了。

“不管她说了什么,你都要记住了,记好了。”秦铮声音虽然听起来漫不经心,但里面却隐藏了一丝情绪,凝重地道,“这字据我说让你收着,你就给我收好了,不准丢了,更不准在我要娶媳妇儿的时候拿不出来,知道吗?”

听言在外面喂了两声,之后搓着手乐道,“听音,你可真好,谢谢你了,既然你要帮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去睡了啊。”

平静下呼吸,不多时,她也睡了过去。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闻着味道挺香,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燕亭吸了吸鼻子看着谢芳华说道。

秦铮在他走后,慢悠悠地拿了干柴,慢悠悠地放进了灶膛里,里面的火灭着,冒着烟,他用烧火棍将底灰挑起,露出红红的炭火,干柴遭遇炭火,立即着了起来。

听言闻声立即出来挑开门帘。

林七和玉灼对看一眼,起身收拾剩菜残羹。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床边传来沙沙声响,凭着她耳目敏感,直觉是某种毒虫。面色一变,忽然抓着秦铮的胳膊带着他跃下了床。转眼间便到了房门外。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秦倾垂下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多余。”话落,摆摆手,“走了。回去睡觉。”

金燕见大长公主话语凌厉,只能住了口,看向谢芳华。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谢云澜颔首,二人一起出了酒楼的门。

“我们回京时,他们答应过我们,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王妃放心吧。”李沐清道。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郑孝扬脚步顿住,看着李沐清,好半响,冒出一句“你大爷的”话来。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英亲王妃来到,有人进去通秉,她等不及,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秦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谢芳华观察这间房间,任何物品都摆设整齐。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秦铮看了守门人一眼,没说话。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李沐清笑了一声,“那辆车不如就送你了。”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无碍的。”谢芳华道。

秦钰脸色紧绷,“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你比江山重要。”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谢芳华念着金燕那日对她在茶楼提醒,她才能及时进宫救了秦铮的交情,所以,拉着秦铮停住了脚步。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谢芳华难得见到秦铮大方,不由好笑。

    二人见主子发话,只能乖觉地停下脚步,等在外面。

    “他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不行,我既然见到了,就不能让他再难受。”谢芳华抿了抿唇,伸手推开风梨,又走了回去。

    “住嘴!若是压制不住,你就出去吧!不用管我了。”谢云澜强行下了命令。

    她虽然心里转了九曲十八弯,但是面色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呆呆地站着,似乎茫然无措,听不懂二人的说话。

    “我不会有事儿!你出去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好。”谢云澜哑着嗓子道。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极其厌弃,却被迫无奈承受。在这一瞬间,她忽然心里揪得一痛,有一片记忆瞬间从脑海深处迸出来了她的脑海中。那记忆来得太快,将她的身子震得猛地一颤,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暗室的门槛,险些站不稳跌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她的动静不大,却使得谢云澜猛地抬头向她看来。

谢芳华心思一动,向外看了一眼,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你是你,你弟弟是你弟弟,你顶替他杀剐,就能代替他闯的祸了吗”右相夫人怒道。

那边,管家已经哭成一通。

金燕目光顿时凝重,“我知晓你、钰表哥、铮表哥如今都是齐心为了南秦江山。朝野上下对于他们二人能够握手言和,十分欣然。娘亲也私下说他们真是长大了,舅舅一去,他们担起了南秦江山的责任,不是只知晓情情爱爱行事的不计后果的少年了。你与我实说,是不是此事干系南秦江山基业”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多少帝王兴许就是这样耗尽心血熬枯了华发。

可是这泼天富贵突然袭来,就真的好吗

“收回圣旨那就是让皇宫乱,不能住人,芳华自然就没法进宫待嫁了。”谢云澜话落,反问,“可是,皇宫能轻易乱吗如何让皇宫乱皇上和太子既然早有筹谋,那么,皇宫现在就如牢笼,轻易动不得,乱不了。”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恭喜老侯爷”秦钰见到忠勇侯,含笑恭喜。

&n

到了海棠苑后,谢墨含和谢林溪一起去安排谢芳华入宫事宜,尽量地安置妥当。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谢云澜一叹,“芳华,我一直没有逼你,也没有迫你,更没有想过强求什么。你既然瞒下我,如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再乱我。”

“娘,您气什么?我大哥有本事,也是咱们英亲王府的光彩,他光耀的也是咱们家的门楣,光耀不到别处去。他的确大不过皇子,但他也是宗室子息,他有了出息,皇叔和我爹脸上也有光。”秦铮无所谓地笑笑,“您亲自出马,给大哥将卢小姐娶回来,大哥得感谢您不说,卢小姐进门,孝敬的也该是您这个嫡母。”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以后这京城再也没人觉得儿子和大哥不和了,您看,我连妻子都帮他娶了。”

------题外话------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没了!”林七摇摇头,京城那些满天飞的关于忠勇侯府小姐的传言自然是不必说了,再加之各府都有新鲜的事儿,已经热闹成一锅粥了。

秦铮哼了一声,一把拽住谢芳华,“走,进屋换衣服去!”

“这死孩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秦铮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脱掉外衣,自然地开始穿戴。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秦铮呆了一下,似乎忽然不知道如何答话。

侍画侍墨闻言点头,立即笑道,“我们这就去找,小王爷稍等一下。”话落,向存放嫁妆的屋子走去。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一切穿戴妥当后,她走出了屏风后,看到秦铮早已经换完衣服,坐在桌前等着他。

“可以学。”秦铮道。

门口距离围墙不是太远,但也不近。落梅树穿插的缝隙间,依稀能看到她华丽的衣摆和素淡的面容。风吹来,落梅纷飞,她靠着围墙下坐着,像是与围墙融为了一体。

谢芳华靠着门框,看着外面天色晴空日朗,落梅居满院梅花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中,这样明媚的日子,不见秦铮。她问,“秦铮呢?去哪里了?”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秦铮点了点头。

真的是喜脉呢!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她选择的是他

哪怕曾经一度冷言冷语

谢芳华一怔,感觉红盖头处落下一片阴影。她微微抬头,忽然感觉额头处的红盖头湿了一小片。她心下一紧,顿时惊得呆住了。

“哥,还不快带着嫂子进新房?还傻站着干什么?”秦怜见秦铮站在门口半响不动,笑着瞪了他一眼催促。

房门是虚掩着的,轻易便能打开。屋内自然是没有人。

这个时节,春雨下起来,伴随着春风,外面都有着清清冷冷的凉意。但是这一处洼谷却在春雨中有着丝丝的暖意,并没有多少风丝。

这世上除了她,也没谁了。

秦铮上前一步,板正她的身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无力地道,“谢芳华,别人欺你瞒你骗你哄你,你为何都不气为何到我这里,你就钻牛角尖处处记在心里,受不住时要心狠地放弃我”

秦铮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伸手顺势将她拉进怀里,抱住她纤细的身子,软了声音道,“上一世,一步错,步步错,我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而南秦江山只需要几年,却不成想,最后,我不但没有挽回南秦江山败势,还弄丢了你。所以,我悔了,师傅逆天改命,我对他说,只要能换回你,要我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哪怕南秦江山倾覆。师傅最终用抹平你对我的记忆和他的性命,逆天改命,重写了你的命盘。”

谢芳华终于开口,“玉灼使用了驭狼术,让我隐约开封了记忆,想起了些东西。后来,你给玉灼的驭狼术绢布,被我看到了,我才猜测,你应该是有前世的记忆。”

谢芳华死死地攥住,不让他扯。

谢芳华伸手打他。

昨日燕亭从灵雀台冲出去之后,他就再未见过他,而最后见过他的人是谢墨含和谢芳华,他是从忠勇侯府离开的,所以,忠勇侯府自然不能脱去干系如没事儿人一样。

谢芳华知道永康侯来者不善,但是也未曾料到他见了她第一句话就找她要他的儿子。她看着他笑了一声,隔着面纱,立即沉下了脸,“永康侯爷这话问得好生奇怪?您的儿子不见了,不去找,来找我做什么?难道我还能私藏了您的儿子不成?”

谢墨含压制住情绪,叹了口气,对永康侯缓缓道,“侯爷,忠勇侯府并没派出任何一个人帮助燕亭兄离开京城。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进宫找皇上告御状。昨日是大年夜,举京城戒严,五门都有重兵把守。皇上的京麓禁卫军一直守在百里之外严阵以待,以备不时之需。这京城方圆五百里,但凡有风吹草动,都瞒不住皇上。”

“那又如何?”谢芳华嗤笑一声,

这是小姐八年来第一次训斥下人。

“是,奴才再也不敢了!小姐恕罪!”门房小厮连忙谢罪。

谢芳华垂下头,脚尖碾了碾地,又抬起头,平静温和地道,“铮二公子,改口的确是太早了。就算商量过了采纳之礼,我们的大婚也还要三年。皇上不准,一日我们成不了姻缘。所以,芳华在这里还请铮二公子顾忌些,以免传出去被人耻笑。”

“敬重?只要不气死我就成了!”英亲王摇摇头。

“皇叔,以前您对侄儿可是大度宽容的,可是如今呢,侄儿想娶个媳妇儿,你都给我设障碍要我苦等三年。我心里一直不舒服,所以,也不想让您舒服了。若是您不想侄儿这样下去,那么,可以改口让我们提前大婚!”秦铮道。

但同时又都有疑惑,若是秦铮是有心要拿回皇位,按理说,也不该是如今嚣张明目张胆明面上和皇上作对,他不是应该私底下筹谋吗?

不多时,吴权带着那死士回来,对皇帝禀告,“除了早先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拿到的那个墨珠和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外,老奴再没什么发现。与一般死士别无二样。”

皇帝点点头,“这种柳条的印纹是何等模样?”

左右相点点头。

“是织造花纹不同。普云大师和主持二人的衣料颜色看着都是一样,但是花纹却是各异。不仔细凑近看,根本看不出来。”秦倾说着,又看了一眼普云大师手里的那一片衣角道,“这片衣角也与普云大师和主持的花纹不同。普云大师的是青云纹理,主持的是青松纹理,而这片衣角上是青山的纹理。”

给燕岚开完药方,又嘱咐了永康侯夫人母女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毕竟永康侯夫人七个月的胎儿了,不宜多叙话劳累,燕岚虽然有些不舍谢芳华,但还是随着永康侯夫人告辞了,出了皇宫。

“阿弥陀佛。”燕岚双掌合十。

谢芳华看向永康侯夫人。

燕岚点点头,“怪不得我总是觉得最近胸口腾腾火气,压得难受,你快给我换药方。”话落,又说,“果然是京中的大夫都不得用,自从孙太医死了,太医院的太医也没一个好的了。”

谢芳华笑笑,给燕岚把脉,片刻后,放下,蹙眉道,“你现在用的药方,里面的大补之药太多,有些补过了头,阴虚火旺,不是好事儿。我给你开一个药方子,你按照我给你的药方子,调理将养吧。”

谢芳华了一声“请进”,示意侍画、侍墨将人请进来。

“登基之日会立后吧?”言宸道。

“不用拦太久,只要拦到秦钰登基就行。”谢芳华道。

谢芳华又沉默片刻,道,“那就死命拦截。”

“我刚刚得到消息,秦铮出了寻水涧,正同李沐清、崔意芝、燕亭赶回京。”言宸低声道,“谢云澜并没跟随一同回京,你要有所准备。”

队伍远处,议论声依旧不绝于耳。

谢芳华心想,玉兆天果然是有真本事,若是她和秦铮不进阵,单靠青岩和这三十人守在中门的话,根本就守不住,这迷雾阵被他破了还真说不定。

谢芳华听着阵中的喊杀声,点了点头。

这些人退去后,秦铮和谢芳华、言宸三人一时无话。

二人话音刚落,崔荆忽然站起来,一抚掌,说道,“我想到了,除了下媚术之人,媚术也许还有一种解法!”

谢云澜看向谢芳华。

“云澜兄虽然身在庐中,却安知天下!这京中有点儿风吹草动,看来也瞒不住你。”秦铮点点头,“不错,是为了李沐清。”话落,又道,“上次千年雪莲的事情还要多谢你。”

“公子!”青岩应声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