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平台

肆贰老爷-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955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7章:戟指怒目

肆贰老爷 99553

佩剑的侍从们拥簇着他,进入了王宫侧门后的一处等候室。

方继藩当机立断:“放出消息去,暗示宫中也有人买了,对了,还有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

他慌忙叩首。

“本宫就知道你……”朱厚照气咻咻的道:“算我一份呀,我也会讲故事,名字叫至尊天可汗之子西征记。”

否则,历史上的王守仁,又何至于,有如此才华,却非但没有获得皇帝的赏识,反而处处被人压制呢,以他这爆表的文武之才,混入内阁,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这天下,有几人能做到?

这东西,看着很碍眼。

管他呢。

萧敬道:“且慢。”

参汤落在弘治皇帝手里,莫说朱厚照已喝过了,即便是没有喝过,弘治皇帝也不会有疑心的,弘治皇帝接过了参汤,一饮而尽,喝罢,不禁笑了:“哈哈,你这手艺,可不成,味道怪怪的……”

朱厚照手插着腰,大笑起来:“父皇啊父皇,儿臣这叫玉石俱焚,这一次,对不住了。”

朱厚照这时道:“老方……”

“不少了。”方继藩很欣慰:“就这两日了,你说话的声音,需再压低一些,还有,要保持你这死鱼脸……,不,保持你这不苟言笑的气度,为师将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出了危险,你可要小心,你放心,为师会在百丈之外,保护你。”

方继藩龇牙咧嘴,心里默念:“昏君!”口里却道:“陛下真是圣明哪,既然托付如此重任,我方继藩一定竭尽全力才好。”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方继藩随即冷笑:“呵……你一个鞑靼人,竟口口声声跑来和我说这些,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来人啊,将这狗东西……”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但凡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才……现在银子有了,就差人才了。

方继藩道:“倭语和鞑靼语呢?”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殿下真是古今第一人也。”

紧接着,其中一辆马车里,徐徐走下一个人来。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当初方继藩推荐自己门生的时候,弘治皇帝,也是这样的表情。

却见弘治皇帝果然怒不可遏的样子。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陛下请放心,这工程,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有他们在,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众人没有犹豫,纷纷取出了鸟铳,紧接着……王文玉道:“他们不知我们的深浅,因而,不敢发出进攻,可是,我们在此,不知地利,白日还好,可一旦夜里,若是土人们袭击我们,就糟糕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白日里,吓吓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王文玉颔首点头,除了无数巨石的建筑之外,他还看到,这里,有一处高塔,也是巨石铺设而成,很有气势。

“呼……”王文玉取下了这两枚金刚石,放在手上,沉甸甸的。

可这一放,转眼之间,就被人吃进。

今天收了他的大礼。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弘治皇帝:“……”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杨彪乐不可支:“好嘞,来呀,准备飞球!”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这样的人,人家肯跟你来跳伞?

方继藩:“……”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弘治皇帝淡淡道:“你一个阉人,懂个什么?他说的有道理,算是把话说透了。这世上,做什么事,都是需要银子的,这银子,国库不出,就得保定府和通州去筹借,这银子,不会变少,总要有人来出……”

仿佛喝酒上了头一般。

现在,要修铁路了。

…………

且还是都察院清流。

这时候,他不敢提万死了,别真打蛇随棍上,死无葬身之地。

弘治皇帝也是无言。

他脑子发懵,心里真是后悔不迭,只是……他不甘心,他怎么甘心呢,自己可是天之骄子啊,他求救似得,看向自己的叔父,不禁惨然道:“叔父……”

....

“爹……妹子现在入了学,去了也是于事无补,爹你稍坐,我这就回去,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有的论文,显然是有纰漏的,在这个时代,或许已是进步,可在后世,这些理论,早就被颠覆了,一般情况之下,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依旧是可笑,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可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地心说,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为天象学的进步,提供了基础。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张皇后有些印象。

萧敬会意,便忙是弓着身,上前。

乃岭南刘氏子弟。

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

外头,却传来宦官的声音:“皇上驾到。”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现在的太皇太后,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可是……

所有人都痴了,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先上前,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

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说着,她朝几个宦官和嬷嬷看了一眼。

朱秀荣便将方继藩告诉她的事,说了一遍。

她笑吟吟的道:“陛下……真这样说的?”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弘治皇帝说着,不禁带着疑虑:“朕唯一担心的,就是这群女子,是否真能胜任。”

“齐国公………”跪在地上的梁储放声哽咽道。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次日实习的时候。

“还是卿家想的周到。”弘治皇帝点头:“御医院的人,统统裁撤了,不过宫中征辟了一群颇有声誉的名医入宫,只是西山的医学体系,和传统的医学有些不同,还是需得有人在宫里才令人放心。”

黄金洲就在眼前,相隔万里之外,非大忠、大智、大勇之人,不得镇守,新津郡王方景隆,承列祖列宗之命,镇守黄金洲,此为大明万年太平之根本……

好像……该说的,都被他说了。

周刊的编撰美滋滋的得了文章,低头一看,却是一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