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公司 第34章:一时独步

圣安娜公司

关慕青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003

    连载(字)

2500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公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一时独步

圣安娜公司 关慕青 25003 2019-09-02

吼!

可惜的是,要是让钟凡和水手知道,唐毅为了吴秋华,竟然将龙鳞都借给了吴秋华了,两人不知道作何感想。

队伍行进了半个多小时,还有一小段路程就走过了此处。整支队伍顿时松了一口气。

“快!快丢掉手中的蜂蜜,用衣服包裹好头部,快逃出去。”李建山大吼道。

最初开这本书是因为对海贼的热爱,后来我比较玻璃心老读者应该也都知道,出来原创剧情之后被骂的狗血淋头,搞得我书评区不敢看,读者群不敢上,就那么闷头写。

刹那间,百米多高的金属巨人就已经化作了一个个两米多高的钢钢甲机器人!

两天后,雷法孤身一人来到了一座无名小岛上。

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她必须要为将来打算。她不想在呆在他身边,她要带乐乐离开,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她要带着乐乐离开这个复杂的世界!

“那个,我……我想……”

“通知下去,a区我要在半年内走完所有坑!”龙尧宸薄唇轻启,平静的说道。

夏以沫,如果再相遇,我不会放过你……你就祈祷吧,祈祷这一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宸已经在动作了,”龙潇澈径自说道,“国府那边的事情不解决就是后患,不管今天的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是,总是脱不了干系的。”

猛然惊觉,夏以沫就像斗鸡一样的看着龙尧宸,“就算你有亲子鉴定又怎么样?乐乐从出生到现在都在我身边,他是我和阿风的孩子,这个……在法律上,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夏以沫嘶声哭着,偶尔经过的车辆好奇的看着路边的她,却没有人去关心,直到一辆车缓缓在她面前停下,随即,有人下了车立在她的面前……她都还在哭着。

如今的你,沉浸在幸福中,你怎么会痛?

龙尧宸眸光闪过一丝受伤,此刻的他已然清醒,在转身往门口走去的时候,眸底滑过自嘲的受伤,他竟然沦落到要用强的吗?

“……”一阵沉默。

他就这样盯着夏以沫许久,方才起身去了浴室,他将毛巾打湿后走了出来,轻柔的为夏以沫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以及脏的擦拭掉后,拿了睡裙亲手给她换上,一切的动作轻柔的不得了,可是,全程的动作,只要细看,却能看出他的指尖在发抖。

广播里,传来地勤人员甜美的声音,付兰芝一身朴素的站在人群中,样子显得极为怪异。她看看手里的头等舱机票,脸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表情,仿佛有着无奈、彷徨、不愿意、纠结、痛苦……还有不舍。

“莫小姐从来没有来过公司,今天怎么来了?”前台人员看着合起来的电梯疑惑的小声问道。

“不止是曾月,就算另外几股势力都不容小觑……”顾浩然的声音有些幽远,虽然他不能确定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却可以肯定,其中有一股势力一定是宸少的!

苏沐风和乔治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隐没在了人群里,而苏沐风和夏以沫之间仿佛这也只不过是人生里可有可无的一段小插曲,就像是路人一般的擦肩而过,可是,此刻的两个人却谁也不知道,之后的岁月里,她们的生命会不经意的牵扯,从此……留下了生命里无法抹去的痕迹。

龙尧宸没有动,看着夏以沫喏喏的狡黠的样子,微微眯缝了鹰眸,淡淡的话音从薄唇溢出:“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的呢?”随你,潜藏的怒火

他不想承认自己在和哥对垒的时候掉入了小泡沫的梦幻虚影中,可是,越是和她接触,他的心好似就越发的不受控制的被她牵动着……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甚至,厌恶会和哥对同一个女人产生感觉,他不想走老爸的路,更加不需要和哥从心灵上争抢一个女人!

夏以沫的眼睛变的猩红起来,她死咬着牙,粗重的喘息着,胸口因为愤怒而一起一伏的,她努力的想要平静,可是,却怎么也平静不了。

而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龙天霖的车上,也不在自己那件狭小的卧室里,眼前的景致熟悉的仿佛就在梦里,白色和紫色相间的装修,柔软的大床,华丽的梳妆台,安静的空间被夕阳的红晕渲染的让人感觉到安逸。

龙尧宸冷寒着一张脸,就在夏以沫几乎要挣扎出他的怀抱时,他将她扔到了浴缸里,然后打开了花洒……

她脸上连连变着的表情让龙尧宸微微眯缝了鹰眸,他墨瞳犀利的看着夏以沫,仿佛要刺穿她的灵魂,探知她此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不想探究她为什么排斥若晞,更加不想知道,这个女人她以为她是谁?竟然让他将若晞收起来?

爱阿浩哥又怎样?她爱他,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脸一热,本被冷风吹的微红的脸颊上更是染上了窘迫的红润,她咬了咬唇垂了眸,被雪冻的通红的手不安的搅动着,心里更是腹诽着自己的狗腿。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的动作,再一次的忘记了反应,她没有听到龙尧宸的声音,只是脑补着龙尧宸如果和她一起堆雪人,那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孩子们吓得缩到了一起,乐乐紧紧的咬着牙,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对峙的六个人,最后,目光落在了龙尧宸的身上……

劫匪甲的手指又微微移动了下,他嗤冷的说道:“老大如果救不出来,那么,大家就一起陪葬吧!”

“也是!”宋美娜笑笑,喝了口红酒,眸光却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视里的龙尧宸,“各自找各自的人是最好不过了,宸少这样的男人,夏以沫恐怕没有那么大的嘴来吃!”

龙尧宸没有说什么,只是径自拿起电话拨了出去,过了会儿,电话被接起,他不待对方开声,就径自说道:“在酒店等着,我过去找你!”

“随便她去闹好了……”莫忻然仿佛看出店长的为难,淡漠的说完后,拉过一旁的画设计图的专用纸,然后顺手取出一支铅笔在手里打了个旋儿,“你去忙吧。”

苏沐风更加疑惑了,他对龙岛的认知只是来自平日里的新闻报刊一类,这次来,也是因为这次的事件。但是,就算如此,他也知道,这个地方是皇家别苑的后山,可以说是龙岛的禁区,除了受邀到皇家别苑的人外,外人是没有办法进来的。

第二种,天霖这是在逼他!

夏以沫站了起来,转身看向苏沐风和乐乐,有些局促。

“去吧!”苏沐风轻柔的声音传来,透着无悔的支持。

莫忻然眨巴了下眼睛,微微仰头,从楼顶垂下的水晶琉璃灯散发着让人迷离的灯光,仿佛能照亮整个黑夜一样。

当然了,这些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无心理会,这个世界上,有钱有权的人恐怕想要星星,都会立马有人送一块流星的陨石过来。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傲慢的样子,顿时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手叉着腰,一副女王的样子,仿佛如果龙尧宸不动弹,就和他没完一样。

言下之意,如果他们找不到,他就会用非常手段进入龙岛总署的资料库。

“叮”的一声,电话响起,颜展翔不疾不徐的将手里的杯子放下,接起电话置于耳边……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下,夏以沫的抿了抿唇,静静的等待着,心里忐忑不安。

龙天霖嘴角噙着笑,浅啜了口红酒,入嘴的香甜气息在味蕾蔓延,他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那滚动的大屏幕上,偶尔能看到夏以沫穿梭在赌徒中间的身影,不由得……他的目光变的幽深。

“州长,发现了什么?”李逸左右看看,一脸的茫然。

夏以沫站在路边,看着那辆出租车在自己的眼底消失,鼻子猛然的酸了酸,眸子里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夏小姐不在酒店,我刚刚去了中控室调了监控录像,夏小姐是在早晨九点过一些离开酒店的……”刑越的话很平静,但是,显然他有些欲言又止,沉吟了几秒后,只听他接着说道:“夏小姐离开前,霖少来过!”

齐亚岛不同于a市,a市虽然很乱。可是,那至少是明面上的,而且,a市的黑暗世界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谁麻烦,除了那些放高利贷的。

龙尧宸鹰眸微微眯缝了下,墨瞳落在手机上的字,眸光渐渐变的深邃,他没有动,只是看着手机,直到屏幕黯淡下去方才抬眸看着夏以沫。

“颜展翔离开后,x国扰乱一起军事行动,但是,后来却被证实是和颜展翔接头的那边泄露的……”

夏以沫的手脚很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做了四菜一汤,煲了米饭,她笑着朝一直看着她的龙尧宸招手,示意他可以开饭了。

顾浩然是个生活十分规律的人,没有特殊情况,他很早就已经梳洗完毕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看件,或者思忖一下a市的发展,所谓:在其政谋其事……a市虽然只是他的跳板,可是,他一向是一个不会借口懈怠自己的人。

顾浩然抬眸轻倪了眼李逸,随即拿着笔在立项上写了驳回的批复,接着说道:“曾家没有一个善茬,曾华不想在政治的漩涡里磨灭了自己对军人的憧憬,他对特殊兵部队有着一份让别人没有办法比拟的执着……就光凭这两点,a市的事情就和他没有关系!”

只是,这背后的人和颜展翔有关系吗?

“妈,”海月转过脸看着兰姨,对于自己就好似一个拖油瓶一样的存在一直是她的忌讳,她长的比那个夏以沫漂亮,又比她有才华,如果不是因为爸妈在这里做佣人,她也能成为宸少的女人,“我是你女儿,有你这样说女儿的吗?”

“嗯!”龙尧宸应了声,然后在夏以沫微微怔愣下,将她的盘子拿过,将自己面前的盘子放到了她的面前,随即一副无事人一样优的吃了起来。

打开火,往奶锅里倒了每天从荷兰空运过来,经过许多到工序制出的天然、绿色无污染的牛奶,夏以沫突然在想,如果乐乐跟着龙尧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自己是不是也就无憾了?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可是,此刻绯夜赌城内却是人声鼎沸,叫嚣声和欢呼声夹杂着,暴躁声和哭喊声也不断的传来。

**

夏以沫当时问他,这首曲子有什么意义?

苏沐风插着乐乐的腋窝就将他抱了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太阳镜,撇嘴说道:“现在还有你夏以沫谈不妥的事情?苏妈整天嗷嗷叫,说他快要失业了。”

而二叔,为了对外宣传部那个曾经的部长宁筱悠,更是一辈子单身,只是守着这间“深情密码”,延续着宁筱悠对红酒的那份执着。

他抬手,浅啜了口,让酒液慢慢的滑过味蕾后吞咽而下,感受着那带着微涩而甜的感觉。

“好了,”冥洛打断电话那端的人的欲教育的话,“尽快给我。”

说完,小混混冷哼了声,转身就往酒吧深处的一个过道走去……

记者的问题从开始的好奇渐渐变得尖锐,大多成了质疑的声音。毕竟,这样的通知怎么都不可能是从一个女的这里随随便便的说出来。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仿佛说的就是一件儿极小的事情,可是,却引起了千层浪。记者们就和疯了一样的涌动着,他们不停的摁着快门的同时问出想要知道的答案。

“为什么爹地要突然去龙岛?”乐乐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褚旼看着乐乐,有些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感了兴趣。但是,身为龙家的人,小少爷虽然现在随着宸少不入龙岛籍,可是,小少爷是龙家人。

龙岛的气候是怡人的,就算是入冬,但是,阳光依旧温和。

“当然,”苏沐风说着话就转了身,继续往前面走去,“只要你能幸福,对于我来说,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是一年的夏天。

“夏以沫,”金花2号走了过来,她的手里拿着微冲,“有没有把握?”这次不过,那将又是半年的训练。

夏以沫点点头,将手里手枪别到枪袋里,然后接过金花2号递过来的微冲,她垂眸看着乐乐,微微一笑,“要不要给妈咪鼓励一下?”

龙尧宸好似并没有发现门口站了人,乐乐睡觉会踢被子,就和他小时候一样,那个时候,小麦、笑笑和澈澈总是会给他盖被子……

突然,淡淡的话语轻轻的回荡在安静的空间,好似怕吵到熟睡的小人儿一样。

“是,”刑越恭敬的回答,“秦枫给您电话,说没有人听。”

“……”

乐乐是个很有自制力的小孩,就算昨天睡着是因为催眠,但是,固定的生物钟让他在七点的时候,就醒了。

“小然……”夏以沫看到莫忻然的时候,兴奋的跑了上前,清澈的眼睛就算经过岁月的长河的历练,却依旧闪动。

顾俊青躺靠在沙发靠背上,眸光深深的看着莫忻然,一脸的不解,“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他重重一叹,“有时候真搞不懂你们女人……明明爱着,总是一二三,三二一的有着什么东西让自己止步不前!”他哼了声,“回头小心有谁让冷冽的心不在你身上了,你就等哭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