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公司 第12章:遥荡恣睢

圣安娜公司

关慕青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003

    连载(字)

2500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公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遥荡恣睢

圣安娜公司 关慕青 25003 2019-09-02

容老爷子可是清醒得很,一听就知道容析元在暗示什么,不禁更加生气。

“谁要检查啊,不要……”尤歌生怕招惹到他了,因为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不该做剧烈运动,她需要休养几天。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降临,这人被突然出现的身影接住了,是个男人。

“我?我是谁?”容析元蛊惑的嗓音有着异常的魔力,仿佛在哄着她说出什么,又像是在隐隐期待。

是不是在她心里,一直都有他的位置?否则又怎会为他守贞?

好在尤歌已经解释了征婚启事的目的,沈兆和佟槿不再为这事纠结了,可这心里哪能舒坦,一想到唐虞梅那个老巫婆,他俩就恨不得冲到澳门去!

“喂……”许炎望着自己右脚上那只小东西,十分无奈地说:“哥警告你,千万别在我皮鞋上撒尿,否则我就……”

即便是有人在为难,可还是不能当面拒绝副董的礼物,硬着头皮先收下了再见机行事。

主持人高声说了几句,最后还卖个关子,新郎在哪里?

...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一种厚如云层的冷意令人生寒,容析元的气场太恐怖了,即使真人不在眼前,郑皓月都能想象出他此刻的脸色有多阴沉。

“怎么了?”龙晓晓慌忙跟上去,刚才尤歌的脸色好差。

这只是小菜一碟,许炎可不知道,医院里很多人对他的终身大事那是操碎了心啊……最大的赌注就是赌的许炎今年能不能结束单身。

容析元几分钟就从浴室里出来,正好见到这一幕。

在这样的环境中用餐,确实能让人心情大好,轻松惬意。

“……”护士尴尬,赶紧地出去了。

苏郴满脸笑容地凝视着许炎,赞叹的目光更盛:“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脑科专家了,还在国外的医院待过,经验丰富,医术精湛,这样,我更有信心将自己健康交给你了,哈哈哈……小伙子,你可比你老爸厉害多了。”

尤歌这后来才知道,容老爷子为什么态度转变那么大,为什么不再排斥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春节大老远从香

确切地说,赌王现在由于已经九十高龄,所以他的财富帝国暂由长子何炬掌管,但赌王何宏森仍然掌握着最重要的控制权,何家至今没有分家,除非是何宏森归西了……

晓晓莫名紧张,而霍骏琰已经大刺刺地走了进来。

“那你到底要不要吃?”

“我侄子是珠宝设计师,他看了之后告诉我的。”贵妇依旧是一脸愤慨。

尤歌和许炎两人冲在前边,近距离地站在玻璃窗外,旁边站的是容析元和郑皓月,还有那位贵妇。

许炎知道,这个混血儿男人刚才是在看尤歌!

佟槿开车很稳,加上他选择了一条比较畅通的近路,所以半小时就

黑虎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也正是容析元和许炎都感到头疼的问题。到底是赌王的地盘太松懈还是幕后之人太神通广大?

尤歌还没回过神来,以为这货刚才真是晕过去了。此刻她的态度比先前柔软了很多,就算他很可恶,她也恨不起来,刚刚还在心疼他。

“量你也没我了解得多,告诉你吧,尤歌旁边坐的那个男人,是香港博凯实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容析元。他最近到了大陆发展,才进驻两个月就已经收购了三家公司,资本扩张的速度极为惊人。知道为什么他姓容?据说是这容家曾在京城中位高权重,后来去了香港扎根,但家族势力影响很大,使得容家在商界风生水起,那些顶级富豪都得给容家三分薄面,听说历届最高领导都会接见容家的人,这是多少富豪都羡慕不来的荣誉。而最难得的是,容析元从不接受专访,至今媒体对他的了解都很少,他太神秘了,我严重怀疑他的来历,他就像是容家突然冒出来的一颗星,三年前,谁都没听说过他,而三年后,他已经是炙手可热的首席执行官……”这位记者滔滔不绝,眼睛都在发亮。

“呸!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他的玩物罢了,等他玩腻了,你以为你还能待在他身边?不要得意得太早,总有一天你的下场会很惨,我会等着看!”郑皓月恶狠狠地丢下这句话,气急败坏地冲进了客厅。

后边的话,容析元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尤歌曾是智力只有10岁的人,后来机缘巧合被许炎治好了脑伤,她现在聪明伶俐,总算是正常人了,但如果尤歌这次脑伤复发,她的智力会不会受到影响的?

“容析元,你是不是忘记了,尤歌当初在嫁给你之前就说了,她是为了夺回公司,为了拯救香香和它的宝宝们,结婚只是权宜之计,将来她会离开你的,你凭什么要求一个不是因为爱你才结婚的女人要对你一心一意?说白了,你们只是夫妻的名义,不代表尤歌真的爱你。”

当初,她和容孝光恩恩爱爱,是她的家人棒打鸳鸯,逼迫她离开丈夫和孩子,回到澳门,与何家联姻,从那时候起,唐虞梅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心狠手辣,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善良的女人。

...宝瑞集团通过各种渠道都没能在两天之内凑齐需要的大溪地无暇黑珍珠,这是一种耻辱,是摆明了有人在暗中捣鬼,收购了市面上甚至是私人藏品的同类珍珠,加上时间紧迫,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可怜容析元那么冷傲的一个男人,居然被两个女人放倒并且锁住。

容析元闻言,果真是猛地一震,胸口刺痛,搂在她肩膀的手骤然变紧……这个答案,他早就有所预料,现在经过证实了,他这心里的痛苦可想而知。这意味着他和尤歌之间的恩怨更加深刻了,以后真的能和睦相处吗?

可正是因为这样,事情变得有趣了,正如容析元所说,如果泰华酒店的人知道他和尤歌是两口子,那会是个什么心情?

尤歌做的许多功课和努力,别人不一样看得见,今天就是检验她成果的时候。

...尤歌和许炎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他没回答,而她也在观察着他的表情,只是这夜晚光线不明,她看不真切。

“许炎啊,他家是挺有钱的,不过他不靠家里,他就那一身医术就够他一辈子风光了。知道吗,现在他去上班那家医院里,好多女孩子喜欢他,倒追的可不少,如果你不想看着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你最好赶紧地把你们的朋友关系改变一下。”

容析元没有挽留,静静看着两人的背影,他的大手在不断收紧,收紧……毫无疑问,尤歌的回归,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让容析元都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他也发现现在的尤歌不再是曾经那个脑子简单的孩童,她勾起了他的兴趣。

容析元还在卧室里挂起了几幅胖娃娃的图片,每天看着都感觉心情舒畅,就盼着将来的宝宝也这么健康可爱。

是的,她害怕,怕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会抢走她的孩子!

这么多年了,敢在赌王面前这么说话的人,就只有容析元一个。

但容析元此刻好像完全没听到黄经理说话,甚至无视这个人的存在,他的视线直勾勾落在那个女子身上,揣在裤袋里那只手,攥得好紧……

可是,就在这时……

尤歌现在可不是能被人轻易几句话就激怒的,她知道郑皓月是什么意思,更知道这个女人无非就是爱逞口舌之快。

沈兆觉得,少爷这次只能自求多福了,尤歌肯定猜得到是他搞鬼的,一会儿见到了,看少爷你怎么自圆其说。

许炎很满意看到尤歌的表情,她现在这个样子真可爱。

很多养狗的人自以为很爱狗,可是真正能体会狗狗感受的主人,太少太少。而尤歌,从没把香香当狗,她是将香香当亲人看待。

那么深刻的记忆,镌刻在她的灵魂,即使四年,哪怕一百年,她

傍晚时分,老爷子在花园里陪着两个小宝宝玩耍,他已经不能随心所欲地抱着孩子到处走了,年纪太大,老人病是难免的,多抱一会儿手都会发抖。但即使这样看着,也是一种宁静的幸福。

容析元在考虑要怎么才能协调好事业与家庭。博凯集团是必须要他坐镇的,总部在香港,容析元重新接手董事长的位子,势必要在香港办公,可尤歌和孩子们在隆青市,他如果经常来回跑,不仅累,也会让他牵肠挂肚。他想每天都看到尤歌和孩子,每天都能在下班后享受家庭的温暖。但宝瑞是尤歌的命根子,她是公司董事长,她不在隆青市坐镇也不行吧?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耐心这么好,如果他面对的不是单纯如孩童般的尤歌,他还会站在这里吗?

侍应生……哦不,应该是这两人的大哥——冯奎,表情严肃地瞄了他们一眼:“少废话,都给我盯紧点,看看有没有容析元的人追过来!”

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尤歌全身发冷,汗毛倒竖,几次都差点忍不住惊叫。

容家。大家族的优势是人多,劣势是人心不齐。

“容析元!”郑皓月痛苦地嘶喊:“凭什么她可以得到你的爱,我有哪里比不上她?我才应该是那个跟你并肩作战的人,她根本不能帮到你,她不配当你的妻子!”

寂静的空气里飘来沙哑的男声:“对于你的福利,你还满意么?”

里,他会允许自己借着生病的名义享受着尤歌的伺候,可是才过了一天,他就又变回到了野狼般的自己。

这样淡淡相交的方式,尤歌才能安心。这或许也是她上次提醒过容析元要注意跟翎姐之间保持该有的距离,他做到了,尤歌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渐渐的也就不再去想这个事。

“呃?许炎?”尤歌惊愕,没想到许炎会出现。

尤歌知道许炎会有种很铁不成钢的心情,但她不知道他还会有一股子酸劲。

...看电影这种事,对很多人来说是很平常的,可是对许炎来说,却是……真的没有跟女人单独去看过。

这货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大意,怎么把苏慕冉的可乐拿起来喝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出来为她买水,是不想他喝过的水又被苏慕冉喝。

“冉冉,是我啊……”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

苏慕冉背脊一僵,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却还是很平静地回头,目光却是落在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身上。

虽然那个男人带着眼睛,可许炎还是能敏锐地观察到镜片背后那异常灼热的眼神。

许炎本来精明,这下总算是发觉不对劲了,尤其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克制着哭声。

许炎不是傻子,他知道苏慕冉为什么要那么对他,主要还是因为喜欢。

“你……”许炎无奈,他刚才说得还不够明显吗?非要他把话挑明?

霍律师扶着鼻梁上的眼睛仔细打量着龙晓晓,确实感觉很面熟。

霍骏琰也不知有没有注意

霍律师再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他是多么渴望儿子早日成家啊,这一次就看龙晓晓的功力了,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适当帮帮龙晓晓,毕竟,他的儿子他清楚,不是那么好搞定的。

久而久之,多几次,这家里就仿佛真的多出了一个人,如果龙晓晓一个星期不来,这别墅里就好像缺了点什么,空荡荡的。

赫枫还是一个人,只不过据说这家伙最近也有追求的目标了,终于这个风流公子有成家的打算,太难得了,大家都为他攒劲。

两人的对话莫名的有点难以为继了,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别扭,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地聊,那么自然。

生理期的女人跟平时是两种状态,无论在脾气或是身体状况都有所差别,尤歌就是属于很明显的类型。

香香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沉闷,可着劲儿地逗主人开心,一会儿打滚撒娇,一会儿伸出爪子在尤歌胳膊上挠挠,一会儿又缩在她身边四肢朝天……

“什么?”容析元嘴角抽筋,彻底被打败了,一肚子的憋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