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浑然天成
作者: 金枝sh章节字数:77209万

王不仕被人按着,坐下。

民间的股东们却不认同。

方继藩想了想,倒也没有过多的反对:“陛下圣明,深谋远虑,儿臣自叹不如。”方继藩是很不认同朱厚照关于骗子的评价的。这家伙,毕竟还太年轻,不像自己两世为人。

王不仕名气大,有钱,他如此作妖,非但没死,而且好像越来越滋润,如鱼得水,有他开了这个头,大家便开始渐渐敢于暴露自己的财富了。

这一次,幸福集团认筹的资金极大,总计是五千万两纹银,一股作价一两……可一下子,方家和王家出了手,那些心存疑虑之人,便开始放开了胆子。

天知道方继藩怎么调教出这么多人才的。

卧槽……这些人已经疯了,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皇帝’叹了口气:“让你臣服,是给予你这样的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太遗憾了,你居然白白错过,既如此,只好将你族灭,自此之后,灰飞烟灭,自此之后,再无察阿安塔塔部!”

沉默之后。

可就在这一刻。

可方继藩矢口否认,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只是突兀遇到过。

…………

方继藩苦着脸:“儿臣还有要事呢,禁卫那边,还没有安排妥当,儿臣……告辞。”

方继藩道:“我想,可能是守仁近来有些中年发福了,面上的肉长多了一些,这才像的吧,你别乱说。”

王守仁戴着蛤蟆镜,伫立在原地,他虽勤于思考,可现在……脑子也有点不太够用了。

弘治皇帝摘下了墨镜,不禁打量着身边的朱厚照,随后,叹了口气:“你能这样想,那便再好没有了,朕平时,并没有苛责你的意思,可你是储君,做储君的,就该有做储君的样子,朕怎么看待你,这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天下人怎么看待你,这天下的军民,将自己的福祉,俱都寄望于内廷,你不要教他们失望,不然,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呢。”

方继藩却喜欢吊着朱厚照的胃口:“殿下可不成,殿下是什么身份哪,不可,不可。”

方继藩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儿臣此来,还是为了战略保障局的事,这里又有一份新的章程,还请陛下过目。”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这一次,他非要去见一见方继藩不可。

他继续道:“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干爷爷,对孙儿真的没的说,有了这三千万两银子做本,又有太子殿下和干爷爷支持,孙儿若是还做不出点样子,那便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孙儿还想着,招揽的佛朗机人,可以拉拢,可是……只可利用,却也可完全放心;而奴婢的那些心腹,虽是放心一些,可大多数,不过是市井中人,到了海外,未必能挥如臂使。这外语书院,教授各国语言,招揽的,又是多少能识文断字的读书人,再辅之以一些骑射功夫,能磨砺出他们的心性,这样的人,既可放心,又有本事,可以作为骨干,连生源,孙儿也想好了。前些年,出海的时候,死在海外,有不少的船员和水手,这些人的遗孤……西山不是都让他们免费,入了蒙学么,不如从中挑选出一批,他们有读书的底子,若是想将来,做点儿大事,便进入外语书院……”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方继藩这狗东西,脑残,他就是如此的啊。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点头。

紧接着,其中一辆马车里,徐徐走下一个人来。

众商贾:“……”

方继藩踮着脚,出现在墨镜里,在墨镜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弘治皇帝,更不至于如此为这个而治罪,这……就真的没王法了。弘治皇帝感慨。

“多少银子,你说。”王不仕不想听是什么茶,报个价格,更直观。

“没有。”王不仕一挥手,可别又整出什么新鲜花样来。

这是啥意思?

萧敬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在厂卫里,也招募一批精于计算的人才,在这厂卫内部,弄一个统计局出来,和那保定统计司对抗了。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极恶劣的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心里,却多有牢骚。

“呀。”邓健扭捏的道:“少爷,我一向很穷哪,我在河西,两袖清风,不近女色,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只一心一意,为少爷办差,这个事……小人怕不懂。”

老李等人纷纷点头,他们熟稔的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有火铳,还有火药,以及腰间的短刀,还有干粮。

这火铳的声音,响彻整个林莽。

王文玉不禁道:“这些饮血茹毛的土人,竟可建造这样的巨城?”

“说的是,老子一路上,听王先生说那些地方官吏报上去的所谓可笑祥瑞,真是要笑死了。可这两颗宝石,今日见了,方知世上,或许真有祥瑞,先生,此地不宜久留,我看,那些土人惊魂未定之后,还会杀回来,我们这就南下吧。”

这意味着啥。

可这一放,转眼之间,就被人吃进。

他的股票,已价值七百九十万两银子了。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七八个扈从,个个面黄肌瘦。

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即将要展现在天下人面前,这是何其令人兴奋的事。

王不仕道:“陛下斟酌着就是。”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

“呀……”弘治皇帝一脸惊讶:“朕转眼之间,就挣了……两百多万两银子。”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他又像是喊起了‘茄子’,笑的很纯粹。

“这是一个新东西。”王不仕道:“眼下,我大明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银价,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银票的流通,互通有无,市面上的银子越来越多,因而,不少人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年贱过一年。银子不值钱,为了防止往后,这般通货膨胀下去,难免,人们不敢将银子放在手里储存,而是倾向于,将银子尽速的花出去。”

王不仕摇摇头:“臣不这样认为。”

安顿下了欧阳志。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好样的。”大家纷纷表扬他。

朱厚照忙道:“快,快坠落,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

飞球开始落下。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方继藩道:“自是陛下圣裁。”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奴婢以为,这方继藩,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他居然拿补贴来要挟陛下,这……真是大胆。”

“还有!”弘治皇帝突然冷冷的侧目看了萧敬一眼:“以后再敢在朕面前,乱嚼口舌,就收拾了东西,去孝陵吧。”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理发师轻车熟路的探过了贵人的病症之后,毫不犹豫的道:“公爵阁下的血液里,蕴藏了有害的东西。”

教士点头,他抱着圣书,对此,表示认同。

新政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尤其是通州和保定府,不断的虹吸着附近州县的人口,这人口越来越多,人员往日来越密集,货物的往日,就更不必说了。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骂他的时候,他反应就迟钝多一点,给他出主意的时候,他反应就快了少许。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至少,不该是陛下在廷议之中说出口。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弘治皇帝更怒:“好啊,原来这里,竟还有一个叔父,刘卿家,朕竟还不知,你还有一个这样的好侄子。”

若是遇到了贞烈一些的女子,听了去,非要悬梁上吊不可。

他脸憋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团团的打转。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梁如莹还极好学。

其实大家也不想的啊。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太皇太后挣扎了一下,脸色开始徐徐的红润起来,她终于张口,显得虚弱:“方才……方才哀家,看到了……看到了先皇帝。”

“本以为,临走之前,竟还没有和皇帝以及太子说点什么,心里……满是遗憾,可谁晓得……竟还可以还阳。”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倒吸了一口凉气,听了太皇太后的话,骤然,眼泪扑簌而出,上前:“女神医……”

梁如莹忙道:“陛下,小女子并非是神医……”

一群御医显得尴尬,忙是垂着不敢作声。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噢。”张皇后抿嘴笑了,她笑吟吟的道:“岭南刘氏……”

宦官在里头,不知怎么回答,也不敢回答。

因此他面带淡笑的站在众人当中,身形挺拔的他显得格外耀眼。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却又见人群之中,有人魂不守舍的站着。

梁储似乎也看到了刘文华,想当初,刘文华几次拜见过梁储,都是彬彬有礼,很是殷勤。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这是何其哀痛的事。

梁如莹厉声道:“所有人,让开。”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朱秀荣却是凝眉:“母后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宦官已取了单子来:“娘娘,戏子们都已准备好了,这是娘娘前几日吩咐下来的戏单,请娘娘再过目。”

虽是气势如虹,可方继藩却还是深深皱起眉。

其实现在京师,踢球已成了时尚。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这可是六比零哪,是不是,他们厉害的过了头。”

而一旦,一个不知名的球队,突然被看好,又有朱大寿这样的知名球评员的背书,那么……势必大街小巷,都要热闹起来。

“加紧印制,这一次,印刷量要多增一些。”

神位之上,乃是方景隆的画像。

“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并非十恶不赦,他若非脑疾,想来,不至如此。我瞧他不发病时,还是挺和气的。”

尤其是老臣,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想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不禁兔死狐悲。

另一边。

他脑子懵了。

他颤抖着手,继续拿起纸卷,却见后头说的是,虽新津损失惨重,死伤诸多,幸得医学生相救,活人无数。

这是问李东阳,古时候,有没有发生过相似的事。

现在大家在说的,乃是方景隆死而复生,你提李陵这茬做什么?

弘治皇帝双手颤抖,一脸木然的接过,打开……吸气,接着抬头,目中茫然,良久:“呀……奇哉怪也!”

弘治皇帝压压手:“你先别说话。”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720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