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开户:第42章:洋洋得意

圣安娜开户 作者: 曲浅橙

疼。

方继藩继续道:“大漠实在太广阔了,哪怕是有朝一日,你们迈过了西域的黄沙,迈过了乌拉尔山,到了罗斯人的平原,若不依靠战马,也是无法快速机动的。”

从前想的,只是雪耻。

他喜欢方继藩的方案,至少,这个故事,打动了他,他爱这个故事。

萧敬浑身瑟瑟发抖:“奴婢……”

卧槽……这些人已经疯了,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突兀却是面上赤红,因为此刻,皇帝抓住他手腕的手,开始用了暗劲,他发现,自己的胳膊,慢慢的被扭动,他拼命想要抵抗,可是……

“今苍天在上,来人……取肉食来。”

而后,群臣浩浩荡荡的列队排开,方继藩为首,个个穿着吉服,鼻梁上架着墨镜。

萧敬在旁笑吟吟的梳头,低声对弘治皇帝道:“太子殿下说的话真好听。”

一旁的萧敬,吓着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都到什么时候了。”方继藩怒气冲冲,侧目看了一眼一旁忙碌的萧敬,低声道:“我们三个人,萧敬一个人,我们是一伙的,事后,把干系都撇到萧敬这狗东西身上。”

朱厚照道:“就是鼻子不及父皇高耸。”

朱厚照道;“现在有一件大事,要交代你去做,你敢不敢?”

一提到这个,朱厚照眼睛就放光,他一直都希望,自己成为天可汗,光耀万世,可谁晓得,这个彩头,竟让父皇夺去了,他不禁道:“这个好办,那就让本宫去代替父皇和各部盟誓就好了,本宫来做这个天可汗。若是有人敢图谋不轨,他还未靠近,本宫就一拳,打断他的骨头。”

说到此处,他两眼泪水汪汪,磕头道:“还请齐国公明鉴。”

掩藏在墨镜之后,王不仕面无表情。

真是大手笔啊。

方继藩看得,惊为天人。

方继藩笑嘻嘻地道:“谁说儿臣不戴。”

于是有人大胆的凑到王不仕的眼镜前,放肆的东看看,西看看。

其他几个,被弘治皇帝召开的大臣,个个瞠目结舌,惊呆了。

是啊,太祖高皇帝,虽然啥都给子孙们想到了,将子孙后代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万万也没想到,会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发明墨镜和大金链子,所以,依律而言,王不仕这一身装扮,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正因为如此,王不仕才有一个念头,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方继藩,得罪了天子,最多是打屁股,可得罪了方继藩,则是要一无所有的。

待一切预备完毕,车马早在中门前等了。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住嘴!”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看他。

一下子,这两块石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人们敬畏的看着王不仕,这个家伙……现在的身家,是多少来着。

方继藩对王不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土地……

“是。”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卧槽……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方继藩却上前,拍拍他的肩:“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太子殿下要赏你。”

“卿不这样认为,莫非是害怕方继藩?”

没钱。

“试一试吧。”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弘治皇帝:“……”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感觉这一刻,魔鬼虽然在自己身体里流失,可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在流失。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公爵的头上,蒙上了绣着十字的裹尸布。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将器械磕磕碰碰了,索性和其他女医,自己来搬。

在宫中的日子,其实对于梁如莹这些女医们而言,并不枯燥,带来的数十箱医书还有期刊,足够她们看的。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方继藩惊讶的道:“陛下怎么说这样的话,儿臣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乃当代柳下惠也,是谁乱嚼舌根子,儿臣尽心教授女医们学问……而且退一万步说,这些女医,有数十上百人,儿臣一个人,怎么吃得消啊?”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梁储一直坚强的伫立着,他不能哭,也不能情绪激动,他得表现出,淡然处之的样子,尤其是在刘家人面前,可那刘家叔侄,被当做死狗一般拖走,他红了的眼圈里,才禁不住,泪水泊泊而出。

弘治皇帝一直盘算着给梁如莹什么样的赏赐才好。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解剖之后,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楼道里一片狼藉。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弘治皇帝不禁唏嘘。

朱厚照:“……”

这脉搏先是极为紊乱,随着太皇太后的急促呼吸,渐渐的,又开始变得有了节奏……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张皇后认真瞅了粱如莹一眼,见面前的人落落大方,她不由开口说道:“你的医术,真是神乎其技,想不到,你们只在医学院里,读了半年多的书,便已有如此的成就,真是了不起,梁姑娘,你可许了人家吗?”

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此时,天色还早,可已是睡不下了,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那西山女医院,是什么样子,学的都是什么,如何学,治疗时,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名列第三……

御医急得要跳脚。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他看了一会儿奏疏,忙里偷闲,却是提笔,取出了一本章程,这章程写了一半,里头竟是分析了保育院队每一个球员和候补球员的优缺点。

现在要看书了,自是心如止水。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而后,就是预备宫廷的医用器械,除此之外,还有采买药材。

只是……在这一刻,她香肩微微一颤。

梁储道:“齐国公……”

管他们平日是富是贵,是何等的鲜衣怒马,此刻,纷纷拜倒:“齐国公,拜托了。”

梁储乃是广东人,梁家和番禺刘氏,都是岭南的望族,正因如此,两家多有联姻,梁储的女儿梁如莹,数年前,就曾和刘氏有过婚约,本是指望,成年之后,便嫁入刘家去。

刘家的管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来时他早想好了许多的措辞,当然是希望能够委婉一些,可现在……在这些女学生们身上,方继藩浪费了太多的精力。

他不禁自哀自怨,又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错的。

“少爷,您有何吩咐?”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弘治皇帝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他手里,捏起了一份奏疏:“你的门生唐寅,送来了一本章程,是操练舰队的,需先招募五千人,督造蒸汽舰八艘,这是第一步,除此之外,还需在大明各处口岸,设立港口,要做到舰队可随时靠岸供给燃料和淡水,方卿家,朕恩准了,只可惜哪,这是一笔大银子哪,可是……”

看板上,竟是赫然五比零的战绩。

萧敬干笑道:“皇孙殿下,乃是龙种,非寻常人可比,入选,并不稀罕。”

这一次朱大寿,又出手预测了。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方继藩歪着头,眼睫毛禁不住阖下,等张开时,这睫毛却已湿透了。

还未到他们祭祀的时候,彼此之间,也不禁低声窃窃私语。

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

…………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