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代理

曦沐尘-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903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0章:坐吃山崩

曦沐尘 49035

“太上皇,这事只怕不妥,上官云端她如今可是一个平民,而且还是罪人之女,怎么能够嫁入我们皇室,她没有资格。”二皇上回过神时,却是连连地说道,他看到上官云端的真正的容貌时,便被她迷住,想着如何把她弄到手,如今听到太上皇当众宣布,他们的亲事,自然着急。

“我现在问你,鸾儿到底是怎么死的?”他现在,只想知道,他的鸾儿怎么死的,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他不能让鸾儿这么的冤死了……

他知道,鸾儿一向坚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他记得鸾儿曾经说过,她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那怕身险困境,就算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

只是,上官云端微微侧眸时,却恰恰发觉了叶寒唇角那略带怪异的轻笑,暗暗一愣,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想要搞什么鬼。

“王爷,还将公主关押在密室吗?”旁边的侍卫听凤阑绝的命令,微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问道。

她真的很喜欢这份礼物,她知道,这代表着一颗最纯真的心,大人或者可能会伪装,但是小孩子却丝毫都不会伪装,是绝对的真诚的。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的。

通过一些细微的事情,却能够看出他对她的真情,上官云端的心中更多几分甜蜜的感动,并没有躲闪,还是任由着他为她穿着衣服。

“好,本公主接受。”蓝岚听到上官云端所说的比法时,心中倒再次漫过几分得意。更多了几分自信与骄傲,原来,上官云端是想比这个,哼,跟她比这个?她一定会上官云端输的很惨,很惨。

而他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欣喜与感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回答蓝岚,看来,他刚刚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纷纷的变了脸色,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惊愕,这蓝城的公主是疯了吗?

所以,上官云端与蓝岚也都绝对没有看过。

在坐的所有人的,都以为,这一次,上官云端肯定是输定了。

“这什么?愿睹就要服输。”凤忆希快速的扫了她一眼,声音中仍就带着明显的怒意。她最看不起种输不起的人。

几个女人都纷纷的出声,都是维护蓝岚的,只有坐在最首的一个女子,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端着茶杯,似乎在喝着茶,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走过去后,她仍就是微垂着眸子,直接的坐在了皇后为她安排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的客气,甚至不曾对皇上,皇后行礼,更没有等皇上,皇后的命令。

凤阑绝此刻正端着桌上的酒杯,微微的摇着,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没有人看到他握着酒杯的手,在慢慢的收紧中,而在听到夜如梦的话时,他的眸子明显的一沉。

那声惊呼很轻,而且她是刻意的学的公主的语气。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是呀,古人道,人靠衣装,看来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呀,云儿穿上这件嫁衣,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漂亮了很多。”老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轻声说道,只是,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表扬上官云端的。

“恩,恩,难得你这孩子有这份心。”老夫人连连的点头应着,“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等用过了午膳,奶奶让人送你过去。”

“请问这位姑娘要找谁?”上官傲天一脸的迷惑,倒还是有礼的问道。

上官云端愣住,皇,皇嫂,这丫头难不成是凤阑绝的妹妹?只是这称呼会不会太……

惊愕中,微微的转眸,望向不远处的凤阑绝,想要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有些话,我一定要说的。”秦思柔没有理会夜无痕,而是仍就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一脸的坚持。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哈哈哈。”夜无忧微愣,随即狂笑,大笑的同时,双手忍不住的拍着桌子,“哈哈哈,上官云端,你能不能再蠢一点,哈哈哈,笑死我了……”

但是,却偏偏事不从人愿,第二天,她正睡的香甜,便听到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些许的嘲笑声。

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一个极为精致的小瓶子,递到了李大人的手中,说道,“你将这个交给皇后,若是皇后相信我的话,就服下吧。”

经过了那件事后,凤忆希对蓝魅辰再没有丝毫的怀疑了,而且,也不再害怕,不再逃避了。

秦思柔更是感动他为她做的一切,不过她现在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再回到夜阑国了,要想再见到他,也只能等他来凤月国了。

只是,凤阑绝每天除了早朝,再就是处理一些凤月国的一些大事外,其它的时间却一直都陪着上官云端,倒是悠闲的很,一点都不像一个集万任与一身的皇上。

“难道不是吗?两年前,王爷的悔婚,已经把一切结束了,不是吗?”凤忆希对上他眸子中的怒火,这一次,却不再像以前那般的害怕了,而且,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反而直视着他的怒火,反问质问道。

他都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为那个女人,这般的费心思,一直以来,都是那些女人主动的靠近他的。

“王爷,中毒。”飞赢如实的禀报着。只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快速的在那丫头脸上一扯,竟然扯出了一张人皮面具。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了中隐过一冷意,哼,想要诬陷她,李贵妃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她了。

她,怎么会相信了他呢。

凤阑绝,她在心中喊着,若是你真的爱我,能否听到我的呼喊?

“当年夫人吩咐过,若小姐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就把这另一根链子交给那个男人,让他给小姐戴上,若他是真心爱着小姐的,这链子就不会掉下来,若他并非真心爱着小姐,而是因为其它的目的而娶小姐,这链子就根本戴不上去。”李妈喃喃的低语道,“另外一根,夫人已经给小姐戴上了,但是这一根,要等到小姐找到她的心上人,另外那根链子一般人倒是可以戴上,只不过,用不多久,就会掉下来,但是这一根,除了那个真心爱着小姐的人,根本戴不上去。”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夜无痕的身子微颤,心中的那股冲动愈加的膨胀,似乎马上就要炸开了。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秦思柔微惊,突然想起,在外人的眼中,她可是夜无痕的女人,必须要用这个身份来掩饰自己的真正的身份,遂沉声道,“不管你的事,你不是来看病的吗?干嘛那么多的费话。”

出了城后,轿子便听了下来。

现在,他们招与不招,都要死,不招,或者还能保住自己的家人,若是招了那。

老夫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望向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眉头紧蹙,不是已经不傻了吗?怎么还化成这个样子?

“不是吧?这个傻子竟然也来了?”一个女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秦思柔微愣,有些无辜的瞥了一下唇。

夜无痕听到他的话,身子微微的僵滞,原本抓向他的衣领的手,也慢慢的垂了下来,那原本疯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伤痛,不错,她现在已经是凤阑绝的王妃,不再是他的女人了。

“上官云端,本王告诉你,你现在是本王的女人,不管是谁来抢,本王都不会放手,包括夜无痕。”

“呵呵。”凤阑绝轻笑出声,双眸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双眸再次的望向了太上皇,低声道,“皇爷爷,你刚刚不是说,有事要向大家公布吗?”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双眸微抬,再次望向凤阑锐的脸,沉声道,“说真的,本王真的不想怀疑你,只是,当本王去你的王府,见到你时,便知道,你这么多年,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那一刻,本王也知道,你的腿并没有废,你当年受伤时,只有十五岁,若是你的腿当时就废了,这么多年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发育,反而应该越来越萎缩,但是,你的腿,却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虽然你为了掩人耳目,一直用东西遮盖着,但是那长度,却足以让本王明白一切。”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僵滞,是,他是不相信外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凤阑绝的王府中,只是,他明明让人为他易了容,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凤阑绝发现了。而且,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母妃的样子了,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还记的。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二夫人急急的摇着头,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再次望向那个男人时,狠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诬陷我?”说话间,似乎跟那个男人做了一个暗示。

上官傲天的脸色明显的沉了几分,原本,他是因为那个男人想要放过二夫人,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这么狠,这样的她,万万留不得,留着她,接下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规矩可是皇上定的,与本王无关。”凤阑绝冷笑,这分明就是这些人想要对付云儿想出来的鬼主意,要不是他们自己提议,他断然不会有这样的要求,要怪也怪他们自食其辱。

而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一来,性质不完全的变了。

更重要的是,主子对绝王的一片痴心,从见到绝王的第一眼,便发誓一定要嫁给绝王,只是绝王却一直都避着主子。

刚刚还一脸强硬,极度自信而高傲的她,这一刻,却突然的有些恍惚了。

“没有那种可能。”他却是想都不想的便一口回绝了,他对她的心意,他自己最清楚,若那个传言是真的,那么能够为她戴上这链子的一定是他。

而凤阑绝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揽着她的腰略略一紧。

就算主子要赶人,也不用这么直接吧,怎么说,人家这位公子,刚刚可是救了主子呀。当然,依琴没有听到他刚刚的那句以身相许。

他那低语的话,让上官云端的身子彻底的石化,瞬间成了雕塑。上官云端将画像拿到了李玉的面前,慢慢的展开,轻声说道,“李公子看看认不认识这些女子。”

不过,却是随即大声的否认道,“本公子不认识她。”神色间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紧张。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如今,皇上只怕会顺着丞相的话真的处置爹爹,她不可能让爹爹为她去受苦。

南宫雪吓的全身发抖,唇更是不断的轻颤,却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只是,上官云端看到月儿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以及唇角渗出的血丝,微垂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寒意。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哎呀,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住手呀。”四夫人回过神后,假装担心的向前劝架,但是那声音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整个局面就因着她的出面,她的这一句话,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凤忆希此刻也正在让人将那几个捣乱的人,抓出来。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凤阑绝的表现,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

身为一国的国君,就算再强大,得到不百姓的拥护,这个国家,也不可能会昌盛,只有民心所向,这个国家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

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时的情形,当时,太上皇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不过,精神似乎有些不太好,太上皇说可能没有休息好,所以,用过早膳后,就又睡下了。

他可能已经听到他们些许的对话,走进房间,看到要出去的他们,沉声道,“本王也陪你们一起进宫。”

上官云端的心微沉,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不过,没有再说什么,现在,她只有赶进皇宫,才能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略略带笑的声音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威严,更带着明显的威胁。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能硬闯,她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希儿,你把我装扮成王府中丫头的样子。”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低声说道。

一边思索着,一边带着上官云端向着泰和殿急急的走去。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不明白,那其它的人就更不明白了。

只是,丞相大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几分深思。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是的,都离开了。”隐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隐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绝对不会说,他此刻既然说都离开了,那自然就都离开了。

上官云端也猛然的一惊,那些人,一路上都在跟踪着他们,一直跟着他们转遍了整个山,都没有离开,如今回到王府,却突然的离开了。

“他们今天去了城外的寺庙。”那个侍卫恭敬的回道。

夜狐的聪明,他是见识过的,她此刻的问话,到底是何用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几个刚刚在密室中的人,听到凤阑绝的话,都纷纷的惊住,刚刚他们可都是是亲眼看到那个丫头已经死了,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既然发现了他的反应有着些许的异常,就可以让人暗中多注意他。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凤阑绝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沉声命令道。

看到凤阑绝时,有些惊怕,但是,还没有反应过过来时,便被素容拉过来,在她的脸上快速的做着什么,更是彻底的惊住,只是,一时间,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反抗,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凭由素容‘蹂躏’。

上官云端看到那丫头已经吓的一脸惨白,又不敢出声,生怕再这样下去,会直接的吓晕了过去。还好,那丫头还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死去的丫头,要不然,只怕真的早就晕了。

所以,上了床后,凤阑绝也只是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

上官云端便重新坐回了凉亭下,说真的这儿的环境不错,如今那些女人离开后,更是极为的安静,她倒是挺喜欢这儿的。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禀报皇上,皇后,刚刚上官小姐的衣服不小心弄破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还不等皇上开口,那‘宫女’便沉声说道,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爹爹,雨儿,雨儿其实很爱爹爹……”上官凌雨此刻的脸上再没有了刚刚的仇恨与扭曲,反而多了几分祥和的轻柔,特别是望着上官傲天的那双眸子,此刻更是满满的欣慰。

“有没有关系,到时候就知道了。”上官傲天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说完这话后,便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转向上官凌雨,抱起了地上的上官凌雨。

只是心中感激着凤阑绝对的体贴,爹爹现在这个样子,她的确不忍心这么离开。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众人听到她的惊呼声,也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上官傲天时,都微微的愣住,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爹爹,雨儿。”此刻的上官凌雨再没有了刚刚的张狂,怯怯的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只是,她做的事情,却是无法跟上官傲天解释的。

“爹爹,从小到大,所有的好的东西都是她的,她先是嫁给了四王爷,被休了之后,竟然还能嫁给绝王,绝王先前要选的明明是我,却被这个女人抢了,雨儿不甘心,雨儿只是要回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有什么不对。”

“云儿,这次是雨儿的错,雨儿不应该伤害你,不过,好在,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奶奶也就放心了。”老夫人的眸子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心良口,心中不由的对他更多了几分感激。

而上官傲天听到老夫人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愕,有的却只是满满的愤怒与冰冷,他相信他的鸾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他更相信云儿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

飞赢一直不待见上官云端,可能是为夜无痕不值,觉的夜无痕娶她,对夜无痕实在是一种耻辱。

这样的丫头,明显的就是欺软怕硬,口口声声一个傻子,傻子的,傻子也是她能喊的吗?

她长这长大还从来没有输过。

听到上官云端越背越多,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仍就跟刚开始一样的顺畅,那张原本阴沉的脸,一点一点的变黑,那不断绷紧的身子就如同一根随即可以射出去的箭,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太多的复杂的表情。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李兄这比喻还真是贴切呀。”另一个男人微微带笑的接过他的话。

只是,那不是他的脸皮后,而是他的诚意。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上官云端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他那只手满是折皱,但是却仍就修长,仍就宽大。

不知道,握向太上皇的手的那一刻,上官云端却突然有着一种极为安心的感觉。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而此刻太上皇的表情也更是复杂,更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太上皇的唇仍就轻颤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般,想要再次的开口,只是,唇动了几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上官云端惊滞,刚刚还好好的,不会是突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