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暖老师:第46章:一抔之土

亲爱的暖老师 作者: 欢乐凌水

凤轻尘站了一伙,便觉有几分内急,便寻思着找茅房,前脚刚走了,以温家小姐为首的七、八位千金,就相互使了个眼色,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一路尾随,将凤轻尘堵在茅房一死角处。

他都能潜进宫,半夜出个城又算什么,东陵皇城没有人可以阻拦他,因为在东陵,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皇叔。

凤轻尘还在生王锦凌的气,进来后也不说话,只站在一侧,看王锦凌与九皇叔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姑姑,姑父好厉害呀,太强了。”小书煜不忘赞道,只可惜九皇叔依旧没有给他一个正眼。

“姐姐不必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之前是我自己太蠢看不透,现在我明白了,天家哪里还有父子亲情,他说我不忠不孝并没有错。”南陵锦行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只需要发泄,将心中的委屈,和这段时间所受的不平待遇说出来后,很快就像一个没事人那样,反过来安慰凤轻尘。

“和我父亲的死有关?”九皇叔想到的,凤轻尘也想到了,只是越想心里越悲凉。

豆豆的拳头,与曲惜花的指甲相撞,崩发出“嗤嗤……”的火花。

既然对方想听,她就说吧:“夫人的身体很好,只需要静养即可。”

南陵锦凡让夜城人,带他去岛后方。他也是一个谨慎的人,还末上岛,他就让人在礁洞里,藏了一艘小船和清水、吃食。

话说回来,就算九皇叔不去找哲哲,皇上也不会让九皇叔染指兵权,九皇叔本就权倾朝野,再手握兵权,皇上直接别当了,把皇位让给九皇叔得了。

豆豆的二货本质,在第一天,南陵锦凡就见识到了,本以为豆豆是装得,可这几天下来,南陵锦凡算是看明白了,那么二的货根本装不出来。

“他们确实要多多实践,谷主他们日后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教学,让这批学生早日上手,二十几年后,也许医学院可以聘他们当先生。”凤轻尘示意两人坐下,三人坐在一起,边看学子们行事,边聊一些医学院的事。

身体上的反应已经平息了下来,凤轻尘一个人自得其乐,可苦了九皇叔。

九皇叔的强势,她是领教过来的,还是乖乖地跟上吧,横竖她现在已经习惯跟在九皇叔身后了。

事情和她所预料的一样,子弹穿过护卫的手心,最后射入南陵锦凡手腕,南陵锦凡吃痛,手中的暗器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嗤……的一声,焦肉味传来,南陵锦凡的伤口瞬间结笳,没有再流血。

“杀了他。不计后果。”这个时候,南陵锦凡就是拼着玉华兰芝不要,也要拉九皇叔陪葬。

“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事?”没事,蓝九卿绝不会来找她。

“饿了?”九皇叔摸了摸凤轻尘的额头,将她脸上的碎发拂到身后。

“咳咳……”九皇叔强装淡定:“本王让下人进来收拾。”

“凤小姐,我逐风楼的上联是:四方桥,桥四方,站在四方桥上望四方,四方四方四四方。”

今天上午,洛王殿下带着大军,威风凛凛,当众献俘虏,皇宫正是热闹的时候,这个时候朝中的大臣,都在宫里扑皇上的马屁,哪有人关心城门口发生的事。

毁?的确毁,凤轻尘只要用力往上一顶,毁的不仅是东陵子洛的男性的尊严,也毁了东陵子洛未来的路。

崔家仇要找对人报,找崔浩亭报仇,只会让仇者快,王锦凌不希望凤轻尘和崔家闹翻,现在凤轻尘还没有和崔家叫板的能力。

凤轻尘小心的察看九皇叔的脸色,可惜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喜怒,凤轻尘只从九皇叔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推测九皇叔这次真得很生气,很生气……

事实上,九皇叔在十天前,就传信给黑骑,命黑骑冲进皇陵寻找奶宝,必要的时候,不惜毁掉皇陵。

“有凌默在,思行不会出事。”真要出事了,也会有消息出来:“让天宇去北陵找找,也许在雪地里迷路了。”

好吧,凤轻尘觉得自己真没有骨气,这么好哄。

皇上收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多想。

兔死狐悲。皇上对九皇叔都能下这样的狠手,他们怕有一天,皇上会看他们不顺眼,拿震天雷灭了他们。

也许是强烈的执念,或者是兵符与凤离王的联系,让鬼将不敢冒犯凤轻尘,可并不代表鬼将知道凤轻尘是谁,会任凤轻尘摆布,任凤轻尘宰了他。

“啊……”凤轻尘痛得直想哭。

所以,老者默默地收回视线,不再追问。

捐献骨髓,其实就是采集骨髓血,也就是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在采集日前五天进入医院,在前四天每天静脉注射一针动员剂,第五天就可以采集了,当天也可以手术。

她可以保证元希的安全,所以才说只是抽血。

这绝不是一笔小钱。

“凤轻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里不需要大夫,不要再有下一次。”东陵九站在凤轻尘的面前,看了一眼凤轻尘的身上的东西了,皱了皱眉,却一句话也没有问。

事情商定,也到了饭点,凤轻尘留两人用饭,同时把云潇叫了过来,将有大夫观摩一事告诉了云潇,并且说了云家也有一个名额。

自从西陵天宇腿好后,西陵天宇便不曾提起当起两人年少时的约定,偶尔说到这事,西陵天宇也是不着痕迹的带过,九皇叔怀疑西陵天宇受不了皇位的诱惑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种事还是早做打算。富贵迷人眼,权势迷人心,人总是会变的。”说到这里,凤轻尘不免又想起南陵锦行。

场中气氛不对,东陵子洛没有任何犹豫站了出来,端起酒杯朝南陵锦凡摆出一个道歉的姿势,众人不解,一脸责怪的看向东陵子洛。

凤轻尘浅笑不语,待到王业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带刀侍卫:“王大人言重了,不知王大人找轻尘何事?”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左岸说,欧阳豆豆身世不明,可杀手联盟的六个老怪物,都拿他当儿子宠,就是左岸的师父,也对他极好。欧阳豆豆被保护得很好,外人很少知道他的存在,但他在杀手界却有着太子的称号。如果没有意外,欧阳豆豆会是下一任杀手联盟的首领,而左岸他们几个,都只是为了辅佐欧阳豆豆而存在。”

当然,最主要是让这位公子家的母老虎生气,这话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死在这里。

“殿下呀殿下,你这是何必,老头拼着丢命的风险,就为了帮你整这位公子,可这公子根本不在乎,不仅如此你还被惦记上了,殿下,你自求多福吧,老头只能帮你到这了。”

一上马车,郭保济还能忍一忍,谷主却是忍不了,鄙夷地说道:“老夫行医这么久,就没有见过这么自私的父亲。他真当我们是傻子,那般虚假的话亏他说得出口。”

“她有没有什么遗物?”凤轻尘的问一边的官差。

“出事了。”

“嘭”的一声巨响,上空升起一道黑烟,最紧接着就是一道道脚步声响起,整齐划一。

“这个……”侍卫一难为难,这个时候往前凑,那1;148471591054062是笨蛋。

蓝景阳脸上带笑:“狼主、御尤夫人,还请二位见谅,清歌小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是担心贵族被人骗,才一时激动说重了些。”

蜥蜴人定定地看着凤轻尘,好半天后……蜥蜴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凤轻尘的提议。

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想着这个可能……

九皇叔收回眼神,顺着凤轻尘的话说道:“很顺利。”那件事,他回头问谷主好了。

“皇上很生气?”凤轻尘有些遗憾,没有亲眼看到皇上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九皇叔以后在子嗣上,会很艰难,哪怕是他和郭保济、赤炼水同时出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028探险,皇陵有鬼

“不痛。”凤轻尘痛得咬到舌尖,连忙闭上嘴,不敢再张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