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暖老师:第152章:收之桑榆

亲爱的暖老师 作者: 欢乐凌水

月落隐退去了暗中。

    谢芳华看着他眉色俊秀,面容清,笑容蔓开时如一朵清水之莲。若是不仔细观察,他眉峰间隐隐的那一线紫气几乎看不清。她也跟着扯开嘴角,将蜜饯一颗一颗地捏着吃了。

    “那就多谢赵先生了。”谢芳华对他的赵管事儿改了尊称。

    谢芳华自然知晓的,点点头,“以后我会看着他。”顿了顿,她道,“先生博通古今,通晓百家,医术也是极好。可否能告诉我,云澜哥哥中了什么毒?”

于是早早起来,她便去了荣福堂。

谢芳华看到最后一行字,伸手捂住脸,在眼眶里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崩塌,泪流满面。

谢芳华从屋内看着院外,失笑,“玉灼悟性真高。”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只信鸽飞进了别院,在屋到左相,说左相曾经不是如今这样锋芒毕露狠辣奸猾,翻脸无情谁的面子也不给,爱得罪人。有人说左相这些年,得先皇器重,官坐到左相这个位置,抓权争斗,势大了才与以前不一样了。”

“嗯”卢雪莹偏头看他。

秦浩斟酌着用词,一时却找不出妥当的词,只道,“她们放在身边侍候,似乎不太合适。”

谢芳华这些日子腿脚已经好利索了,不用侍画、侍墨扶着能自己利落地走动了。除了手臂那处严重的箭伤还略微差些时日才能好干净外,肩膀的伤也痊愈了。但她也不能随意走动,而是窝在屋子里绣嫁衣。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

谢芳华沉默地点点头。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谢氏米粮府邸门口,便见到一辆马车快马加鞭急匆匆赶来,风梨正要吩咐备车,却看到那辆车是忠勇侯府的车牌,立即止了话,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看那是谢世子的马车吗”

“你愿意去就去吧总之别逞强”忠勇侯摆摆手,不再拦她,进了府。

“是这样”皇帝不太相信。

亲眼看着,似乎他也能切身地感受到他们这一博之下的心血撕裂之痛,也能感受到狭小的空间内几欲膨胀的满满的爱意情深,更能感受到天地似乎都为之渺小如云烟,让他连呼吸都困难不能忍受的玄铁铸造的斗室似乎就在云端之上就天之上。

郑孝扬这才发现,秦铮的脸比受伤后关进这玄铁机关斗室谢芳华出现之前更加惨白了,几乎接近透明。他立即问,“能坚持半个时辰是什么意思?”

气力反噬,初迟转眼间便被打下了马。

侍画、侍墨也惊骇地看着被杀死的车夫和孙太医,立即左右看了一眼,四下除了他们这一辆马车外,再无别人,顿时道,“小姐,怎么办?”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我已经传信,着人查了。”侍画低声说。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谢芳华摇摇头,给他比划了一个手势。

他一眼,蹲下身看熬着的药。

“你半夜不睡觉,过来做什么?”英亲王问。

“侧妃还没睡!”小丫头收起讶异,往日这么晚的时候,大公子从不出现在这里。不过想想今日大公子去了左相府,午膳和晚膳都派人回来传话说不回府了,如今大约是和侧妃商量什么事情,连忙去屋里禀告。

“他心里定然是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一定是皇上和父王不准许他娶的。”秦浩思量片刻,沉声道。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谢芳华脚步一顿。

刘侧妃点点头,立即追问,“孩子还能保住吗?”

谢芳华走过来,对英亲王妃道,“换嫂子贴身侍候的婢女进来给她清洗一番吧。”

“你个臭小子!”王倾媚磨牙,半响后,看着令牌败下阵来,板着脸道,“你让我去杀手门如何救人?”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青云岚山的画啊,我找了许久,不想收在了铮二公子这里。”楚画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走上前去摸,似乎又怕碰坏了,眼睛舍不得离开。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二人齐齐回头,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说,“皇上请你们再回去一趟。”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言外之意,你是孤家寡人,啥也没有。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走过练兵场,来到营殿,吴权已经站在门口等候,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连忙见礼,“小王爷小王妃,你们总算来了。”话落,又对李沐清见礼,“李公子也来了。”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好!”谢芳华不松手,挽着他胳膊,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公子呢?”赵柯问。

月落立即去了。

“怎么回事儿”秦铮偏头对谢芳华询问。

见秦铮转头看来,她无奈地将秦倾逼迫谢伊,谢伊不喜欢秦倾,喜欢秦钰,她没办法,给她出了主意的事儿对秦铮说了一遍。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管家一惊。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谢芳华看着她,“娘,您信任兰姨吗”

英亲王妃脸一寒。

因为春兰的一生尖叫,院外的丫鬟婆子小厮们都被惊动了,齐齐从各处跑出来,聚在院外,见春兰仰倒在门口,七孔流血,死相凄惨,都下得脸色发白,腿打软。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谢芳华了无困意,坐在窗前,想着事情,直到深夜,雨彻底的停了,侍画前来催促她太晚了休息,她才回了床上睡下。

秦钰挥手准了,立即安排替补之人补上了空缺。

谢芳华点头。

秦铮跟没看到似的,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看过了朱钗之物,掌柜的便拿出了玉佩、项链、手环、扳指、绢花头饰等物。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谢芳华重新进了屋,四下打量一眼,有些茫然地试探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你在哪里?”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昏暗的光线下,翠荷细细打量她的神色,心下艳羡的同时更觉奇怪。一般寻常婢女见到这样的好衣物好首饰,都会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是她却目光平静,半丝波动也无。仿佛这些东西在她眼里不算什么,更像是司空见惯,受之当然。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谢芳华淡淡道,“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相爷放心吧,我先给李小姐诊治,定然尽力。”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多年来,是我带在身边教导舍弟,弟错,兄之过。”郑孝纯道,“请相爷和夫人责罚,孝纯愿一力代之。”

右相不再回答,已经没了气息。

英亲王妃抹了眼角的眼泪,对她道,“李延去了,夫人请保重。”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金燕听罢后,面色露出端凝,“怪不得钰表哥面色凝重,原来是这样。”

金燕见她进来,抬起头,对她看来,依旧是从雨花台离开时一样,目光坚定坚决。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得罪秦钰。所以,忠勇侯想了想,还是亲自迎了出去,崔允等人跟了出去。当然,谢芳华坐着没动,言宸避开了。

谢墨含满面忧心,“是哥哥无能,没本事,不能护你。我们忠勇侯府只你一个女儿,可是却不能从忠勇侯府出嫁。当年姑姑出嫁,也是从皇宫走的,爷爷便没送上,如今又换做是你”

“据说,这个袋子里,装着的东西,事关你我。”谢芳华看着他,“以前,我是有过挣扎,当然也基于一些前因,那些前因太重,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如今我想明白了。所以,逃避、躲开,当做没有,都是不对的。有些事情,它就摆在那里,早晚要正视。”

“急冲冲的不稳妥,像什么样子。”永康侯夫人笑骂一声。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直到回到别院,打开门扉之前,秦铮再没说话。

林七摇摇头,“他没回府,去了忠勇侯府见老侯爷。”

怪不得前世忠勇侯府顷刻间便瓦解,谢氏举族倾覆。南秦皇室布的这一局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细密,不可谓不果决。高墙众人推,墙不倒才怪。

“你干嘛?”谢芳华低叱他。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自然是知道他极累了。连番受重伤,内力不济时,哪怕有功夫,比普通的山野樵夫走山路还要困难几分。就算在碧天崖的温泉池里休息那么一两个时辰,也是不抵用的。他一声不吭地从碧天崖走到这院子,早就该累了。也难为他支撑着着走回来。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又低声道,“大婚都是有休沐的假期的,你也有吧”

帷幔落下,帐内只剩下她一人,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又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拥着被子看他简单披上衣服,走到门口,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那今天我穿什么?”秦铮问。

谢芳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起身出了木桶,擦干了水渍,换上了秦铮拿进来的那件衣服。

不多时,秦铮便将谢芳华一头青丝绾在了头顶,拢起了高高的云鬓,然后,他打开梳妆台上的匣子,从里面挑选了两件首饰,给她戴上,之后,看了一眼镜子中的她道,“好了。”

“可以学。”秦铮道。

谢芳华坐在垫子上,对她摆摆手,“你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秦铮脚步顿住,看着她明媚的脸,似乎早先他所见的模糊和素淡都是一场幻觉,他抿了抿唇,看着她问,“怎么跑来了这里坐着?”

“笨点儿好,免得你成日里胡思乱想,熬坏了身子。”秦铮道。

“皇室隐卫这些年一直盯着忠勇侯府,忠勇侯府有风吹草动,也是瞒不住皇宫里的皇上的。”谢芳华道,“况且,他们离开之事,又不是特别隐秘。”

谢芳华轻笑,“那你说,你刚刚把脉了,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她站起身,来到秦铮身边,伸手去拉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谢芳华继续道,“滑脉的话,就像有一排气泡,或是一个个小珠子依次经过你的手指,速度极快,一个接着一个,跳动十分有力,你的三指都能清晰的把到跳动得很欢快的脉象。”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谢芳华看着秦铮,她能体会他此时这种看起来凝定不动,却心中掀起滚滚涛海的感觉。他们夫妻一体,夫妻一心,她刚在把脉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按着流动的喜脉,即便她自诩医术高绝,但也觉得不真实,怕自己诊错了,一直地摸着,才渐渐地感觉真实。

她选择的是他

除了五人外,还有今日来观礼的太子殿下坐在了一旁的偏坐上。

“吉时到了,自然要行礼”英亲王妃笑着对忠勇侯道,“老侯爷,是吧?”

“叩首,再叩首,三叩首一拜天地君亲”

秦怜长舒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秦铮一眼,原来不是对她不满,估计正后悔自己的媳妇儿被人看了呢。她哼了一声,对他提醒,“前面的人还等着你去敬酒,你可不能耽误太久。”话落,走了出去。

>

那年轻男子闻言立即转过身,恭敬地垂首应是。

她这才发现,这一处庙宇似乎不是寻常的庙宇,而是廊檐屋脊皆拴着彩带,彩带上写着大多是名字,而且是成双成对的名字。庙宇旁边有一棵槐树。而树上也是挂了无数的彩带,还有女子的香囊荷包之类的物事儿。

月娘喘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见谢芳华来了,面色一松,随即对春花、秋月发狠道,“你们来得正好,将我把这个小子抓住,我要将他弄回去,开个清倌楼,就让他做头牌。让他日日给老娘我接客!”

“你敢说你没有想要将我变回前世的样子”谢芳华看着他,“我从无名山回来,你想尽办法将我困在英亲王府,让我自甘入你的局,你找人教我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让我变成前世的大家闺秀模样,可是,后来你发现我日渐不是前世的样子,你愈发不可忍受,你破先皇的龙门阵,受了重伤,可是我知道云澜哥哥焚心发作,离开皇宫,你当知道我与他共宿一夜,你便怒火爆发,射了我三箭,想要放弃我……”

秦铮更是气笑,又重新地拽过她的手,让她看着他,恼怒克制地道,“你可真是有气死我的本事,那三箭看来不是我落下了心结,而是你落下了心结,致使你从此后半点儿也不信任我了。”

秦铮气急失语,片刻后,无力地道,“你怎么就这么相信谢云澜,半点儿也不相信我……”

秦铮上前一步,板正她的身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无力地道,“谢芳华,别人欺你瞒你骗你哄你,你为何都不气为何到我这里,你就钻牛角尖处处记在心里,受不住时要心狠地放弃我”

“我谢芳华虽然是一介弱女子,但也知道,人生在世,不止是儿女情长,小情小爱。还有家族繁盛,家国天下。燕小侯爷若真是为了小情小爱求而不得背亲弃家远走,我更会看不上。”谢芳华语气不再严厉,平淡下来,却是更直戮人心,“永康侯爷,我如此说,你可明白?我们忠勇侯府,我谢芳华,别说燕亭喜欢我,你们不同意,就是你们同意,永康侯府万台聘礼相聘恳求,我堂堂忠勇侯府的小姐也不会降低门槛嫁去你永康侯府。”

一盏茶喝罢,谢墨含抬起头对谢芳华认真地道,“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帮助燕亭离开的。”

“世子都已经安排好了,晚膳就摆在后花园的观景阁里,那里温暖,而

谢墨含一噎,英亲王和王妃还没下马车,但这么近的距离,怎么能听不见秦铮的话?他有些为难地咳嗽了一声,“改口太早了吧?还不到时候!”

谢墨含顿时没了话反驳,偏头看向谢芳华。

英亲王妃从他身上移开视线,看向谢芳华,温婉端庄的脸上绽开满满的笑意,对她招手,慈爱地道,“小丫头,过来扶我下车!”

春兰立即上前来扶英亲王妃。

“走,我们进去!”英亲王妃拉着谢芳华往府里走,走了两步之后,又停住脚步,对身后的马车道,“王爷,您还不下车?还在车上坐着干什么?”

“妹妹说得有道理!”谢墨含对皇帝道。

似乎这种状态是从他自没去成漠北回来开始的,也是从收了一个叫做听音的婢女之后,那时候就不怎么再去宫里了。还没和皇上抵触太明显。最明显的对着干是因为灵雀台逼婚之事。

“等三皇子、五皇子来了再说!”皇帝沉声道,“朕的眼皮子底下,到底看看是谁在作乱。无论是谁,只要查出,一律严惩不殆。这等大事儿若是不查清楚,再容许有人作乱第二次,朕的朝局岂不是要动荡?”

除了这三人外,林太妃、右相夫人、英亲王妃、以及秦倾也都面有凝重之色。

秦铮挑眉,“拿那衣角来,我看看。”

法佛寺主持点点头,“只有无忘一人。他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只在我这个主持之下。自然是有自己独特的僧袍规制的。”

她想到此,笑了笑,站起身,上前给永康侯夫人把脉。

谢芳华揣测,“二十日前的话,秦钰一直在平阳城,正对瘟疫燃眉之急,不可能分心挑隐山。”

言宸点点头,“趁着这个机会,我暗中去了一趟距离京城最近的隐山。”

拦截在玉辇队伍前的两顶宫中的轿子被人挪开,仪仗队打头,向宫里走去。

言宸抿唇。

秦铮闻言放开了谢芳华的手。

谢云澜笑笑,“我身体不好,疲乏困顿时,用这些来打发时间罢了。”

“那你可知道,中了媚术之人,除了下媚术者能解外,可还有什么办法能解?”谢芳华又问。

谢芳华失笑,拉着他往谢云澜府邸走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