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暖老师:第132章:胸中有丘壑

亲爱的暖老师 作者: 欢乐凌水

虽然对于别的作者来说这点成绩很差劲,可对于小妖这样的新人来说却弥足珍贵,谢谢我的编辑(远征)大大,感谢您的指导和支持reads;。

皇上问出这话时,望向太上皇的眸子中有着明显的担心,似乎还下意识的望了一边的凤阑绝一眼,脸色便愈加的阴了几分,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只是,如此一来,她的休书之说,在众人的眼中,就成了谜了,那她的自由之身,也就成了待论了。

“恩。”上官云端的到他的喊声,却是并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反而低声应着。

“本王怎么知道。”二皇子心中本来已经有些担心,没底,听到那大臣的话,眉头紧蹙,明显的有些厌烦,没好气的回道,这人,这下,拍马屁拍的真不是时候。

跟凤阑绝一起这么久,每次都是凤阑绝整他,这一次,他怎么着也就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报个仇。

“哦。”尚书大人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低声应着,这次用手去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岚儿,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蓝魅辰意外之下,却也多了几分欣慰。

蓝魅辰听到她的话,微愣,双眸微微的望向前方,唇角似乎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兄这次来凤月国,是来提亲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是来正式提亲的。”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身子微微的一僵,下意识的转眸,望向凤阑绝,只是,心中却微微的有些不满,这个女人不知道凤阑绝已经名草有主了吗?他现在已经是她的男人了,可是那个女人竟然当众对他的男人献媚,真是可恶。

“我没有那个意思?”蓝岚微惊,没有想到凤忆希会这般犀利的问她,双眸微微望向皇上,略带紧张地说道。

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转向凤阑锐,唇角微扯,略带轻笑地说道,“皇上应该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女人吧?”

只是了为调开他,还是?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狠绝,只是,却是更快的掩饰了下去,然后望向凤忆希,柔声笑道,“希儿妹妹说的对,是我疏忽了,我的确不应该拿自己最擅长的跟王妃比,这样吧,这件事,就由王妃来定,王妃说要比什么,我都奉陪。”

凤阑绝并没有理会皇上,而且是重新拿了一张纸,在那张纸上,仍就写上刚刚的题目。

看到宫女将那张纸拿到了凤阑绝的面前,他的眸子也随着望向了凤阑绝,第一次,他的心中这么急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她真的都答对了吗?

不过,却也明白,夜如梦此刻的狼狈定然也是她造成了,而且更把夜如梦气的半死,果然,惹了这个女人,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云端。”凤阑绝只看到秦思柔出去,没有看到上官云端,便快速的跑了进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仍就一脸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那声音不是很大,不至于惊动了院子外面的护卫,但是她相信,暗处的那个男人,绝对能够听到。

等到他解决了凤阑绝,这一切就不用再担心了,到时候就算太上皇醒过来,他也不用怕了,大了不,除去他,一个老家伙,还能有什么可怕的。

“恩,这样就最好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极为赞同地说道。

上官云端知道他对她的感情,但是她现在已经嫁人了,注定要辜负他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对,尊重,正如皇嫂所说的,爱情里面,最重要的其实是相互间的尊重与信任,但是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尊重过她的意思,更不要说是什么信任了。

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次,他竟然会如此的质问她?

同时快速的赶进皇宫,恰恰在宫外相遇了。

上官云端微愣,她是明白凤阑绝的心意的,若是凤阑绝真的给她戴,应该不会掉下来,但是若是给上官凌雨戴,会是什么结果呢?

月儿扶着上官凌雨刚要踏过门槛时,李妈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直直地跑到了上官傲天的面前,急急的喊道,“老爷。”

“王爷,不用了,我没什么事,还能坚持。”

听到他的笑声猛然的停下,秦思柔回神,却发现他正呆呆的望着她,不由的脸一红,快速的避开了眸子,低声道,“我的病,没什么希望了,你就不必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二皇子看到他们的样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被他吓住了。

“回皇上,没人指使我们,是我们自己猜迷心窍。”其中一个黑衣人,微微的抬眸,低声说道。

“我们,我们误撞到的。”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说道。

“皇爷爷言之有理,这皇宫这么大,这几人个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找到国库,而且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对国库那么清楚,所以,只怕真的是有人指使,将他们带进皇宫,而且把国库的情况事先告诉他们的。”二皇子看到那几个黑衣人都被太上皇吓住了,心中暗惊,双眸微转,连连开口说道。

“凤阑绝。”她的唇微启,轻声的喊着,只是,可能是因为那原先的体内的毒的原因,也或者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原因,所以,她刚开始的时候,只见唇动,却并没有发出声音,只到说到第三个字,也是那个绝字时,才有了声音。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望向那几个带回轮椅的侍卫,低声问道,“皇上,这轮椅?”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若不是那天凤阑绝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只怕到现在都还不能发现他的们的阴谋。

“我明知道你对我的感情,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变过,我又怎么会怪你呢。”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着,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刻意的幸福。

他突然不想再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顺着她的意思去骗其它的人了。

那个男人完全的愣住,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上官傲天,一脸难以置信的错愕,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傲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丞相的意思,就是说本王在做假?”凤阑绝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声音仍就极为的轻淡,唇角的笑意更是不断的漫开,更多了几分异样的灿烂。

惹到了他,岂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老狐狸也想的太美了吧,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

上官云端的心微动,望着他一脸的严肃,听着他那低沉的誓言,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那个女人,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所以,此刻虽然有些亮光,但是很暗,恍惚中,仍就看不清他的脸。

“刚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救命之恩,来人必报,今日就此别过吧,我……”出了王府,上官云端看到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回王府,只怕会有麻烦,王府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但是,她现在真的耽搁不的,而且,他的救命之恩,她有机会肯定会报的。

若是救她一命,她就以身相许,那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当然,她听的到,他刚刚声音中的轻笑,知道,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赶回来,云端不怪他,我都不会放过他。”叶寒的唇角角微扯,微带不满地说道,那话语中听着似乎只是不满的抱怨,但是似乎更隐着几分深意。

从那天博太医查出云儿怀有身孕后,这几天,云儿几乎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一闻到饭菜味就恶心,虽然说,怀有身孕的不想吃东西,有时候恶心,也是常见的事情,但是像云儿这样的,也实在是太严重的。

叶寒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眸子深处的冷意,微微的缓了几分,然后低声解释道,“到底是谁所谓,我也不清楚,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我却能够猜的出……”

凤阑绝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一起跟来的两个大臣,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端现在怎么样了,他真是狠不得立刻飞回去。

就这样,床上,一个人瑟瑟发抖,一个人悠闲自在。时间一点一点慢慢的过去。

当然,南宫雪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上官云端特意吩咐的,让南宫雪慢慢的环视四周,就是为了让那人看到南宫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眼睛。从来引起他的注意。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上官云端假装害怕的躲在椅子后面,手中的细针,却对准四夫人的手,掷去。

此刻自然没有人再注意她,而上官云端则一脸悠闲的看着好戏。

他可能已经听到他们些许的对话,走进房间,看到要出去的他们,沉声道,“本王也陪你们一起进宫。”

他毕竟是夜阑国的王爷,想要进宫,应该也不是难事。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等了一会后,上官云端果然看到有两个宫女向着这边走来,可能也是感觉到这皇宫中的异样的气氛,所以都带格外的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轻颤。

“你们放心,等我们进了皇宫后,会让人把衣服给你们送过来的。也会跟总管解释的,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上官云端也看的到她们的害怕,所以此刻,心中更多了几分感激,沉声向她们保证。

只是走到太上皇的宫院时,却发现,到处都是侍卫,几乎把整个宫院都围起来了,这阵势,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王妃,公主?”侍卫这才认出了她们,不由的低声惊呼,微微的愣住,而上官云端与凤忆希趁着他们微愣时,已经快速的进了房间。

“为什么?”凤忆希微愣,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次仍就走的是小路,绕过了路上的那些侍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时,她却不再躲避,而是直接的走向前去。整个皇宫中,却是一片冷清,连个宫女都没有看到。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凤阑绝的一张脸完全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一股嗜血般的寒意,这莫须有的罪名也实在是太过离谱了吧,竟然敢诬陷云端杀了皇爷爷。

皇后望向的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微微的多了了一丝轻笑,原本,她在听到那些传言时,也是有些担心的,只不过,她相信绝儿,既然是绝王自己选中的人,自然不会太差,更何况绝儿的来信中,也明显的表过出了对她的喜欢。

虽然说有太上皇的命令,大家不敢反,但是若是来个集体请辞,他现在刚刚登基,只怕还应付不了。

而且身边也没有带太多的侍卫,只有隐与素容跟在身边。

他认识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般开心的样子,看来,他以后要经常的带她出去走走。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现在这种情况下,对王爷已经十分的不利了,王爷不但自己不争,不但没有任何的动作,反而带着王妃出去玩,而且一玩就是一天。

可见,那跟踪他们的人,轻功个个都十分的了得。

给上官云端下毒,的确不是凤阑锐的意思,凤阑锐是聪明人,这么多年,一直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真可谓是深藏不露,而且还在他的府中安插了这么多的人,可见,凤阑锐一直想要对付他。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刚刚,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还正为王爷的举动感觉到奇怪呢,没有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这丫头就在他们面前中毒死了。

“在这儿。”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将那毒药拿了出来,沉声说道,“不知道这毒跟你身上中的是不是同一种?”若是同一种,她身上的毒解起来,就轻松多了。

她的声音仍就恭敬,但是,更让上官云端疑惑,这个女子虽然语气恭敬,但是却没有一般宫女所有的那种卑微。

上官云端心中暗惊,好厉害的一个女子,这个女人很显然已经知道她是因为不想给爹爹惹麻烦才进宫的。

但是,皇上若是那么做,丢脸的就不止她跟爹爹,只怕是整个夜阑国,皇上就算再想对付爹爹,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办法。

她的易容术可以说已经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就算再丑的人,经过她的手,也会变美的。

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不去,独独她不能不去。

“是呀,就她那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选她,更何况是绝王呀。”有人低声的附和。

他慢慢的踏步走来,那淡淡的阳光映在他的背上,神彩风扬中更多了几分飘逸,那绝世的容貌,配着那淡淡的轻笑,瞬间便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偏偏那如仙的飘逸却丝毫都不影响他那天生的霸气。

“雨儿,雨儿。”此刻,上官傲天也快速的来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蹲下身子,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喊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雨儿会这么死的,就连夜无痕再怎么狠,都没有要上官凌雨的性命呀,到了最后,竟然是她的娘亲亲生结束了她的性命?

甚至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