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电话

涵夙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91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1章:安危相易

涵夙夙 14918

“父亲,我说弟弟的血毒解了,已经平安了。”崔意芝连忙重复了一遍。

“爷爷,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皇上一直对英亲王妃似乎分外宽容忍让?”谢墨含不解地看着忠勇侯。

一时间,人群的声音小了些。

谢云澜看着她好笑,“好没形样,若是让外人看到,必会说忠勇侯府大家闺秀怎么这样?”

谢芳华蹲在地上哭了许久,直到腿麻了,她蹲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时。秦铮才伸手拉起她,低声问,“哭够了?”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甩开,又气又笑,“我才不要一个秃子丈夫,怪难看的。”

谢芳华笑着点头,“这没什么不好。听言就被你曾经保护的太好了。”

明天要出远门,参加高中同学阔别十年的聚会!据说不是一个班,而是整整一个届,老师和同学能联系到的一网打尽。唔,最近忙的有点儿狠,我的一脸菜色希望到时候别太对不起大众的眼睛,泪……

眼见夜要深了,侍画小声说,“小姐,您睡吧,奴婢来等。”

她立即招来一位安插在李猛军营的兵士询问,当得知她被谢芳华三言两语劝住了时大怒。气得摔了茶盏。

她惊恐到了极致,暗想事情怕是真的坏了可是自己也无能无力,那人武功显然极高,消无声息地又出了院子,竟然没惊动府中的护卫。

是一个极其隽秀仪表出众的年轻男子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燕岚顿时呆怔在原地,秦铮要娶谢芳华为妻?

燕岚恨恨地低声道,“我哥哥喜欢她。”

谢芳华低垂着头,不戴面纱的脸,除了苍白还是苍白,根本就看不出别的颜色。

“今日过年,皇弟就别说这些故去的事情了。徒惹不快。”英亲王缓缓开口。

“风梨”谢云澜对外喊了一声,“送芳华小姐回府”

真的死了?

南秦江山多少人对之寄予厚望?家族至亲多少人对之担之重之?他们的性命何等的重值?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谢芳华颔首,将秦铮的手扣得紧紧的,手心凝聚一团青气,青气从手心出来,泛着青光,如青锋宝剑,这青光看着十分之刺眼炫目凌厉,与早先刺得郑孝扬眼睛睁不开的华彩之光相差无几。

“多谢四皇子的好意,在下也希望自己是北齐京城内尊贵的皇子,可惜不是。”言轻摇头,不欲再多言,向前走去。

山坳静静,夜里的风流动也无声。

“你留下来。”谢芳华摇头,对侍画、侍墨摆摆手,“卸了马车,你们骑马去。报完案后,同时去孙太医府邸知会一声。”

玉灼意会,连忙站起身。

“祖父除了给宫里看诊,寻常贵裔府邸谁家有事儿,只要求到祖父,他都会去。没得罪什么人。”赵卓愤恨地道,“不知为何今日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

谢芳华睁开眼睛。

秦铮靠在门框上,冷风嗖嗖,吹得他头发散乱,衣服飞扬,整个人掩在暗影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见她打开门,目光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谢芳华垂下接睫,摇摇头。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秦铮对听言挥挥手。

几人齐齐摇头,“不会!”

所以,随着皇子成年,皇上日渐变老,朝中的各府邸官员和所在的官职便敏感起来。

离她远点儿。”秦铮脸色有些难看。

二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里面各放置了四个菜,向正屋走去。

程铭、宋方点点头。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秦铮点点头,一撩衣摆,蹲在了灶火堂前。

秦铮点点头。

秦铮没意见。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秦倾疼得额头的冷汗如雨点般往下落,看到秦铮,喊了一声,“秦铮哥哥……”

二人凝神静听下,只听程铭的声音传来,“秦倾,你怎么了?”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床边传来沙沙声响,凭着她耳目敏感,直觉是某种毒虫。面色一变,忽然抓着秦铮的胳膊带着他跃下了床。转眼间便到了房门外。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跟我去见官!”秦倾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当街杀戮,且死了七八个人,他身为皇子,直觉这事儿必须要管。

本来回京不必经过小镇,但是众人都没用早饭,所以,刻意多走了三里地,前往小镇用饭。

“据说有一个小尼姑幸免于难,跑下山来刚去衙门报的案,请求去丽云庵救人。”侍画道。

金燕一噎,看向谢芳华,“芳华妹妹!”

“娘!”金燕眼圈红了,“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若不是我要来丽云庵,丽云庵也不见得会遭此大难,这一定是有人背后……”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秦钰哼了一声,“他们才回京多少日子?月前,是一直与秦铮和芳华在一起的。以芳华的医术,不足月时,就能查出来了。他们定然知道。”

众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韩述的后背和秦钰的手。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谢云澜“嗯”了一声,伸手推谢芳华,低声道,“芳华,醒来了,回府了。”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小童清楚地看到了赵柯的表情,想着看来哪怕是三年过去,公子依旧还是没好的。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秦铮听罢后问,“你从哪里得到的”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谁舍不得走了”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侍墨点点头,立即去了。

这时,英亲王和秦浩从外面匆匆走了回来,一眼见到正院立满了人,门口横躺在七孔流血惨死的翠荷,齐齐面色一变,急急走进屋。

较之秦铮的好心情,谢芳华的心情有些低落。

“玉宝楼听说新出了一批胭脂水粉和首饰,我要去看看。”金燕不觉得秦铮不理她难堪,反正秦铮从小到大就惯于不理会人,她也习惯了,只笑着对谢芳华道。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金燕重重地点了点头。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住嘴!若是压制不住,你就出去吧!不用管我了。”谢云澜强行下了命令。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题外话------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题外话------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金燕叹了口气,“稍后我问问芳华,兴许她能知道。”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了下去。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英亲王妃抹了眼角的眼泪,对她道,“李延去了,夫人请保重。”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谢芳华一怔。

&n

“等我能顺利大婚后,先给你娶一个。”谢芳华道。

谢云澜一叹,“芳华,我一直没有逼你,也没有迫你,更没有想过强求什么。你既然瞒下我,如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再乱我。”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燕亭冲进屋,一眼就见到了他娘,咧开嘴角一笑,“给王妃和几位夫人请安!”话落,看着他娘,“娘,您也在啊!”

几位夫人都齐齐回笑,不知道这个事儿该怎么评说。

...

秦铮瞪了林七一眼。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谢芳华摇摇头,感觉他的手紧了一下,又立即点点头,“有点儿。”

谢芳华的脸顿时红透了,伸手按住他的手。

这意思不言而喻。

水来。”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秦铮呆了一下,似乎忽然不知道如何答话。

秦铮站起身,来到软榻前,伸手将最上面的两套男色长衫提起来,对比了一下,选了一件暗红的云纹织锦落梅刺绣拿在手里,将另一件放在一旁,又开始展开谢芳华的衣裙,挑了片刻,从中选出一件水红的软烟罗轻纱尾曳拖地长裙,长裙的衣摆处同样绣着落梅,与他手里的这件男衫搭配,相得益彰。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谢芳华伸手拽住他衣袖,“你给我画。”

秦铮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吧”

侍画不解地看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