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逆天仙尊

潇言笑语-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92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2章:弃道任术

潇言笑语 54928

想要就能要吗?谢芳华对他挥挥手,“爷,您不累吗?歇着吧啊!”

    “好了,你去睡吧!别管我了。我觉得先生一定能给我找到的。”谢芳华对谢云澜道。

    “魅族的王族之人……”谢芳华眯起眼睛,想起了秦铮的师父。可惜,他死了。

秦铮好笑,“忠勇侯府重若你的性命,就算你知道我等你,也不会回来。我在你心里还排不上号。”

第二日一早,天刚微亮,喜顺便来到了落梅居,林七和玉灼都刚刚醒,一个正准备去小厨房做早饭,一个拿扫把扫院子。见他来了,玉灼迎上前。

谢芳华笑着点头,“这没什么不好。听言就被你曾经保护的太好了。”

“他可带来了那个婢女?”皇帝问。

谢墨含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搭在了谢芳华的手腕上。

“皇上,燕小侯爷求见!似乎有急事儿要见皇上。”吴权悄声道。

燕亭身子又细微地一震。

皇帝面色微微一变,左右相和监察御史、翰林大学士齐齐露出惊异的神色。

“风梨”谢云澜对外喊了一声,“送芳华小姐回府”

她有多少情意,他都尽数收纳。

不知何时,秦铮已经睁开了眼睛,同时,谢芳华也睁开了眼睛reads;。

谢芳华嘱咐郑孝扬,“一定要抓紧他的手,到时候我动作定然极快,就是在玄铁的死门劈开后转瞬之间,必须冲出去,我下来时,真切地体会了,外面是长洞甬道,我们也要打破外面的通道,也就是千钧一发。一旦你松了手,那么,千金玄铁石板砸下,你就会被彻底埋入地下,砸成肉泥,再也出不去了。”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郑孝扬感觉身体被谢芳华急速的冲力拉伸,他首先想着,不知道秦铮受不受得住?这般冲力连他都受不住?又想着,魅族之术果然逆天,怪不得被天所不容。谢谢亲们送的月票,么么!

谢芳华冷然地瞅着他,“四皇子即便人多势众,但也要考量好了,我手中的人不好截。”

“那这两个人呢?秦楼楚馆的怜人也跟着敬鬼魂?什么时候有这个道理了?”秦钰挑眉。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谢芳华自然不做声。

喉结滚动,许久,一碗药终于见了底。

燕亭看着他,怪异道,“你不会还记得法佛寺那老和尚给你们批的命吧?”

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均由嫔所生,母亲依然安在,但是身份到底低微,没有人扶持。

谢芳华偏头看他,只见他滚到了水缸边,好半响才松开捂着眼睛的手,虽然躲得快,额前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缕,两只手沾了灰,他又将灰蹭到了脸上,顿时将白净的脸弄得五花三道,她心中好笑,收回视线,顺带看了秦铮一眼。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谢芳华走出落梅居,走向后园子秦铮每日练剑的院落。

谢芳华立即站了起来,昨日她见卢雪莹气色就十分不好,曾经看着身子骨极好的女子,昨日跟一阵风就能刮倒了似的。她放下筷子,离开桌前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头去看秦铮。

喜顺连连应声,提前跑出了落梅居。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三人吓得身子一软。秦倾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是他出了事儿,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脱不开干系。闻言齐齐让开了床前。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秦铮本来就不宜走动,如今折腾一番,又受不住了,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王倾媚和玉启言跟着他下了楼。

&n

谢芳华点头。

“金燕梦魔,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损女儿家的闺誉,我觉得,就不查了吧。”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只要燕儿平安。”

金燕、燕岚闻言住了口。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那人顿时肃然起敬,“小王妃,小的们开路,您既然要去,就跟在我们后面吧。”

谢芳华点点头。

二人进了屋。

小泉子顿时一缩脖子,“皇上,您真不能离开啊。”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英亲王妃摆摆手。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郑孝扬忽然一拍大腿,“我知道皇上要找我们是什么事儿了!”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没想到秦铮这个混账连你也瞒着。还有华丫头,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给我们捎句话回来?”英亲王妃有些生气,“这两个孩子,真是不像话。”

谢芳华跟着秦铮迈进门槛,入眼处,房间简易,帷幔挑着,韩述无声无息地躺在大床上。

秦钰伸手摸了摸,“的确。”

秦钰转身出了房间。

谢芳华吐吐舌头,“我也帮你剥鱼刺吧?”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春花、秋月看着谢芳华,低声道,“今日云澜公子纵容你挽着他以及荡秋千背着您时,他身边的小童似乎极其难以置信,分外惊骇的。看来,云澜公子身上定然有什么隐情。”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秦铮听罢后,冷眼看着秦铮,凉凉地说,“若是你不想身上被洒上酒,十坛酒也洒不到。”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是命吗”秦钰问。

小泉子立即跟上秦钰。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英亲王妃看着她,“谁”

二人迈过翠荷,进了画堂。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王府害小王妃、杀人,岂有此理。”英亲王恼怒,“喜顺,去查……”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侍画颔首,转身去了。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没必要吧,我带一个小太监做什么,太不方便。”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自然是真的!”秦铮瞥了她一眼。

    二人见主子发话,只能乖觉地停下脚步,等在外面。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里面暗室昏暗,有两个人,一人被绑在类似刑具的东西上,一人正在那人后面给他扎针。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谢云澜无声无息地张口喝了,他脸色平静,却眉心皱着,面色有一种隐隐的灰凉之色。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极其厌弃,却被迫无奈承受。在这一瞬间,她忽然心里揪得一痛,有一片记忆瞬间从脑海深处迸出来了她的脑海中。那记忆来得太快,将她的身子震得猛地一颤,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暗室的门槛,险些站不稳跌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她的动静不大,却使得谢云澜猛地抬头向她看来。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琴棋书画四位师傅分别叫李琴、孟棋、温书、楚画。宴府楼的大厨名叫何晏。这五人的名字自然不是生来就叫这个,据说是扬名后保留姓氏,改了后面的字,昭然其成就。

不多时,拜师礼简简单单便完成了。五人告辞出了落梅居。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题外话------

“皇上知道这件事情了吗”谢芳华问。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谢芳华对上她默然到冷冽的目光,微微一怔,抬眼看她。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秦钰闻言看向郑轶和郑诚,“郑公,大老爷,你们怎么看”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可是这泼天富贵突然袭来,就真的好吗

谢芳华神色淡淡,不想与他说话,点点头,出了荣福堂reads;古神天下。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谢云澜这时已经快速地打开了袋子,里面卷着一个牛皮纸的纸薄掉了出来。他缓缓打开,只看到梅花的小篆写着“云澜芳华”四个字,下方用梵文写着他们二人的庚辰。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谢芳华快速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快速地低下头,红着脸道,“再耽搁时间,就过午了。”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秦铮忽然哼了一声,撇开头,撩水往身上泼。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听到了大家的心声,甜蜜继续,继续~ ~ 兜里还有藏着月票的么,还藏得住的话,那我真捂脸啦~ ~ ...秦铮是真的累了。所以,谢芳华熬好了两副汤药后回房,他依旧还在睡着。

“那就不要想了。前世的事儿,想不起来,有什么打紧?”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重要的是今生,上天给一个重生的机会何其不易?何必让前世来累及今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的记忆里没我,不想也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