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逆天仙尊

潇言笑语-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92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章:枯骨生肉

潇言笑语 54928

为了救同窗,只能出此下策,这不但是侮辱,最重要的是,读书人讲究的是天地君亲师,他们将君臣、父子、师生这等名分看的极重,现在为了救人,竟拜方继藩这等恶毒的人为师,将来天知道会惹来多少麻烦。

这臭小子都能校阅第一,老方莫不是和陛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方继藩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觉得气势也矮了一截,竟见邓健在一旁也是色变,惨然道:“少爷,英国公请你去,你可不能不去,他可是火爆脾气,当着天子,他也是敢顶撞的;而且……上一次校阅之后,小的还听到了传言,说是英国公早就放出话来,要代伯爷好好的教训你。”

“啊……”方景隆呆住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

而现在……机会来了。

原来在这堂中的红木官帽椅不见了,那茶几还有墙上的字画也不翼而飞了,便连灯架子竟也凭空没了踪影。

这个该死的败家子……方继藩也不知在骂从前那个家伙,还是自己了。

弘治天子近来身子不好,不过他历来勤勉,即便身子不爽,却依旧不敢荒废了政务。

弘治天子苦笑摇摇头:“你啊……”

爹字才出口,便见方隆景面上掠过一丝狐疑。

邓健也是惊讶:“少爷,你又叫爹了…是不是……”

眼红耳热啊。

这个道理,太浅显了,虽然还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一套,可是……用这商人的角度去解读,似乎……让人更加耳目一新。

周文英惭愧的道:“殿下,这算不得什么,其实……渠道商们还是看殿下的面子,若是其他人……”

二人随着弘治皇帝亦步亦趋的出了公房。

弘治皇帝瞪着他:“现在的生产如何了。”

他张口,喃喃道:“成本……成本居然还增加了三成……半月……竟只卖了七万瓶,而手入……只有……只有……七十万两,除去了开支,竟连六十万都没有……”

弘治皇帝至看了刘健一眼,随即……他将报表无奈的交给了刘健。

………………

说着,杨霞激动的接过了手谕,这手谕的风格,太像陛下了,陛下当初就是用这种简洁的命令传达军令的,等他接过了手谕,一看字迹,再没有任何疑虑了,这定是陛下的手书,一点都没错,当初,陛下可是亲自上过夜课,给他们传授过学问的,这字迹,化成灰,杨霞也认得。

慕太后不得不下旨命人死守洛阳,一面开始安抚人心。

“你是乱臣!”项正哈哈大笑:“朕如此栽培你,待你不薄,事到如今,你竟敢说这样的话,哈哈……梁萧啊梁萧,你可知道,乱臣贼子,是什么下场吗?”

项正身躯发抖,恐怖的眼睛看着梁萧:“还有机会!”

项正听到皇帝万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半夜,有人无端喊自己万岁做什么。

围在这中军大帐之外的官兵,似乎有了一点儿怯意,有人稍稍后退了几步。

锋利的长刀直接自他的头顶切入,竟是借着余势,直接斩下了他半个脑壳。

他犹如恶鬼一般,已来不及发出惨叫了,在这生命中的最后几秒,疼痛已使他彻底的失去了发出声音的机会。

现在,陈凯之要放他回去,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梁萧认识到,这位大陈天子十分清楚,他蹦不出陈凯之的五指山,就算现在能侥幸回到中军大营,也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分别罢了。

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自明了。

梁萧大笑起来:“那么我来问你,十万陈军,可以抵挡数十万胡人铁骑吗?他们拿什么来抵挡,真凭借火器?火器就算再厉害,也终究是有限度,何况,他那新军,新建不久,不过是一群新兵罢了,吴老弟,你放心吧,若没有把握,我们怎么……”

这满是笑容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显然,他沉默起来。

吴越瞪大了眼睛,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只是不知,楚军打算何时攻城呢?”吴燕试探性的问。

他唯一所忧虑的,无非是人心而已。

虽然各国是气势汹汹而来,可晏先生也很清楚,各国军马的军心极是不稳,甚至可以用士气低下来形容,此乃不义之战,若不是陈军精锐尽出,前往关外,何至于让他们势如破竹。

从现在开始,西凉只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凉王,至多也就一个亲王或者是郡王的身份,至于西凉,将彻底被兼并。

…………

可许多人高喊大汉胜了的时候,竟是带着惊喜的腔调。

“大汉胜了!”像是炸了营一般,在这方圆数里之内,每一个人都此起彼伏的高吼着这消息,竟有许多人,显得极为激动。

他们……也是汉人啊。

可现在,当看到了急报时,陈凯之竟没有一丝的意外。

他虽是到了绝境,可似乎,并没有过于害怕,仿佛他已摸清了陈凯之的底牌,或者说,抓住了陈凯之的心理。

何秀一愣:“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陈凯之踱步进来,道:“都免礼吧,今夜,怕是要辛苦,明日,就要开拔,回关中去,西凉这里,朕留一营人马在此,也已派遣了使者,现在可以不必理会他们了。”

一个待诏翰林一边匆匆用笔记录下陈凯之的话,一面道:“陛下,并没有消息。”

此时,所有人耳朵都已嗡嗡的响,根本听不到身边发出了什么声音,每一个人,机械性的不断的射击。

宛如绞肉机一般,在这第一营第一大队的阵前,伤亡疯狂的扩大,一个又一个胡人倒下。

只转瞬之间,这冲击的队形已开始变得紊乱,伤亡的数字开始飙升。

胡人似乎有些心怯了,可他们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已没有了选择,于是……他们不得不悲壮的高高的举着长刀,用喊杀声,来给自己壮胆,提马飞跃,妄图冲过这最后一道屏障。陈无极虽喊着不要冲动,这表面上是对旁人说的,可实际上,这话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可很快,他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高声大吼:“预备,都预备……”

他回过头,看着身后依旧还有数之不尽的骑兵在准备,各部自各路开始冲击,而对第一营的骑兵最多,足足有六七万人,在这漫天的喊杀声中,赫连大汗猛地举刀,随即将刀高高的扬起。

他们出了天水,随即无数可怕的流言便传了出来。

国师王诏亲自在天水城中督战,接到了大汗命令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已和胡人大汗绑在一起了。

今天江西下暴雨,停电了。自西凉逃出来的苏叶,在陈凯之看来,单单他的身份,就知是关键人物,何况,他还是举家而来,看来是铁了心想要背叛西凉了。

他倒是能对苏叶的情绪感同身受。

苏叶倒是急了:“请陛下趁此机会,立即回师,万万不可让胡人,有机可趁,与胡人决战事小,可一旦腹背受敌,便中了胡人的奸计啊。”

随即便开始草拟今日作战的奏报。

胡人的优势就是新军的劣势,胡人是以骑兵为主,来去如风,来袭时,快如闪电,一旦要撤回,也能果断的脱离战场,根本无法追击。

王翔身躯一震,顿时明白了。

首领们已是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斗胆捡起了地上的书信,打开一看,忍不住念道:“朕富极四海,疆土万里,今出关与大汗会猎,一决雌雄,正是因朕觊觎尔胡人之牛马、妻女也,自来胡汉不两立,今朕率精锐之师,锐意讨胡,尔与诸胡,竟兢兢不敢前,竟无尔祖之雄风,可笑可叹,今……”

他现在的目标很简单,而今是万事不理,追着胡人揍就是了。

数月以来,这些精壮的小伙子,每日只是反复的重复着几乎差不多的枯燥动作,早已是无法忍受了。

内阁大学士……苏叶……

陈凯之颔首点头,训练的情况,他大抵是知道的,因为有足够的勇士营老兵作为骨干,因而这新军成长的极快,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再加上三四个月的操练,说是能战,确实不为过了,当初勇士营到了这个程度的时候,可也是曾经以一当十的。

“什么?”许杰呆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