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逆天仙尊

潇言笑语-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92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6章:杀人盈野

潇言笑语 54928

“你说得对!因了皇上的忌讳,我一直对忠勇侯府也有着忌讳。”英亲王转眼间流转了一番心思,拍拍英亲王妃的手,温和地道,“铮儿喜欢谁就娶谁,他生在富贵之家,不该被富贵权利所累,应该是得益于富贵。”

宋方看向郑译和王芜,二人想着的确是这样的道理,点头同意。

燕岚道,“也是急急赶路,应该是大长公主府的队伍。”

“我出京城,皇上都未阻止我离开。怎么?皇室隐卫的宗师这是擅作主张?还是奉了皇命?不再京城杀我,要来这么偏远之地杀我?”谢芳华问。

“皇上?”藏锋大笑了起来,“你说南秦的皇帝老儿吗?无能之辈,妄想继续掌控我们,做梦!”

“看来不能让你在这里待着了。”秦铮拦腰抱起她,抱着她向房间走去。

皇上信任右相府,否则也不会派李沐清来密旨接秦钰了。

李柳氏眼睛顿时一亮,“就是怎么在你手里”

——致最亲爱的读者们——by西子情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个卢雪莹我看着比以前性情好了不知多少,似乎真是转了性子,看得明白了。可是,明白后的她,配秦浩,到底是可惜了。”

“孙爱卿,你可看出她是何病症了?”皇帝开口询问。

燕亭身子又细微地一震。

只见秦铮伴随着话音走了进来,一身锦缎竹青色轻裘,包裹着颈长的身子,腰束玉带,行止轻缓,整个人看起来少年风流,颇有些倜傥贵公子不知愁滋味的味道。

谢墨含挑开帘幕,看着吴权,“公公这是要去谢氏米粮”

谢芳华下了马车后,站在皇宫门口对着宫门看了片刻,跟着吴权进了皇宫。

爱一个人,入骨溶血,便是这般吧。

他一怔,立即去看,见那只手来自秦铮。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谢芳华抬头看向头顶,伸手向上一指,“你们、我,都是从那处死门掉下来的,我们就打开死门再出去。”

她两世荣华富贵,侯门嫡女,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簪缨富贵之门,可是却独独缺双亲。

“算了,不喝了,我回去睡觉。”秦铮忽然撤回手,站起了身。

“娘的气色不太好,怎么这么晚还没睡?”秦浩坐下身,撤掉披风,出声询问。

果然不出秦铮所料,半个时辰后,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程铭、宋方,还有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来到了落梅居。

谢芳华炒菜的手顿了顿,没想到这三人的来头还挺大。

秦倾自然欢喜,连忙跟在她身后。

今日上墙者:xiaoxuan909,lv3,解元[2015—01—18]“来迟了!id啥也抢不到!阿情,我估计要移情别恋了!容景嘛,是那种处于云端高阳而我只能仰望膜拜的人,秦铮嘛,撒得了泼,耍得了赖,哄得了母亲,气得了父亲,拦得了戏班,扔得了肉包,听得了劝告,骗得了字据……总之,秦铮的形象,很生活化,说不定,现实之中,就有这么一个人。阿情,求上墙!我要让西家的姑娘们知道!哈哈哈!还有,赶紧出版,然后,来张秦铮的q版,然后,我就打算将q头像,把容景换成秦铮!”

谢芳华将盐酌量放好,拿着铲子翻炒。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左相府在咱们府有眼线吧?”谢芳华低声问。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宋方拍拍他肩膀,“那你真是认错了。那个男子根本就没武功,呼吸浊重,那女子武功却是不错。而两人身后跟着的那人一身杀气。的确是江湖人无疑了。”

燕岚上前两步,凑近她,小声开口,“我……”

谢芳华坐在马上,披着雨披,下着大雨,但气度尊华,沉静安稳。

孟棋手里拿了一盒棋子,当看到桌案上摆着的岐山白玉棋眼睛一亮,对她道,“既然你这里拿出了这个罕见的棋子,自然用不到我这个了。”

“说不准。”李沐清道。

秦钰彻底愣住了。

秦铮脸色微沉,“你去回话,就说我和小王妃现在就去军营。”

秦铮点头,轻轻抬手,韩述翻了个身。

谢云澜脚步一顿,断然道,“不可以!”

“好!”谢芳华点头。

春花和秋月走了下去,为她关好了房门。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飞雁自从得了秦铮的吩咐,便跟在暗中,关注谢芳华的行止动向。然后待她进了谢云澜的府邸,在西跨院安然地睡下后,他才回平阳县守府的听雨阁对秦铮禀报。

秦钰捻了个响指,轻喊,“月落。”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向六房老太太,“真没想到,许大夫他在府中这么多年,竟然”

秦钰眼皮跳了一下,“哦”了一声。

“京中连环杀人案,孙太医、韩大人接连被杀。”秦钰道,“这事情如今还没个结论,外面都传会无疾而终。”

右相头疼地不再理他,对管家吩咐,“去将那辆车弄来。”

谢芳华点点头。

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正是这个道理。”那人道。

英亲王妃立即回头,“你怎么下地了快回屋子里躺着”

谢芳华抿唇,“有些作恶的东西一日不除,天下哪里都不安全,不止咱们府里。”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一种猜测呢”秦钰看着她。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谢芳华转回头,看着秦钰道,“我要出京一趟。”

秦钰沉着脸,对外吩咐,“小泉子,备马。”

刚要出城,从左侧道口冲出来一辆马车,挡在了城门口,左相从里面探出头,急声道,“皇上,已经夜了,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出京去哪里如今多事之秋,您要爱惜龙体,小王妃也要爱惜身子。”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那掌柜的连忙接过,连连点头,“芳华小姐真是好眼光!”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谢云澜忽然闭上了眼睛,语气有些惨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罢了!我能挺过去就挺过去了,挺不过去就算了。至于其她女人的血,我不想再沾。”

“我说扔了!没听明白吗?”秦铮腾地站起身,脸色凌厉。

“皇上知道这件事情了吗”谢芳华问。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右相已经得到了消息,匆匆回了府,与他一同来府的还有本来在一起处理朝事儿的英亲王和左相、永康侯。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右相夫人闻言又哭了起来。

秦钰脸色微沉了沉。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这么多的事实,堆积在一块,都借她之口说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