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为你做更好的自己:第1章:不可言宣

『啊嘞……没有忘川,那就怪不得不能随意穿梭阴阳两界呢……』

这话,是龙晓晓费了很大力气才说出来的,最后那两句话,是她在撒谎,根本没男朋友,只是为了一点可怜的自尊才冲口而出。

这时候,翎姐的手机响了……这是容析元为她配的手机。

在车库旁的围墙内,容析元却是睡得很香甜的,躺在尤歌身边,搂着她香软的身子,他嘴角还带着一丝满足,沉沉睡去……这货憋了好久的存粮,今夜终于是找到释放的机会了。

宝瑞集团,创始人是前任董事长尤兆龙,也就是尤歌的父亲。当年前以做珠宝生意起家,后来发展到了手表,包包,鞋子……等等,全都是高端品质,名家工艺,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奢侈品,最近几年更是越发壮大,替代了不少国际品牌在我国奢侈品市场的份额,是同类商品中,国内最具有价值与盛名的招牌。

“析元,你这位朋友的情况不太乐观啊,她这种病情本该是要长期服药治疗的,但根据检查报告显示她已经有段时间不曾服药了,最少是有半个月。”

一转眼,时间过去月余,已经到了炎夏酷暑。

容析元眼里的墨色又再深浓了一些,终于是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大手落在了尤歌的头发上,浑厚的声音在低语:“你啊……下雨还要等,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吗?”

这份定力和强大的心里质素,足以令男人都感到汗颜,这该是有多么坚强的毅力才能扛得住蜂涌而来的诋毁?那些人总是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论,褒奖与谴责都是他们在说,一下将尤歌捧到天上,一下又用言论将她踩到脚底,而最让他们窝火的是,当事人对此毫无反应,不管他们吵得口沫横飞,尤歌从不开口申辩半句,就像以前被人们夸上天的时候她也不曾说过什么。

“到底谁折磨谁啊?我只是权宜之计,你说,公司什么时候还给我?你说过结婚之后我就可以拿回公司的,现在呢?”

云珊脑子里在转个不停,这个名字,她很熟悉,她记得婚礼邀请的宾客中,只有两家姓许,其中一家是她母亲的远房亲戚,而另外一家姓许的,是父亲的朋友,许伯伯。据说这个许家是一方霸主,整个隆青市发达的旅游业,其中90%的游艇都是许家的,而许家的公子就叫许炎,有个外号叫“游艇王子”!

馋馋小宝贝傲娇地摇了摇小pp,迈着小短腿坐在旁边干净的位置,继续欣赏海景捶海风,一副很淡定得样子。

霍骏琰到底有没有猜对,这还是个谜,不过他起码能肯定的是,提到感情纠葛,唐虞梅就不像先前那么平静了,看来,这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

沈兆这张年轻清秀的脸,浮现出几分担忧与愁绪,小心翼翼地说:“少爷,其实尤歌小姐她内心还只是个孩子,有些事,跟她没关系的吧……”

詹琦默不作声,现在不像以前,尤歌是代理店长了,詹琦不敢再表现出对尤歌的讽刺和不满,她很懂得审时度势,看清眼前的处境,不惹尤歌,她才能在这里继续做下去,等待升职的机会。这也是詹沁曾嘱咐她的话,她都记得。

导购是一位精明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出许炎是个金主,今晚关店之前说不定能有惊喜。

这样犹如人间仙境的地方已经不多见了,所以才能成为顶级富豪们青睐之地。巧的是,此处距离尤家的“瑞麟山庄”并不远,走路只要十分钟。

“……”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后院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一面墙一道门来?

“是,我马上滚!”

尤歌拽着佟槿,小心翼翼地在这一层转悠,感觉容析元就在距离很近的地方。

“……”

翎姐温柔懂事,时常去厨房帮忙做菜,那时容析元很孤僻,刚开始很不合群,跟其他孩子难以相处,有时吃饭的时候都找不到人,于是翎姐就会给容析元留一份饭菜起来……

容析元却给许炎来个当头冷水:“不必了,我已经派人去查,很快会有消息的,你的好意,我就此谢过。”

快到中午了,容析元还没起来,昨晚失眠,直到天亮才睡去。

唐虞梅翻来覆去睡不着,刚才回家的时候,保镖说别墅周围出现了一些可疑人物,她怀疑是何炬派来的,这心里很不踏实。

“你看那边,我们是不是该去检查一下?”

何碧翎比起三个月之前,她的气色好了很多,身体完全恢复,体重也标准了,身材更是火辣惊人,再配上她天生女神般的容颜,穿上一身宝蓝色连衣裙,戴着vca的限量版玉髓四叶草首饰一套,踩着透明水晶鞋……

容析元此刻只有腰际围了浴巾,健硕的身材在浅淡的灯光下看着格外迷人,散发着健康的光泽,力量与美感并存,xing感得足以令女人流口水了,并且这货身上还很香,是刚洗过澡。

“你……无赖……”尤歌轻颤的声音透着羞愤,对于他这么直接的**,她向来都会脸红。

小小的摩擦就这样过去,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这是因为两人都没有硬碰硬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尤

“想要分开我和孩子?除非……我死!”她眼中的决绝,是他从未见过的寒芒……

她有着褐色的头发比海藻还迷人,她微笑时浅浅的酒窝有着魅惑人心的魔力,她哪怕是病弱时期都能美成这样,可以想象,假如她现在是健康的,她会令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容析元露出欣慰的笑容,完美的俊脸镀上一层迷人的光泽:“这样想才对,翎姐,你要相信上苍有好生之德,你救过的人帮过的人那么多,你积的功德无量,一定可以平安渡过手术的。”

翎姐的善良,是孤儿院里每个人都知道的,容析元更是深有体会,可是翎姐的命运太崎岖了,一次次从鬼门关闯过来,现在又要再面临一次与死神的博弈,她无论是身心都已经被折磨得透支了,如果不是容析元在她身边,她或许会任由自己自生自灭,人生,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太过惨不忍睹。

尤歌无话可说了,这俩保镖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就她这小身板儿怎么斗得过,只能任由他们送回家吧。

许炎没答话,就当是默认了。

知道是翎姐打的电话,尤歌心里已经有点不舒服了,但她也都尽量在说服自己别小气,毕竟翎姐曾是容析元的恩人,通电话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这问题,还真是一针见血,问到点子上了!

男人都有种征服欲,越是难掌控的女人他越有兴趣,越想去挑战。尤歌,就是容析元枯燥生活里出现的调节剂,让他平静的生活起了波澜,一发不可收拾。他甚至有一点期待今后的日子了,那一定不会无聊。

管家在容老爷子身后已经站了三个小时,提醒了老爷子几次,但都没用。

尤歌怀孕的事,翎姐也知道了。

这场面,对于容析元来说是陌生的,因为在他记忆里,从未跟老爷子喝过酒,甚至没有吃过一顿不生气的饭。

这次泰华酒店收购案来说。原本是容析元独占鳌头,如无意外,就是会被他收购的。

知道香香是在等着他抱,他也习惯地将它捞起来。

有些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酒会,不免会有点紧张。但容析元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惯有的淡然镇定,如同走在自家院子似的悠闲自在。因为他是来自香港容家,容家若是举办什么聚会,那阵仗,比今天的酒会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但女人的直觉很奇怪,尤歌在与翎姐的目光对视时,不知为什么总会感觉有什么东西蒙住了似的,说不上来是什么,兴许是因为她对翎姐不是完全接受,而是碍于容析元的面子,想着别让这个家出现更深的矛盾。

会展中心是维多利亚港湾上最耀眼的明珠,旁边就是著名的紫荆广场,远远就能看到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紫荆花雕塑

尤歌的纯美中不乏一点恰到好处的娇媚,这是男人很难免疫的美。

尤歌感觉脑子不够使了,是她猜想的,果真没错,那……这最少300颗,该是多少钱?

尤歌一把抓住了赫枫,激动得呼吸都凌乱了:“你刚才说的是谁的狗狗病了?”

她站在别墅门口,望着熟悉的大门,周围一切的景物,心中的滋味太复杂。

尤歌没作声,但她好像能从他的话里猜到点什么?

她最怕的就是容析元再也不理她,这个侍应生所说的话,精准地抓住了尤歌的心理。

车里,尤歌被扔在了后座,两手被捆,惊恐地蹬着双腿,却是没有哭闹。神奇的,她的脑子在这时很清醒地意识到……遇到坏人了!哭也没用!

尤歌只知道那个地方距离本市很远很远,如果被送到那里,她还有机会回来吗?会被人卖掉吧?也许,说不定真的会死!

香香倒在雨中一动不动,身体冰冷,奄奄一息,可它好像在临死之际感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是小主人吗?

“你是不是要我马上辞职才甘心啊?”尤歌激动的时候脸蛋儿红红的,很像只炸毛的猫儿。

晚上11点,容家各房的人还在开家庭会议,容老爷子已经睡了,会议是在容炳雄这边的书房进行。

“二哥,我明白了,刚才我怀疑你,是我不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不会做出那么大的动静,起码也要等老爷子真的宣布遗嘱以后……呵呵,二哥不会不顾全大局的,那件事,肯定跟二哥没关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