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头昏目晕
作者: 狸扑扑章节字数:87836万

初初看一眼,确实是景炎的字,仔细看里面的内容,也确实是景炎说话的口吻,只是……

“该死!”赵王匆匆下城墙就看到这一幕,当即气愤不已,“拿枪来!”

她虽然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可要杀死一老虎,或者一匹狼应该可以,至少冒个险还有活路了,就比不明不白的横死好。

不等秦寂言开口,顾千城便脱了鞋袜,自发地窝到秦殿下的怀里:“好吧,殿下现在可以说,谁惹你不高兴了?”

能瞒过仵作,将人偷换出来,绝不是江家表少爷一人能做到的事,这宗案子值得一查。

多绕的那段一路,有几处天险,对北齐士兵来说不算什么,可对大秦的士兵的来说,走那条路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走支灵川,所以凤于谦一行人,才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依旧选择走支灵川,因为……

《夷国志》上记载过支灵川,可并不详细,显然是写书的人没有爬完支灵川左右两侧的雪山。

两人原路往回走,半路上秦寂言开口:“是不是很奇怪,他这么快就拿到了卷宗?”

顾千城的命令他们又不敢不听。他们已经惹得殿下不满,要是再让顾姑娘不高兴,殿下要处罚他们时,谁给他们求情呀?

做暗卫,真得好苦。

“你嘴上说不怪可心里却是怪的,祖父明白。祖父不强求你什么,以后……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顾老太爷再次加重力道,紧紧握了握顾千城的手,然后不舍得松开,“好了,时辰不早了,祖父该走了,你好好保重自己。”

而送走顾承意后,顾千城并没有回京,而是直接出城,在约定的地方等秦寂言,可是……龙宝这一次寒毒发作,用的就是倪月的鲜血提炼出来的药,虽说药效没有圣后的血见效快,可却同样有效。

看到秦寂言和龙宝相处愉快,唐万斤只觉得高兴。只是,唐万斤还没有高兴两天,就听到了秦寂言要立后的消息,当即气得不轻,不管不顾的就冲到殿内,质问秦寂言,“皇上,他们说你要立后,是真的吗?你要立谁当皇后?”

“我不相信你。”景炎的话很让人心动,但心动的人绝不是顾千城。

高炽明此时的心情很矛盾,他知道一旦离开了冰城,他就活不成了。这一行人根本不在他面前掩饰什么,他知道太多了,甚至知道这些冰草价值不菲,这群人要让他活着出去,那才叫有鬼了。

他相信秦寂言一定会答应。

结合从秦寂言那里得到的消息,顾千城猜测,下手的人,应该不是为了算计她和五皇子,而是要算计她与秦云楚。

老皇帝更乐了,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嘴上却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就是输几盘棋,我秦家的男人又不是输不起。”

“就怕他留在城中的人,不止我们知晓的那些。”周王是封王离开,走的时候半点损失也没有,他暗中养的人也不知在哪。

“冠军候受伤了?严重吗?我这就让人去请太医来。”老管家一脸担心,想要上前查看,却被武毅拦住了,“不必,冠军候只是外伤,大小姐已经帮冠军候包扎好了,无须再麻烦太医。”

收拾整齐后,秦寂言才施施然的走出来,“朕去御书房,记住,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不告而别。”招呼不打一声就消失的事,做一次就好了。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秦寂言坐在马车里,连撩起车帘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在他眼中,外面的局势远没有面前这盘棋局来的重要,因为……秦寂言把顾千城送到树林,便立刻折回火焰要生长的地方。

长生门的特使被突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也没空管他们,左右他们身上都有忠心蛊,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凤于谦刚缓过来的脸色,又一次变得铁青,想也不想就挥退少女,冲进屋内。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众朝臣并不意外,只是……

想到这里,众朝臣虽然心里不认同,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可当他们听到先太子妃的谥号时,又是一阵纠结。

武者的实力不凡,暗卫与亲卫加起来只有三个人,三对二也没有多少胜算,不过也不会处落于败局就是了。

“九输一赢吗?你来与朕对一局。”秦寂言示意封似锦在他对面坐下,同时将白子递到他面前。

顾家人不解,虚庾庵的庵主更不解,查证无果,这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老夫人虽然又惊又累,可发生这样的事,她是怎么也不肯在虚庾庵呆下去了,顾夫人和顾承志更是巴不得快快走,这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呆……

老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们一眼,把人挥得远远的,不让她们靠近,有事她直接叫二夫人,也不愿意在用这些关键时刻,不顾主子死活的下人。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重获自由,顾千城在感慨的同时,又想为死在这个山洞里的人做些什么。

这事就是典型的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秦寂言不用问也知道,景炎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子车这话的意思怕有人潜伏其中,或者被人收买,混到秦寂言身边后,伺机暗杀秦寂言。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在舱底生活的人,都有一套趋利避害的本事。老管家、顾千城和子车三人,虽然看上去老的老,弱的弱,还有一个女人,可能在这舱底占有一席之位,谁也不敢小觑。

她不求情还好,越求情秦殿下越生气,“这不是小事。”顾千城的事,什么时候是小事了?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这……”掌事太监一脸为难的看着秦寂言,可到嘴的劝说,在对上秦寂言冰冷的眼神后忙收回,低头应是,后退两步,匆匆离去。

“圣上……臣等不敢。”跪在地上的大臣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侧过身,不敢受秦寂言的礼。

最主要,她根本没有本事打。

“现在怎么办?”顾千城双手环抱,盯着风遥猛看……

顾千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凭借良好的记忆,顾千城虽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却安全抵达目的地。

别院人不多,连同护卫在一起,也只有五个人,顾千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好马。”凤于谦双眼一亮。

皇上对秦寂言宠幸有加,却迟迟未立储君,也没有给秦寂言实权,秦寂言在朝中的势力,甚至比不上未成年的五皇子。

皇上给秦寂言安排的两个伴读,本家都是忠于皇帝的人,秦寂言光有圣宠,手上却没有一点权利,所以至今也没有人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包括最得圣心的秦寂言。

“三位皇叔反应太大,皇爷爷不想出事。”秦寂言只能推断出这个原因。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秦寂言的动作温柔而小心,就好像顾千城是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生怕力道重了,她就会碎……

服了忠心蛊,一辈子就是长生门的人,他们不想卖身。

她知道,秦寂言一定会答应她,只要他不想他儿子死。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打她记事起,她从来没有被人打过屁股。他们一家子军人,犯了错直接丢进部队,再严重一点直接拿马鞭抽,从来不存在打屁股这种羞辱人的事。

要不是顾家大老爷死了,顾千城要守孝三年,他早就动手弄死了顾家大老爷,那种人就不配活着。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快,快起来,出事了。朝廷的官马打上来了。”跑来叫猪头六的小土匪,忙跟着把其他人叫醒。

秦殿下大方的许诺,可是……

一切,皆是秦寂言咎由自取,怨得旁人,可偏偏……

“能证明什么?证明我不是靠家中庇荫?”言将想到自己在军中,听到最多的就是他有一个好父亲,他有一个好出身。无数人在他背后说,如果他没有一个好的出身,他绝对没有今天的成就。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骨折的形态分线状骨折、凹陷性骨折、孔状骨折和粉碎性骨折。顾千城认为张渊头骨处线状伤痕,应该也是线状骨折,初步可以判断,是矩形钝器造成的伤害。

他不是皇爷爷,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和他父王一样。

而在乌于稚被生擒后,单增的人马投鼠忌器,不敢再对凤家军猛攻,可又不敢离开,只能和凤家将在战场上僵持……

……

好吧,事实上秦寂言这个时候心情很好。他只是随便丢出几个诱饵,就掌握了朝中六成以上大臣的把柄。

顾千城脸色微变,没有再阻止,眼神冰冷地看向刘管家:“谁告诉你,孙妈妈是失足死的?”

顾千城一字一字,声音低沉而缓慢,顾夫人听得全身发寒,不敢直视顾千城,连忙移开视线,却看到孙妈妈皱巴巴、惨白白的尸体,脸上血色顿消……顾千城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不少下人,可那些人却当作没有看到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连问都不问一句。

顾千城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孙妈妈,今天喜堂上发生的事,我固然受了委屈,可我也丢了顾府的脸。老太爷正在气头上,你这个时候去找他,他必不会帮我。孙妈妈,你如果真心想要帮我,就按我说得办。”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平西郡王看秦寂言与封似锦脸色不快,心中一跳,不安的道:“这个时候诏殿下和我回京,莫不是皇上他……”后面的话平西郡王不敢说,可他话中未尽的意思,两人却明白……

“本宫也是近年才听说,皇爷爷他想必知晓一些。”秦寂言说到这里时,闭上眼,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

再加上封似锦反应快,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将事情捂住,并没有任由事情扩散,秦寂言要私下处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左右隔着这么远,皇上就是想要查,也查不到什么。

顾千城对棋局的胜负看得很平淡,即使输了棋也没有什么恼的,安安静静地把棋子放好,算了算时间,知道厨房没有这么快收拾好鱼,便问老爷子:“还下吗?”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她也不想打断老爷子的,可是……

正说到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断,老太爷恼火得紧,回头就吼了一句:“用餐急什么,等着……”

是以,当那几个闹事的官员,穿着朝服出现在城门口,立刻引来众多百姓的侧目,不少人都悄悄的问身边的人:“咦,这可是一品大员,怎么来城门口了?而且还不止一位?”

斗,是人的天性,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敌人与敌人斗,没有敌人就自己斗。当朝堂上所有的人,全都以皇上为中心,成立一个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在朝堂上就没有对手,没有外在的压力,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内斗。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老天爷会给他们开一个那么大的玩笑!

“如果是在此之前,你给我一百万两,我可以让你只赔三百万两,现在吗?我不想赚这笔银子了,不过君姑娘你可以去找愿意赚这笔银子的人。”顾千城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理了理衣服上折子,扭头道:“君姑娘,好心提醒一句,千万别去找封大人。你知道的,封大人一向廉洁,他是不会收这种银子的。”

秦云楚在赵王面前的印象实在太差了,赵王根本不相信秦云楚有那个本事,只道:“不过是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本事,先生不必管他,任他蹦跶也蹦不出天去。”

言倾和承欢几个人忙完手边的工作还能回去吃个宵夜、休息一下,秦殿下却是彻夜无法休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7836条评论
  • 最新评论